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四章 夜来的剑光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夕阳尽去,暮色已临,天空稍见疏星闪耀,点缀着漆黑的星空。

    福州府西门,从西门大街的青石板路,直行……百尺外就有一座建构宏伟的府邸。府邸左右各展一面旗帜,而福威镖局四个黑字,横落两旗之中。

    一路上,林平之口中滔滔不绝,其对任意的佩服简直就差下跪叩拜,再奉茶拜师了,另外四人亦是开口称是,而且任意看这孩子的眼神,若他开口林平之怕还真会立即行拜师之礼。

    不过就算他愿意磕头,任意也不回收徒,因早衰症,他能否活到三十岁还是未知,何来收徒教学的心思。

    几人走进镖局大门,另外四人已各自去疗伤了,林平之领路在前,他除了略显狼狈后,倒是没受什么伤,两人直抵大厅。

    一进大厅,只见林震南坐在太师椅上,正闭目养神。

    林平之叫道:“爹!孩儿回来了,你看谁来了!”

    林震南睁开双目,但见白发银色,面容年轻英俊的人,霍然起身,赴前抱拳道:“原来是任少侠来访,是我镖局怠慢了,快快请坐。”

    任意微笑回道:“总镖头客气了。”

    随着他落座,已有下人奉上了茶。林镇南则站在厅外对着下人吩咐几句后,回来也未继续坐在太师椅上,而是陪坐下方。

    两人尚未开口,林平之先把不久前所发生的事,复述了一遍。

    听得后,林镇南不免责怪了他几句,接着谢道:“小儿江湖经验尚浅,不知轻重,这还多谢任少侠出手相助。”

    任意淡淡道:“这三年来总镖头也帮我带过不少药材,刚才令公子之事也不过举手之劳,我也是顺手为之罢了,倒无须你这般客气。”

    林镇南听后,满脸和善的笑容,不过他客气话还未出口,任意又续道:“我与你镖局虽谈不上交情多么深厚,但有些话倒也该与你讲讲。”

    林镇南父子二人怔了怔,林父开口道:“任少侠有话,但说无妨。”

    任意呷一口茶水,缓缓道:“我打伤那人姓余,你已知道了,可你却不知那人名为余人彦,乃青城派掌门、松风观观主余沧海之子。”

    林镇南吃惊道:“竟有此事,那任少侠你岂不是……”

    任意摆手道:“我却无须你来担心,我想告知你的是,青城派已经盯上了你林家,确切说是你林家的辟邪剑谱!”

    林震南听到这,倒是有些失笑道:“任少侠是否多心了?林某在江湖上,名头占两分,武功也占两分,剩下六分全靠黑白两道的朋友赏脸方才有我福威镖局在。林家辟邪剑法并未有江湖传闻那般神奇,只是祖上余荫所留下来的一点虚名、盛名。余观主贵为青城派掌门,武功自然不在话下,是当今武林少有的高手,他何必在乎我林家辟邪剑法呢?”

    任意道:“是辟邪剑谱,而非你等所学的辟邪剑法。”

    林震南皱眉道:“这还有区别?”

    任意道:“你林家祖上远图公,凭借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打遍黑白两道无敌手,其中败于其剑下的就有昔年青城派掌门长青子。只是自远图公后,林氏后代的辟邪剑法都稀松平常,这与外人来看,是你林家后辈学艺不精,未曾真正领悟到辟邪剑法的厉害。所以他们要的可不是辟邪剑法,而是辟邪剑谱,旁人看,你林家练不成,他们未必。”

    微微一顿,任意笑道:“毕竟昔年远图公横扫七省武林乃是事实,总镖头你说他们信不信辟邪剑谱?”

    话语至此,林镇南终于动容。

    任意继道:“我还可告诉总镖头,在酒肆中,除了青城派那两人,其实华山派也有人在!他们的目的亦是为了你林家辟邪剑谱。”

    林平之这时,一脸迷惘的开口道:“任大哥,酒肆里没有其他……”

    任意截口道:“酒肆中那老人面容僵硬,神情不见变化,正是易容后的模样,还有那个小姑娘也是。”

    林镇南脸若愁容,却勉强扯出笑意,谢道:“多谢任少侠告知,林某会小心处理的。”

    任意见此也不多说,恰好一个下人走了进来,他手中捧着个小小的锦盒。

    林镇南道:“这是任少侠托我镖局在南疆购置的‘蜂王蜜’。”

    任意打开锦盒,从里面取出瓷瓶来……揭开瓷瓶顶花,顿时一股浓郁的花香气息,扑鼻而来,只是轻轻一嗅,沁人心脾。

    “的确是‘蜂王蜜’,好了我也该走了。”

    林镇南起身道:“天色已晚,任少侠不如在府上歇息一日?”

    林平之也道:“任大哥,你不在福州多待几天么?”

    任意缓缓摇头道:“不了,我所说的话总镖头最好多放在心上,如实而言,在衡之看来,你林家已大祸临头了。”

    话尽,人去。

    任意走了,林镇南站在大厅沉脸深思,直到林平之送走任意回来后,他也一时想不出此次事情究竟有多严重。

    不过这些已与他任意无关,该说的,都已讲完,听不听在林家。

    ……

    夜深了,任意离开福威镖局,就走在西门大街的青石路上。

    这太平盛世,晚上倒没有禁宵闭城一说,所以城门依旧大开,来往还有不少商家旅人。

    对于林家向阳巷老宅的辟邪剑谱他早有翻阅,不过任意可没修炼的打算,翻阅辟邪剑谱也不为其他,只是好奇!

    说到底林家辟邪剑法只是缺了练气法门,以至于不能在重铸昔年辟邪剑法的辉煌。

    从福州府城门走出,夜色更深了……不过一轮上弦月高挂树梢,蟾光洒落在小道上,倒也不显得那么暗淡,反而银辉朦胧十丈外仍是可见。

    忽然一束光在他眼前闪耀。

    皓月皎洁,月光温润如水,这束光却来的凌厉突然,这是剑光!

    任意随手一弹,“叮”地一声脆响!

    剑光被他一指磕飞,接着自他右后,又一道剑光飞起,直击他背脊,心田处。

    脚下一错,也不知他步伐如何挪移的,双足幻化,端是变幻精奇,人竟如鬼魅似的向左横移开来,身后的剑自然从他身旁掠出。

    任意出手为刀,一刀斩下,斩在身后出剑已掠至前方之人的手腕处,只听“咯吱”一声,伴有惨叫。

    “啊!”

    人扑倒在地,而他手中的剑也落在任意手中。那人狼狈的反转身子,腕骨已碎,左手捂住右手,他本是趴在地上,现在却看着任意,双目透着深深的恐惧。

    前方有人大喝道:“还不住手!”

    话落,剑锋却是收了回来。

    但,事实却是……在大喝之前,剑已出,在语声之后,剑才伴着鲜血一起,拔了出来,从地上这人咽喉处拔出的剑。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