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陆少的闪婚新妻->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陆少的闪婚新妻-第六十二章 我不怕他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温阮阮无力的抬眸望着他,大脑在快速的旋转着。

    “实在不好意思,我有些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了。”

    “电梯间里。”

    “是你……是叫陆……陆……”

    温阮阮记得那次,但是他叫什么,是真的不记得了。

    “陆星耀。”

    他沉声说着,温阮阮有些不好意思的眨巴着眼睛。

    “嗯……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

    陆星耀说话淡淡的,给人一种清冽的感觉。

    “没想到这么巧,又遇见你了,这次比上次还要狼狈。”

    温阮阮嗓子有些些沙哑,“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巧。”

    陆星耀这话说的很有深意,望着她的眸子,带着丝无奈。

    温阮阮看到他这个表情,有些微愣。

    正要说话,房门打开了。

    她扭过脑袋,就看到大步流星走来的陆衡川。

    那晚的回忆瞬间涌入脑海。

    让她浑身不禁一颤,恐惧感席卷全身。

    陆衡川走到床边,温阮阮就将脑袋扭向一边,不想看他。

    “人没事了,只是腰上的伤口裂开感染,需要修养一阵子。”

    “嗯,辛苦你了。”

    “没有,我去忙了。”

    陆衡川点着脑袋,陆星耀走出去前深深的望了一眼温阮阮。

    那一眼很是意味深长。

    陆衡川坐在病床上,温阮阮感觉到床垫往下陷了下。

    她闭着眼睛,不想回头看他。

    “你和阿耀认识?”

    听到陆衡川说起陆星耀,温阮阮皱了皱眉,才不情愿的回头看向他。

    “阿耀?”

    一般很熟悉的人,才会这样称呼别人吧。

    不禁陆星耀的眸子和陆衡川的眸子重叠在了一起。

    还有两个人的姓氏。

    她瞬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难道他就是你一直说的弟弟?”

    温阮阮说话有些无力,唇瓣也惨白。

    但最要命的,还是肚子传来的饥饿感。

    刚想着有些饿,肚子忽然咕咕的响了起来。

    在这个安静的病房里,有些突兀。

    陆衡川挑了挑眉,给管家打了个电话,“夫人醒了,弄些清淡的东西来。”

    温阮阮眉头紧紧锁着,只觉得自己丢人丢到家了。

    她还不想原谅陆衡川,也不想跟他说话。

    但是这气势上好像就输了一大截了。

    她又将脑袋扭开,有些气恼。

    “你这次昏迷了两天,身体实在太差。”

    陆衡川不但不没有安慰自己,没有跟自己道歉,更没有哄自己。

    反倒开始嫌弃起她身体差来。

    温阮阮本来不想理他,但是又觉得有些气不过,“换任何一个身体健朗的人,在病中流那么多血,也会晕倒。”

    陆衡川嘴角冷漠一瞥,“那点血,就叫多了?”

    一句话,梗的温阮阮胸口发疼。

    她的眼眶不禁又有些发红,心里委屈难过。

    但是她不想自己显得那么脆弱,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下来。

    两人又沉默了。

    温阮阮最讨厌的就是冷战。

    尤其是像这种莫名其妙的争吵。

    于智翔之所有有机会出轨,完全是因为温阮阮的无条件信任。

    因为无条件的信任,两个人连吵架的时候都很少。

    缓了好一会儿,温阮阮还是忍不住开口说话,“总得跟我说个理由吧。”

    “需要什么理由。”陆衡川语气里没有半点的温度。

    听的温阮阮心寒。

    “不需要理由么?”温阮阮垂着眼睑,语气里满是委屈的自嘲。

    “我是你想伤害就伤害的,一点愧疚,一点心疼都不会有的是吗?”温阮阮说着,声音就哽咽了,牙关都止不住的上下颤抖。

    陆衡川眸色淡定的看着红了眼的温阮阮,“为你花了这么多钱,这点痛,应该受的起才对吧。”

    这话无疑宛如利剑直直的插进温阮阮的心脏。

    她仿佛自己耳鸣了一般,完全听不懂陆衡川说的是什么。

    一直存在眼眶里的泪水,完全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滑落。

    她闭着眼眸,忽然就笑了。

    “你娶我不过是闹着玩,一时兴起,而我却当了真。”

    这笑,笑的好凄凉。

    不知道为什么,温阮阮觉得痛极了。

    痛的让她,一点劲都使不出。

    于智翔的出轨,让她痛苦让她愤慨,但陆衡川的这些话,更让她绝望。

    那种一步踏错,坠入深渊的痛苦。

    陆衡川看着温阮阮这个模样,心脏的位置忽然有些沉重。

    他从床上站起身子,垂着眼睑,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沉声道,“好好休息,伤没好,就一直在这躺着。”

    说完,他走出了病房。

    温阮阮转过脑袋,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昔日的柔情,昔日的蜜意。

    仿佛只是一场美梦。

    现在不过是梦醒了而已。

    ——

    是吕清送着粥来的。

    当她看到病床上眼睛哭的红肿,小脸足足瘦了一圈的温阮阮,眼神里满是心疼。

    她加快脚步走到床边,为她撑起床上的小餐桌。

    “夫人,你终于醒了,我在家等了两天,都没等到你醒的消息,快吓死了。”

    温阮阮望着她,在这个人情冰冷的时候,她的关心和紧张,显得那般温暖。

    “让你受到惊吓了。”

    面对那些真心对自己的人,温阮阮总是最温软的。

    明明心里痛苦的不行,但在面对吕清的时候,还是将最好的一面,给了她。

    吕清点着头,“我真的吓坏了,看到先生抱着满身是血的你下楼的时候,我差点都要哭了。”

    她记得被陆衡川抱下来的时候。

    只是上了车,她的意识就一点点的散去了,等到医院的时候,她都昏迷了。

    吕清不敢问她和陆衡川的事,拿出保温盒装着的粥,“夫人,你两天没吃东西,应该很饿了,给你打了不少,要全部吃完哦。”

    吕清打算喂她。

    温阮阮刚想阻止,手背上的预留针管就疼的她龇牙咧嘴的。

    “夫人,您快别乱动了,你的手肿了好大,都有些乌了。”吕清看着她因为插着滞留针管而肿大的手背,脸上的表情很是难受。

    温阮阮被这么一说,也不敢乱动了,乖乖的让吕清一口一口的喂着。

    这个画面,不禁又让她会想起,陆衡川照顾自己的时候。

    回忆实在事太美好了,给了她当头一棒,疼的她心脏抽疼。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