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440 魔鬼船走了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顾船长听到这里果然有一些意外,他有些愕然地看着这两人,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嘴里却说道:

    “你们这是这么了?是真的要......要我当你们的干......义父啊?”

    这时朱北国在旁边说道:

    “薛黄两位兄弟果然是至情之人,我倒是觉得不错呢,船长大人还是接了两位的酒,允了吧......”

    此时顾晋望了朱北国一眼,心念一动,他虽然不知道这帮年青人在背后搞了什么名堂,但也觉得这事好像也没有什么坏处,听到朱北国说接酒的话,便知道该怎么办了。

    于是顾晋稍微沉吟了一下,对着跪在他前面的薛来相和黄之彦说道:

    “尔等有知恩图报之心,某甚感慰籍,念两位多年驰骋海疆,也是英杰之士,行!我就收了你们俩当干儿子了!只是,若做了我的家人,有一条要牢记——这大海虽然是法外之域,在自保有余之时,切勿做伤天害理之事!”

    “孩儿谨记父亲教诲!”

    两人齐声喊道,然后一起贡上酒杯,顾晋也不客气,依次接过两人举过头顶的酒杯,逐个一饮而尽。

    “干杯!”

    “干喽!”

    四周的人开始欢呼起来,大伙也跟着把手里的酒喝干。

    薛来相黄之彦两兄弟心情激动,当即磕了六个响头,口中大喊义父在上,孩儿薛来相黄之彦拜见义父,孩儿身受大恩,必终身侍奉之云云,还说了一大框祝福的话,包括顾船长的老婆孩子都逐一祝福......

    顾船长知道,此时此刻,看来还得再说几句场面话,于是顾船长扭头四望,发见朱北国徐志任柯魏@宏一干人在边上相互间挤眉弄眼,便知道这是他们的手笔。

    顾晋此时脑子转得很快,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收了薛来相和黄之彦这两个义子,对大伙今后的事业开拓绝对是有利无害的事情,但也腹诽道,为什么不给我提前打一声招呼啊?

    特别是收干儿子的时候该说什么样场面话呢?靠!我完全懵逼啊!

    于是顾船长有些愠怒地望向任柯魏@宏一伙人,这哥几个好像也意识道事情有些唐突了,这事至少是做得有点顾头不顾腚,然而后面的礼仪言辞该怎么整,这几位也懵逼,然而此时木已成舟,哥几个也只好躲一边假装喝水看不到,把这个难题丢给那位义父去处理了。

    无奈,顾晋只好硬着头皮回转过来,面含春风,起身上前扶起薛黄二人,说既然两位后生如此有心意,我顾晋岂能负之?愿今后你我父子同心,进退同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昂......方不负今日之情谊云云,顾晋说完这些,竟然词穷了,正在尴尬中,还是朱北国灵醒,他立刻拉着任柯魏鸿两人过来把酒言欢,恭喜薛黄两位拜得好义父,抱上粗大腿,总之一番热闹后,终于宾主尽欢,酒宴圆满......

    七月十六日临晨,拌随着几声悠长的汽笛声,妮可号和骄傲号终于离开了霍洛港。

    此时霍洛城里大多数的人们还在梦乡之中,只有少数在城墙巡逻的士兵和码头上勤劳早起的商户们,怀着复杂的心情,目睹了这两艘来自异邦的“魔鬼船”的离去......

    此时此刻,在霍洛城的王宫里,年青的国王对澳洲人的离去突然有一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他发现这些天自己的心情其实挺不错的,因为澳洲人的缘故,自己的政敌——亲姑父兼苏禄国大权独揽的丞相苏哈比达图大人,不仅损失了一小半的海上实力,还让自己的商行赚到了大笔的真金白银。

    在这些日子里,年青的国王津津有味地听着几个太监关于十几天前的那场海战的详细描述,任何一个细节都不容放过。

    他还不止一次把郑福招到自己的书房里,让他细致地告知自己的丞相大人是如何在澳洲人强硬的谈判态度下,不得不屈服的场景。

    以及郑福从哈船长的口中了解到的,关于那三艘巨型排桨帆船在澳洲人的火器打击下的惨状......

