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七章 三剑绝艳!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天松道人抱着迟百城已经走了,田伯光倒也没拦着他们,此时他看着任意,笑道:“早听闻武当圣手之名,今日一见就是有缘,任兄弟何不过来喝几杯?”

    任意摇了摇头,不应他话,反倒看向华山派的令狐冲问道:“你身上十几道伤口,想必是他留下的。”

    令狐冲颔首点头,小尼姑却开口道:“这位师兄,令狐师兄是为了我才受的伤,都是我的错,才……才……”

    任意忽然问道:“你是仪琳?”

    小尼姑妙目一眨一眨,道:“你,你认识我?”

    任意微笑道:“我认识你爹不戒和尚。”

    仪琳檀口微开,呆呆道:“我爹?”

    任意没作解释,又对令狐冲道:“你身上刀口有五处足可要了你命,看来他是真想与你交朋友,否则你早该死了。”

    令狐冲闻之,看向田伯光哼了一声,道:“承你田兄青睐,却是我令狐冲不敢高攀。”

    田伯光哈哈一笑,不以为意道:“令狐兄何必生气,讨厌的人走了,坐下,坐下!咱们接着喝酒。”

    正当他坐下后,任意竟站了起来。

    见此,田伯光大笑道:“好,今日除了令狐兄外,任兄弟也……”

    语声戛然,只见任意袖袍一卷,那被迟百城落下的长剑,飞入他的掌心。

    田伯光笑声立止,冷冷道:“看来武当圣手也要找田某麻烦。”

    任意淡淡道:“见你快刀,一时技痒罢了,不过你若接不住我三剑,也是会死。”

    田伯光的快刀,刚已震慑众人,就连泰山派的师伯也不是对手,令狐冲哪能想到这位武当派名传江湖的神医圣手,还敢找淫贼麻烦,甚至出口便如此狂妄……

    在令狐冲看来,这不仅是狂妄,还是无知。就算是他师父君子剑岳不群,也不定能在五十招内拿下淫贼,他竟说三剑?

    田伯光微微一愣,随而大笑道:“哈哈哈,想不到我也看走了眼,本以为你是个妙人,谁想你也不过是个蠢人。”

    “出剑吧!田也想见见你武当派的剑法。”

    剑已在手,这是柄很普通的剑,瞧着虽十分锋利,却没有足以炫耀的历史,没有历史的剑就是凡铁,甚至废铁。

    任意淡淡道:“三剑后,你若不死,我放你离开!”

    田伯光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见一个疯子,说不出的嘲弄,讥讽。

    他还是坐着,甚至刀也在鞘中,应付自如的姿态,显得有必胜的自信……可下一瞬,他那泰然的自傲神情,立即变得惊恐起来。

    任意挥剑,一刺!

    毫无征兆,亦无任何起手式,仿佛剑无须蓄力,剑招只有一刺。

    仅一刺,剑笔直而去,去势甚疾……

    剑锋锐进,剑光快的不可思议,这一剑快到了极致,这一剑也是田伯光行走江湖以来,见过最可怕的一剑!

    他根本来不及拔刀,这是他首次来不及拔刀,他才一动,剑光已至。

    剑光来得实在太快,比风还疾,因为这一剑已刺破了风,刺出了极锐之音!

    不能拔刀,只能退;田伯光急退,坐下椅子被他一腿蹬向了前方。

    剑光倏没,没人看清剑光如何消失的,他们只见那椅子化成两爿。田伯光一退十余步,退开了两丈,他也终于找到机会拔刀了。

    刀光一起,剑光却又盯上他。

    还是那快的不可思议的剑,还是那可怕之极的剑光。

    田伯光想招架,但不知如何招架;想要闪开,却闪躲不及;想出刀,更是绝无可能,他只有,只能再退,连退七步。

    终于有了空隙,终于他也出刀了。

    单刀一出,刀光漫天,刀如闪电劈下。

    这是他挥出最快的一刀,也是狂风刀法中最快的一式,这一刀他从未失手,但刀还没落下,剑已破入了刀势当中。

    刀无法落下了,因为剑抵在了咽喉。

    任意的剑,田伯光的咽喉!

    现在,刀缓缓的放下,落在了地上,扎进了楼板。

    田伯光额头沁出了冷汗,他脸色发白,他嘴唇发颤,他凝视着这柄刚才他不屑一顾的剑,过了许久,才缓缓道:“我,我从未见过如此快的剑!”

    任意淡淡道:“也许我不该杀你,让那大和尚来找你。”

    田伯光不懂,可他知道自己活下来了,因为剑离开了他咽喉,被随手丢弃在地上。

    “不杀之恩,田伯光铭记在心,日后但凡见着武当弟子,我自当退避三舍。”说完,他抄起单刀,纵身从窗外跃下,不一会消失在闹市中。

    仪琳见着田伯光跑了,刚想向任意道谢,可二楼已没了他的身影。

    “仪琳师妹,那位已经走了。”

    仪琳俏脸略有遗憾道:“那位大哥走了么?我还想……呀!不行不行,我要去找师父师姐了,她们未见我人,想必已经急死了。”

    令狐冲看着这有些呆呆的小尼姑,直感到好笑,晃眼又见地上的长剑,突然出神起来……那三剑着实对他有着巨大的冲击。

    早闻武当圣手之名,只是他未想到,不过一名武当门徒竟有如此绝艳的剑法,令狐冲心中已是暗忖思索,他师父能否挡住那人的快剑?

    ……

    离开回雁楼,天空落下了水滴,雨水说来就来,骤雨急降。

    骤雨一扫街道行人,唯独任意却还在雨中漫行,他在想一件事……所谓语不惊人,不如不说;人不快活,死了算了。

    他要不要任意而为?

    生为武当弟子,自有诸多约束,但他只有十二年好活了,不纵意逍遥,是否太对不起这生来遭天妒的天资?

    忽有人喝骂,在雨声中隐隐传来。

    任意遁声而去,绕过大街,来到一处小巷。

    只见小巷深处,一青城派弟子一脚踢倒一个驼子,而另一青城派弟子剑刺出,抵在驼子胸前,笑道:“龟儿子那里跑,你若此刻把辟邪剑谱的秘密告诉我,再叫我三声青城派的爷爷,我罗人杰兴许便饶了你狗命。”

    驼子看来很年轻,脸色泥土混着雨水,嘴角溢着鲜血。

    不过随着雨水冲刷,倒让人瞧清了他样貌,正是福威镖局少镖头,林平之。

    任意看着林平之,林平之也瞧见了他。

    “任,任大哥,救救我。”

    短短四天时间,福威镖局已沦落至斯,任意微微一叹,迈开了脚步。

    但见来人白发蓝袍,青城派两人立即吓的浑身发颤。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