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天降横财->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天降横财-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尸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鲜血,染红了走廊尽头的地毯。

    在满地碎玻璃渣中,女人雪白的身体格外刺眼。

    几乎只是一瞬间,当秦凡和江晏紫齐齐朝女人跑去时,会议室的门也陡然被推开。

    沈建平站在门口,看着脚底下的女人,脸阴沉的都快能拧出水了。

    同样,跟在他身后的三位,脸色也同样不好看。

    “三口,会议室,速度来医疗队过来,走后门。”

    江晏紫的电话已经迅速接通,不到一分钟,周璐璐便率领医疗队赶到。

    “死了。”

    周璐璐在对女人进行心脏检查后,抬起头脸色难看道。

    “她是谁?”沈建平问道。

    躺在玻璃渣中的女人尸体,即便面容早已经被刮花,但依旧能看得出来,死者生前保养极好。

    走廊里沉默了一分钟。

    江晏紫开口说道:“沈总先回去吧,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你能吗?”沈建平忽然抬头,目光深沉地看向江晏紫。

    莫名地,江晏紫竟然下意识地目光闪躲,然后就见沈建平摆摆手,“行,你处理吧,不要让外人知道,晚宴正常进行。”

    沈建平说完,转身走进会议室。

    与此同时,董叔只身一人赶来,看着地上的女尸,面沉似水。

    “难怪陈天养在外面发飙,原来她竟然在这。”董叔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

    “你认识她是谁?”江晏紫轻轻喘了口气,开口问道。

    “黎玉珍。”

    “是她?”

    江晏紫美眸再次看向女尸,眼神里竟然是几次忍不住的波动。

    “是啊,陈天养现在就像个疯子一样在外面到处找人,而且不光是她,就连她的两个女儿,也都在几个小时前一同消失不见了,黎玉珍就是为了找女儿,才不见了踪影……”

    直到现在,秦凡才觉得,为什么这个女尸会觉得眼熟。

    虽然他之前去陈天养家,没有和黎玉珍近距离接触过,但几次路过他家别墅门口,都看到黎玉珍在院子里修花,而陈思璇喜欢修花,好像就是她母亲的缘故。

    可是,黎玉珍前几天不还在百花旋转餐厅过的五十岁寿辰么,怎么突然就……

    “警方介入了么?”

    董叔叹了口气,扭头看向会议室门口的沈建国。

    “警方一旦介入,势必扩大事情的影响,当然,我已经安排三支特警中队和南都军区武警支队在外面待命,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进场,把控局面。”沈建国说道。

    董叔摇摇头,“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会知道,今天在沈家的家族聚会上死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南都首富陈天养的妻子,而且是被凌辱至死,这势必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再被一些别有用心者借题发挥,即便是沈家,也不好对外交代啊。”

    “那就自己查吧,如果最后需要警方出面,可以将你们的调查结果作为警方证据链,对外公布,或者是直接抓人。”沈建国建议道。

    “那也只能这样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必须稳住陈天养的情绪,还要赶紧找到他两个女儿,我担心黎玉珍的死,并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董叔刚走,就见一直沉默不语的周璐璐忽然抬起头问道:“沈厅长,能否安排一名法医,对于黎玉珍的死我想还是需要你们做出最专业的诊断结论,以免死者家属日后会生出争议。”

    沈建国差异地看了周璐璐一眼,点点头说道:“我现在就从省厅找一名法医过来,到时直接跟你对接,你处理这件事就好。”

    在三人的注视中,黎玉珍的尸体被医疗队抬下去。

    这已经是短时间内,出现在这里的第二具尸体。

    一个保镖,一个首富妻子。

    生前地位悬殊天差地别。

    死后却都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没有任何的区别。

    秦凡莫名觉得心头发寒,下意识地就看向身边的江晏紫。

    “凡凡。”

    却在这时,沈建国忽然踩着碎玻璃走过来,从腰间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

    “92式,初速高,但穿透力差,对付一个人没有问题,既然你想做这件事,那就保护好自己,别让我跟你爸担心。”

