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十二章 那一剑的风采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史登达没了声息,就这么死了。

    再见着这一剑,无数人身子愈发冰冷了,只有‘大嵩阳手’费彬气得浑身发抖,暴喝道:“武当圣手、任意!你好大的胆子,好大的威风!”

    他一言甫毕,四门嵩山弟子纷纷拔剑。

    见于此,得任意出手保住徒儿性命,还有他帮衬过自家师弟的天门道人忍不住了,他人上前两步开口道:“费师弟且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定逸师太又插口道:“不错,老尼姑也不知事情原委,费师弟还请明言。”

    费彬不语,目光死死盯着韶华白首的青年。

    而任意身旁的曲非烟却接话道:“他们该死,这些嵩山狗贼想挟持刘爷爷的夫人,还有刘姐姐和两位哥哥。”

    众人目光转注,看向费彬。

    他也不再默然,启口道:“定逸师太,你乃佛门中任,自是不了解旁人的鬼蜮伎俩。此事我嵩山派只为武林同道,方出此下策。各位大可细思,衡山派刘三爷江湖名声响亮,是武林中的英雄豪杰,何必自堕朝廷鹰犬?且刘三爷家财万贯,贪图财富更谈及不上。”

    语一出,群雄皆是神情恍然,接着又是疑惑顿生。

    定逸师太眉头一皱,天门与松门师兄弟相继一视,一时均不知该如何说好。

    而费彬看着刘正风,森然道:“左盟主有令,要我等向刘师兄查明……刘师兄是否与魔教暗中有过勾结!可是设下了阴谋,对付我五岳剑派,及武林一众同道?”

    此言一出,喧声大作。

    刘正风正色道:“在下一生从未见过魔教教主,何来勾结?所谓阴谋又是从何说起?”

    费彬截道:“魔教中有一位护法长老,叫作曲洋,刘师兄可敢说句你不相识?”

    刘正风本还一脸正色,但听着‘曲洋’一名后,霎时变色,唇紧而不再答话。

    于瞬,所有人的眼光都忽然落在了他的身上,可刘正风仍不置答,甚至阖上了眼目。

    “各位瞧见了!”费彬冷笑一声,继道:“刘正风默然不语,意作顽抗,我等只能押解他面见左盟主,好查清此事。而这位武当任少侠亦有嫌疑,他杀我派门人十数人,嵩山派不会就此罢休。”

    有风飒然,屋上、大外、厅角、院中、前后左右,忽地数十人飞身落足在两人四周。

    来者,俱是黄杉劲衣,东西两侧各有一人为首。其一是个身材魁胖子,他是嵩山派掌门人的二师弟‘托塔手’丁勉,其二那人极高极瘦,是‘仙鹤手’陆柏。

    这二人同时对华山、恒山、泰山三派拱了拱手,便拔出长剑。

    众人骇退,唯独定逸、天门与松门三人未曾动过。

    徒然足音轻至,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拿着折扇,看着甚是潇洒,他神情郑重道:“刘贤弟,你若与那曲洋素不相识,大可说来,何故默然不语?”

    “多谢岳掌门!不过……”语顿,刘正风又叹了口气,继而道:“在下与曲大哥结交之初,心中已料有今日。”

    闻得此言,霎时之间,大堂内嘈杂一片,众人猜测他十有抵赖不认,却不想他竟直言而出,他怎就敢说出来?

    “曲大哥和我一见如故,我和曲大哥相交,只是研讨音律。不问正邪,不谈江湖纷争,我二人因音律,互作知己。”

    丁勉厉道:“你终于承认了。”

    刘正风脸上露出了一丝凄凉的笑容,他还欲再说时,有人打断了他。

    “好了,絮絮叨叨说够了。”

    开口之人是任意,所有人都瞧见了他一脸的不耐。

    丁勉呵斥道:“武当任意,想不到你也与魔教勾结。”

    任意道:“几日前,我已叛出武当。”

    松门道人急道:“任少侠怎能说这等糊涂话,你乃武当……”

    任意打断道:“你们不懂!”

    “不懂?!”

    任意颔首,缓缓道:“我年幼时便喜欢悠闲自在,无拘无束。可任意五岁拜入武当,因师门之故,自十二岁起,步入江湖,六年来许多事我都抑住了自己性子。”

    松门道人皱眉道:“这与你性子有何关系?”

    任意幽幽道:“我取名任意,行事自然要‘任其所意,随心而为’。”

    陆柏冷然道:“多说无益,你自甘堕落,投入魔教,今日我等岂能再容你。”

    任意笑道:“你说我投身魔教,那便投身魔教吧,任意此来不是与尔等说理的,我来只为杀人!”

