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长生劫->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长生劫-第十六章 离家(2合1)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童养媳到底长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因为它就跟立起来的影子一样,只能看到脸上的那一双眼睛,之前在房里听她唱的那个歌结合老头说的,所以我根本就没起过疑心!

    现在看来,别说我了,估计就连老头都不知道面前的根本就不是陈秀芳,现在这会天都黑了,再不赶回去恐怕就要来不及了……

    想到这,都顾不上和这水鬼再解释什么,我转身疯一样的跑回了龙王庙,透着夜色看到里面亮起的灯火。

    来到后院,我看到了老头站在门口,这让我心里猛的一松,停住脚步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

    “你这孩子我还说你上哪去了呢,怎么了这是?跑的急头白脸的。”老头上来埋怨似的看了我一眼,笑道:“放心,侯着你呢,你不来当个见证,我哪能拜堂呀。”

    我抬起头,刚想说要和他拜堂的不是陈秀芳,眼角余光却扫到一个上半身穿着红棉袄的黑色影子杵在门口,盯着我和老头一言不发。

    我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随口就把这么急的原因敷衍了过去,老头笑了笑,指着门口的黑影就介绍道:“这是你陈奶奶,以后记得也这么叫她,她一个人几十年了,不习惯说话,你别不适应。”

    我嘴里发苦,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老头见时候差不多了,就将我拉进屋里,一场简陋至极的婚礼,就这样草率的开始了。

    是真的很草率,要不是墙上贴的那几张囍字和桌上的那对红烛,任谁也想不到这里居然在举办一场婚礼。

    然而老头却说,以前比这简陋的婚礼多了去了。

    房间里灯火暗淡,我站在一边,看着穿着一件黑马褂的老头和一个穿着红棉袄的影子并肩站在一块。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因为老头的双亲已经不在了,所以面前只能摆上两把空椅子,算是有了那么个意思,等这二人也对拜后,我张着嘴,礼成二字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老头扭头看了我一眼,没有催促,只是神情带着一丝疑惑。

    我可谓是有苦难言,这怎么说,说了老头可真要嫁给许翠玲了,而且礼成之后就要入洞房了,到时候我铁定不能留在这里了。

    我一走,老人岂不是铁定凉凉了?

    想了会,我一手插进兜里,然后向老头走了过去,老头这会也知道了些不对,便忍不住问我怎么了。

    “没怎么,您身上衣服没穿好,我给您整整。”

    我笑着走到老头的身前,随即猛的掏出兜里的桃木匕首,狠狠刺了许翠玲一下,然后拉着老头就往屋外跑。

    “予安,你这是怎么了?!”老头一脸震惊的问。

    我此时恨不得把老头扛起来跑,听到问询我忍不住道:“李爷,这个是许翠玲,陈秀芳在几年前就被她杀了!”

    老头身子一震,随即挣开我的手,眼泪从眼眶中涌出,不敢置信的问:“翠玲,杀了秀芳?!”

    我看着不肯走的老头忍不住急了,因为这个时候许翠玲也追出来了,速度奇快无比,原本扎她的地方空了一个洞,看样子杜青没有说谎,桃木匕首即便是普通人拿着也很有用。

    但是,现在不是纠结桃木匕首好不好用的时候,我一边拽着老头,一边大声喊道:“真的!我还能骗你吗?快走啊李爷!”

    “我不走!”老头流着泪,向已经追上来的许翠玲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你真是翠玲?”

    许翠玲追上来后并没有动手,只是静静地看着老头,没说话,却已是默认。

    “你为什么要杀她!”老头身子都弯了不少,语气苍凉的道:“有什么委屈你来找我说不行吗?为什么非要杀她!”

    “回去,成亲。”终于,许翠玲说话了。

    “成亲?”老头笑着眼泪都流了下来,只见他伸手向许翠玲身上的红棉袄抓了过去:“这是我娘当初给她做的!你不配穿!给我!”

    这句话似乎激怒了许翠玲,它退后几步,尖细的声音喊道:“当初是她把我推下去的!”

    老头身子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整个人摇晃几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他的样子,泪是不流了,但却没了什么表情,似乎心死了一样。

    “成亲,娶我。”许翠玲又走了上来。

    老头摇头,道:“不娶,谁我也不娶。”

    许翠玲手一摇晃,手中多了一把剪刀,随后猛的在老头身上戳了一刀。

    “那你就死了之后来陪我吧!”

    这一剪子扎的极深,老头的血一下从身上涌了出来。

    原本还以为事情有转机的我眼珠子一下子红了,握着匕首就冲了上去,向着许翠玲狠狠扎了过去!