    沈建国说着,直接打开枪栓保险,交到秦凡手上。

    “遇见有不对的情况,直接开枪,有三叔在,没事的。”

    看着沈建国关切的眼神,秦凡笑了笑,把枪接到手中,转身往宴会厅走过去。

    晚上八点。

    夜幕下的仙女坡,暗潮涌动。

    一个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耳麦的保镖,神情戒备地穿插在仙女坡,每一个可能会出现陈氏两姐妹的角落。

    他们神色正常,却都心知此时此刻,正有一个杀人恶魔,潜伏在黑夜中,伺机而动,寻找下一个目标出手。

    而且已经有一个同伴死了。

    一刀封喉。

    他们完全不敢掉以轻心,在一边避免这引起骚动的同时,一边暗中搜索陈氏两姐妹和杀人凶手的下落。

    在仙女坡别墅,靠近葡萄庄园的位置。

    三道人影,一前一后,在小路上隐蔽地走着。

    “沈哥,已经走了很久了吧?前面就是沈家别墅,我们为什么不直接走大路过去,而是绕这么大一个弯,走小路呢?”

    黎佩姿提着微微有些发酸的脚踝,忍不住抱怨道。

    “不许胡说,沈哥能带我们进这里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大路上那么多保镖巡逻,如果发现我们,万一被秦凡知道把我们轰出去,今晚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陈思璇小声地责备着,同时内心翻江倒海,到现在也未能平静。

    虽然通过陈天养的反应,她早就猜测到秦凡可能是沈家人,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秦凡,竟然会是沈建平的独子!

    这个消息无异于石破天惊!

    让她到现在也难以接受。

    而且在她从面前这个沈家男人口中得知,秦凡是故意在玩弄自己,想要借黎家之手打压陈家,然后把自己和妹妹同时收入囊中时,更是气的险些当场昏厥,差点昏死了过去。

    亏他们一家人,还把秦凡当做座上宾,自己更是打算为他……

    不过,好在遇见了这个跟秦凡关系不和的沈家人,他承诺非但会让自己家摆脱秦凡的控制,更是会倾尽自己一脉的全部资源,助陈家度过眼前的难关。

    这对于目前正处于生死攸关的陈家来说,无异于天大的好消息。

    她刚才在门口亲眼见到了江流是怎么当着众人的面,侮辱自己的父亲。

    而父亲母亲又是怎样的无力和彷徨。

    所以她下定决心,今天只要能见到沈家人,得到沈家人的帮助,无论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无条件满足!

    “就是,刚才大门口那些保镖见到我时,是什么态度你们又不是没看见?只不过这是在我大伯家里,还是处处小心一点,而且我爸现在就在宴会厅呢,咱们待会儿走后门,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出来,否则晚了就不能离席,咱们走快点,还能赶得上。”

    沈二呵呵笑着,同时目光贪婪地回头看了二女一眼,脚底下加快脚步,就朝一旁的葡萄庄园快步走了过去。

    此时,秦凡陪着林意寒游走在宴会厅里。

    林意寒手里端着酒杯,不断主动上前,向沈陈两家的人举杯敬酒。

    同时不断地向这些人推销自己。

    一次被拒绝,又满含微笑地退下,然后去找第二位……

    周而复始,林意寒的嗓子都快哑了,脸上酒醉的红晕,也是越来越明显。

    秦凡跟在一边,目光游离在来往的宾客身上。

    却在这时,安静了很久的耳麦,却响起了一阵女人的说话声。

    “秦少,需要帮忙吗?”

    耳麦那头,是苏雪的声音。

    不是苏雪主动问及,秦凡都快把这事给忘了。

    说了句“不用”后,正想将耳麦摘掉,就听苏雪急忙说:“秦少,你们刚才的对话我不是有意听的,而且我知道就算听了也该忘掉,但关于你们想找的那两个女人,我在门口时,好像见到过……”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