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陆少的闪婚新妻->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陆少的闪婚新妻-第七十八章 下个月,婚礼。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吕清听着,毫不犹豫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只是刚挂断,电话就又打了过来,吕清见着都烦了起来,“夫人,她又打过来了。”

    “拉黑吧。”温阮阮疲惫的闭上眼睛,无力的说着。

    吕清再次挂了电话,然后加入了黑名单。

    这下房间里安静了。

    温阮阮也渐渐的睡了过去。

    ——

    到晚上吃饭,陆衡川都没有回来。

    他跟管家说,让她们先吃。

    温阮阮听到管家跟自己说这些话到时候,她心里有些不太是滋味。

    每次他回不回家的消息,都是管家跟她说的,仿佛她就是这个家做客的人一样。

    陆衡川回来的时候,还不算是很晚。

    温阮阮就在客厅一个人等着。

    管家给她留了一盏照明的灯,她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毯子,看着电视。

    听到外面有车子开来的声音。

    本来都困意浓郁的温阮阮,瞬间就来了精神。

    她转过脑袋,看到窗外,有亮起的车灯。

    管家也披着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温阮阮,小跑着上前,“夫人,先生回来了,要推你去门口吗?”

    温阮阮点着头。

    管家推着轮椅,将温阮阮推到门口。

    刚停下,别墅门,就从外打开,陆衡川一脸疲惫的出现在门口。

    当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温阮阮的时候,他的眸子几不可察的闪过一丝柔软。

    好像周身的戾气和冰寒,瞬间散去了。

    他迈着步子走上前,边换鞋边沉声道,“不是跟你说了,以后晚上不用等我回来。”

    温阮阮抿着唇,望着他,“还不困。”

    陆衡川换好了鞋子,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温阮阮也抬起脑袋,和他对视着。

    两人相视了好几十秒,就在温阮阮要垂下脑袋的时候,眼前忽然一暗。

    一抬眸,就看到陆衡川俯下腰身,伸出手轻松的将自己抱了起来。

    温阮阮小声惊叹了声,抬起手环住陆衡川的脖子。

    他抱着自己,就往楼梯上走去。

    本以为,他是要将自己抱回温阮阮自己的房间。

    眼见这要到房间门口了,陆衡川抱着她直接路过。

    那一瞬间,温阮阮的瞳孔睁的老大,紧抿着唇,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将自己抱回了他的房间。

    房门打开的时候,他房间那清冷的调调,就让温阮阮禁不住打个寒颤颤。

    她忍不住,用力的深呼吸着,压抑着心中的激动。

    陆衡川动作轻柔的将温阮阮放在了床上。

    他微微抬眸,就和温阮阮惊诧不安的眸子对视了上。

    她的眼睛是真的很好看。

    清澈灵动,无辜又纯净。

    陆衡川情不自禁的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嫩滑的脸颊。

    温阮阮紧张的感觉自己都不会呼吸了,胸腔的位置有些发痛。

    明明不热,脸颊都不自觉的发烫起来。

    “等我一下。”

    陆衡川扔下这句话,站直身子,就往浴室走去。

    温阮阮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她躺床上,扭着脑袋,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口。

    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着。

    正好看到苏悦给自己发的信息。

    “阮阮,你到底怎么了,我总觉得你怪怪的。”

    “我真的没事,就是在休养。”温阮阮看着,其实有些无奈,知道她很担心自己,但是又不想自己的事情,给她造成太大的困扰,也不想让她更加担心自己和陆衡川的情况。

    “我知道你在休养,可是都这么久了,我听叶慕宁说,你的腰伤半个月左右也就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日子都有了。”苏悦回的很快。

    温阮阮都能想象得到,她在电话那头对着屏幕发信息的模样。

    “嗯,后面出了点事,伤口又二次受伤了,所以又得要些日子。”

    “二次受伤!?什么情况?!陆衡川弄的?!”苏悦很是激动,都恨不得从屏幕里钻出来了。

    “没有,是我自己……坐轮椅的时候,不小心摔了。”温阮阮随便编了个理由。

    等了一会儿,苏悦就打着电话过来了。

    温阮阮看着震动的手机,又抬头望了眼浴室门,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将电话挂断,给她发了条很小声的语音,“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这一发出去,温阮阮就收到了表情轰炸。

    全是那种坏坏的表情,温阮阮哭笑不得。

    正想着要怎样回,听到了浴室里的水停了下来。

    她的神经都紧张了下,下意识的将手机往枕头底下塞。

    刚一塞进去,手指就触碰到了一个东西。

    她顿了下,犹豫着,好奇心使然,还将那东西拿了出来。

    是个照片。

    她的心瞬间紧抽了起来,缓缓的将照片的正面转了过来,看到上面的一对人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粉身碎骨。

    是陆衡川和一个女人的合照。

    那个人长得是真的漂亮,两人穿着一身军装,扎着马尾头,英姿飒爽,貌比潘安,尤其那双眼睛,她看着很熟悉。

    她的胸口很沉很沉,呼吸都变得困难。

    虽然她从来见过这个女人,但是她的潜意识在告诉她,这个女人就是周玉琪和齐萱口中的那个人。

    是陆衡川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情不自禁的,温阮阮眼眶有些微微的发烫,心脏好像被无数的荆棘一层层的缠绕,疼痛的很。

    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是这个反应,就连她自己都很意外。

    或许是仅仅这一眼,她都能感觉得出,这个女人,不只是美貌,同时也很优秀。

    温阮阮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股自卑感。

    压在胸口的那个石头,好像转移到了喉咙,发堵的难受。

    忽然浴室门传来一阵沉重的开门声,门撞在了墙面上的抵挡座上。

    温阮阮顿时身体,吓得一个痉挛,从喉咙深处,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喊,连忙手忙脚乱的将手里的照片往枕头底下塞。

    陆衡川手里拿着帕子擦着头发,注意到了温阮阮的动作。

    他的眸子沉了沉,迈着沉稳的脚步,朝着她走来,“你在藏什么?”

    温阮阮此时的喉咙有些干哑,更是心虚的回答道,“我……我没有。”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