    然而许翠玲身子一晃,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紧接着我背后一痛,感觉有什么液体一下子流了出来,很快便将上半身浸湿。

    我被疼痛激发了凶性,转身就一匕首捅了过去,然而还是捅了一个空……

    “你要是杀了他,别说活着,即便是死了,我也绝不会娶你。”另一边的老头忍痛道。

    果然,许翠玲犹豫了,向我捅来的剪刀收了回去,站在一旁看着老头,冷冷道:“进去,成亲。”

    老头喘着气,道:“明天,今天……伤太重了,我站不起来了……”

    许翠玲沉默片刻,最终点了点头,告诉老头如果明天不娶她,就还要杀了我。

    它一走,我连忙上前想要扶起老头,可躺在血泊中的老头却摆了摆手,苦笑着道:“别费劲了,不知道肾还是肺被她扎中了,来不及了……”

    我说不会的,然后手按着他的胸口想要止血,接着就要扛起他往外走!我这时头脑一片空白,我不敢想,我不敢想老头要是真死了该怎么办。

    “予安……陪爷说说话,真的,别费劲了……”

    老头执意不肯走,他或许说的也对,因为镇上小诊所对他这个伤无能为力,从市里打电话叫救护车却已经来不及了。

    我知道老头可能要没了,内心的情绪一下子崩溃了,忍不住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咳,咳——我这一辈子,一笔糊涂债啊。”老头似是在感慨:“予安,别哭了,这一天,不坏,最起码老了,身边还有你陪着。”

    “爷这一生一直在逃避,结果逃到最后也没逃过去,两个女人,让我欲哭无泪啊,当时我要是再有勇气一点,今天结果一定不一样。”

    “翠玲……可怜啊,你别恨她,因为我,她才丢了命啊,再加上我昨天说的话,她现在是恨透了我,想着成亲,也只是不甘心罢了,不过,我真的不恨她,你别帮爷报仇,爷真的不需要,我这一死,债就清了,死了也舒心。”

    说着,他拉住我的手,攥的很紧,嘱咐道:“先别哭,记住,我死了,直接火化烧了我,这两个女人太狠,我不想下去受她们欺负,听见了吗?”

    我忍住伤悲,点了点头。

    “那爷就放心啦,我如今是看明白了,有些事不能不做,不然老了也后悔,所以你以后要出去,爷不拦你了。”

    “只是你要记得,多回来看看你爸妈,听见了没?”

    我又是一阵点头。

    “行,别,别哭了,长大了——以后,以后就不能哭了,难看……”

    说着,那只手想要摸摸我的头,可中途却又垂了下去。

    看着老头再无生机的眼睛,我使命揉眼,不能哭,以后绝对不哭了。

    颤抖着手将老头带着一丝眷念的眼睛合上,我抬走望着星空,生平第一次,觉得心没了。

    幺女山那天,是心死了。

    现在,是觉得心没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害死了老头,想来应该是的,进而我又想,也许当初我爸妈把我直接扔江里是一个好的选择。

    最起码,不会有之后的那么多事情了。

    先是害了龙女,又是害了老头,好像离我稍近一些的人都会发生厄运。

    我这是怎么了?

    呆坐到天明,当第一缕阳光越着墙头照进我眼里的时候,我回过神,低头看了眼老头,老头的身体早就已经凉了,看着看着,我眼睛又有些发涩。

    可很奇怪的是,好像泪水没了一样,无论内心怎么伤悲,都没有眼泪溢出来。

    “也好,最起码你应该不会对我失望了。”

    抱着老头进了屋,我用毛巾沾水,将他脸上的血污擦干净,又将已经脏了的衣服脱掉,换了一身干净的。

    将老头身子摆整齐,我对着他看了会,最终出去搞了点汽油,又从屋里家具拆了不少木头垒在院中。

    不是我不想守灵,而是我觉得如果现在不烧,等晚上许翠玲过来就来不及了,而且老头死于意外,去火葬场还需要医院开的死亡证明,这个东西我显然开不了。

    也幸亏老头孑然一身,在镇上,除了我们一家外没什么熟人,属于死了也没人想起的那种。

    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龙王庙离镇上远,现在天又刚刚明,所以燃起的大火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直烧了三个小时,火才逐渐变小。

    等火灭了,我又看了看,因为比不了火葬场里高温,所以烧的不干净,但也无所谓了,烧成这样也差不多行了,先委屈下老头,等以后我有能力了,可以再回来弥补他。

    因为老头生前没交代,所以我拿着铲子,直接在后院挖了个坑,将老头没烧完的埋进去,又填土回去垒了个小小的坟包,没有墓碑,因为条件有限,只能等以后再迁坟。

    很难想象,以前我这个杀鸡都下不了手,一个人看鬼片都不敢的人,如今会变成这样,只能说,生活把人逼到了份上,不死就只能像我这样。

    蜕变,不知是好是坏的蜕变。

    我感觉自己有些神经质了,但心里却无所谓,也许我早该变成现在这样了。

    跪在老头的坟前,我磕了三个头,这时突然想起我好像还没叫他一声爷爷,以前心里想,但嘴上不好意思,只能再加一个李,叫李爷,像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少女一样。

    想到这,我心里有些酸涩,重新跪在地上,道:“李爷,我爷爷死的早,从出生就没见过他长什么样子,您待我好,从今往后,我也叫您一声爷爷!”

