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十八章 找来的武当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田伯光被风清扬一粒石子打在了膻中,委顿在地,跟着便昏了过去。

    “能在这风烛残年见识到如此一剑,风某此生也是无憾了。”

    令狐冲听得这番评价,对任意竟是畏惧,且又仰羡,只觉眼前这位的剑法傲绝当世,虽还未有傲世之名,但想到这位可否打遍天下无敌手,他亦然相信了。

    见着那一剑后,谁人可言之而敌?即便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亦会饮恨他的剑下吧!

    任意淡淡道:“可我此生若只就与你会晤,却不得满足。”

    风清扬目光闪动,道:“你那一剑,风某相信当世已无人可敌,你仍不满足?”

    任意笑道:“人只有贪心才会得以促进自我提升,想要进取就不能自我满足。”

    风清扬移步左右往返,又顿步定睛看着他……半晌,颔首道:“你说的不错,也无怪乎你有如此成就,在见得你闯入秘洞得之五派剑法时,风某甚以为你会就此下山,未料到你却是来寻我的。”

    任意仍笑道:“你的独孤九剑可比洞中剑法高明多了。”

    风清扬动容道:“你连独孤九剑也知?”

    任意曼声而吟:“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令狐冲正在吃惊,风清扬却也声颤道:“难怪……难怪你知晓独孤九剑。”

    任意仍点头道:“我有意学这套有进无退,招招为攻的独孤九剑,当然也愿拿我自创‘翻云覆雨一千零一式’交换。”

    风清扬震惊道:“那一剑你也愿意拿出来换?”

    任意微笑道:“那一剑名‘一’,正是翻云覆雨一千零一式的最后一式。”

    风清扬捋须,讶道:“世人都把自身武学看做不传之秘,有时甚至连亲人挚友也不愿传,你竟能轻言交换!?”

    任意淡淡道:“即便天下人都学会了‘一’,我也自信他们不会是我对手。”

    风清扬轻叹道:“你的确是个非常骄傲的人。”

    任意轻笑道:“所以我这样的人,不会畏然被人超越。”

    风清扬接道:“因为你自信,天下不会有人可以超越你,甚至取而代之。”

    任意道:“若有个同等对手,势必会促进我再次成长。好了,闲话就到此处吧。”语闭,他人再次走向了山洞。

    风清扬看着韶华白首的少年,似乎看出了他与常人不同。除去那让人直呼妖孽的天资外,这年轻人似乎还有着无惧生死的毅然决然。

    是人就难免忌惮威胁,可是他却毫无此方顾忌,这是极其自信以至自负,还是他真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风清扬忽然开口,打趣道:“老夫可还未同意!”

    任意顿住了脚步,微微一笑道:“可容不得你拒绝。”

    风清扬一愣,任意已进得了山洞……他摇头苦笑一声,刚刚迈出步伐,随而又瞥了一眼令狐冲,话道:“你也跟来吧。”

    ……

    天色幽暗,不见繁星皎月。

    有层淡淡的云雾缭绕在华山险要间,云雾间仿佛有一条淡淡的人影。

    云雾是白的,而那人影若不是身着蓝袍,怕连人影都瞧不见,他就似融入在云雾之间,化而无形。

    独孤九剑重于‘悟性’,说是无招胜有招,无非是领悟独孤九剑的剑意,意得深感,做到得招而忘招的地步。

    而翻云覆雨一千零一式,乃纳天下剑法于一身,出剑无特定招式,临敌随变,剑意变化千万,永不穷尽,亦可以说它绵绵不绝、源源不断。

    前一千式剑法可致其人立于不败之境,最后一式方才为至强、至威、至绝,分出胜负的一剑,两者结合,那便是不败与制胜的剑法。

    任意得到了独孤九剑,但风清扬却未要他传授翻云覆雨一千零一式。

    这不为其他,只因为翻云覆雨剑对天资要求是在太高,特别是最后的“一”,怕这天下也唯是任意才能练成。

    “这是善意?怕我这样的人有一日对付华山?”

    任意笑着摇头。

    云雾慢慢散开,可是寒袭未止,天色更暗了,此时正是天将明未明的时候。即便云雾消失,险要的下山小道扔不可视物。

    当然这难不倒他,但凡稍有些内力修为之人,感光皆比常人敏锐许多,任意内练武当‘纯阳无极功’,内功一道,只能慢慢蕴蓄,即便是他亦不能一蹴而就。

    内府乃是容器,想要灌输盈满,岂能一朝一夕?

    所谓的通穴,通脉,也是开辟内府,如今他十二经络尚不曾完全打通,更不谈奇经八脉了。

    与任意看来,内力为力,招式为技,力至极可破万法,而技至极可通神鬼,二者兼得,方才是武学正道。

    对于内功修炼他还不曾有过多体悟,内功心法,他实在所得甚少。

    晨曦,一缕温暖的日光从远东照亮,一轮火红的旭日从东边缓缓升起,日出日落时的景色,总是这般的美好,瑰丽。

    阳光洒在身上,寒意似乎也消减了许多。

    来到山道,忽然一个年级不小的华山弟子迎了过来……

    在任意斩杀青城与嵩山两派几十余人,而又叛出师门后,武当门下就有弟子下山寻他踪迹,在几日前打听到他上了华山,武当弟子就找了过来。

    恰好与岳不群等人偶遇,如此,一行人一同回到了华山。劳德诺乃因为华山寻不见任意踪影,被岳不群叫去思过崖最后一查。

    劳德诺初见任意从思过崖下来之时,也是忍不住吃惊和畏然,稍以稳定心神,敬之躬身,抱拳行礼道:“任公子,家师正面见两位武当来的师兄,他老人有请你前去一见。”

    任意没有吃惊,对于武当上下,他又如何不了解他们呢?

    微微点头,劳德诺转身领路。

    华山创派祖师是为南宋全真七子的郝大通,创派以来已过的数百年了,数百年华山山道连绵数十里,而这离华山派驻地,也有十里之遥。

    不过十里之遥亦是几刻钟既到。

    此时,他一踏入华山正气堂,陆大有、梁发、施戴子、岳灵珊等数十名弟子,分若厅内左右,而在人群中,任意还见着了林平之。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