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漂泊诸天只求生->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漂泊诸天只求生-第三章 酒肆相斗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任意下得了黄冈山,周转两日,已来到了福建福州府。

    路途和风熏柳,路旁花香醉人,此值正是南国春暖花开的季节,一切景色都是如此的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他蓝袍袭身,银发披肩,双手负后,脚下步伐甚是轻浮,看起来有那么点嚣嚣张张,跋跋扈扈,若再配上吹吹打打,俨然一副流氓公子的浪荡行径。

    不过以任意自己的话来讲,这是不羁的步伐!

    青俊的面庞,一首银发,无论是谁都能注意到他,注意他的人都感觉他不太好惹。前面路旁挑出一个酒招子,任意瞟了一眼,就走了进去。

    酒肆普普通通,一点谈不上奢华却也不显破旧。酒肆里静悄悄地,在酒炉旁有个青衣少女,头束双鬟,插着两支荆钗,瞧着是在料理酒水,面朝内未往外看。

    任意挥袖去了凳上灰尘,随意坐下。

    内堂里咳嗽声响,足音随至,在蓝色长布的帘后走出一个老人来。他一头黑发已尽全白,只有少许青丝依旧。

    老人看着任意,眼若惊色,逐而面容略带僵硬的笑道:“客官是喝酒么?”

    任意淡淡道:“一斤竹叶青,再上三个小菜。”

    老人刚退进后堂,门外忽有语声。

    “少镖头,咱们现在此处喝上一杯如何?刚打的野味,有野兔肉、野鸡肉,正好叫老蔡下厨给我们炒了下酒。”

    “哈哈哈,你们怕是跟我出来打猎是假,喝酒才真吧。若我不请你喝上个够,等明儿了是不是再不愿肯跟我出门了。”

    “少镖头说的那里话,小的几人怎敢,不过少镖头当真箭法如神,今天你可打了这么多野味,我们几人加起来也不如你。”

    语声中,一行五人走进了酒肆,为首之人乃一锦衣少年;人在十八九岁上下,腰悬宝剑,背负长弓,容貌略有女儿相,长得眉清目秀,甚是俊美。

    身后四人均是三四十间的汉子,劲装结束,走进来时个个也腰板笔挺,显得有股英悍气外,也略有一丝倨傲。

    五人刚进得酒肆立即见着了显眼的任意。

    那锦衣少年当即喜道:“任大哥,原来你也在这。”

    锦衣少年领着手下大步走来,任意看了一眼,微笑道:“小林子啊,坐吧。”

    锦衣少年毫不客气,与两位下属陪坐在任意这桌,另两人在旁桌也落座下来。四人见着任意后,那些许倨傲也收敛了回去,脸带赔笑。

    来人正是福威镖局少镖头林平之,另外四人均是镖局里的镖师,任意记得同坐者是史、郑两位镖头,旁桌陪坐是趟子手白二、陈七。

    这六年来,他为了寻求先衰症医治之法,走南闯北,踏尽三山五岳,认识的人自然不少,曾为洛阳金刀门王元霸之女,林镇南之妻,王夫人断过难症,因此结缘。

    对于和福威镖局结缘他一点也不介意,平若也时长托福威镖局为自己带一些奇草异药。

    任意方才十八,可在外人来看,他出若面容微嫩外,一点也瞧不出他有年轻人的稚气在,加之三千银丝……以至于没人知晓他到底多大年级,所以林平之也唤他任大哥!

    “任大哥,你到福州为何不早些通知我,我也好多带些人来迎接你。”

    任意摇头道:“那也不用,不过你爹可回府了?”

    “我与爹娘前日方才回到福州,对了!”林平之笑着应话,接着回头吩咐道:“白二、陈七,你二人先回府上通知我爹,就说任大哥来了。”

    两人虽不太情愿,但还是站起来接了话,随而转身向门外走了出去。

    林平之见二人离开,笑道:“任大哥,这次你在福州多待几天,我带你见见福州景色,也好尽下地主之谊。”

    他话才刚落,刚走出门的白二、陈七两人,突然被人又扔了进来,接着门外传来一声喝骂:“格老子,两龟儿子没长眼吗?”

