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219 听李哥讲古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因此,侯相麟明确要求烧荒队员们,不得放过沿途每一段地面,在已经过了火的地块中,哪怕只剩下一小片残存的草丛,也要让烧荒队员们再次烧一边,绝不放过哪怕一小丛草地。

    多年的野外施工经验告诉他,一旦放过了哪怕一小片草丛,来年这里就会恢复成大片绿地,然后,很快又会长出半人高的蒿草。

    好在目前渐渐干燥的气候非常有利于烧荒,侯相麟率领的烧荒队工作进展还算顺利.

    与刚开始烧荒时一样,侯相麟开着推土机一马当先走在前面,烧荒队员们则跟在后面向新开出的开阔地两边扔汽油瓶、点燃各种引火物扔进草丛。

    如今的烧荒队员们已经有了各种应对野生动物的经验,偶尔见到因为火势延烧被迫冲进开阔地避难的蛇和鳄鱼时,已经不再惊慌失措,而是用手里的铁锹、镐头对付这些动物。

    因此,每天无论是烧荒工作现场还是后面的筑路工地,都会时不时会传出人们的各种喧闹声,如果这不是大伙在劳动中说的荤素不忌段子引发了哄笑的话,那就一定是遇到蛇、鳄鱼或者什么奇怪的动物了。

    不过,偶尔也能听到柯尔特蟒蛇沉闷的射击声,这意味着人们遇到大只的鳄鱼了。

    到了后期,大伙竟然对此乐此不疲,特别是烧荒队里的那些高中生们,这群胆子越来越大的年青人往往会主动接近尚未过火的草丛边缘,然后用铁锹钢钎锄头等工具对其各开展种捣鼓和试探,而且经常有各种斩获。

    所以每天当医生们轮流开着拖拉机给大伙送饭的时候,返程时多多少少都能带回厨房一些野味,大到一整只鳄鱼,小到一些不知名的鸟蛋等等。

    要说到日常的工作辛苦,跟在烧荒队后面的筑路队是应该排在第一位的。

    现在,筑路队被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负责修路基,另一部分负责铺设枕木和铁轨。

    侯相麟和成东决定把枕木和铁轨的铺设工作暂时放在次要位置,原因是要趁着旱季时间赶快修好路基,一旦在雨季之前没有把压路基修完,那就会大大拖延铁路建设工期。

    所以枕木和铁轨铺设任务只交给两台卡车吊和另外四个人,成东把主要劳动力都投入到路基工地上,这导致后期枕木和铁轨的铺设远远落后于路基建设,但因为赶季节的原因,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所以路基修建工地是最热闹的场合,平时施工现场一共有四台挖掘机两边一字排开,将泥土从规划中的路基两边挖起,并堆到路基中间,铲土装载机不停地往中间堆土,压路机来回碾压。

    这些工作好歹都是用工程机械完成的,不过因为工作时间有点长,所以哪怕是操作机械都很累人,而且操作者们也要轮班上----不然的话后果会很严重,前一阵子已经有人在第二天早上上工时才发现,自己的胳膊都肿都没有知觉了。

    不过最辛苦的是此后对路基、路肩的人力培土、压实和沟渠的整理等工作,在大多数人眼里,这还是一件枯燥累人到令人疯掉的工作。

    好在大家也都知道今后这上面是要跑一百吨重的火车,所以也没有多少人口出怨言,毕竟人家总指挥成东也是跟大伙一起轮流干人力培土整理沟渠这种最累的活。

    成东对铁路路基的质量要求很高,每当完成一段距离后,他居然用铁锨木柄对夯土面插入来试探泥土是否被压实,因此大伙经常会被这位严格的检验者强制要求返工。

    有一次,成东又拿着一根木棍来检验大家的劳动成果时,有人问道,成哥你这样插路基累不累啊?

    然而成东立刻回答说不敢累啊,高中生们立刻吐槽说,哪里有这样检查夯土质量的啊?

    是啊,这样整太严苛了吧?

    对啊成哥,您老人家别用那么大的劲插啊!

    可以啦成哥!

    嗯,哪里有这样插的哦?

    看着成东默默无言地拿棍子试探插土,耳听这各自糟糕的台词,正在旁边干活的朱北国扑哧一笑,对高中生们说,你们啊,一些常识性的东西都不知道啊,成东的做法是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

    接下来,朱北国就一边挥着铁锨培土,一边给筑路队的高中生们讲了一个故事,讲完后大家伙居然都惊呆了:

    “知道当年秦始皇征发民工修阿房宫时,是怎样检查夯土地基压得紧实不紧实的吗?”

    朱北国先是一脸认真地提问道。

    高中生们当然回答说不知道,然后摆出了一副好奇脸。

    于是朱北国在旁边叹口气,对此时已经停下动作也在认真听故事的成东说,哎,这也是没办法,他们确实是不知道,因为那些历史教科书里面根本没有历史细节,全是一些空洞的说辞,结果这帮年轻人虽然学了一通历史,居然完全不知道咱们老祖宗在平日里是怎么过日子的!

    在我看来,那些历史书里面全部都是一些高大上的名词堆砌,充斥着各种枯燥的年代数字和空洞的概念之类的东西,简直无趣极了。

    高中生们默默地听完朱哥吐槽完这些,都没有说话,因为这通常就是朱哥在“讲古”之前的“前戏”之一。

    铺陈完毕,朱北国这才告诉大家,其实也就是拿着差不多跟成东手里一般粗细的木棍或者粗竹杆插进刚刚夯实的地面来进行检查的。

    众人回应说哦,这样啊,那跟成哥的方法一样嘛,问题是这有什么好说的呢?

    然后朱北国立刻说道,虽然检测方法一样,但执行检测的制度却很不一样,就拿眼前的这个工程做例子吧,假设,成东跟几个小伙伴是拿棍子插地面的质量检查方,而夯土的则是你们几个,算是是施工方。

    好了,于是施工管理者为了保证夯土工程的质量,避免我们两方在工作质量上相互卖人情给对方放水,迫使我们双方形成在工程质量上相互督促的局面,就设立了一个严酷的规矩:

    如果成东他们这些检查者能把棍子插入地面数寸,比如说,具体标准是五寸吧,棍子能插入地面五寸,则表明你们夯土方夯土夯得不紧实对吧?那么作为惩罚,夯土者们将按比例抽签,抽中的人会被斩首!

    反之,如果成东你们这些检查者无法将棍子插入地面五寸,这就证明你们夯土那边质量确实很好,OK!那么你们夯土队就都能活命了。

    但是,却要按比例抽签,砍掉成东他们那队检查者的头!

    于是乎,你们两只队伍的人为了保命,夯土者会拼命地夯土,而检查者呢?则会拼命拿棍子插土.....

    朱北国说到这里,回头望着满脸惊讶和难以置信表情的这群高中生们,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自顾自地低头继续路肩培土。

    “唉......有时候,读到那个东方帝国的历史细节,我都在怀疑那是不是真的,然而白纸黑字就摆在那里,也只能承认......但有时候会怀疑那个时代到底是不是人间,仰或是人间地狱......”

    听完朱哥的讲述,现场有几位高中生立刻想起了前几天晚上在宿舍里听朱哥讲历史故事时,朱大博士突然冒出来的这句没头没尾的话......

    现在,大家好像清楚一点了,好吧,我们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强悍的大秦只存活了不到二十年了,有几位高中生听完后不禁发出感慨道......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