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毒医倾城->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毒医倾城-第198章 将计就计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楼明疏握着茶杯的手一顿,唇角牵起一抹轻笑,随后抬眼看着怀柔道:“公主,自然是极好的。”

    怀柔见他这般,脸上闪过一抹,红晕,随后道:“楼大人好像与传言有些不太一样呢。”

    楼明疏笑道:“既是传言,当然是不可尽信的。”

    怀柔闻言,轻笑一声,突然问道:“今日出行,楼大人是独身一人?”

    楼明疏眸色微暗,随后道:“公主想问什么?”

    怀柔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笑道:“本宫不过随口一问,楼大人不必紧张。”

    楼明疏不语。

    怀柔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带着些许他看不懂的意思。

    楼明疏心头一紧,心头有股不好的预感。

    然而,不等他想明白,便觉得胸口有股燥热感升了起来,让他有些不安的拧了拧眉。

    而旁边的怀柔却像是没看到一般,自顾的斟了一杯茶端了起来。

    女子唇畔含笑,一双杏眼静静的注视着他,白皙纤长的手指捏着青色的茶杯,好看的似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

    随后他便听到了那画中仙冲他笑了笑,问他:“楼大人,这茶好喝吗?”

    ‘楼大人’三个字让楼明疏瞬间清醒,他摇了摇头,才发现坐在他对面的哪里是什么画中仙,分明就是三公主怀柔。

    而此时的怀柔己经坐到了他的旁边,于他不过半寸距离。

    楼明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却发现,他双腿酸软,根本用不上力。

    他皱了皱眉,抬起头看着怀柔,道:“你在茶里下了药!”

    怀柔笑看着他,道:“楼大人这是什么话,本宫堂堂一个公主,怎么会做出给你下药这种事来呢?”

    心头的那股燥热感越来越重,楼明疏朝着马车周围看了看,想着要怎么才能离开马车。

    而一旁的怀柔明显看透了他心中的想法,笑道:“楼大人,这里可是闹市哟。”

    楼明疏心头一震,抬起头看着怀柔,皱眉道:“公主这般做,就不怕有损自己的名节吗?”

    怀柔闻言,笑了笑道:“名节?”

    “本宫是先帝的亲生女儿,当今陛下的亲妹妹,就算是在街上抢一两个人,你觉得皇兄会治本宫的罪吗?”

    楼明疏沉默。

    怀柔瞧他这样,笑了笑又道:“再者说,本宫与楼大人之间,这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皇兄若是知道,想必也会祝福我们的。”

    见她说的这般理直气壮,楼明疏一时间竟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

    而一旁的怀柔见他不说话,直接伸出手指落在了他的脸上。

    冰凉的指尖触碰到他灼,热的肌肤,楼明疏恨不能将整个人都贴上去。

    可残存的理智,让他找回了自己的思绪,他别过头,与怀柔拉开了距离。

    怀柔见他这般笑了笑道:“楼大人,这可是本宫命人秘制的这个合,欢散,至今还未有人制出解药呢。”

    女子身上的香味随着怀柔的笑声,不停的在楼明疏的脑海中盘旋,几欲让他崩盘。

    身上的温度越来越烫,像是要将人烧起来一般,而心头的那股空虚感也越来越浓。

    怀柔嘴角噙着笑意,突然一把抓过楼明疏的手,放到了她的胸前,笑问道:“楼大人,舒服吗?”

    楼明疏下意识的想要将手往回缩,可怀柔抓的死死的,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而体内的药力加持,让楼明疏仅剩的理智突然就失去了控制。

    而另一边,楼明疏上了怀柔公主的马车未归,云蓉不由的有些担心了起来。

    她朝着露浓小声道:“你让画里去问问怎么回事。”

    露浓点头,随后将车帘半掀开来,与坐在外面的画里耳语了几句。

    紧接着画里便从车辕上跳了下去。

    露浓回身,朝着云蓉点了点头。

    转头便听到了画里的声音:“爷,府上来人了,让您快点回府呢,说夫人旧疾又犯了。”

    他说完便立在怀柔的马车外等着。

    露浓听到他的话,撇了撇嘴道:“这楼大人身边的人怎么说谎都不打草稿的。”

    云蓉不语,冲着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露浓点了点头,也没再说话。

    画里唤了人,又等了好一会儿,却始终没有听到楼明疏的声音,不由的觉得有些奇怪。

    于是又唤了一声:“爷,该回府了。”

    然而,他话刚落,便见一个黑影从怀柔的马车上滚了出来。

    画里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

    还没看个清楚,那黑影便出了声:“画里!”