    年青的国王仿佛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通过这场海战,国王和丞相大人的力量对比有了微妙的变化。

    是的,尽管丞相大人掌控并主导了这次与澳洲人的大部分生意,但仅仅就赔偿和归还劫掠到手的船只而言,丞相府这次是损失惨重且威望大损的。

    国王虽然年青,但也知道敌人的厄运就是他自己的好运这个道理......

    与国王陛下的好心情不一样的是苏哈比丞相,但国王陛下不知道的是,其实目前丞相大人的心情也不见得有多不好,尽管自己替国王挡了枪,还蚀了财,损失了海上的武力。

    但是,这回与澳洲人的贸易的确让他挣了个钵满盆满。

    特别是当他从买办那里收到这批稀罕的澳洲货在海外其他港口可能出售的价格预估时,丞相大人其实是有一些心花怒放的——古人有句话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如果这批澳洲货的价值果然如买办们预估的那样,那他在前一阵子的损失就是微不足道的了。

    别忘了,澳洲人的船还会再来的,澳洲人的货物他还会再次获得,澳洲人的采购他也会继续接单,这里面有多少利益他心里很清楚。

    有了这些真金白银,损失的巨型排浆船还会买回来,失去的士兵也会重新招募到,自家的奴才们也会因为丞相大人的“为国王勇敢担当”和对付澳洲人的“英明决策”而在坊间得以大肆地褒扬。

    因此,丞相府的实力不会有多少损失,说不定还会有所增强,而丞相大人的威望也会得到提升......

    不过,对于霍洛城的普通商户、作坊业主和平民们而言,则是另外一种想法了。

    首先,对于澳洲人的离去,人们普遍的心情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担心随时可能落到自家院子里的炮弹,尽管那天澳洲人的绝大多数炮弹都落到了丞相府和王宫里,但毕竟也有几家倒霉蛋的院子被击中起火的。

    同时,人们也终于在晚上能睡个踏实觉了,因为神龙终于随着“魔鬼船”的离去而不在,不用担心那虎视眈眈的魔鬼船日夜停泊在海面上,随时威胁着要把活人的灵魂捉去奴役,也不会有神龙的巨眼在大半夜照射着城墙和院落,引得小儿啼哭大人恐惧,太好了,没有魔鬼船的安宁日子真好啊......

    然而,虽然澳洲人的“魔鬼船”走了,但给霍洛城的市民们和霍洛港的商户们留下了一个物价飞涨的市面。

    澳洲人的采购对于国王陛下和丞相府的商行而言是挣钱的大生意,但对于那些贩卖各种货物的商户和生产各种货物的作坊而言,却是得不偿失的。

    尽管他们耳闻澳洲人确实是拿着真正的白银在采购他们手里的各种货物,但是,不好意思,这些商户和作坊业主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些所谓的真金白银。

    因为他们没有资格直接面对澳洲人做生意,想想,连直接做生意的资格都没有,又谈何获得真金白银呢?

    更有甚者,这些商户和作坊主们,连自家货物的出售价格都没有办法自主。

    因为官商们收购他们的货物用的是过去早就定好了的官价,而且还要加上各种明目的税费,且不说这个官价能不能真实反应自家的成本和利润,还因为收购量很大而且质量要求很高,这些商户和作坊在饱受各种辛苦后,换来的却是一堆铜绿斑斑、用三个手指头一捏就可能碎掉的劣质铜钱。

    然而真正的苦难还在后头,因为澳洲人突然且大量的收购行动,国王和丞相的商行给这些生产、贩运这些货物的普通商户和作坊业主支付出了大量的铜钱,其直接后果就是让这些原本躺在国库里发霉的铜钱突然大量地出现在市面上了。

    可问题是,此时霍洛城的各类货物总量却在短时间内没有同步等比例地增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