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墨染未染->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墨染未染-第一百六十七章:我有意见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庭夜走近竹青,俯视着他问道:“你确定?”

    竹青抿着嘴说:“大概……八九不离十,所以这也许是国主离开的原因,不想到时候让皇帝伤心,就现在做的绝一点。”

    听庭夜指着竹青说:“你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竹青点点头说:“我都承认我杀了国主的哥哥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庭夜点点头说:“行,我这就去告诉皇上。”

    竹青出声制止道:“我劝你不要说,你应该很了解这个皇帝的脾性,你告诉他的结果就是这个国家他可以不要,但是他不要谁来管?”

    竹青的话确实是事实,庭夜听完点点头说:“对,现在就算皇上去也改变不了结果,不过,至少最后的时间是两人在一起呀?”

    竹青慢慢抬起手摇了摇说道:“那又有何用,最后还是伤心,什么都得不到。”

    庭夜被竹青说动了:“对,这个秘密就到我这里,你也不能说。”

    竹青点点头说:“我还有七日就自由了,我要说什么?”

    庭夜听到竹青说的,扭头就走了。

    竹青也不生气,自言自语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在皇宫住得还挺舒坦。”

    庭夜晚上的一项任务就是守在陌殇毓的房檐,其实陌殇毓说过几次了,但是庭夜坚持,这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在做的,每日吃完晚饭睡觉,等到陌殇毓睡觉的时候就守在房檐。

    但是今晚的庭夜心事格外重,连去见陌殇毓的勇气都没有,直接去了房檐上。

    庭夜抬头看看星空,心里想道:“夫人,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最后的时光不留给皇上,是下了多大的勇气,唉……”

    陌殇毓今晚等着庭夜来禀告,左等右等都没来,出了房间就看到庭夜在房檐上仰望着天空。

    陌殇毓一跺脚飞了上去,问道:“庭夜,今晚有心事?怎么不来禀告?”

    庭夜看到陌殇毓马上站起来拱手,眼神有些躲闪:“没,没有,只是刚才和竹青聊了两句人生,有些感慨。”

    陌殇毓拍拍庭夜的肩膀,两人一起坐下,说道:“竹青活了这么长时间了,看到肯定比我们多,感慨自然也会更真实,可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人生,我们只要把自己的过好,才能说对得起自己还有父母。”

    庭夜停了很长时间,艰难的开口道:“如果一个人的人生还没有真正开始就已消亡,还谈什么人生。”

    陌殇毓以为竹青和庭夜说的无心,就笑着说:“这是你的认为,或许那个人觉得自己已经值了呢,我们不是当事人,我们不明白那个人真实的想法。”

    庭夜听完点点头说:“是,属下知道了,皇上,您先去休息吧,明日还要早朝。”

    陌殇毓站起来看了看天空笑着说:“希望你一切安好。”

    庭夜知道陌殇毓说的是谁,但是没有吭声。

    陌殇毓跳下房檐进了房间。

    庭夜也看看天空心里默默说道:“希望夫人你最后的时光过的安好。”

    “玥离,明日你在皇宫里逛一逛,相中哪个宫就告诉我,我派人整修,今晚你就和我一起住绛紫宫吧。”墨染指着前面的房子说道。

    玥离不情愿的摇摇头说:“我不能和你住一个宫吗?”

    墨染摇摇头说:“你是未来的储君,你要不住东宫吧?”

    玥离摇摇头说:“我又不是你儿子,住什么东宫?既然这样我明日就在宫中看看。”

    墨染踏进门就叫道:“小安子,小安子,人呢?”

    小安子听到声音还没带好帽子就跑出来了,看到墨染马上行礼道:“国主金安,国主,您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墨染反问道:“我回来还要告诉你们,让你们大张旗鼓迎接我?”

    小安子一听连忙摇头说:“没,没有,奴才怎么敢?国主是最不喜欢这些的。”

    墨染指着玥离说:“这才是我的弟弟,你看好了,也和你说明白,对他好一点,这次带他来就是让他接管羽秋的,我出去的两个多月把云秦的皇帝给杀了,我过段时间可能还要回去。”

    小安子听到就后怕,觉得眼前这个年龄不大的姑娘杀人给玩似的,马上点点头说:“是,是,是,国主,我会照顾好储君的。”

    小安子说着随墨染进了房间,墨染进房间先摸了摸桌子笑着说:“房子还挺干净的?”

