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北陵赋->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北陵赋-第十四章│初见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今日,惠安帝的万寿节,长陵城里格外热闹,尤其是宫禁门前,更是马车不断,各家的官员纷纷在门前恭维寒暄,更有离长陵相近的地方官员也纷纷前来赴宴。

    然而在宫中设国宴,是定了四品以上的官家小姐才可进入,故此,令狐正麒只带了令狐清歌一人进宫,身侧也只有沉书跟着。

    一入宫门,便有领路的小太监,引了令狐清歌进了后宫,遥遥可见一位年长的嬷嬷在一处宫门口,等着她来,到了跟前,只听那小太监回话道:“姑姑,这便是相国府的大小姐了。”

    那姑姑点头,便对令狐清歌笑道说:“奴婢见过令狐小姐,这里是皇后娘娘的凤仪宫,此刻皇后娘娘正在里头梳妆,让小姐您先略等等。”

    令狐清歌听了有些讶异道:“我不用先去御花园的衔雨小筑,与那些官家小姐一起等着皇后娘娘吗?”

    “不必,”那姑姑笑道,“皇后娘娘特意吩咐的,说令狐小姐您不喜欢太过热闹,若是早早去了御花园,怕小姐不愿应付,不如在这先等一等,与娘娘一同过去。”

    令狐清歌听后,心里有些暖意,这当今的淑宁皇后,倒是十分体贴周全,难怪皇上的后宫,也只有两个妃子,两个贵人,除此之外,再无多余宠幸了。

    等了不过一刻钟,凤仪宫中便有了动静,只见不少宫女从宫门走出,又有凤撵跟随,不大会,便有一着凤袍,束凤冠的女人从中走出,雍容华贵,凤仪天下,正是当今的淑宁皇后。

    淑宁皇后缓缓来到令狐清歌身前,令狐清歌便依礼拜见道:“臣女令狐清歌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

    “起来吧,”淑宁皇后抬抬手,拉起令狐清歌打量两眼,便有些意外道:“上一次见你,好像还是你小时候,这几年,你也不常入宫来,本宫竟不知道,你已经出成这般水灵的大姑娘了。”

    令狐清歌便道:“娘娘谬赞了,臣女不敢当。”

    一旁,有嬷嬷提醒道:“娘娘,时辰快到了。”

    淑宁皇后点头,上了凤撵便与令狐清歌一同去了御花园,宫宴设在了御花园中风景独好的衔雨小筑,走过那小桥流水,便是百花盛放,争奇斗艳,前面又是欢声笑语,听得前面的宫女唱声:“皇后娘娘驾到——”,才没了声响,寂静下来请安。

    令狐清歌默默抬眼打量了眼前那一众女孩,十几个里有只有三四个是她眼熟的,也大多数是从上次去曲芙兮的生辰宴上见过,也未曾说过几句话。

    寒暄几句过后,便都入了座。

    皇后与几位妃嫔入座后,那些官家小姐也落座,令狐清歌身侧有姑娘打量了她一眼,只瞧得令狐清歌虽然打扮清雅,可是那身上水蓝色的缎子,却是昂贵的银蚕锦,比天蚕丝还要好上许多,便有意过来亲近,凑到她身侧笑道:“清歌姐姐,你这衣裳真好看,上面的莲花也绣的好看,像是雪莲似的,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料子。”

    “谢谢。”令狐清歌有些不自然的微微躲了躲,那姑娘恨不得趴在她身上亲近,不知道的还以为和自己多熟悉似的,况且那身上的香气也十分刺鼻。

    那姑娘见令狐清歌躲着她,便有些不甘心的又凑过去问道:“姐姐,你这玉佩也好看,我竟然没见过,是什么稀罕物,能不能给妹妹瞧瞧……”

    说着,那姑娘便有几分想要去摸那玉佩的意思,令狐清歌拂了袖子避开她说道:“皇后娘娘在上,别失规矩。”

    那姑娘被拒绝有些恼,才要说话,便听对面的一位小姐笑道:“瑶妹妹,玉佩再怎么稀罕,也没有令狐小姐头上那对九尾凤钗名贵啊。”

    令狐清歌抬眼,只见那位小姐似乎是哪位尚书大人府里的千金,那“九尾凤钗”咬字格外重,只听身侧的那姑娘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有些不怀好意笑了笑,故作惊讶道:“九尾凤凰?可是妹妹记得,这九尾凤凰只能是中宫娘娘所用,其他妃嫔都不能擅自用的………”

    令狐清歌听了,两眼一翻,上头,淑宁皇后瞥了一眼四下,只见有几个妃嫔脸上也露出惊讶厌恶之色,似乎对令狐清歌的头饰十分不满,便清清嗓子开口道:“说这个凤钗,本宫倒是想起来,这还是本宫当年送给婉禾长公主的陪嫁,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皇上宠着婉禾这个妹妹,疼的跟什么似的,本宫也疼她,后来听说这对钗,被婉禾长公主送去做了清歌的满月礼,本宫也知晓此事,既然是长公主的陪嫁,长公主想送给谁便送给谁,你们若是不知情况,便不要妄自议论。”

    听了淑宁皇后说完,那两个姑娘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便都闭上嘴巴不再言语。

    歌舞至日头西沉,外面便有小太监过来,却不见皇上,只见那小太监附在淑宁皇后耳边说了些许,便退了下去,淑宁皇后便起身说道:“今日皇上不胜酒力,已经回了景龙殿休息,便不来了,今日本宫也乏了,各位小姐自便,本宫先回去了。”

    令狐清歌听到,刚刚松口气,她本来以为皇上不来,这宴席散了便散了,便没有赐婚这一说,可又见淑宁皇后一回身道:“清歌,随本宫过来。”

    令狐清歌这一听,皇后又单独叫了自己过去,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回怕是十有八九逃不过去了。

    跟着皇后到了景龙殿,只见里头除了皇上,坐下便只有令狐正麒,对面还有一位年轻的公子,一身藏蓝色的锦袍,在那独自喝酒。

    容不得细看,令狐清歌便赶忙见礼,拜过惠安帝。

    淑宁皇后入了座,只见惠安帝也摆摆手道:“先赐座吧。”

    有太监过来领了令狐清歌入席,趁那小太监倒酒之时,令狐清歌便稍稍瞥了一眼身侧男子,只见那男子也正狐疑的打量了令狐清歌一眼,令狐清歌只觉得这气氛有些诡异,刚要猜测出什么,便听皇上在上面说道:“这纸上谈兵,不过尔尔,如今这两人在一处,才更显得般配,你说呢,相国大人。”

    令狐正麒正乐呵呵的笑着,听了这话匆忙起身说道:“皇上的眼光,自然是最好的了。”

    令狐清歌听了,两眼一抹黑,这可真是十成十的敲定了,这赐婚的对象,怕就是自己身侧坐着这位公子。

    想到这,令狐清歌又悄悄瞥过去打量一番,只见这人一身藏蓝色的衣裳,腰间玉带勾勒出那盈盈细腰,身材不错,那蓝色又衬得他皮肤更加白皙,侧脸轮廓如玉雕冷冽,精致鼻尖一点,鼻梁高挺,唇薄水红,模样自不必说,只是不知怎的,令狐清歌总觉得这里有些冷,这人不笑也不说话,就坐在那里冰块儿似的,也不知是什么样的人………

    令狐清歌瞧着,心里不觉想起莫徽音来,那意气风发的笑意潇洒,玉树临风,皎月如仙,心中有些落差………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