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六章 回雁楼上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老者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两人途径一座茶馆,忽有议论声传来……

    “你们怕是不知,其实刘三爷金盆洗手,那是为了顾全大局,若不如此,怕免衡山派中难免有门户之争。”

    “门户之争?难道是刘三爷和莫大先生师兄弟……”

    “哼!外人只知刘三爷乃衡山派第二高手,可事实是,刘三爷‘回风落雁剑’上的造诣,早已高出掌门人莫大先生甚多。不过刘三爷不愿师兄间发生争端,为师门也好,为情谊也是,只得金盆洗手,往后安稳当个富家翁。”

    “竟有此事?难怪此次除了刘三爷亲传弟子外,衡山派其他弟子均未到场。”

    “莫大先生和刘三爷师兄弟俩势成水火,这未见面还好,一见面怕是要直接动手拔剑。刘三爷既然退让了,莫大先生也该知足知趣了。”

    听到这,任意古怪的看着老者道:“你不生气?”

    任意刚说完,老者就忽然走向了茶馆,慢慢走到那‘知情人’的身前。

    矮胖子‘知情人’瞧见他盯着自己,当即怒道:“老头子想做什么?”

    “你胡说八道!”语落后,转身走开,不作停留。

    如此一着,这矮胖子当即大怒,对着离去的背影伸手就往他后心抓去……可惜刚一探手,忽然一束寒光在眼前闪过。

    一柄细细的长剑突然飞出,飞向桌上,只听“叮叮叮”地响了几声。

    矮胖子大吃一惊,连忙疾退,生怕剑光冲着自己而来,却惊见这老者已是缓缓将长剑从胡琴底部收了回去,剑身尽没,消失在胡琴之中。

    剑光飞出,那一瞬间的光芒和速度惊住了所有人,老者看着矮胖子,又摇了摇头,不再言语,缓缓走出茶馆。

    这时众人才看见茶馆外的白发青年,立即有人惊呼:“那是武当圣手,任少侠!他和那老头似乎,似乎认识。”

    茶馆内,忽然又传来一声惊呼!

    众人遁声回头,只见那矮胖子桌上,七只茶杯均裂开一圈,在半寸来高处有道口子,有人轻轻一拿,立即拿起了一个瓷圈。

    这是被人以极快,极准的剑法削去了,茶杯似乎都未曾移动半分。

    矮胖子盯着七只被削去半截的茶杯,僵硬在了原处,脸色发白,全无半点血色。

    茶馆内一年岁不小的江湖客,冷冷地道:“行走江湖,胡乱吹嘘,刚才那位正是衡山掌门、‘潇湘夜雨’莫大先生!”

    “什么?!”

    “他就是莫大先生?!”

    ……

    莫大先生走了,并没与任意一起。而此时的任意看见回雁楼的招牌,微微一笑,举步走进了回雁楼内。

    回雁楼二楼怪的很,此时的衡山城各大小客栈酒楼均人满为患,唯独这里异常的安静。

    空阔的二楼,唯有两桌客人,共五人。任意独自一桌,坐下后小二战战兢兢的走了上来;要了一壶酒,几个小菜,小二连忙跑下了楼去。

    这时任意才好整以暇的打量二楼几人……

    落座中间一桌的有三人。一个小尼姑悄怯的坐着,但见她清秀绝俗,容色照人,竟是个绝丽的小美人。碧玉年华,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婀娜多姿的身段。

    她左侧是个三十许间的汉子,一身华服,面有微须,目光就如鸷鹰般锐利,但等到他目光看向小尼姑时,立刻就变得柔和起来,仿佛看情人一般。

    最后一人年级二十七八上下,剑眉薄唇,脸色微微苍白,是个落拓英俊的年轻人,看服饰倒能一眼瞧出是华山派弟子,不过浑身血迹斑斑,尚有十几处刀伤。

    而另一桌则坐着两个道士,一老一少。

    任意认得两人,长须道人是泰山派天松道人,而年轻弟子则是其师侄迟百城,两年前他曾上泰山采药,见过两人。

    两人见着任意,均抱拳示礼,接着迟百城突然拔剑站起,抢到那汉子面前,喝道:“你便是田伯光?”

    汉子笑道:“是我田某人!”

    “杀了你这淫贼!”

    语落,剑锋当即向着田伯光刺去。

    一剑穿心,就这一剑已是泰山剑法中最狠厉的剑招了,或许迟百城认为,这一剑后他必要了田伯光的狗命,因为他出手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他都未曾给淫贼拔刀的机会。

    可是他并没有刺穿田伯光的心,因为一片刀光已经飞了出来……

    田伯光身子一晃,手中已多了一柄单刀,单刀在他长剑未落之前,劈了过去。

    一刀出,他又将单刀还入刀鞘,对着身旁站起的青年笑道:“令狐兄请坐,咱接着喝!”

    人未站起,只挥出一刀,而迟百城的剑却已跌落,前胸鲜血开始漂泊。迟百城眼睛瞪着田伯光,身子摇晃,倒在了楼板上。

    忽然一道人影纵身抢到田伯光面前,猛喝声中,剑光疾吐。

    但田伯光仍不站起身,悠然的落座椅上,拔刀招架。

    刀光剑影碰出金铁之音,也交织出了四溅的星火,任意就这么看着两人,一个出剑,一个回刀,他似乎一点也没出手的打算。

    外人只能瞧个热闹,但任意在看,却也在读。

    自五岁起,他仅用七年时间就把武当派三十三门武功绝学,练至巅峰圆满。其武学资质,说句绝艳惊才、英资天纵亦不可概全。

    十二岁那年,先衰症发作,武当上下为这位小师弟痛惜不已,痛惜其才天妒,令天地世间所不容,这才患上未老先衰症。

    刀光、剑光缭错,天松道人转眼攻了二十七剑,而田伯光也还了二十七刀,直至此时,仍不能迫他站起,他依旧坐着。

    田伯光使的‘狂风刀法’,并非什么高招妙式,所行无非是摒弃刀法中诸多变化,研之最快的出刀,最快的落招。

    这点与任意自创惊天十三剑要旨,异途同归,他看了一会,差不多也学会了田伯光的快刀。

    忽然,又一道剑光亮起,令狐冲突然拔剑,向田伯光疾刺。

    田伯光回刀迫开天松道人的剑,霍然起身,又一刀切入剑光之中。

    刀斩剑身,只听“叮”地一声!

    令狐冲被他一刀震开。

    “令狐兄,我当你是朋友,你却出剑攻我……不过我心中依旧敬你为人,因此我现在起身与你招架,你与这牛鼻子大可一起夹攻田某。”

    令狐冲看了眼天松道人,谁知天松道人看也不看他,退开站在一旁,冷冷的道:“我泰山派岂能与淫邪之人联手?”

    娇俏的小尼姑忽然道:“这位师伯你莫冤枉了令狐师兄,他是好人!”

    天松道人还要讥讽,有人截断道:“迟百城快死了。”

    天松道人一惊,看了眼地上进气少出气多的师侄,当即抱拳:“还请任少侠出手救下我这师侄性命,泰山天松,感激不尽。”

    任意好笑道:“现在求我救他?刚才却有那闲心与田伯光动手。”

    天松道人老脸一红,一粒丹药已落在他掌心。

    “护心丹,可暂时稳住伤势,快去找大夫吧。”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