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清穿之想当太妃->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清穿之想当太妃-第202章 腊月二十九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转眼冬至到了,满宫上下,除了玉瑶是真的过的悠闲自在,过上了期待的咸鱼日子。

    这不,问清楚腊八粥里没有不适合孕妇吃的食材后,就颇有食欲的连吃了两大碗。

    用完腊八粥后,就开始画九九消寒图。

    不但玉瑶这个主子省心悠闲,做下人服侍玉瑶的,也觉得最近少操了许多心。

    不再时不时的来一下幺蛾子,给他们找事做不说,还颇费精力。

    转眼冬至过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齐妃更急了。

    恨不得自己上了熹嫔的身,立即行动。

    可惜,再急,再求神拜佛的祈祷熹嫔立马行动,可熹嫔景仁宫那边依旧静悄悄的,压根没有暗流涌动。

    而坤宁宫的皇后,原本还坐的住,但如今都过了冬至,快到除夕了,景仁宫那边依旧没有动静,皇后心里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

    “嬷嬷,你说我们的算计,不会白做功了吧?”

    张嬷嬷心里也打鼓,但依旧不甘心,使劲找借口:“或许,熹嫔那边顾忌着皇上,毕竟前些日子后宫有些关键位置的人被皇上动了,那些位置上的人可都是皇上的。”

    对的,没错,肯定是这样。

    同齐妃想的一样的张嬷嬷,一下子坚定起来。

    “再者,过些时候就是除夕了,除夕人多事杂,那时候机会更好。”

    但皇后听了后,面色依旧没有好转,说话的语气也消极,“或许吧!”

    显然,皇后没有信。

    张嬷嬷还要劝皇后相信她的话,但皇后抬手阻止了,“好了,不说了,反正这事本宫也不适合,更不能插手了,最后如何就看齐妃和熹嫔了。”

    说完,立马就拿起案桌上的宫册,开始着手处理宫务。

    腊月二十九,除夕前的最后一天。

    宫里各处红彤彤的,内务府各库更是热闹,人来人往的。

    年末了,皇上、皇后大方,特意份例加倍。

    因此,各宫宫人都忙忙碌碌的。

    就连主位是熹嫔这个被皇上禁足的景仁宫,也热热闹闹的。

    因着四阿哥弘历特意求情,希望皇上恩典熹嫔除夕那天能出来参加宫宴,参加完宫宴后,自然是继续禁足。

    宫里宫外自然是称赞四阿哥孝顺,即使对母孝顺,也孝顺着皇上,急着皇上的旨意。

    待听得李泉回禀这消息,侍立一旁听到这话的蓝衣,当即就皱起眉头,担心道:“主子,这熹嫔又出来了,她,她不会……”

    玉瑶也微微蹙眉,“到时候,你们小心些,注意些,别让人钻了本宫的空子。”

    说着,又觉得自己这样给他们压力太大了,当即微微展颜道:“不过你们也不必太担心,本宫自己也会注意的。”

    “再者”,玉瑶调皮眨眼,“前些时候皇上在宫里动了动,换了好些人,原本亲近熹嫔为难本宫的人被拔了不少,这能帮上熹嫔忙的人自然也少了许多。”

    “熹嫔是不敢明着来的,所以,只要咱们一切都小心谨慎,暗地里就那些个手段,还是能防得了的。而且……”

    蓦地,玉瑶停住了,她想起了皇上——皇上说了“以后你好好养身子,后宫的事情你不要理”。

    显然,皇上也是知道后宫中的事情的,既然皇上亲自开口跟她说了,以皇上对后宫的掌控力,她可不觉得有人能在皇上眼皮底下动手。

    一瞬间,玉瑶脸上笑容更盛了,而且,有点甜蜜的感觉。

    蓝衣等人瞥见后,不禁更加好奇了。

    “而且什么?”蓝衣率先忍不住追问道。

    李泉和碧荷也疑惑的看向玉瑶。

    “没什么。”玉瑶只对她们笑了笑,显然,是有什么但她不想说。

    蓝衣、李泉、碧荷见此,对视一眼,就不再提此事,而是将一些最近几日的安排相互间沟通一下,不至于在除夕那天忙中出错。

    当然,也是让玉瑶这个主子清楚知道,到时候什么时间段有事了,最近的有空的人是谁,到时候好方便安排人服侍。

    不过嘛,也有一层让玉瑶这个主子看看他们的安排有没有错漏的意思在。

    而坤宁宫的皇后乌拉那拉氏,比玉瑶更先一步收到除夕熹嫔出来的消息。

    正在看着宫册处理宫务的皇后一顿,原本因最近临近过年,太过忙碌而疲倦的脸上枯木逢春,竟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

    而一旁的张嬷嬷更是喜笑颜开,嘴咧的捂都捂不住。

    长春宫

    齐妃因为一直记着事,明明听着身边掌事宫女采珠说着内务府各库送来的份例这种大喜事,依旧愁眉苦脸的。

    她只是个知府的女儿,而且还是她生了几个孩子后,特别是弘时长大了,为了不让当时还是长子的弘时脸面好看些,才特意给她爹提上知府的位置。

    可实际上,她爹才能有限,加上皇上一向是眼睛揉不进沙子的性子,哪敢像别人当官一样“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虽然,升官了,钱的确是多了些,可前些年她为了弘时撒出去不少,如今手上没什么钱了。

    应该说,得到这么多份例与银钱,的确是大喜事。

    但齐妃,就是高兴不起来。

    这钱不钱的,可没有弘时要紧。

    这不,待听闻除夕当天,熹嫔被放出来参加宫宴后,顿时就不愁了,直接喜笑颜开。

    甚至直接拍掌大喜,脱口而出:“这下等到了,太好了!”

    当然,齐妃笑过后,又露出了嫉妒的情绪。

    “钮钴禄氏真是养了个好儿子!”

    可惜她的弘时,却是被八阿哥连累了,不然有子嗣傍身的她哪至于如今在宫里过的如此艰难。

    是的,齐妃压根就不认为是他儿子脑子有坑,才导致不帮生父偏帮八阿哥的事情发生。

    相反,她觉得是弘时只是被连累迁怒了而已。

    明明后宫有皇后管着,有皇上压制着,后宫一切都循着规矩来,她这个齐妃也没有被儿子弘时牵连,该有的都有,但就是觉得过的艰难了。

    因为,后宫妃嫔没人再奉承她了,虽然没有明言,但她总是觉得她们在嘲讽她。

    底下的采珠见齐妃笑了,松了口气的同时,猛地又提起了心。

    虽然齐妃最近有些避着她,但她还是发现了,她和采薇似乎在暗地谋划着某些事。

    如今看来,似乎还和熹嫔有关。

    在齐妃膝下三阿哥被过继出去后,采珠就明白,齐妃没有更好的未来了,如今能安稳地当着齐妃也不错了。

    所以,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安安稳稳地待到出宫。

    可如今齐妃又要……采珠心里如同被大石头压着,沉甸甸的不安着。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