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二十九章 一人之威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武当纯阳无极功是道家功法之精华,由武当派创派祖师张三丰所创,其实此功法却可说是武当派最高内功心法,可惜道家讲究以正合,不以奇胜。

    ‘纯阳无极功’修炼时,须动静结合,除若通过恒长的吸运、吐纳外,四肢亦有特定指法,封闭自身经脉,排打周身穴位。

    功法至刚至阳,此时任意就抱守归一,引气提劲,正尝试破开十二正经穴位。

    真气被他从四肢纳入丹田,再从丹田上窜,千丝万缕地涌进各大小脉穴。

    得知雪山之火后,任意可谓福至心灵,平若体内乱闯乱窜的真气,现在也安分非常,静心去虑,只守于一。

    周身真气游走一时,在汇聚丹田,逐而冲破尾闾、夹脊、玉枕……

    松林中,任意靠在一颗松树下打坐练功,小丫头听到异动,西首传来一阵蹄声……按耐不住心中好奇,她遁声跟了过去。

    跟随任意这段时日,虽剑法进度缓慢,可任意所传的‘纵意逍遥决’她却学之甚快,不过十余天已能掌握‘穿云式’了。

    运气,提气借助林中轻小物体,腾起于空中,纵身而去……随着蹄音,曲非烟穿过松林,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平野。

    空阔的平野站着许多人,她挂在树上扫一眼,少说有六七百人,而在人群之中,却有一座小小凉亭。

    只见亭中一位白衣老者,孤身一人,正坐在亭中独自饮酒。

    她不仅看见了白衣老者,她还看见了令狐冲。

    林平之在洛阳为王家打理后事,倒也让令狐冲没错过任盈盈,三日前令狐冲刚在五霸冈上认识了任盈盈一众手下,现在也来到了嵩山境地。

    而令狐冲见着老者在群敌围困之下,竟好整以暇的顾自独饮,却心生敬仰,他居然自人群走去。

    六七百人皆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白衣老者,倒也没人注意到他。

    老者容貌清瘦,雪白胡须自然垂下,他双目瞭望天边景色,对身周这几百人,瞧都不瞧上一眼。

    “向爷爷,我来为你倒酒!”声音既娇且嬬,语音柔软且清脆。

    一条人影在众人眼前晃过,掠进小亭。

    她笑靥如花,一袭青衫,亭亭玉立地站再老者身边,伸出手儿,袖口绣着几朵小小黄花,大大的眼睛异常灵动。

    老者见着来人,哈哈大笑道:“原来是非非丫头,你怎会在这?”

    曲非烟道:“我一直跟着我大哥,向爷爷怎在这。”

    老者未答,而是道:“倒是忘了,你这些时日是跟在那人身后。”

    两人刚说两句,凉亭外就有粗声大喝:“那小姑娘,还不快快走开,我等要为正道杀了这魔教邪魔,小心你小命也丢在了这。”

    又有人突然惊呼:“啊……那小姑娘……那小姑娘是跟在任魔头身边的。”

    “真……真是她!”

    ‘任魔头’三字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大变。他们瞬间就左顾右盼起来,手中的兵刃也紧了再紧,几乎每个人的神色都惴惴不安。

    左首有人讥笑道:“所谓正道,就是这般模样吗?哈哈哈哈什么任魔头,咱们可是奉东方教主之命,擒拿叛徒向问天。那丫头似乎是叛徒曲洋的孙女,如此倒好,抓住那丫头再问出叛徒曲洋下落。”

    原来这些人是分黑白两道,两拨人追杀向问天来到此处,却正好形成了对峙。

    向问天柔声道:“好了丫头,快快离去吧,两年未见,你倒是胆大了这么多。”

    曲非烟歪着头,想了想,悄声说道:“那好,向爷爷,非非就先走了,我去看找任大哥,让他来救你。”

    向问天笑了笑,也不接话,倒是他见着那些五岳剑派等白道中人不敢阻拦这丫头,心中也泛起悚意。

    如今任意之名,已有如此威势了?

    这般想着,日月神教那头却不答应。

    “哪里走!”

    喝声中,十几人移身拦在了曲非烟身前,白道人士见此,连退数丈,似乎想让人知道,此事与他们无关。

    小丫头略有兴奋的说道:“我可不怕你们。”

    “丫头找死!”

    霎时间刀光耀眼,十余件兵刃齐向她砍了过去。

    曲非烟也真就不惧,任意就在林中,这点路段,她学了‘纵意逍遥决’,即便只掌握‘穿云式’也有把握跑至任意身边。

    她刚想走,一条人影驭风而来。

    “任大哥!”

    惊呼中,所有人看见了那条鬼魅的人影。而那些出手之人顿觉风声飕然,人影自他们身旁空隙掠过,根本反应不及。

    十几人手中一空,兵刃竟就不见了……

    然而,在凉亭中,曲非烟身旁多出了一人。他长发如雪,白衣如云,脸庞清秀,但这人的一双眼睛,却有若透着死气。

    当这双眼睛看向众人时,众人直感犹似被死亡注视,引人遍体生寒。

    十余柄兵刃尽数被任意拿入掌中,跟着运劲双掌,只听呛啷啷一阵响,这些兵刃一下被他捏断,尽数投在足边。

    有人失神地道:“是他……他……他来了!”

    魔教众人并不曾见过任意,纵然任魔头在江湖上的那些传闻……魔教中人也多数是不信;只认为乃白道人士妄自夸大。

    不过当就他那捏碎十数兵刃的一手,就没人再敢小觑。

    魔教一个瘦小汉子,走在丢了兵刃的这些人前,叫道:“我圣教只缉拿叛徒,阁下最好还是快快离开。”

    任意却忽然道:“我不必走!”

    汉子冷笑道:“你不想走?”

    任意淡淡道:“该走的是你们!”

    这汉子不明白,他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也不明白,怎会有这么狂妄的人……从他袖口落下柄刀。

    他手里握着了刀,忽然,剑光已飞了出去!

    婉约的剑光带着鲜艳绯色,他刚要飞掠出时,剑光就在他脖上绞了一绞,接着就消散了!

    然后,任意就站在了他的身边,随着剑锋一震,几滴血珠被荡了出去。

    那人还是站在任意身边,动也没有动,手已垂落,脸已僵硬,人头恰在这时,忽然的掉下了下来。

    见此,魔教人群中,有人呼叱,一人向着任意抢入。来人双手流星,未打出去前已急剧震荡,发出去后更互相碰击激撞,威猛无匹。

    流星锤到了任意身前,他挥剑一刺……

    这流星锤乃实心钝器,剑锋这一刺去岂不立折?

    可剑锋未折,当剑尖刺在锤上后,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这一剑竟把它刺碎了,流星锤忽化成八爿,破碎而去。

    剑意未尽,剑势不绝,“哧”地又扎进了这人的咽喉!

    剑被拔出,人也倒在了地上,任意目光看向方才出手的十几人,身挪影动,一步落下,便是一道弥久不散的剑光残影,每一道剑光下,都伴出一缕血线。

    一步一人,一人一剑,仅在呼吸间,十余人就接而咽喉喷血,先后倒下。

    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见识到了可怕,他们也认识到了任意此人……而任意,他这样说道:“好了,你们可以滚了,全都滚吧!”

    他一说完,就走入了凉亭。他不但对这黑白两道六七百人视若无睹,而且也好像根本就不把他们当一回事,甚至可以随意驱使一般。

    如此,足以把众人气煞,然而却无一人敢再停留。

    正道人士在散开,魔教众人也退了去,任意看向向问天:“你也滚!”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