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386 即墨海商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几天前的他,薛来相,还是一支拥有三艘千料广式茶船的船队老大。

    作为航海世家的长男和当家人,他是薛家的顶梁柱。

    据说,薛家的祖辈从三宝太监下西洋的那个时代起,就在海上讨生活了。

    因为薛来相的祖上是三宝太监的远房亲戚,曾经跟随下西洋的船队到过遥远的大食国,于是航海就这样变成了家族的传承,成为薛家的一份几乎没有中断过的祖业。

    到了后来,尽管大明有海禁,但渐渐的变成了一纸空文,作为胶东即墨航海世族的薛家,家族长辈们早就建立起与官宦的勾联的渠道。

    薛家是即墨海商群体里的佼佼者。

    即墨海商,这个群体实际上是当时的大明北方官宦人家的摇钱树和钱袋子,也是大明在鲁东地方上的一个海上势力。

    当时的即墨海商几乎垄断着大明鲁地沿海与东瀛、琉球和朝鲜的海上贸易,海商们的大福船是琉球的那霸港、三韩的釜山、浦项港和东瀛的长崎港的常客。

    每年的七月至八月,在秋风初起之时,船队从胶东的女姑港出发,驭风前往三韩、再转道东瀛、琉球和大员岛。

    那时节,海商们的海上往返生意十分的红火,密封的隔水船舱里从来不会有空载的现象。

    海商们把大陆出产的丝绸、茶叶、瓷器、铁器、烈酒、药材和布匹等商品运往上述港口,换成高丽人参、木材、漆器和皮草,以及东瀛的硫磺、生丝、倭刀、铜锭和银器,还有琉球的玳瑁、珍珠和来自大员岛——那个被世人称之为“美丽岛”的蔗糖、鹿皮。

    当然,还有红毛夷的钟表、火器和各种精巧的玩意儿。

    到了次年的阳春三月,春光明媚之时,船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当初出海时,每条船都是满载着货物,而这一趟五角三边的生意跑下来后,船上除了满载着海外的货物以外,每一艘都能生出小半船的银子!

    而这些银子,最后都变成了大明百姓手中流通的财富和官府的税赋。

    是贸易打造了这个世界……

    ……

    然而,天道循环,世事变迁,大明终于成为昨日黄花,接替旧朝的,是那个逼着老百姓剃发易服的新朝,它具有区别于前朝的新气象,法律严苛,令行禁止——禁海令就是真的禁海令,没有什么折扣可打。

    就在若干年前,年龄二十岁刚刚出头的薛来相,永远也忘不了年迈的父亲最后一次带着船队赶到三韩的蒲项港,把自己从高丽小妾的温柔乡中强行带走时的情景。

    那一天,在蒲项城的家族别院的祠堂里,薛来相跪坐在祖宗牌位前,老父亲一脸肃穆地告诉这位薛家的长子,禁海令已经让老家的船只无法再次出海了,为了避免家族的船队被官府拆解焚毁,老父提前把船队带了出来。

    于是,就在这座海外的家族祠堂里,薛家的长辈男人们开始商议起家族的未来:要么是落叶归根,回老家务农;或者,如浮萍般远遁海外,继续祖上传下来的海贸生意……

    然而,故土难离是人之常情,不少叔伯兄弟们很难接受永远背井离乡的现实,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少人主张卖掉船队回家务农。