    “爷爷,您睡会,委屈不了多久,我就回来给你风光大葬!”

    说完,我站起身,看了眼住了好几天的后院房子,内心不禁有些迷茫。

    离开这里,该干嘛呢?

    老头临死前不让我报仇,我决定遵从他的遗愿,只要许翠玲不来惹我,我就不去报仇,可是如果回家,我又怕连累爸妈。

    现在的我,就是个炸弹,许翠玲肯定恨死我了,如果回家,肯定会连累爸妈的。

    想到这,我掏出手机,拨通了我妈的电话号码。

    “喂?儿子你咋了?打妈电话干嘛?”电话那头,传来了我妈嗑瓜子还有电视机的声音。

    我有些想笑,鼻子又有些发酸,便告诉她公司那边有急事,我要立马赶回去。

    “啥,急事?回家看一趟的功夫都没?”我妈有些不乐意了,道:“李叔呢?你跟他打招呼没?”

    我说老头要跟我一起去,我打算在那边找个保安的工作给他,又说老头买烟去了,暂时不能接她电话。

    听到老头要和我一起,我妈放心了许多,只是语气中还是忍不住有些埋怨:“你在外记得听李叔的话,还有,隔三差五打个电话回来,真是的,回来几天招呼都不打就要走,真是不恋家的白眼狼,哼╯^╰!”

    我揉了揉酸涩的鼻子,道:“放心,下次回来,我就不走了。”

    “这可是你说的,得给我带个媳妇回来,听到没?”

    “哎,保证完成任务!”

    “行,滚吧。”

    收起电话,我又写了张纸条,上面写着我的电话号码,放在屋里最显眼的地方,以防杜青回来之后联系不到我。

    做完这些,我踏上通往市里的客车,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内心有些不舍。

    我知道,这一去,如果顺利找到龙女,那一切都好说,如果不顺利,就算不丢掉性命,估计也要跑个几年。

    冥冥中,我觉得自己踏上了一条路,一条不能回头,也不知道有多远的路。

    还能回来吗?

    我摇了摇,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

    车在汽车站停了下来,我和车上的乘客下车后,在门口买了顶帽子,因为头发被扯的跟狗啃一样,所以一路上众人的眼光都有些怪异。

    等我戴上帽子,果然没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了,即便有,也都是一些小女生,期间还有两个来问我要微信,以前的我都不会给,现在的我就更没这个心了。

    一路走到火车站,看到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我迷茫了。

    洗不干净的手。

    这玩意跟哑谜一样,到底该怎么猜啊,而且我也实在想不出,到底手上粘了什么才会洗不干净。

    就是油漆,洗掉一层皮也该干净了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洗手总要有水的地方吧,车站外就有几个公共厕所,所以我决定来回巡查,然而让我无奈的是,夜里我没睡,来回看了好几遍,可火车站这种地方人流量太大,即便凌晨都不断有人上洗手间。

    所以,这里即便有什么脏东西,想必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下用水龙头洗手吧。

    虽然我想火车站里的公共厕所应该也是一样的,但没办法还是只能随便买张票进去看看,毕竟老龙王虽然不喜欢我,但应该也不至于害我。

    它说在火车站,那就一定在火车站,至于找不找得到,那它可就不管了。

    进去火车站,一连两天,我奔波在楼上,楼下的厕所之间,累了就躺椅子上睡会,饿了就在便利店买一桶泡面。

    就这样一连找了许久,在我都有些气馁的时候,躺在椅子上闭眼休息的我忽然感觉不对,睁开眼,眼前站着个人。

    女的,看模样也就二十出头,穿着警服,长得还挺好看的,只是此时看我的神情有些不善。

    我心里猛的一沉,该不会是老头的死被人发现了吧?想想也是,我做的实在是太糙了,如果被抓起来,我要不要实话实说?可我说老头是被鬼杀的,警察会不会信呢?

    应该会吧,毕竟我背后就挨了一刀,要不是杜青的马甲厚,我伤口很浅,恐怕还要去医院躺几天,但警察要是不信该怎么办?

    难道我要蒙冤入狱,蹲个几十年甚至无期?

    短短几秒,我想了很多,脸上阴晴不定,那女警的脸色也是,愈发阴沉。

    “怎么,很心虚?”她沉声说着,虽然语气不大好可声音清脆还挺好听的。

    我无奈的站起身,道:“我跟你们走,你们会给我清白吧。”

    女警冷笑一声,道:“要是你行的正,法律自然会给你清白,但就怕你做了亏心事。”

    我伸出手,脸上无奈的一批,虽然很想跑,但在火车站里也跑不掉,只能期待杜青或者谁的能来捞我了。

    “干嘛?港片看多了?”女警眉头一皱,道:“跟我走,长得人模狗样,没想到不脚踏实地,净想些歪门邪道。”

    我愣了。

    话说,现在抓杀人犯就算不几个人一起,难道连手铐也不用了吗?

    我似乎,误会了什么……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