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大周内卫->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大周内卫-第332章 心累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毕竟天元县只是个小县,没有传说中的青楼,所以花费最多的地方也就是酒楼了。

    虽然对不能进青楼玩耍一下公孙剑的心里挺失望的,不过,也只是失望了一下而已。

    他相信要不了多久,凭借着自己超级升官系统的能力,绝对可以从天元县这个小县城出去的。

    到时候,到了其他的地方,那他就可以去逛一逛被新世纪众多男人所向往的青楼了。

    想到这里,公孙剑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微笑。

    好在公孙剑平时就很注重养成自己的表情,所以很快就把这微笑给收回了,一点也没有被人给注意到。

    天元县城本来就不怎么大,所以几个人走了不到半刻钟就来到了长青楼外。

    让公孙剑破感意外的是,秦守业竟然带着几个人在门口等着他。

    见到他到来后,立即眼前一亮,赶紧笑呵呵的小跑到了公孙剑的身边。

    “公孙大人,您可总算是来了,让我们等的好辛苦啊!”秦掌柜自来熟般的跟公孙剑打着招呼。

    对此,公孙剑颇感无语。

    算起来他跟这秦守业认识才刚刚一天而已,看他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之前就很熟了呢?

    当然,公孙剑也明白他的小心思。

    肯定是想着以此来跟其他人表示自己跟公孙剑这个县令走得很近。

    公孙剑也没有说什么让他为难的话。毕竟他也跟秦掌柜一样,心里也怀着小心思。

    因此,公孙剑赶紧笑呵呵的说道:“哎呀,那真是太抱歉了,我这刚来咱们天元县,正在熟悉公务,所以耽搁了点时间,希望你们不要太介意。”

    “哪里哪里,公孙大人您公务繁忙才是好啊!这说明公孙大人您对我们天元县认真啊!”秦掌柜赶紧笑呵呵的回应,随即他又看向了跟着他过来的几个掌管。

    “你们说公孙大人来我们天元县,是不是我们百姓的福分啊!”

    那边的几个掌柜也不傻,听到秦守业的话,赶紧也是开始恭维起了公孙剑。

    “对啊,有公孙大人在,我们天元百姓可算是放心了。”

    “公孙大人才来这么几天就帮我们百姓做了这么多事,真是个难得的青天啊!”

    听着这几位有些尴尬的恭维话,公孙剑还真是有些受不了。

    不过,毕竟要拉拢这些人去对付古家,所以他也只能承受下来。

    当然,该谦虚的还是要谦虚一下的。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当不得几位夸赞。”公孙剑笑呵呵的说道。

    “公孙大人,我跟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城东当铺的钱掌柜,这位是来源布庄的金掌柜。”见几位都跟公孙剑搭上了话,那边的秦掌柜赶紧又跟公孙剑介绍了一下人。

    “几位都是咱们天元县的财神爷啊!哈哈。”待秦守业介绍完毕后,公孙剑赶紧笑呵呵的说道。

    虽然说来的几位掌柜不是什么重量级的人物,但最起码也开了个好头。

    他相信,等待上一段时间,那么天元县钱庄,粮店的几位掌柜肯定也会过来跟他搭上关系的。

    “公孙大人说笑了,我们哪是什么财神爷啊!在您的面前,我们也只能算是个讨口饭吃的人罢了。”面对公孙剑的夸赞,几位掌柜还真不敢应承下来。

    毕竟公孙剑是天元县令,掌柜一县的父母官。他们这些掌柜在百姓面前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是在公孙剑面前,他们还真是个小人物。

    公孙剑是当朝探花郎,虽然得罪了官家,但是只要他没有直接被贬,未来不出意外的话,最起码也能爬到州官的位置。

    所以,他们夸公孙剑可以,但是轮到公孙剑夸他们,他们谁都不敢应承下来。

    “公孙大人,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那边的秦掌柜看几人在外面都聊了几句,感觉也差不多了,赶紧笑呵呵的邀请公孙剑先进去。

    “行,我们进去吧。”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公孙剑便随着秦掌柜进了酒楼。

    跟着公孙剑来的的古青和林长青两人一直没有说话,毕竟古青早就有了公孙剑的嘱咐,所以不能说话。

    而林长青也是不想让别人以为他投靠了公孙剑,所以一句话也没有说。

    只是,当几人走进了酒楼后,林长青却突然间便了个脸色。

    因为他发现了古富贵竟然也在这里,此时的古富贵正准备下楼。

    他见到公孙剑跟秦守业走在一起时脸色也是一变,毕竟他没想到公孙剑竟然跟秦掌柜搅和在一起了。

    只是随即他便想到自己已经得罪了公孙剑,对方跟秦掌柜走在一起也不例外,所以心里只是不高兴而已。

    但是,当他看到林长青竟然跟在公孙剑身后时,脸色却直接阴沉了下去。

    这林长青他可是拉拢了好几年啊!废了多少的功夫?

    可没想到这公孙剑才来几天,他就靠过去了。

    好在古富贵也不是个简单的人,脸色转变了好几下后,又变成了微笑。

    从楼上一路小跑到公孙剑的面前,一脸笑呵呵的打着招呼:“公孙大人您来了啊!”

