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剑卒过河->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剑卒过河-第1004章 道谢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山猪飞的太慢,娄小乙又不愿意在宇宙中老牛拉破车,所以就干脆提着山猪飞,也是一景!

    飞行中,娄小乙也对山猪有诸多的指点,主要就是在天象变化上,比如如何利用特殊的天象摆脱,攻击,寻找灵机,等等。

    这些东西,才是一个修士最宝贵的经验心得,如果整理出来,价值都不低于一部顶级功法,功法可以关门苦练,而行走宇宙的经验就只能靠修士自己去摸索,实力不够的话,很多人摸着摸着也就把命摸没了。

    娄小乙也很奇怪,他连人类都从未传授过的东西,现在却轻而易举的传給了一头猪?

    关键是,猪还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师兄的经验就是它的嘛,有什么好奇怪的?

    飞出数月,娄小乙发现山猪频频向一个方向看,就问道:

    “呆子!你不好好学习,总四处张望做甚?那地方又没兔子,值得好看的?”

    山猪也无所谓,被师兄骂是正常的,如果不挨骂反倒是不正常,前世如此,这一世也一样,

    “师兄!那个方向你不知道,有个你我都熟悉的东西……”

    娄小乙立刻就猜到了它说的是什么,两个交往结识的场景不多,还能是哪里?

    “太朴境?八戒你竟然能感应到太朴境的存在?”

    山猪恬着大猪脸,“老猪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对这类物事就很敏感,上次去太朴境也是因为我的感觉敏锐,否则西卢那么多的金丹妖兽,又如何能轮到我去?

    嗯,是太朴石!在那里飘着呢……”

    娄小乙也不追问它这个本事的由来,修真中事很多都是说不清楚的。

    当时就有了主意,“既然碰到了,就不好故做不知!我们过去看看,拜访一下……”

    山猪不解,“师兄,像这类先天灵宝平时都是不与人接触的,只除了偶尔特殊的时期,脾气古怪的很!咱们这样不告而去,会不会吃闭门羹呢?”

    娄小乙摆摆手,“不欢迎咱们就走啊,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咱们在它那里拿了太朴古灵,也算是有所恩惠,既然撞上了,顺便过去表达下谢意很正常的吧?”

    偏转方向,娄小乙顺着山猪的指引,飞行十数日后终于再次见到了太朴石!因为太朴石处于一种随波逐流的飘流状态,这让他们的拦截成为了可能,山猪有些忐忑不安,但娄小乙恰恰相反,太朴石肯让他们追上,本身就说明了些什么。

    上次见到太朴石,其实是处于一种完全无知的状态,他们那时候还是金丹,直接被太朴石清光接来,清光送走,却未曾见到太朴石的庐山真面目。

    这一次不同,这是在宇宙虚空实打实面对面的看见,出人意料的,这就是一颗普普通通的陨石,数十丈为径,和宇宙中兆兆亿计的普通陨石一样,毫无存在感!

    如果只是娄小乙,这样的石头他根本就不会留意到,由此可见山猪的能力似乎也不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已经近在咫尺,娄小乙也发现了这块陨石的不同,他经过小世界改造的身体和这块石头产生了某种共鸣,那是别人无法理解的东西。

    提着山猪就要往上闯,急的山猪乱叫,“师兄师兄,这里可不是乱闯的地方!你最起码要先打个招呼,问问主人接不接待吧?”

    娄小乙一意孤行,没这必要!他和太朴石之间仿佛有某种联系,知道它的心意;太朴石不会邀请他,因为它不能开口!但这不代表他不能主动闯进去,这就是修真界所谓的玄妙,所谓的心照不宣。

    两人和陨石一撞,顿时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没有当初的堤坝,也没有混沌小宇宙,就是一片雾蒙蒙的虚空,仿佛还在混沌之前。

    准确的说,这是个先天五太的世界!

    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极并为先天五太,是无极过渡到天地诞生前的五个时空阶段。

    混沌,指宇宙形成前气、形、质三者浑然一体而未分离的迷蒙状态,处于先天五太的第四太,太素之后!

    夫有形者生于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即时也:太素者,质之始也。

    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

    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故天地含精,万物化生。

    娄小乙上次金丹时来太朴,看到的是太素和太极之间混沌的变化,也是金丹期勉强能理解的变化,这一次进太朴石,看到的是更久远的宇宙之始!

    他不知道这是太朴石的有意为之,还是自己赶巧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来了,就不能没有收获!

    娄小乙盘在虚空,山猪就很无聊,这地方真正是什么都没有的,极度空虚中,它也有自己对付空虚的法子-睡觉!

    时间,就在娄小乙的静思,山猪的酣睡,太朴君的沉默中缓缓渡过,直到有一日,娄小乙睁开了双眼,轻叹一声!

    金丹时入太朴境观混沌就有些早了,现在元婴了观五太,还是有些早!

    有些似是而非?

    焉知这不是太朴君故意所为?看自己能完全明白的,能决定方法!看距离自己还遥远的,却能决定方向!

    没有感谢,没有问候,就像他进来时没有接到邀请一样!

    这是一种默契,躲避某些注视的默契!

    至于他们之间,太朴君认为值得,那就值得!娄小乙认为感恩,未来自有回报!这是没有约束的默契,如果一方失了约,那只能说明另一方看错了人!

    一拍猪嘴,喝道:“呆子!还不醒来!你那些秘书都和别人跑了!”

    山猪一翻身坐了起来,“跑?往哪儿跑?”

    看到娄小乙,看到周围的环境,不由得卖起了惨,

    “师兄,你忒般的坐得住,老猪是不成的,我,我肚子饿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