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天降横财->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天降横财-第二百三十五章 交给你吧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话音尚未落地。

    宴会厅内,哀嚎四起。

    所有聚在一起的黎家人,顷刻间被冲上来的保镖打倒在地。

    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以贵族自居的黎家人,宛如丧家之犬,摊倒在地,大声求饶……

    却唯独只有黎翔,黎贵,黎燕,黎强四个人,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黎家人挨打。

    尤其是看到,家主黎正则也在冲击之内,黎翔正向冲上去帮忙,当迎面迎上了董叔的眼睛,刚才在笼子里发生的一幕幕,让他两腿一软,险些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从今天开始,黎家和狗,不允许进入沈家大门,任何沈家集团包括旗下的子公司,也拒绝和黎家合作。”

    “在未来十年内,只要在南都,黎家拍的地我沈家必跟,黎家包的工程我沈家必打,黎家过手的金融我沈家必断,只要你黎家刚走出门做生意,我沈家势必会帮一帮场子,让你黎家非但一分钱赚不到,而且让你血本无归!全族人出去要饭!”

    沈建平机具威胁性的话语,在一片惨叫中响起。

    声音不大,但没有人敢质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除了沈陈两家人之外,全场人肃然起敬。

    也同时明白,这位华夏商业帝国的掌舵人,要亲手封杀黎家,不留余地!

    黎家的末日,已经到了。

    眼睁睁看着黎家人像是一群落水狗一样,被保镖轰打出了大门。

    黎贵忽然发狠,转过头,拿手指着沈建平咒骂道:“沈建平,你如此虐待我黎家人,难道就不怕我离家和江家联手的报复吗!”

    “江家?”

    一阵清冽地话语从旁边传来,就见江晏紫从侧门款款踱步而出,嫣然笑道:“你回去告诉江流,他还没有坐上江家家主的位置,有些事情也太操之过急,当然,前提是在我真的不打算回江家的情况下。”

    回江家?

    黎贵不可思议地看着江晏紫,“你,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你要回江家?跟江流争夺下一任家主之位?”

    “我说了吗?”江晏紫轻笑。

    “还有,既然你已经主动提出江家,顺便回去告诉你家老太爷,陈思璇是不会嫁给江流的,她姐妹在沈府住的很习惯,短时间内不会离开,也许以后也不回离开,明白了吗?”

    这是在告知自己,沈家要公然站出来,帮陈天养了么?

    黎贵摇摇头,随即冷笑道:“呵呵,真没想到,为了两个女人,你们沈家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不过你们也不要得意的太早,得罪江流,没有你们的好日子过,即便是沈家,也要付出血的代价!”

    说完,黎贵转身就往外走。

    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本来早就该死的黎燕会活着出现在他面前。

    江流明明跟自己说过,今天沈府内会死人,而且死的是黎家人。

    并让他提前注意,只要是在宴会期间,莫名失踪的黎家人,就一定会被抛尸沈家别墅。

    而他只需要站出来,当面捅穿,让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那他的任务也就达到了。

    可是,黎贵刚明明清点过,今晚但凡是来参加沈家聚会的黎家人,一个不少,全都在场,也就是说,江流居然在骗他?

    沈家别墅,根本就没有死人?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里,当面找江流质问清楚。

    却还没有走到大门口,就听见身后江晏紫冷冰冰的话语传来。

    “谁让你走了?”

    黎贵脚步一顿,扭过头怒声道:“你刚不是让我给江流带话吗?怎么,现在反悔了?”

    江晏紫笑着摇摇头,“是让你给江流带话,不过不是现在。”

    “把黎贵带到狗场,一个月后再放他出来。”

    狗,狗场?

    还没等黎贵反应过来,身边的保镖便跨步而过,瞬间将他按倒在地,紧接着二话不说,便将黎贵从家宴厅拖出去。

    同时,当江晏紫的目光淡淡扫过黎燕等人身上时,几个人顿时抖如糠筛,哆哆嗦嗦地就要给她跪下。

    “你们确定不知道黎贵今晚要做的这些事情?”

    江晏紫目光冷冽,淡淡在三人身上扫视。

    “我,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啊,虽然黎家一直想巴结京城江家复兴,可这件事情一直是都是家主全权交给黎贵去办的啊,还可以说,是黎贵主动联系上江家,才让家主动了复兴的心思,我们这些人,哪里知道这些……”

    三个人是刚刚从狗场里,被董叔提出来的。

    他们这辈子都忘不掉之前见到的一幕……

    在这种地方,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完好无损地存活下来,他们宁愿直接被江晏紫打断四肢,也不想再去那里,多待一分钟……

    所以,好不容易得到能出来的机会,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回去了。

    扑通!扑通!

    三个人跪在江晏紫的高跟鞋前,拼命磕头。

    “行了,狗场你们就不用去了。”江晏紫蹙着眉,说道,“不过,黎贵在狗场的这一个月,你们得帮我好生照看好,照看好了,你们就跟他一起走,照看不好,他出来,你们进去,明白吗?”

    “明白明白!”

    三个人磕头如捣蒜,在江晏紫的挥手下,如丧家之犬,掉头就跑出了宴会厅。

    做完这一切,江晏紫侧身看向沈建平,微微笑道:“沈总,我去处理其他事情了。”

    说完,飘然而去。

    在现场短暂的寂静后,沈建平站在正堂上,向众人笑道:“沈家自三十年前在南都开堂设祖祠,就曾经说过,做生意要以和为贵,我沈某人从商四十余载,更是坚信此道,装三分痴呆防死,留七分正经谋生,可有人欺负到自家门口了,为了护及我一家老小的安全,今天不得不出此下下策,灭了黎家,相信各位能体谅我沈某人的一片苦心,这杯酒,就当是我为各位今日在寒舍受到了惊扰,赔个不是了。”

    说完,董叔弯腰将盛满红酒的酒杯递到沈建平手上。

    沈建平一饮而尽,而在场内众人要举杯陪酒之时,却伸出一只手,虚空往下压了压,继续说道:“大家不要着急,这杯酒是我代罪自罚,而接下来的这杯酒,是作为今晚宴会的主人感谢各位赏脸,不远千里赶到寒舍,捧我沈某人的面子,所以,下面这杯酒,我依旧敬各位,感谢各位的赏光,我沈某人,在此谢过。”

    董叔适时宜地将沈建平手中的酒杯再次满上,等他一饮而尽后,才反手从身后的服务生手中重新拿过一个酒杯,满上红酒之后,恭敬地后退一步,站在了最旁边。

    而沈建平,更是笑容满面,用目光扫过所有沈陈两家族人,和留下来的外宾,深吸口气说道:“想必各位也知道,我沈建平,这二十多年来,除了打造我沈家的商业帝国之外,平生就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找我失散的亲生儿子。”

    “花了我整整二十年!”

    “我用尽了所有的人脉,物力财力,几乎寻遍了整个华夏!”

    “甚至可以直言,光是用我寻找儿子的资源和钱财,足以缔造一百个黎家!”

    “为此,我们家和我亲弟弟建国两家,二十年没有任何来往!”

    “我几乎就打算将整个沈氏集团变卖,用尽我余生时光亲自去寻找时,可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两个月前,我收到了来自南都人呢民医院的一份采血报告。”

    “报告中,我看到了我寻找了二十年的东西。”

    “而当我拿着报告,做过三份亲子鉴定后,我终于完成了我这一生的梦想。”

    “凡凡……”

    说到这里,沈建平笑着转头,对秦凡说道:“接下来这杯酒,就交给你吧。”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