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288 遇到土著怎么办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显然,这确实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

    根据最早期的历史资料,荷兰航海家塔斯克船长大约在十五年前曾经路过这里,他的船沿着卡奔塔利亚湾的海岸线航行并偶尔登陆造访附近的地区,然而这位船长他在航海日志里,把沿岸的土人形容为“又坏又恶”的人。

    塔斯克船长说,他们除了一些以物易物的交换外,基本上没有贸易的观念,甚至以物易物的交换都很少。

    因为,这是一个把猎人头喝人脑作为战胜荣耀的社会,是把逞强斗狠奉为王道的一个原始部落文明。

    当有对外物质需求的时候,这里的人们更倾向去抢夺,而不是去和平对等地交换。

    因此塔斯克的结论是:这块大陆不适合我们荷兰人到这里做生意,所以这块大陆对我们没有意义。

    朱北国在会上对此发出感慨,他说面对荷兰这样的,由商人和商人组成的国度,我无法把西方侵略者这个头衔硬安在他们的头上。

    众人听了有点头的也有摇头的,大伙虽然对朱哥的观点看法不一,但大家还是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荷兰人显然上是跟西班牙人以及后来的英国人是不一样的,前者是个商业国家,看待事物更加的务实,甚至说圆滑世故也不为过。

    历史事实也证明了,这样的商业国家哪怕变强大了,也顶多也就是一个纯商业型的帝国而已。

    然而西班牙人和后来的英国人法国人就很不一样,特别是英国人,不仅是变成了一个商业帝国,而且变成了一个殖民强权,还特别喜欢推广自己的价值观。

    尤其是西班牙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走到哪里,总是怀着极大的热忱于让当地人信仰上帝。

    在宗教方面有狂热信仰的西班牙人,在他们建立的城市里,那些最漂亮、最宏伟的建筑不是商业街,甚至也不是总督府,而是大教堂、修道院和附属的教会大学。

    相对而言,荷兰人则“灵活”多 了,他们为了通商利益,可以给大清皇帝下跪,可以跟日本幕府妥协,而且不在乎自己被对方曲解,甚至敌视自己的新教教义。

    这属于典型的只闷头做生意,而不管其余人,当然了,信奉新教的荷兰人对待自己的信仰是严肃认真的,只不过他们无意去改变别人,而不像西班牙人那样热衷于输出自己的信仰。

    其实这也是朱北国后来长期致力于在南洋建立牢固的澳洲——荷兰联盟,力主与荷兰人搞好关系的主要原因。

    他认为,这个时代的荷兰,这个所谓的称霸海洋的海上的马车夫,其实也就真的是个跑腿的马车夫而已。

    荷兰人利用自己的航海技术,在全世界,包括在南洋做转手生意,他们在大陆、日本和南洋诸国之间互通有无,从中获利。

    因此朱北国坚持认为,荷兰人是未来澳洲联邦的得力盟友,因为对方是商人,有强大的贸易网络和交通工具,而 我们有超越时代的商品,所以两边只要沟通好了,荷兰人会积极地跟我们做生意,然后让我们的商品扩大影响,行销全球。

    此时顾晋发现讨论会稍微有些偏离了主题,便及时发言把议题拉了回来,他说如果塔斯克船长的描述准确的话,显然这里的土著不是那种可以和外来人友好相处的人。

    不过,他们有没有贸易观念暂且不管它,重要的是万一遇到这样的土著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这时任柯脱口而出道:

    “先发制人!稍有情况,就要毫不犹豫地开枪,哪怕你合理怀疑对方心存歹意,尽管开枪便是,千万不要犹豫,因为你的犹豫可能是致命的!”

    “此话怎讲?一言不合就开枪,不觉得有些过份吗?”

    这时有人反驳道。

    “不过份,你觉得过份,那是因为你是文明人,心里总有一些道德行为底线,但我要告诉你们,人和人是不一样的,由于文明程度的不同,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比人和猴子之间的差别都大!”

    朱北国听了任柯的话也马上点头称是,然后补充道:

    “任柯说的有道理,因为对方从来不会思考你所说的过份不过份,直接就干上你了,到时候你一旦犹豫,可能真的要吃亏......”

    “有些毁三观啊......”

    “但我觉得两位大哥说的道理,好像也无法反驳哦......”

    “你们也别不服我说的......”

    任柯说着看了一眼大家继续说道:

    “咱们就在这里合理推断一下,首先,在野地里,土著应该比我们更善战更灵活对吧?而且人家心目中没有那么多道德约束,你甚至都不能指望这群食人族有什么道德感!

    对于我们来说,身处陌生险恶的环境本来就很不利了,然后人家还在暗处,咱们在明处,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如果咱们不先发制人,让别人抢先给我们一家伙,那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是啊,在通常情况下,如果你的敌人出现了,那一般是在数十米外,你如果眼神很好,就会看到一群身材矮小的、浑身涂满了不同色彩但又是赤身裸体的男人,然后用红红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你......”

    这时岳楚对坐在他旁边的周瑞等人说了一句。

    “卧槽!好有画面感啊!”

    “有这么严重吗?”

    “为什么是红红的眼睛?”

    “因为生喝人血人脑!因为吃人肉!吃多了人就变成这个样子,而且通常这些人都睡眠不足......哎!你们别笑啊!给你们说啊,我这是查阅了大量的资料的!”

    面对大家将信将疑的眼光,岳楚有些着急,他赶紧高声解释道。

    “岳楚说的没错,关于南洋地区和澳洲大陆的食人族,旧世界有好多旅行家博物学家还有传教士,都出过无数的书籍笔记什么的,各位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此时徐志蜡黄着脸,身体靠坐着椅子,一只胳膊搭在旁边的**肩膀上,语调有些有力无气地对大家说道。

    这两天他被顾船长治疗恐高症治得有点惨,因此这些天他吐得有些伤胃。

    于是魏@宏也扭头对徐志点点头在旁边补充道:

    “徐哥说的对,你们知道土著手里的武器是什么吗?我在资料室里查过资料,他们手里拿的是一种木矛,还有一种飞去来器。

    喂!你们别笑,大家千万不要小看那种木矛,这种藤制的矛非常的有弹性,也很坚韧,既可用于近身肉搏,也可以远距离投掷攻击。土人们居然能用这种武器刺穿鳄鱼的背部,可见有坚韧和锋利了!

    最为关键的是,这种木矛还有毒性,他们通常用一种有毒的粗藤制作木矛的主体。然后在石头上磨制出矛尖,或者在顶端卡上一块尖锐的燧石,然后再把矛尖插进污水和粪便中若干天,接着拿到火上烤硬,这个过程可能会重复多次,直到这种矛尖发出红褐色或者暗蓝色光泽为止。

    请问各位,你愿意被这种矛尖刺一下吗?哪怕被木矛擦破皮,你的伤口就可能会溃烂流胧,甚至还可能得败血症呢!对了代大哥,您老身边的医疗箱里有治疗败血症的药吗?”

    魏@宏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