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长生劫->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长生劫-第一章 龙女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我叫刘予安,家住川蜀,用我父母的话说,我是一个生来便不平凡的人。

    在我出生时候,外面连下了三天大雨,刚出生的我容易呛奶不肯吃东西,饿到最后奄奄一息,这时镇外一个叫李如仙的老光棍找到了我父母。

    据他说,我是阴时水命龙王身,像我这样的孩子是养不活的,在古时要被扔进江河里,这样能变成龙王守护一方。

    老一辈人迷信,为了将我留下,我父母听那老光棍的话,不仅将我的名字起做刘予(雨)安,还不许我靠近江河,他们说不这样做我就会被江河里的精怪水鬼强行拉下去!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我家就在长江边上,镇上同学从小在水边长大,不能和他们一起玩显得我不合群,所以我从小便受排挤。

    同学的欺负以及父母的不理解,致使我高二离家出走,一连好几年都没和家里联系,那时我不仅憎恨父母,更憎恨那个妖言惑众的老光棍!

    可是在外面待了几年,我却接连遇到了不少怪事!

    经历一:凭空出现的长头发

    大家洗头的时候脸上是不是会经常沾着一些头发?我和你们一样,只不过每次我将脸上的头发捏下来,都会从中看到不少长头发,而我,是寸头!

    这些长头发到底从何而来,我至今都没弄清楚。

    经历二:冲不下去的抽水马桶

    在我更换的几间住所都有这样一个抽水马桶,每隔段时间就会故障,哪怕是小便也冲不下去,而且水箱失控,仿佛不让马桶里的水溢出来不罢休,每次我都提前盖上马桶盖子,因为我不想知道水溢出来后会发生什么。

    更值得一提的是,每到第二天,马桶又会恢复正常,并且始终没有修理工能发现问题在哪。

    经历三:水中的手

    16年我和朋友在天湖游泳,我是旱鸭子,所以只敢在浅水区玩,游到傍晚,我见朋友都上岸了就也往岸边走,快到岸边却有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踝,猛的把我往深水里拖!

    还好我几个朋友反应及时拉住了我,事后所有人都看到了我脚踝的紫红手印!

    经历了这些,我的世界观隐隐有些动摇,但真正改变我的还是回家后的经历!

    那年我妈生病,通过各种渠道联系上我,时隔多年的我成熟许多,二话没说买了张车票回家。

    到家第二天,我见到了李如仙,这个在长江上以捞尸为生的老光棍还和记忆中一样,浑身散发着酸臭,在镇上人憎狗厌。

    可能因为这几年的经历,所以我没有再那么厌恶他,看见他还不冷不热的打了句招呼,他还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不停叮嘱我别去水边,这次我没有反驳,还轻轻点了点头。

    李如仙的表情很欣慰,中午我妈喊他吃饭也没留下,弯着腰道了好多句谢才揣着我妈送他的酒转身离开,可能是因为心境的转变,我觉得他那满脸堆笑的神情中带着一丝讨好和卑微,心里竟生出些怜悯!

    这老头什么时候来镇上的我不知道,但他今年六十多岁还是孑然一身,实在有些晚景凄凉的意思。

    可能因为之前经历的事,也可能是愧疚和同情,中午我没在家吃饭,打包了一些饭菜就来到了镇外的龙王庙。

    穿过残破的前堂,我径直走到后院,看到老头蹲在门口,面前的小煤炉正呼噜呼噜煮着一些剩菜。

    见到我,老头很吃惊,将我迎进屋,因为屋里太乱还弥漫着一股酸臭,老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给我搬了个凳子就四处收拾。

    我叫住了他,将屋里一张缺了半条腿用石头垫着的桌子搬来,拉着他一起先将午饭吃了,中间聊了会家常,气氛也逐渐融洽起来。

    快吃完饭的时候,我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说给他听,问他什么意见,老头往我脖子上的护身符看了一眼,告诉我生活中的一些怪事发生了就当没看见就行,只要别去江河就不会有事。

    尤其是最后一点,老头重复了许多次,甚至都带着一丝哀求的意味了,听的我心里很不舒服。

    老头在镇上没什么亲人朋友,也就我爸妈因为曾经他救过我和他走的近一些,隔三差五送几瓶酒什么的,他也算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说这些话是真心为我考虑。

    想起以前没人的时候动辄对他破口大骂,我内心愧疚更甚。

    这种情绪像火烧一样舔舐着我的内心,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甚至都不敢看他的双眼,吃完饭赶忙告辞,走在外面却又不想回家,转转悠悠,来到了江边河堤上。

