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凰鸣->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凰鸣-第41章 我要跟着你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言淮义又做了几个俯挺,五六十斤的沙袋背在背上,不出十个已汗流满面。汗水流到眼角,咸辣得令他眼圈一阵胀痛,热泪滚了出来。

    泪眼朦胧中,他看见谢不鸣高挑的身影走了过来。

    动作一顿,异样涌上来心头。

    他……怎么会来?

    言淮义歪头,就瞧见谢不鸣笑着鼓掌:“哟,可真英雄,背着沙袋做俯挺,这是什么有趣的乐子?”

    李树眯起眼睛看她。

    马松附在他耳边小声说:“大哥,这人就是谢不鸣,先前在陈明关就一直跟言淮义不对盘,不好惹,是个剌头,跟阿创也不好,阿创弄湿过他的衣服,那一回差点打架。”

    李树点了点头。

    他咧开嘴冷声:“我教训我手下的兵,关你何事?你虽是屯长,却是赤字营的屯长,鞭子伸得再长,怕也不能伸到我国字营来吧?”

    “是不关我的事,我看个戏罢了。”谢不鸣自来熟的盘腿坐下,拍了拍验兵台的边上,招呼自己手下的兵:“来来来,你们都坐下。孟照朝,齐宣堡,你们是做队正的人,好好看看人家是怎么训兵的,回去有样学样,把手下的人带好。赵一奇、白谈,你们也要学着,旗总手下可也有二十五个人,别整天浪浪荡荡的不像话!”

    说罢,又笑盈盈的掉头对李树说:“李屯长,你继续,我们不打扰。”

    李树的胸口压了块石头般憋气,谁乐意做那杂耍的猴子给人看了当乐子?

    他一鞭子甩在言淮义的手臂上:“起来!”

    立即有人搬走了言淮义背上的沙袋,将他扶了起来。

    言淮义默默的退了开去,他抬起头看向谢不鸣,满目不解——难道,他看错了谢不鸣,他当真是来落井下石的?

    谢不鸣一来,李树对付的焦点就转了方向。

    他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人,个子很高,看起来有些瘦弱,身上的软甲并不太合身,他托着下巴撑着一只脚坐在那儿,姿势潇洒又有些不羁,配合着极好看的一张脸,颇有种灵动的姿态。李树只觉心砰地剧烈跳动了起来,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娘的,这谢不鸣怎生得比娘们还好看?

    马松见李树痴痴的看着谢不鸣,看得谢不鸣沉下脸,忙拉了拉李树的衣袖:“大哥,你可别盯着他看,这小子小气得很的。”

    李树回神,关于谢不鸣的事,他略有耳闻。

    他拈着手中的鞭子:“你说,阿创弄湿过他的衣衫,跟他差点打架?”

    “阿创想教训他,拿走了他放在包袱里的荷包。”马松点头。

    李树眼睛一亮:“荷包?”

    “是啊。”马松挠挠头:“他不准人碰的,真是搞不懂,又不是个女人,谁会在包袱里放个荷包?后来倒是听说是他未婚妻送的,呸,一个大男人,矫情!”

    李树眼里的星芒更见灼热。

    从军之前,他就是个流连市井的混混,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女人没摸过,比起说那荷包是谢不鸣未婚妻的,他倒更宁愿相信,那本就是谢不鸣自己的东西。

    原本的三分怀疑,变成了七分。

    他勾起唇角。

    女人的滋味,他都有好几年没尝过了,若是能跟眼前的人共赴巫山,怕是神仙来了都不换吧?

    两人嘀嘀咕咕,李树的眼神肆无忌惮的落在谢不鸣的身上,那其中淫邪的意味让谢不鸣浑身泛起鸡皮疙瘩,她的笑容跟着冷了下来。她厌恶极了这人的目光,却不能立即转身就走,一时间恶心至极。

    忽然,有人站了出来,挡住了李树的目光。

    是言淮义。

    言淮义阻断了李树的视线,李树凶狠的瞪着他,他没退后也没让开:“屯长,请你尊重他,别这样看着一个为了寒铜军舍生忘死的人!”