    在男人们的议论纷纷之中,望着老父那略显混浊而失神的双眼,此时的薛家长子豪气勃发,他慨然担起了延续祖业的重担。

    他从老父亲那里接过了船队,成为薛家在海外生意的当家人。

    然而这样做的代价是:他很可能在有生之年都无法踏上故土了。

    当老父把船队交到薛来相手里时,不禁泪流满面,他知道,这也许是最后一次父子相见了,分别前,父子彻夜长谈。

    老父告诉薛来相,就在二十多年前,当你还在襁褓中时,老父结交到一位得道高僧——藏传苯教大师,那位大师曾经搭乘薛家航船,东渡日本。

    在船上,大师为刚刚成为薛家当家人的父亲指点未来,大师说,天下将有大变,未来数十年正是世道交替之时,言有神龙出于南海,而薛家的前程正应在炎热的南方。

    事实证明,大师的天下大变之言确实不虚,后闻大师已从东瀛买舟南下,远遁南洋不知所踪,但老父对大师之言仍记忆犹新。

    因此父亲让他去南方,说那里有薛家的生意伙伴,能开拓出新的航路,能让薛家生意继续延续下去,还应该能让自己的长子在海外开枝散叶,延续家族的香火……

    就这样,二十岁出头的薛来相脱离了家族的萌蔽,开始和他的几个兄弟伙伴独自闯荡江湖,而老父亲和另外的大多数叔伯兄弟们,则乘着一叶扁舟回到了家乡,弃末务本,耕织传家……

    在随后的几年里,薛家的长子以船为家,带着父亲交给他的船队和伙计们,开始了艰难的开拓之旅。

    好在薛家在蒲项、那霸和长崎的生意尚在,加上薛家与大明官场千丝万缕的联系,终于让薛来相在大陆的南方找到了商路。

    他曾经替坚持抗清的大明鲁王跑过粮食生意,曾经把倭刀和铁器卖到浙江沿海的抗清义军手里,还与舟山群岛的大明军民做过佛郎机火枪的生意,还把药材和红夷青铜炮卖给了张煌言的将军们,他还曾经给金厦的郑家运送过人口和粮食。

    郑家,是的,那个出了一位叱诧风云的大明国姓爷的郑家,是薛来相命运的转折点。

    对于薛家而言,金厦的郑家是强大的,能给薛来相的这支小小的船队提供庇护,于是薛来相变成郑家的一个“分号”,当然只是名义上的,只需要每年给郑家缴纳六千两白银,就可以在海上打着郑家的号旗,相对安全地在海上航行做生意。

    从此,薛来相的生意越做越向南方,此时的薛来相已经把自家传统的福船换成了更适合深洋远航的尖底茶船。

    这三艘千料硬帆的广式茶船跟红毛夷的海船有六分相似,但更为结实,航速也比大多数海船快。

    他还从荷兰人手里购得优异的火枪和快速提芯炮。

    那是一种可以抽取的嵌筒的青铜炮,炮管套着炮管,每当射击完毕后,抽出内套,再换上已经装填好的新炮管就能继续射击,尽管这种炮的射程不算远,但极大提高了射速,是防御海盗近身的犀利火器。

    这一切,都是他薛来相驰骋四海所凭借的本钱。

    此时薛来相的船队,不仅在生意场上有了郑家的背书,在海面上也足以自保,因此他无论是在两广金厦,还是在安南吕宋,都能比较顺利地做生意。

    当然了,他也必须时不时的接受郑家的生意安排,有一次,在吕宋的马尼拉替郑家采买红夷大炮的过程中,他知道了苏禄王国,据说苏禄国正在跟西班牙人死磕,还知道那是南洋极南之地的一个繁华所在。

    薛家从来不甘于久居人下,薛来相立刻从中嗅到商机。

    后来,他把从澳门的佛郎机人那里收购到的火枪运到了霍洛港贩卖。

    果然,在那里他受到苏禄王国里的某些贵族的依重,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苏禄国的贵族内斗也让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不过,这时一帆风顺的生意和自负让他已经忘记了危险,尽管他知道自己从霍洛港的商铺里收购到的便宜得惊人的货物是海盗们的赃物,但他仍然敢于火中取栗。

    凭借着船坚炮利,凭借丰富的航海经验,他屡屡逃过海盗们的劫掠追杀,因而总是能尝到暴利的甜头

    他知道,这种火中取栗的生意是极度危险的,然而,天生就流淌着家族冒险热血的薛家长子,却一直是乐此不疲……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