    陆柏、丁勉、费彬,以及嵩山诸多弟子愕然,而群雄动心骇目,竟不觉的倒退了一步,已有不少人响起他那日,对余沧海所说的话来。

    “我若说理,你就该好好听我的,不论你心中服不服气,都该忍着。同样,我若拔剑,就绝不会与人讲理说法……”

    他难道要?

    那柄平平无奇的铁剑,突然扬起。

    他人神奇地消失了!

    一片剑光之后,一名嵩山弟子的头颅,冲天而起……

    “大胆!”

    陆柏、丁勉、费彬三人当即出手,他们三人几乎是同一瞬间往任意抢近。

    三条人影纵横穿插,辨不出谁是谁来。只听风声急响,只见一柄剑卷起一片剑花,向着任意连挥七剑。

    而另一柄剑也化为一片卷地狂风,横扫任意的双膝。

    这两剑刚烈、轻灵,不但招式猛然无匹,配合得也非常的好,本是师兄弟,平时就常在一起练武的,同时出手自然同心同意。

    而落后一剑,剑光如匹练长虹,从剑端飞舞而出,剑光从空撒下,遍体笼罩。

    任意身形一折,身姿悠柔飘逸,一退竟闪去了三人夹击,其步伐之妙,身法之奇,直可说兼鬼神莫测之机,而具巧夺天工之技。

    三人面色各自变了变,接著挥剑再去。

    余下嵩山弟子也作反映,于瞬,剑光漫天而起。

    惊天十三式,每一招都在每一天中,经得任意改良,每一剑都在改善之中,一剑一式如今再使出,缺陷再少一分,剑也又快了一步,此时也莫可抵御。

    七名嵩山弟子拦住了他,剑光一闪,一闪的剑光。

    一剑就斩下了三个人头!

    剩下四人惊惧、直愣。但很快的,他们的眼里又见着了剑光,剑光骇住了他们的身形,铁剑森寒,砭人肌骨。

    剑锋轻轻一划,四人咽喉被割出一道合不上的口子。

    陆柏、丁勉、费彬三人夹击而来时,他一纵身,已掠入人群。

    三人紧蹑而上。

    快是一种刺激,还是是种令愉快,激悦的刺激。快马、快船、快剑、快刀,都能给人难以形容的享受。

    任意身快、剑快,剑意比人,比剑,还快!意在剑先,剑随人至,陆、丁、费三人莫说是杀人,甚至连碰触他的衣角都似做不到。

    近在眼前,差之毫厘,却谬以千里。

    地上又多了几具死尸了,嵩山弟子还剩十一人。

    大堂群雄看得眼花缭乱,一个个屏了呼吸,目注斗场。任意铁剑飘瞥,剑锋刺入了剑光当中。

    刹瞬之间,五人咽喉飘落血花,五人倒下。

    他们已经看出了不对,他们几乎是亲眼目睹他是如何杀人的,他们油生退意。

    费彬最先动作,他骇然的不敢再去追击那条有若虚无的身影,他先罢手退开,亦是最先被剑光追上。

    这一剑迅若星火,费彬瞧出了这一剑的可怕,他骇然间强压心中惧意,用尽全身功力,回剑一刺,剑锋破气而出……

    陆柏和丁勉二人,终于找到了机会。一人手中的阔剑劈向了任意背脊,另一人横剑削去,削向任意的脖颈。

    三人杀招齐出,旁人都以为局势逆转,他会死在三人合击之下。

    ‘纵意逍遥决’之精妙,他人如何知晓,怜风决即可在这方寸刹那间,挪移闪去,但任意却没有避,没有退,他眼中甚有一点明光。

    谁也不知下,惊天十三式的剑招统统涌入他脑海,一招快过一招的十三剑,在脑海之中回旋、碰撞,又被拆解,接缓缓融合……

    手中铁剑,在他不经意间挥了出来!

    一道惊鸿剑光乍现,于虚空中蜿蜒游动,有若鬼斧而雕凿出了一道秒若天成的剑痕,凝而不散的剑痕。

    夺目惊魂,那一瞬间的光辉,美的让人心动,心碎。

    三人身形一滞!

    随即,陆柏迫退、丁勉迫退、费彬迫退……三人被逼退出十步。

    发生了什么?

    一片死寂中,血色骤起!

    猩红的鲜血突然从他们咽喉激飞了出来,陆柏跪倒,丁勉跌倒,费彬虽还站定,但他的头却跌落在地上了。

    是那一剑?是刚才那一剑?

    只一剑,仅一招?陆柏、丁勉、费彬就都死了!

    清风一拂,拂出了寒意,不声风中的冷,寒意来自众人心中,无数人打了一个寒噤!

    任意收回了剑,看着三人……眉宇间有些愉悦,又有那么一些不甚满意。

    他,让人看不懂的,摇了摇头。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