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二十四章 真是喜事?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此时,方当最后一点春寒。

    这是艘精巧的帆船,洁白的帆,狭长的船身,阳光灿烂,湖水湛蓝。

    这里有剑,不是名剑,也不是宝剑,亦不是柄百炼精钢所铸的利剑;它不过是柄铁剑,但这柄铁剑却已然成了天下第一剑!

    如今的江湖武林,唯它威名最盛,凶名最响;铁剑本无名,却闻之遐迩。

    任何一柄剑能否成为名剑,通常要看它内涵之中的历史。

    铁剑从熔炼、浇灌,到修治,只用了两个时辰,再从铁剑铸成之日到现在算,也不过不足两月。

    仅仅不足两月时间,它就有了已足可垂馨千祀的历史了!

    以如今江湖对它的描绘而看,怕过上百年,几百年,铁剑依旧能可怕下去。

    剑出鞘。

    剑一出鞘,就化作道灿烂,辉煌,且美丽的光华,继而闪动、变幻,倏忽间高高在上,轻灵飘忽,这道光华仿佛还很悠远,却又没人能确定,下一刻是否就会出现在眉睫间。

    它的变化,几乎已超越了极限,令人不可置信,不敢想象。

    它奇迹般的出现,又奇迹般的消失。

    所有的变化,都只是在一瞬间完成。

    像飞逝的流星,像一闪的厉电……当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能催动出这样的奇迹时,奇迹也成为了神迹。

    等到剑光消失,任意淡淡问道:“看明白了?”

    曲非烟眨了眨眼,摇了摇头。

    任意缓缓道:“‘翻云覆雨一千零一式’你须先学全前千式变化,方才有可能融千式为‘一’。这最后为‘一’的一剑,是翻云覆雨一千式的精华和杀招,再结合我在剑法中所领悟的威势、杀势、绝势,于一击间全逼发了出来。”

    曲非烟似懂非懂,仍是摇头。

    任意道:“你不明白不要紧,好好修炼千式即可,而那‘一’你只须好生记录下来就行,能否练成这‘一’就看你自己了。”

    曲非烟噘着嘴道:“你为什么突然想教我武功?”

    任意笑道:“我可不想它随我消失。”

    曲非烟默然无声,任意走向船头,随坐下来。

    小案上有架七弦,七弦旁有本琴谱;这是曲非烟从她两位爷爷那顺来的‘笑傲江湖’琴谱。

    任意翻阅琴谱,按照书上所示,以指按捺琴弦……

    突听“铮”的一声,湖上响起了一律琴声……琴声渐续,开始还很笨拙,琴音也甚为吵杂,然而慢慢的,琴音流畅了起来,接着又变得像风云般的自然,

    琴声铮錝!

    可琴音之中却含蕴着一种说不出的幽悠之意,正似悲切之极,又似逍遥无悠,琴声妙韵天成后,天地间便仿佛充满一种苍凉的肃杀,以及一众无拘束的自在。

    天上金轮,俱都黯然无光,蓝湖风情,也为失色。

    ……

    数日后,任意带着曲非烟坐着马车,来到了洛阳。

    他们受邀而来,本是在林皋湖这清净之地赋闲,练着琴,授着剑,但有人寻了上来。

    是中州大侠金刀门掌门人,外号‘金刀无敌’王元霸府上的仆从。

    说是任意为林家血恨,又照拂过林平之而表谢意,邀他前去洛阳府邸做客。

    曲非烟道:“任大哥,我看他们不会是什么好意。”

    马车内,任意喝着酒,没有应话。

    曲非烟无趣的闭上了嘴,看向了窗外,忽地又在自己胸口摸了摸,那怀中是她记载的剑谱,这几日对着剑谱丫头总是小心翼翼,视若珍宝。

    没过多久,车架停了下来……只听车厢外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任公子受邀前来,老夫未曾亲迎,实在失礼之极!”

    从马车而下,眼前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带着一众仆人,正对着他二人露出笑意。

    来人满面红光,白须飘在胸前,看起来老而强健,其左掌嘎嘎地把玩着两颗金胆。

    一般乡绅玩的是铁胆,也寻常的紧,可是他却是金胆,不知为何,任意一见着这人,这模样,就有一掌直接劈死的想法!

    王元霸一见任意,再次大笑道:“少年才俊,任公子名传武林,老儿近几年无日不想与你会之一面,今日任公子受邀至洛阳王府,真是我府一件大喜事。”

    任意笑道:“希望真是喜事吧。”

    王元霸神色微变,一闪既逝,继笑道:“当然是喜事,伯奋、仲强,来见见任公子。”

    王伯奋、王仲强他二子从人群走出,拱手齐声道:“任公子,有礼了!”

    任意只是略微点头,两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王元霸虽眼中也闪过阴鸷,却还接话道:“不知公子身边这位……”

    小丫头得色道:“我叫曲非烟,是我大哥的好妹子。”

    王元霸恍然道:“原来是任公子的妹子,对了,咱们还是先进府吧,下人已备好了酒席,正是为两位远道而来接风洗尘。”

    任意微微颔首,王元霸便虚手一引,领路在前。

    王家房舍高大,占地也极广,怕洛阳任何官员的府邸也没他王府这般派头。朱红色的大门上,两个甚大的铜环,擦得也是晶光雪亮,不染微尘。

    几名壮汉垂手而立在大门外,只看身形体态,就知并不好惹。

    进得府邸大门,先入眼的是那梁上悬着大匾,上书‘见义勇为’四大金字,落款道河南巡抚。府邸中仆从来去匆匆,显得十分忙碌。

    但这些人无一女子,全是三四十间的汉子,而且在任意二人入府后,不时有目光偷偷瞧来,被小丫头撞见,立马收回。

    曲非烟眼睛滴溜溜一转,拉了拉任意的衣角。

    任意似乎没甚感觉,依旧阔步走进……

    等到了大堂,筵席已经陈设好了,所来之人也并非就任意他们,其中洛阳武林中知名之士悉数到场。

    王元霸把二人引上主位,王伯奋、王仲强二人以作陪宾客为由,退了下去。

    偌大的大堂,坐拥宾客百余计,本该显得极为热闹,可不知为何,这里却是那么的诡异,仿佛他们的笑,他们的作声议论,各自寒暄都是假的一般。

    任意喝着酒,吃着菜,曲非烟什么都没干,就这么坐着瞧着,打量着席上的每一个人……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