    画里听出了楼明疏的声音,脸色一变,赶紧上前将楼明疏扶了起来:“爷,这是怎么回事?”

    楼明疏身上烫的厉害,舌,尖己经被咬破了,嘴角残存着丝丝血迹,整个人都狼狈不堪。

    他摇了摇头,朝着画里指了指楼家的马车,道:“上去。”妙笔阁

    画里闻言,赶紧扶着他往马车上去。

    而就在他将楼明疏扶上马车的瞬间,原本堵在前面的公主仪驾,便直接越过他们,扬长而去。

    楼明疏一上马车,便倒了下去。

    画里急的不行,看着云蓉道:“云小姐,您快看看,我家爷是怎么了?”

    云蓉瞧了两眼,心里便有数了,随后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楼明疏身上扎了几针。

    不多时,楼明疏原本涨红的脸色便褪了下来。

    呼吸也平稳了许多。

    理智回笼,楼明疏坐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身上有些散乱的衣衫,轻笑道:“亏大了。”

    当时想着将计就计,可他没想到怀柔下的药那么烈,若不是他及时咬破舌,尖,保持住最后一丝理智,今日这事怕是就成定局了。

    云蓉白了他一眼,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楼明疏抬头看了她一眼,道:“要不这个便宜给你来占?”

    云蓉一边给他拨针,一边道:“我若是男儿身,这便宜还轮的到你?”

    楼明疏失笑,随后道:“好了,说正事,今日怀柔没有得逞,接下来她肯定会担心我会去陛下面前告状,所以,她这会儿一定会先一步进宫告我的状。”

    “那你打算怎么做?怀柔毕竟是陛下的亲妹妹,若她告你非礼她,这事儿怕是很难解释了。”

    楼明疏闻言,笑了笑,随后从袖中拿出一物摆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

    “杯子,怀柔给我下药的那个杯子。”

    云蓉看了他一眼,道:“你居然还能记得这个。”

    楼明疏轻笑道:“我若是不拿出这个,今日怀柔告我的状,不是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了,那我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思?”

    云蓉抿了抿唇,道:“其实除了这个办法,也还有别的办法的。”

    楼明疏沉默一瞬,道:“但只有这个办法是最快的。”

    怀柔看上楼明疏,想要得到他,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如今己经杀了苏晴。

    再任由她这般下去,那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云蓉了。

    想到这里,楼明疏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

    却见她低头看着那只他从怀柔那里顺出来的茶杯发呆。

    他笑了笑,随后道:“这茶杯里还能查到什么东西吗?”

    云蓉将茶杯拿起来看了看,摇头道:“有点难。”

    楼明疏不语。

    云蓉又道:“不过,药没了,就再抹一点上去就是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她说完,抬起头看了看他,道:“那现在进宫吧。”

    楼明疏应了一声,将身上的衣衫以及头发弄的更乱了一些,道:“好。”

    ————-

    怀柔到勤政殿的时候,圣帝还在批折子,听到禀报,放下手中的朱笔,让人将她请了进来。

    怀柔刚走进勤政殿便哭了起来:“皇兄,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先帝在时将这个女儿疼到了骨子里,要什么给什么,是以便宠成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而此刻的怀柔衣衫凌乱,脸上还带着泪痕,看到圣帝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圣帝忙从龙案后走了出来,上前将怀柔扶了起来,皱眉问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怀柔哭哭啼啼,过了好一会儿才道:“皇兄,我被人非,礼了。”

    “什么?”圣帝大惊,扶着怀柔坐了下来,气愤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非,礼你?”

    怀柔一边哭一边看着圣帝的反应,见他这般,忙摇了摇头道:“我不敢说。”

    圣帝一怔,道:“说,说出来朕给你做主。”

    怀柔闻言,低头咬唇,摇了摇头道:“他是皇兄你身边的亲信,怀柔不敢说。”

    话落,她刚收回去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圣帝眉心拧的紧紧的,道:“不怕,你说,朕自会给你做主。”

    怀柔闻言,怯生生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才道:“是楼明疏。”

    “什么?”

    圣帝似有些不敢相信。

    怀柔抿了抿唇又道:“就是楼明疏楼大人非,礼了我。”

    圣帝捏了捏拳,脸色铁青,看着怀柔张了张嘴,终归是没说出什么来。

    然而,不等他说什么,便听到内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陛下,楼明疏楼大人求见。”

    圣帝看了一眼怀柔,一挥手,道:“宣。”

    来的还真及时!

    《毒医倾城》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飞速书院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飞速书院!

    喜欢毒医倾城请大家收藏:()毒医倾城飞速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