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天降横财->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天降横财-第三百八十四章 江晏紫的苦衷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好。”

    陈思璇没有问秦凡,为什么要停掉黎佩姿的卡。

    毫无犹豫地应下,然后就着手去办。

    第二天上午。

    秦凡陪白蒹葭去枫山晨跑回来后,江晏紫也已经办完事,赶到了希尔顿酒店。

    房间就开在秦凡隔壁。

    当秦凡那房卡刷门的售后,江晏紫正穿着职业装站在大落地窗前,慵懒的伸着懒腰。

    这屋子真大!

    这浴缸真圆!

    这桌子真长!

    秦凡感慨了一声,关门走进屋。

    “听说你昨晚见到黎佩姿了?”

    进屋之后,江晏紫转过头问道。

    “是啊,这女人现在就是个神经病,不是看在她姐姐的面子上,我都懒得搭理他。”

    秦凡坐到江晏紫面前,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嗯,黎佩姿在京城这段时间的变化很明显,当时我之所以把她留在身边,就是担心这种变化会越来越明显,可没有想到,她骨子里的叛逆,已经不是能用一般手段就能阻止。”

    “所以我让陈思璇把她的卡给停了。”秦凡叹息道,“有钱就会变坏,可不是男人的专利。”

    江晏紫白了他一眼,“没钱她怎么在京城生活?”

    秦凡呵呵笑道:“这种人就是从一出生就太顺利了,之前陈天养是南都首富,天底下所以有的人都围着她在转,她以为这是理所应当,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现在她的交际世界崩塌了,就拿钱来维持,但陈氏集团目前所面临的危机,已经无法维持她再这样奢侈无度下去,与其等到集团倒闭,陈家姐妹倾家荡产,还不如把这笔钱给陈思璇将来留作后用,也比她用来找无畏自尊心要好。”

    黎佩姿就是那种含着金汤匙出生,万事必须顺从她意,否则一旦出现任何变化,就会导致她的内心极度不满和扭曲,从而造成一些报复性行为的产生。

    就比如,她这次暗杀江流失败。

    她觉得她要帮母亲报仇,就一定得成功。

    杀死黎玉珍的江流也必须死在她的手里。

    现在行动失败了,在她心中二十多年来所根深蒂固的女权主义,让她完全无法接受,只能通过其他方面宣泄自己内心的不满和愤怒,以花钱和羞辱他人为主。

    典型的富二代综合征,自己不舒服,别人也得跟着倒霉。

    江晏紫侧目微微诧异地看着秦凡,点了下头,有将秦凡面前的水杯倒满了水,才问道:“那你打算让她长长教训,然后安心跟你回南都?”

    秦凡摇摇头,“她回不回南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单纯的心疼钱而已。”

    “行了,知道你现在对陈思璇的印象不错,我也会尽快想办法,拿到江流在陈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不让陈氏倒闭就是了。”

    江晏紫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她发现跟秦凡才一阵子不见,这小子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卖弄玄虚起来了。

    美眸,忍不住在秦凡身上扫了一眼。

    问道:“夏梦怎么样了?这两天应该是她的康复期吧,马上要出院了,你就不打算回去陪陪她吗?”

    秦凡低头,诧异地看了眼时间。

    今天确实是术后恢复计划好的,夏梦出院的日子。

    昨天两个人在视频聊天的时候,还说这事来着。

    结果早上去枫山跑了个步,居然给忘了。

    “行了,夏梦就算是出院,也肯定是暂时住在医院的护理室里,毕竟你不回家,她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去你在翡翠溪谷的别墅吧,毕竟家里还养着两个娇滴滴的姐妹呢,善后工作不处理好,不好跟人家交代不是?”

    江晏紫手里捧着茶杯,眼神充满了揶揄。

    秦凡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跟黄倩倩她们只是很单纯的同学关系,而且自从她们姐妹入住之后,我也很少回去过了,再说那间别墅里死了人,我打算再换一套,目前还没有考虑好买哪……”

    不过,说到这里。

    秦凡尴尬的眼神,顿时变得愤怒。

    “是你告诉夏梦,我就……很快的?”

    一想到夏梦那句“我带你去最好的男科医院”,秦凡顿时就变得怒不可遏。

    这是男人的尊严!

    你可说我穷!说我渣!说我丑!

    但不能说我快!

    尤其是,他跟夏梦认识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夏梦对自己露出那般同情的眼神。

    秦凡感觉自己长久以来,在夏梦面前树立的高大形象,在这一刻,全部崩塌了。

    现在终于见到这个罪魁祸首,秦凡看向江晏紫的眼神,都快喷出火了。

    “呵呵,我说的是事实,难道不是吗?”江晏紫一本正经道。

    “不是!”秦凡没好气说道,“你那天是故意那么穿的,好让我出洋相。”

    “怎么穿?”江晏紫不解道:“那是我的工作服啊,我平时办公都是这么穿,跟你快这件事,有关系吗?”

    “而且,你还可以选择把眼睛闭上,对不对?”

    当时的场面,怎么可能闭眼?

    那不是成了傻逼了么?

    秦凡撇了撇嘴,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回南都了么?”

    “你要是是我,你会选择回去吗?”江晏紫收敛了心神,看着秦凡问道。

    “报仇的方式有很多种,你现在选择的这条路,无疑是最难的走的一条……”

    “可也是最行之有效的一条。”江晏紫出声说道,“我必须要让江康父子曾经做过的事情,大白于天下,让他们在世人的见证下,受到应有的审判,否则我妈妈的在天之灵将永远无法安息,而我也无法去面对死去的奶妈,和在精神病院的爸爸。”

    出乎秦凡意料的,江晏紫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显得极为平静。

    跟黎佩姿的疯狂完全呈现两种状态。

    那种平淡的语气,让秦凡觉得她好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跟自己毫无关联。

    “可你为什么偏偏要拒绝沈家的帮助?”

    秦凡沉默了片刻,还是抛出了这个憋在心中,很久的问题。

    一开始,他只以为江晏紫是想要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完成对江家的复仇。

    可是现在才发现,她只是在拒绝沈家而已。

    江晏紫目光中隐约有些踟蹰,自己和秦凡之间的关系似乎真的已经很微妙了。

    而且这种微妙,介意友情以上,恋人未满之间。

    秦凡从来不在自己面前讨嫌,似乎经常还能读懂自己的心思?这样的秦凡,才能让自己和她在相处的时间里,感到很舒适吧。

    “老爷的年纪大了,已经不再适合参与到这种家族纷争之中,尤其是背后的日本化学株式会社,一旦两家全面开战,我都不能确定,老爷的身体和年纪,能够坚持到分出胜负的那一刻。”江晏紫叹息道。

    日本化学株式会社?

    难道江晏紫之所以远离沈家和南都,孤身一人来到京城,只是因为担心沈家不是日本化学株式会社和江家联合之下的对手?

    毕竟当中还有龙帮的参与,以一敌三,即便是对于沈家来说,确实也存在着不小的压力。

    “可是战争已经开始了,沈家也不能幸免,难道不是吗?”隐隐约约之中,秦凡似乎已经能察觉到江晏紫的顾虑和苦衷。

    江晏紫看了秦凡一眼。

    “这不一样,打败一个家族,和毁灭一个家族,完全是两种程度上的事情,你们现在在做的,只是第一种,而我要做的,是第二种,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甚至十年八年,都未必能见到成果,以我一己之私利,让沈家卷入这无休止境的斗争之中,我自认为做不到。”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