    “古员外真巧啊?你也在这里吃饭?”公孙剑同样也是笑呵呵的说道。

    全然忘记了早上古富贵邀请他中午来长青楼吃饭的事情。

    对面的古富贵听到公孙剑提起吃饭的事情,脸色虽然变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仍旧是一脸笑呵呵的说道:“是挺巧的,原本我还准备邀请您来长青楼吃吃饭呢?”

    古富贵同样也没有提起早上的事情。

    现在的他已经知道公孙剑的不简单了,准备暗地里筹划一下再来对付公孙剑。

    “那真是抱歉了,今天秦掌柜邀请我来,我总不能不来吧。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再邀请古员外你来吃饭。”公孙剑一脸笑呵呵的指了指身边的秦掌柜。

    听到公孙剑的话,那边的秦掌柜也只是冷笑的看了古富贵一眼,更是一句话都说。

    看起来似乎根本就不想来搭理古富贵一样。

    对此,公孙剑心里有些诧异。

    毕竟秦掌柜这个戏精可是最爱演戏的了,怎么如今面对古富贵竟然连演戏都懒的演了?

    当然,心态闪过这个疑惑后,公孙剑心中也有些猜测。

    应该是秦掌柜跟古富贵不仅仅是跟古富贵在商业上不对付了,或许在其他方面上也有着仇恨。

    不过,既然两人有着仇,公孙剑就更放心了。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何况秦掌柜虽然喜欢演戏了点,但人家比古富贵的名声好啊!

    所以,跟秦掌柜一起来对付古家,公孙剑是非常乐意的。

    随即,公孙剑也不想继续跟古富贵交谈下去了,赶紧开口说道:“古员外,您有事先忙,我跟秦掌柜几个还要去吃饭。”

    “公孙大人,您先去吃饭吧,我这刚好吃完饭要离开了。”那边的古富贵赶紧笑呵呵的说道。

    对于古富贵的话,公孙剑是一点都不信。

    不说这现在刚刚到饭点,光是他一个人从楼上下来就能看出他不仅没吃完,说不定都还没开吃呢?

    只是,虽然心里明白,但公孙剑却也没有戳破,毕竟一直以来他都比较喜欢背后阴人。

    表面上和和气气,暗地里心比墨黑,就是说的公孙剑这种人。

    告别了古富贵后,公孙剑继续跟着秦掌柜上楼。

    果然,刚刚一来到楼上,还没等几个人进雅间去,公孙剑就确定了刚才心里的猜想。

    因为他发现隔壁的雅间走出来了一个人。

    是古长顺。

    见到公孙剑跟着秦掌柜,那边的古长顺先是一愣,随即便怒火冲天。

    毕竟他跟古富贵都邀请了公孙剑来吃饭,可是最后公孙剑都拒绝了。

    可公孙剑拒绝也就算了,竟然跟他们古家一直不对付的秦守业一起来吃饭。

    古长顺终究比不上他父亲古长顺有涵养,所以,直接指着公孙剑怒喊道:“公孙剑,你什么意思?”

    “大胆!大人的名讳乞是你所能直呼其名的?”还没等公孙剑说话,一边的古青就大喊了起来。

    待说完之后,古青还邀功般的看了公孙剑一眼。

    毕竟他可是很希望公孙剑一直带着他办案的,此时古长顺挑衅,正好是他在公孙剑面前表现的机会。

    对着古青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公孙剑便说出了让古青愕然的话。

    “古兄,对待小辈就不用那么苛刻了。”公孙剑微笑着对古青说道。

    这话说的让古青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既然不想让自己教训古长顺,那刚才满意的点头是什么意思?

    与古青不同,身边的几个掌柜以及林长青,都明白公孙剑的意思。

    这是直接把古长顺当成了小孩子来对待。

    当然,与古青一样,在场听不懂的还有对面的古长顺。

    他听到公孙剑的话,还以为是服软了,又是嚣张的说道:“公孙剑,我告诉你,赶紧给我道歉,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古长顺的话一说出,在场所有人都一片哗然。

    毕竟公孙剑怎么说也是个县令,当朝正七品官员。他古长顺是什么人?

    只是古富贵的儿子罢了!古富贵都不敢这么跟公孙剑说话。他古长顺有什么资格?

    听到古长顺的话,公孙剑差点笑得肚子疼。

    他真是没想到这古长顺真是个奇葩,亏他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古长顺是个很难对付的人呢?

    没想到竟然是个连形势都看不懂的蠢人!

    “怎么个没完?”呵呵一笑,公孙剑对古长顺说道。

    “你,我,我让你这个县令滚出天元!”

    也不知道是不是头脑转不过来,古长顺说了好久才把话给说完整。

    听到古长顺的话,在场除了古青了解情况之外,其他人都眼神闪烁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毕竟传闻中古家与郡守有关系,让公孙剑滚出天元县确实很有可能。

    另一边,见到秦掌柜几人脸色稍微变了一下,公孙剑心中明白他们在担忧什么。

    就是怕自己这个县令不是古家的对手,怕自己到时候牵连到他们。

    所以,公孙剑赶紧挽回局面,对古长顺冷哼一声道:“哼,想让我离开天元县,不要说是你爹了,就连郡守大人也不可能让我离开。”

    公孙剑这话一说出来,秦掌柜几人瞬间又变了一个脸色。

    毕竟公孙剑身为县令,不可能会说出无的放矢的话来。虽然说得罪了当今官家,但是看他没有直接被贬,也能说明公孙剑背后肯定有人。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