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二十三章 比可怕还可怕!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不戒目光一转,问任意道:“任小子,咱们几年不见,你怎不理我大和尚了。”

    任意继续喝着酒,道:“我和你大和尚几时这般熟络的。”

    神色甚为不愉,仪琳知晓自家爹爹的脾性,连忙开口:“爹,你……你可别为难任师兄,他可救过女儿。”

    听着这话,不戒那张大脸露出尴尬之色,悄声说道:“琳儿,这小子可邪门的紧,几年前爹就打不过他,现在怕更不是他对手了,我怎么会为难他呢?”

    他嗓门自来就大,如今即是悄声耳语,几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曲非烟捂着嘴偷笑,仪琳闻之,顿时安下心来……她对两人武功孰高孰低并不关心,只要爹爹不胡来就好。

    “喂,任小子你该见过那令狐冲吧。”

    任意接口道:“的确见过!”

    不戒道:“那令狐冲是个什么样的人?”

    任意道:“你为何问我?”

    不戒继续说:“我家琳儿看上那令狐冲了,所以我就与你打听打听!”

    仪琳啐道:“爹爹,你说什么啊,你一张嘴便是口不择言,胡说八道,女儿……女儿何时看……女儿和令狐师兄什么都没有。”

    见宝贝女儿这么一说,不戒当就喜道:“真的?你没看上那令狐?”

    仪琳忸怩不行,说道:“令狐师兄他……他已经有意中人了,女儿也真没那什么。”

    不戒大笑道:“那就好,那就好。”也不知他说什么是好,只见他对着任意问道:“任小子你觉得仪琳如何?”

    仪琳一愣,顿时感觉没脸见人了。

    不过任意却不忌讳道:“天真圣洁,美貌动人!”

    不戒笑意更浓道:“要不你做和尚女婿如何?我把仪琳直接许给你。你本事比我还大,有你在,琳儿定不会受苦受欺。”

    任意好笑道:“你难道忘了我身染重疾了?能否活过三十尚还未知,许给我仪琳,也不怕自家女儿成了未亡人。”

    语落,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连那被人忘记的田伯光,也难以想象的望了过来……

    不戒搔了下头道:“以你神医圣手的名号,你还没治好那什么病?”

    任意平静的点头:“对!”

    不戒再搔了搔光头,叹息道:“你小子这么大的本事,以后更是无法想象,怎会……可惜了,实在可惜了!”

    仪琳柔声道:“任师兄,你的病……”

    话未完,不戒打断道:“乖女儿莫问了,这小子的医术比那甚劳子‘杀人名医’还厉害三分,他自己都没办法,天下谁也帮不了他。”

    仪琳神色黯然,轻应道:“哦!”

    曲非烟拉着任意的衣角,小丫头也露出关切之色。

    突听一阵马蹄声,少说也有十几骑。

    酒楼内几人,开始还没太过在意,可随着蹄音始近,不戒和尚狐疑的看向任意:“该不会是找你的吧,这段时间江湖上可不太平,人人都在说你。”

    仪琳心中一紧,取出佛珠,默念心经。

    过不片刻,蹄声就在酒楼外歇止,有人朗声道:“魔头任意,快快出来受死。”

    佛珠突然落地,仪琳急切道:“任师兄,你可千万莫要出去,咱们别作声,想必外面的人也不知你在这。”

    曲非烟笑道:“好姐姐,外面的人都叫出任大哥的名字了,怎会不知?”

    仪琳暗自焦急,不戒和尚却不以为意道:“琳儿放心,任小子可不这么好惹的。”

    语落,任意手中之酒被他一饮而尽,逐而放下了酒杯,霍然站起,向楼道口走去……

    酒楼所有的客人,连带小二掌柜皆被吓的脸色发白,等他下得楼道,走出酒楼外后。放眼而去,但见楼外站着十五人一字排开,十五人身后十五匹马。

    这些人个个黑衣劲装,手持刀剑利器,用黑布蒙面裹头,只露一双眼睛。

    就听中间为首一人大笑道:“年少白头,你就是任意无错了。哈哈哈,我们兄弟此来就是要取你的命。”

    声音苍老,是个老头。

    任意道:“我知道!”

    那老头道:“你倒是平静,不过我兄弟除了要你的命外,还要林家的辟邪剑谱。”

    任意道:“我也知道。”

    那老头冷笑道:“你若还知道,现在就该乖乖的交出来,或许我等会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任意笑着摇头:“你们不知道……”

    黑衣老头喝道:“我们不知道什么?!”

    任意用一种药石无医,无可救药,朽木难雕的眼神望去,幽幽说道:“我只杀三种人;碍眼的人、碍事的人,还有你们这种不知死活的人。”

    黑衣老头大笑,其他十四人同时大笑,十五人大笑,声如洪钟!

    他们并非武林白道人士……

    他们早就听闻任意的剑,是如何如何的可怕……

    他们无一弱手,所以他们相信,纵然再可怕的剑,也决不会是他们十五人连手之敌!

    任意的手已按在剑柄,所有笑声突然消失,这些人都没小看他,即便没有小看,也……

    有人告诉过他们,剑很快,很可怕;江湖上亦有不少人谈及这柄铁剑时,用到了‘可怕’二字。

    但是,就在剑被拔出后,早有准备的他们,仍是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那并不是可怕,非仅仅只是可怕,那是比可怕还要可怕!

    淡淡的月光……在月光映照剑光出现的这一刹那,所有人都“死”!

    一柄铁剑,一道剑光,一闪而去,十五条人命!

    这一战既不激烈,也不精彩;没有有来有回的招式,没有刀剑齐出的金铁交鸣,更没有纵横在刀光剑影间的生死刺激。

    任意拔剑,脚下一点,人影飞纵,霎时出现在十五人面前。

    在剑锋所及之地,轻轻一划……

    一片剑光,撷下了十五个人头!

    他们的头没了,但他们的人却还站着,他们手中的武器仍没落下。

    事情经过就这么的简单,这一战就这么结束了;发生这样的事,谁都想不到;就连不戒和尚都未曾想到,躲在屋顶‘嵩山十三太保’其一的汤英颚,又如何能想到?

    他连想都不敢再想,见着那站立的十五具死尸后,立即提气运劲。

    汤英颚倏然飞起,落在另一处房檐,闪转腾挪,霎时蹿掠出去。

    风在耳边呼啸,身后一点声响都没有。他忍不住回头,没见着那人,更没见着那比可怕还可怕的剑光。

    他回过头来,刚吁了口气,瞳孔就猛然收缩……

    剑光出现,脸色大变,汤英颚死。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