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174 大伙又吵起来了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李俊明还没有回应,立刻就有几位发言说:

    “《红楼公约》适用范围吗?感觉应当只适用于我们的内部……”

    “嗯,至少应该是这样,但也可以适当延伸到我们的全权管理区域。”

    有人补充了一句,不过此话却引发了更多的讨论:

    “你是指我们掌控的人群和地区吗?”

    “对呀,说穿了,就是我们自己的国家和这个国家里的国民呗!”

    “要不然,咱们再延伸一下怎么样?只要接受我们的理念,我们的盟国也可以啊!”

    “哎!我们没听懂你们几位大佬在说什么,能解释一下下吗?”

    发现更多的人已经是听得一脸懵逼,于是李俊明赶紧解释说:

    “其实,他们的意思是,假设他搞了一家公司,那么这家公司的所作所为要遵循《红楼公约》的精神,但是有个范围:只约束我们自己人。”

    “那我假设一下,如果本董事长去大清做生意,就可以不受《红楼公约》限制了吗?毕竟那地方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你们这是在告诉我,在那些地方我完全可以胡作非为不受惩罚吗?”

    显然说这话的那位立刻敏锐地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是的,前提是只要你足够硬,胡作非为别人也奈何不了你!”

    “显然李大律师的意思就是这个!”

    “靠!这是双重标准嘛!好像与公约的精神有冲突哎!”

    “好像是的……”

    “感觉这句话的背后好可怕……”

    面对大伙的质疑,这时李俊明又解释说: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我们总是要面对现实的。一句话,本人认为,对待文明人就要用文明的方法,而对待流氓呢?就要用流氓的方法!

    你可以说这是双重标准,但其实也不算双重标,因为当你面对流氓时,如果还是迂腐地用文明的方式去对待,你会被流氓充分利用,而且还会被嘲讽,更会让流氓找到攻击你的弱点。

    因此,我们不能迂腐,一句话,不能当拯救毒蛇的农夫。”

    李律师话音未落,立刻就有人轰然叫好:

    “对对对!太对了!毒蛇就是毒蛇,它一定会咬你!这是有历史教训的,比如当年对纳粹德国的绥靖主义就是……”

    “问题是你们区分文明与野蛮的标准是什么?这才是关键!不然的话,一切行为都将蜕变成你奴役别人的借口!”

    这时人群里有人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本人的标准很简单,当然也很粗暴:接受我们的红楼公约理念就是文明,否则就是野蛮!”

    朱北国突然来了兴致,也站出来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呃……朱哥,这个确实简单粗暴,不过你让十七世纪的人接受这些理念是很困难的,因此你会发现到处都是野蛮!”

    此时老王在角落里幽幽地评论道。

    “是啊,王老说的是,按照这个标准,我们是不是就没有朋友了,会陷入困难的境地吧?”

    “喂,你说的是另外一回事……”

    “其实呢,为什么要让十七世纪的人接受我们的公约理念呢?人家不接受的话,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损失吗?说老实话,我要是开个公司,真的不想受约束!”

    “是的,资本是逐利的!”

    “没错,当然底线还是有的,比如在自家国土上,当然要遵纪守法按章纳税,还要尊重人权,对员工该给的福利也必须给,该有的尊重也必须尊重,但是一旦出了国门,那咱们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然而此话一出,又引来一阵鼓噪:

    “话说的不要这么露骨嘛!话说得太露骨会腐蚀人心知道不?!”

    “对对对!当然了,咱们别说得这么露骨,那就说得好听点,就叫‘与当地的民情国情相结合’好啦!各位觉得我说的怎么样?”

    “一个字:假。”

    “两个字:太假!”

    “那是当然的啦!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很多跨国大公司,宁可在国外开血汗工厂也不愿意把就业机会留给本国人民的原因啊!”

    这时一群高中生们又**了,他们也纷纷加入讨论:

    “资本之恶啊这是!”

    “有句话叫资本从头到脚都滴着血......”

    “对,这好像是某个历史人物说过的话。”

    “果然有道理!”

    这时,一直在旁边默默吃瓜的前金融创新平台的高管兼创始人余何为有些听不下去了,他立刻站出来反驳说:

    “果然你个毛线!什么叫资本之恶?我们家乡有句俗话:说得轻巧吃根灯草!发展不均衡和价值洼地的概念你们了解一下好不好?”

    “什么洼地?什么意思啊?余哥?”

    “意思就是因为发展不均衡,所谓血汗工厂的标准是不一样的!你们难道不知道吗?在一些人眼里的血汗工厂,其实在另外一些人的眼里,可能是能吃饱饭且有人身安全的天堂!你们以其去指责资本之恶,不如探究一下造成这种不均衡的根源在哪里!

    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人与人之间发展机会的不平等吧?而这种机会的不平等,归根结底,不就是源自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吗?所以我非常认同李律师朱北国他们阐述的那个观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罪恶和痛苦,都源自于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

    这时旁边有几位老家伙纷纷点头称是,还感慨说:

    “所以啊,你们年青人要多读书,除了教科书外,还要读点其它东西,不然人都变傻还不自知!”

    “我们怎么了嘛?”

    “为什么老是说我们?”

    高中生们一脸懵逼地问道。于是另外一边的几位理工男有些忍不住了:

    “为什么?因为你们居然把这一切罪恶都归结于资本!而实际上资本只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比如有人拿刀砍人,你说这是刀的罪恶,还是拿刀人的罪恶?唉,你们啊,简直就是叉叉!”

    “你说谁叉叉!”

    “你叉叉!”

    “你全家叉叉!”

    “你全家加八辈子祖宗都叉……”

    “哎哎!伙计们,兄弟们!过了啊!过了啊!”

    “怎么骂起人来了?”

    “都是兄弟伙,你们别这样嘛。”

    “哎哎!别动怒嘛,有话好好说……”

    “罗伯特议事规则大家了解一下!”

    显然众人对这个新词有些陌生:

    “什么规则?”

    “不知道,朱哥刚才说的是什么……老罗家的议事规则……”

    “各位!各位!各位别吵了!请听我一言,本人是这么理解的……”

    这时老巴站了起来,面对吵闹的房间一个劲地挥手,然后才对逐渐安静大伙高声说道:

    “其实咱们搞双重标准也情有可原嘛,资本必须逐利,不然就亏本没有了对吧?所以资本逐利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呢,俗话说的好嘛,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其实资本就是水嘛。一个人受不了血汗工厂,那就提升自己往高处走呗!

    但资本确实就跟水一样,哪里有价值洼地就会流向哪里,在现实中,当资本把一个价值洼地填满后,就会流向另外一个价值洼地,最终,整体水涨船高嘛,也从客观上提升了整个社会的发展水平对吧?所以资本并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各位,我说的对不对?”

    “对啊!”

    “有道理!”

    “问题是,如果一个人无法提高,最后不能往高处走了怎么办?”

    “不求上进?那就淘汰算了!”

    “任其自生自灭去吧!”

    “哎哎!听说不是还有一个叫社会福利的东东吗?”

    “是啊,应该有兜底的嘛。”

    “兜底?最终也要靠财富兜底吧?”

    “所以要靠资本逐利挣钱去呀!有了财富,才能不断提高兜底的水平嘛!”

    “对对对!所以发展才是硬道理哦!”

    “所以嘛,资本逐利是天经地义的,你们指责资本逐利,就跟指责人要吃饭耗费资源一样,根本就是毫无道理嘛!各位,约束资本做恶的方法,不是靠消灭资本,而是靠提高人的法律意识和道德水平!”

    老巴最后斩钉截铁地完成了自己的发言。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