    看着这条大江,我内心很复杂,从小对它无比憧憬,想像别的孩子一样能靠近它,触摸它,但现在我内心却只剩下恐惧。

    也许,我今生和它无缘了吧。

    正当我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眼角余光却看到旁边不远处的江滩上有一抹红影,心里不禁为之一跳。

    那处江滩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面前的这截河道处于长江一处拐口下游,水势较为平坦,所以许多像李如仙那样的捞尸人平时都聚集在这里,将上游轻生或者溺水者的尸体拖拽到那处江滩上,因此,镇上人都把这处江滩叫做‘浮尸地’

    现在已经将近傍晚了,江面上连船都没有,这人站在那里干什么?

    下一刻,令我眼皮发跳的一幕出现了,那个身穿红衣的人居然一步步向水里走去,转眼便被水吞没了半个身子!

    这人要轻生!

    从小在长江边上长大,很多人都见过从上游飘下来的浮尸,镇子隔壁甚至还有一个捞尸村,哪怕我‘见多识广’,这种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轻生还是头一次!

    要不要过去?

    我内心很挣扎,现在我很怕江河,但眼睁睁看着这个人轻生我却又做不到,短暂挣扎几秒,我牙一咬,向着那个即将消失在水里的人跑了过去!

    等我跑到水边,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消失不见,面前江水坦缓,再也找不到那个人的身影了。

    我咬着牙,内心抽疼,如果我刚才快一点别犹豫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可因为迟疑,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没了!

    我想要下水去找找看,但我理智还在,一个旱鸭子下去后别说救人了,不把自己搭进去就不错了,知道事情无可挽回,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狠狠一拳砸进了水里。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的手插进泥沙里的时候,我好像触碰到了……另一只手!

    我愣了愣,不确定的捏了捏。

    冰冷,有弹性。

    这确实是一只人手!

    我面前的江水泥沙中,埋着一个人,而且我还抓着它的手?

    想到这,我浑身鸡皮疙瘩炸裂开来,下意识想要抽手离开,可那只手却反手一握,和我十指相交!

    我被吓得都要跳起来了,然而一用力,那个被埋在泥沙里的人反而被我带了出来,看着那张脸,我走了神。

    面前是个女人,身着大红嫁衣,一头乌黑的长发似瀑般垂落,肌肤如凝脂般泛着光泽,一双丹凤眼紧闭,在我的注视下却一阵轻颤,最终睁了开来,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眸。

    我下意识咽了口水,我不是猪哥,但实在是眼前的景象有些出乎我意料。

    我还以为自己会拉出一具死白发涨的尸体,可没想到……居然是这么漂亮一个女人?

    红衣,女人……

    这不就刚才那个要轻生的人吗?!

    我欣喜若狂,犹如找回了人生某一件重要的东西,下意识想问她为什么要轻生,问完我再好好开导她。

    “你怎么……”

    然而我张了张口,刚吐出几个字,那个女人就猛的将我朝水里一拽,我猝不及防跌入水中,冰凉刺骨的江水将我包裹,身体立马开始有些麻木!

    我死命挣扎,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手腕处的那只手,直到我意识有些模糊的时候,我胸前才隐隐发热,那只手颤抖了会,最终将我松开,只是我感觉她往我怀里塞了什么东西。

    我没时间多想,因为整个人已经往上浮去,在意识即将模糊的时候,我依稀还能看到眼底的那一抹红影……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没睁开眼就闻到了一股酸味,像是剩饭在没电的冰箱里捂了半个月,我掀开身上油亮发黑看不出本色的被子,抬头看到老头正坐在门口烧着小煤炉,里面呼噜呼噜煮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见我醒了,老头扭头看过来,张嘴想要骂我,一个娘字吐了半截又咽了回去,末了摇头恨铁不成钢的问:“我刚跟你说完,你怎么就跑江边去了?!要不是我把我爸留给我的保命家伙给了你,明天我就只能去江里捞你了!”

    我下意识握了握我妈给我的护身符,没想到这个护身符居然是李如仙的。

    “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犹豫了会,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自己可能闯了大祸,所以也老老实实将前后经过说给了老头。

    说完,我想到那个红衣女人,忍不住问老头那是不是水鬼。

    老头听完后面色凝重,闻言忍不住笑了笑,只是这笑容显得很难看。

    “要是一般水鬼那就好了,你小子完蛋了,龙女看上你连聘书都给你下了。”

    说完,老头扔了一片湿淋淋的纸在我怀里。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