    见着两人被摔个七荤八素,史、郑两位镖头连忙上去搀扶。而在话语间,两个汉子大步而入。

    来者两人头上皆缠白布,青袍加身,似斯文打扮,但脚下却光着腿,穿着无耳麻鞋,看上去不伦不类,不三不四的。

    小老头刚上酒,又被吓的立即溜回了内堂,年轻汉子向林平之等人晃了一眼,便大刺刺的坐了下来,反而年长那汉子见着正在喝酒的任意,不由得为之一怔。

    “贾老二,你看什么,坐下来咱喝酒。”

    贾老二显然认出了任意,不过被人这么一叫,再加上任意始终没有回头,他也坐下了。

    白二、陈七两人已站起,本来林平之还想息事宁人,可见着两人胸口淤青,紫红了一片,气往上涌,当即怒喝道:“两位不觉得出手过重了吗?”

    换作往常,贾老二或许还会叫嚣一声,可此刻有那人在,他倒没作声响。

    倒是另一人见那两人此刻还难以透气,不由得大笑道:“两个不带眼的龟儿子,没死已经算老子脚下留情了。你这兔儿爷是不是也想尝上一脚?”

    被人如此辱骂,林平之哪里还能忍受,右手一拳直向他脸上猛打了过去。

    年轻汉子一避,伸手一个擒拿,瞬间制住了林平之。

    “就你这兔儿爷也学人打架?”

    见着少镖头被制,史、郑二名镖头连忙出手,这眨眼功夫,几人就打作了一团。

    直到这时,任意方才转过身来,看向了几人……几人武功平平,虽比之那些市井恶汉厉害不少,可放眼江湖却显得蹩脚了。

    五人加起来斗了上百招,史、郑两人纵然是二人斗那贾老二,却仍是不敌,嘴角与鼻子已流血不止,衣襟上也是鲜红一片。

    而林平之更是骄气受挫,家传武学全施展了一遍,一点也奈何不了对方,此刻甚至被擒住了右臂,双膝跪地压在了地上。

    “你个龟儿子,快快给你老子我磕三个响头,再叫我声亲爹,我就放了你!”

    史郑二镖头想出手相救,却腾不出手来。

    林平之见着任意看着自己,脸色羞愧难当,紧咬牙根不言不语,亦不求救。

    “小娘们还要跟爷爷装硬汉,还不快叫!”

    臂骨差点就被拧断了,林平之仍是一声不吭,看到这,任意也适时的站了起来。

    他一站起,贾老二与史、郑三人当即立退,那年轻汉子见着任意走来,大笑道:“哪来的老杂……”

    贾老二想开口阻拦,却已经慢了,或许是因为任意出手实在太快,年轻汉子话音未落,任意已然出刀。

    他并没有拔刀,身上本无兵刃,如何出刀,如何拔刀?

    以掌为刀!

    这本是武当‘九九八十一手玄虚刀法’,不过在七年前已被任意化繁为简,化虚为实,八十一刀只留十八式。十八刀快若如雷,以简为胜,每一刀皆以最短之距,出最简之招,靠速而不靠招。

    扬手,刀成,刀割空,刀势破空,刀劲越空。手刀横展刺出,招式中没有丝毫的高明,亦没有一点奇诡妙法,唯有一个快字。

    快至年轻汉子一点反应都未生出时,手刀已然擎了出去,切在他的前胸。

    只听咯吱一声,伴随骨裂的声音,人霎时连退,倒了下去。

    “余兄弟,余兄弟!”

    贾老二扶着那汉子,而那汉子吐口血后,昏了过去。

    见此,贾老二抬眼,沉声道:“任少侠不觉自己出手过重了?”

    任意笑道:“刚他们也如此质问你二人,你二人如何说的?”

    贾老二哑然,一时说不出话来。而林平之等人听到这话,面色甚愉,心中十分解气。

    任意依旧笑道:“我没出手直接劈死他已经留手了,赶紧为他保命吧,你倒还有暇与我争执,不怕他过会就真没命了?”

    贾老二吃了一惊,瞧着姓余这汉子气息若无,急忙把他抱起向外奔去。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