    小安子马上说:“奴才每日都带人来打扫,国主的寝殿,御书房和大殿绝对不能有一丝灰尘。”

    墨染点点头说:“行,做的不错,带我弟去偏殿休息吧,告诉大臣们后日上早朝,还有……八日就该文官选拔了。”

    小安子弯着腰拱手道:“是,国主,明日我派人去通知。”

    小安子走出房间,转身弯着腰说:“储君,这边请。”

    玥离看看墨染说:“那我先去休息了。”

    墨染笑了笑说道:“早点休息,明日还有很多事要做的。”

    玥离点点头跟着小安子出去了。

    墨染走到门口关上门,靠在门上摸着肚子叹口气说道:“孩子,你一定要快快长大,为娘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墨染说完走向里边。

    “邱公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邱公子,邱公子叫着有些生分。”小凉喝得有些醉了,看着子清问道。

    子清反问道:“凉公子,你也未告诉在下呀。”

    小凉笑了起来,点点头说:“对,我也没有告诉你,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姓凉,名绯夜,这样你能告诉我了吧?”

    子清点点头说:“凉绯夜,这姓未听过,名字倒也少见,我姓邱,名子清。”

    小凉给子清满上酒,结果倒了一桌子说:“原来你叫子清呀。”

    子清趁着小凉的酒劲问道:“你是清城人吧?为什么要住客栈?”

    小凉确实有些醉了,脱口而出:“因为你呀,是,我是清城人,清城就是我家的,但是从小我都没有朋友,和我一般大的人都没有,我很不开心,很不开心……”小凉说着说着就趴在桌子上了。

    子清笑了,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小凉说道:“我比你好一点,我有一个陪我长大的哥哥。既然你如此需要朋友,那我就来当你的朋友。”

    子清说着叫来小二,小二问道:“客官,何事?”

    子清看了看桌子说道:“结账!”

    小二摇摇头说:“公子,您这桌不用结账,我这酒楼都是凉家的,不过得麻烦您送公子回去。”

    这边刚说完下面就有人叫小二,小二弯着腰说:“有劳公子了。”说完就跑下去了。

    子清看了看桌子上喝醉的小凉,伸手拉起他的胳膊,架着他跌跌撞撞走出了酒楼,最后实在是不太好弄,子清把小凉背在背上回了客栈。

    客栈的掌柜的看到子清背着小凉回来,马上上前去扶。

    子清摇摇头说:“不用了,我背他上去就行了,也不是特别沉。”

    掌柜的这才收回手,问道:“客官,还有何需要吗?”

    子清摇摇头说:“没有。”

    刚走两步回头说道:“明日卯时麻烦掌柜的派人叫我,我需要练功。”

    掌柜的听到马上点头说:“是,没问题,客官,卯时绝对去叫您。”

    子清这才一步一步背着小凉上了楼,先到二号房,子清把他放到床上,结果被小凉抓着胳膊。

    子清用力也没抽出胳膊,无奈的就坐在床榻边,摇摇头看着小凉。

    小凉突然哭了起来:“娘亲,娘亲,你别走,你别走,夜儿很难过……呜呜……”

    子清看着这样的小凉,自己也难受起来:“原来你也没有娘亲了。”

    说着轻轻拍着小凉的手,小声说道:“不哭,不哭,娘亲不在了,还有我呢,不哭啊不哭……”

    子清这样说了好长时间,小凉才放松,子清抽出自己的胳膊,打开了房门,手一挥,蜡烛灭了,关好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翌日辰时,墨染正在吃早膳就听到外面太监禀报:“国师大人到。”

    墨染无奈的摇摇头,看看玥离说道:“吃个饭都不让我吃好。”

    玥离笑着抖抖肩说道:“谁让你是国主呢?”

    这时候颜靳言带着百里筱柔的父亲进了房间,两人站在外边,颜靳言先拱手道:“见过国主。”

    百里筱柔的父亲跪下拱手道:“草民见过国主。”

    墨染抬起头笑着说:“平身吧。二位用早膳了吗?没有的话进来吃一点吧。”

    墨染看了一眼玥离,玥离点点头说道:“小安子,加两副碗筷。”

    小安子听到后赶紧去拿碗筷。

    墨染看了看颜靳言说道:“按关系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拘束,进来吧。”

    百里筱柔的父亲这才跟着颜靳言走了进去。

    紧接着小安子拿着碗筷进来,先行礼道:“见过国师大人。”

    颜靳言点点头,小安子把碗筷摆在桌子上就退下了。

    墨染指着对面的位置说:“不知如何称呼?”

    墨染看了看颜靳言,示意他坐在旁边。

    颜靳言坐下之后,百里筱柔的父亲拱手道:“草民姓百里,叫百里执,执着的执。”

    墨染点点头说:“坐下,坐下,不用拘束,要不我把小姨也叫来?”

    百里执摇摇头说:“不用了,不用了,家主平日事务繁忙。”

    墨染看着百里执说:“按辈分我应该叫您叔叔的,但是我今天是以颜靳言的妹妹,羽秋国主的身份见您,您应该知道什么事情?”

    百里执点点头说:“草民与国师大人见过几次,也谈过一次,草民对于这个婚事没有意见。”

    墨染笑了起来说:“但是,我有意见。”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