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天降横财->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天降横财-第六百八十章 何安琪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看着光头胖子笑的满脸开花的样子,秦凡也忍不住嘴角挂出一抹微笑。

    规则很简单,在摒弃庄家会成为最大赢家之后,多半人输赢更多的是需要运气。

    就像就像胖子这样,往往孤独一掷的局面会更受到庄家的青睐,给人一种可以一把暴富,扭转局面的错觉。

    很快,在清理牌桌上的筹码之后,新一轮押注便已经开始。

    牌桌四周围了大概有一二十人,真正参与下注的不到十个。

    由于上一把光头胖子的运气爆表,压大用五万赢了六十万,多数人觉得好运不会总眷顾在同一边,许多人犹豫之间还是把筹码放在了小的位置。

    这些人都不是VIP厅里真正的赌客。

    大赌客都云集在中间的扑克牌桌,这里几万十几万的下注,和排课牌桌上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的输赢相比,简直都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这里的人,多半是跟着扑克牌桌的VIP一起进来的散客,想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将手里最小的资本迅速扩大,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去扑克牌桌上,一把定胜负,完成一夜暴富的梦想。

    “十万压小。”

    秦凡个子不是特别高,挤在人群里有些显得手短,就将十万一块的筹码交给身边的应侍,放在了小的位置。

    “内地老乡?”

    忽然,秦凡看见身边操着普通话的光头胖子正在朝自己靠近。

    “嗯。”秦凡点了下头。

    “哪的?第一次来这玩吧?需要我给你介绍介绍怎么玩不?我是这的常客,刚一把赢了六十万!见到没有?”

    光头胖子见到秦凡,显得极为热情。

    肥硕的身体在人群中硬挤到秦凡身边,嬉皮笑脸地说道。

    “哦,押大小,我会玩。”秦凡淡然说道。

    “那十万是你押的?”光头胖子明显注意到了秦凡刚才的举动。

    “嗯。”秦凡点头。

    “你不应该压小。”光头胖子闻言,遗憾地摇头。

    “为什么?”

    “因为押注需要双向的方向思维,你才能赢。”

    见秦凡终于对他产生好奇,光头胖子顿时得意了起来。

    “所谓双向反向思维,就是现在你们肯定觉得我刚押大赢了六十万,所以这一把肯定不会再开大,都继续押小,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让你们都赢,庄家赚什么?也正是掌握了你们现在这个心理,所以下一把肯定还是开大,你等着瞧吧。”

    光头胖子的话并没有刻意跟秦凡说,他的声音大部分牌桌上的人都听清楚了,顿时,许多已经押了注的人脸上出现了一抹犹豫,觉得他说的很道理。

    但是买定离手,下了注肯定是不能反悔的,只给那些还没有下注的人以机会,纷纷在“大”上放下筹码,然后满眼期待地看着美女荷官手里的骰盅。

    一米七几的身高。

    身材修长高挑,穿着黑色的修身制服短裙,皮肤白皙如雪,在牌桌下若隐若现的诱人大长腿,搭配上那张让人窒息的容颜,烈焰红唇,一个连骨子里都在散发着诱惑的女人。

    何安琪?

    秦凡记得何千城之前对他的叮嘱,然后低头看了下牌桌的号码:77号。

    何千城口中的何家人应该就是这个性感美女,但是她认不认识自己,还不知道。

    “哗啦啦……”

    买定离手后,美女荷官开始将手里的骰盅像是变戏法一般,玉臂横扫,直接接三颗骰子抓紧骰盅内,接着晃动着手腕,“哗啦啦”清脆悦耳骰子晃动声,顿时回响在整个VIP大厅里。

    不得不说,当一个性感女人将男人玩的东西做到出神入化时,会对男人产生无比致命的杀伤力,和诱惑力。

    看着性感妖娆的美女荷官的手腕,如同灵蛇般摇摆骰盅,许多男人都瞪大了眼睛,眼睛里的贪婪之欲无法掩饰。

    “没见过吧?”光头胖子见秦凡的眼睛一直落在荷官身上,嘿嘿笑着说道:“这才是VIP的真正待遇,别看外面的桌子早就用了机器,但是安琪可是号称澳城第一美女荷官,只有每周末才会出现在VIP厅给咱们摇色子,就搞俩小时,平常你想见,都见不到!”

    “安琪?何安琪?”秦凡听见这个名字楞了一下。

    “嘿嘿,想不到你也知道她的名字,原来都是同道中人。”光头胖子嘿嘿笑了笑,显然是对这个美女荷官很感兴趣。

    “何安琪怎么了?还有什么典故?”秦凡好奇道。

    何安琪是他今晚在这里唯一的帮手,他也好奇何千城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交到一个女人身上,他倒不是不信任女人的能力,只是事关重大,在这里丢条人命,就和海里似一条虾没什么区别。

    “呵呵,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光头胖子似乎对于秦凡的这些问题很感兴趣,也很乐于在秦凡这种新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在这里的老资格。

    “何安琪原名并不叫这个,真名好像是叫陈芙来着,澳城本地人,听说是中澳法三国混血,本来家庭条件还不错,但是父亲好赌,在赌场里不光是输光了家底和房产,还把老婆孩子扔给了赌场抵债,她妈是在三年前死的,因为手脚不干净,拿了客人的东西,被客人发现后直接叫人打死,就剩下她一个人在这里打工还债。”

    卖身抵债?

    秦凡闻言直皱眉,“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卖身这种事情,违法的嘛,上面都不管的么?”

    “管?”光头胖子呵呵笑道,“你是在内地待习惯了啊老弟,这里可是澳城,全球著名的销金窟,每天有多少人在这里输到倾家荡产,内地多大的老板一晚上输到血本无归!连回家的船票都买不起,你知道澳城海每天跳进去多数人吗?在这里,有钱就是王!输光了抵儿抵女的多了去了,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兄弟你要想在这里混得开,首先就不能把命当回事,只有不拿命当命,你才能在这里赚到钱,知道不?”

    秦凡诧异地看着光头,才发现他的眼睛通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眶下凹,虽然脸上的肥肉丰硕,但是看起来毫无精气神,黑色的眼眶,无法聚神的眼睛,让秦凡想到了一种鬼:赌鬼。

    “后来呢?”秦凡看了眼已经将骰盅反扣在桌子上的何安琪,开口问道。

    “后来没想到这何安琪竟然还真是天生干这个的,她一开始在别的场子,专门给人递酒水,但是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那个场子负责摇色的荷官身体出了点问题,让她暂时顶上,但是这种事情是一个新人就能干的了的吗?怎么摇,摇多少点,什么时候庄赢,什么时候闲赢,这都是很有讲究的,直接关系到一个场子的收入,你说一个桌子上的现金流量,敢让她一个新人这么折腾?”

    “所以呢?”秦凡眼看着骰盅就要开了,也比喜欢胖子光头总喜欢卖关子。

    “五分钟!就用了五分钟,何安琪就掌握了摇色的诀窍,并且两轮之后,简直就是最标准的荷官手势,几轮下来,就给场子赢了上百万,这在当时是前所未有的,直接就被何家人给看中了,当天晚上就从小场子里调到了新澳城,现在外面的桌子上实习,但也仅仅是不到七天,她就在这里靠着一张桌子的抽成还清了所有的外债,并且在何家人的帮主下直接注册成这里的高级荷官,三个月后调进VIP大厅,才干了两年,就开始以指导培训为主,自己就很少再亲自上桌摇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