    他隐含的愤怒,在这一刻几乎绷不住。

    李树冷笑:“凭你也配教训我?让开!”

    言淮义不动。

    “好,你有骨气!”李树狠辣的挥手,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鞭子落下:“来人,顶撞上峰,将言淮义拖去打一百军棍!”

    谢不鸣看着言淮义的背影,胸口微暖,她站了起来,手搭在腰间的宝剑上,不徐不缓的开口:“李屯长,原来你不是在训兵!对士兵动辄打罚,按照军纪,是要打你板子的吧?”

    “打我板子?”李树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我教训我的兵,触犯了哪一条军纪?”

    “是吗?”谢不鸣看着他反问。

    李树迎着她清澈凛然的眼,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马松在一旁说:“谢不鸣,这是我们国字营的事,李屯长就算做错了,自有营官来责罚,轮得到你指手画脚吗?”

    “对,是轮不到我。”谢不鸣点了点头,她格外遗憾的摊手:“那你就打吧。”

    这话不出,不单单是李树,连言淮义和她身后的队正旗总都愣了一下。

    王沙更是不解,她不是来救言淮义的吗?

    她转头,对身后的孟照朝说:“孟队,你去跟卫潜校尉说一声,他看中的亲兵被人打死了,让他换一个。我总不能给他送一具尸体过去。”

    孟照朝是这几人里最机灵的,虽然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人已顺着谢不鸣的话做:“是,我这就去说!”

    怎么扯到了卫潜?

    “站住!”李树有些乱,他给马松打了个眼色,马松拦住了孟照朝,他才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卫校尉要言淮义?”

    “是啊。”谢不鸣含笑:“卫校尉快要提拔为将军,有权选四名亲卫,他看中了言淮义,命我前来提人。但李屯长也说了,不是一个营,插手不了你们国字营的事情,你要打死言淮义,我也不能阻拦,只好回去跟卫校尉复命,请他换个人了。”

    李树有些将信将疑:“卫校尉要提亲卫,怎么不是越旗军团的人来?”

    谢不鸣笑而不语。

    李树倒是想了起来,军中都传开了,这人是卫潜的结拜兄弟。卫潜让她来办这事儿,倒也说得过去。他的眼神落在谢不鸣的腰间,看到了卫潜的佩剑。

    这是卫潜在替谢不鸣撑腰。

    在军中,身为主帅的温淳觅固然可怕,然而对这些下面的人来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哪怕只是他头上的一个营长,就能决定他的生死,更何况是马上成为将军的卫潜呢?李树不愿意放过言淮义,可他更不愿意得罪卫潜。

    李树转头看向言淮义,那人的脸很镇定,看着谢不鸣的目光满是期待,狠狠刺痛了李树的心——因为这人不肯救李创,他唯一的弟弟李创死在了陈明关的城墙上……

    他捏紧拳头,账,他迟早要算,这口气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都是一个军中混,总有机会的!

    李树的沉默就等同于妥协。言淮义的眼圈红了,心脏砰砰跳得飞快,他恨不能马上站到谢不鸣的身边去,跟着他走。谢不鸣倒还是不骄不躁,她假装没看见李树捏紧的拳头和铁青的脸,笑嘻嘻的抱拳,还带了几分夸赞:“李队正是个明白人,谢啦谢啦!”

    “滚——”李树咆哮。

    言淮义跟着谢不鸣走了。

    一直到走出国字营,他才真的缓过劲来,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背,疼痛让他立即兴奋起来,大高个子的汉子乐得像个孩子:“王沙,是真的,不是做梦!”

    谢不鸣脸上一片沉静:“不要高兴得太早,李树不会就这样算了。这次是借了卫校尉的势,但你在军中行走,我大哥不能时时都照应着,我怕会有别的变故。你们几个以后说话做事都小心一点,阎王好惹小鬼难缠,我不想哪天去军纪处捞你们,更不想给你们买棺材。”

    孟照朝深以为然:“会咬人的狗不叫,这个李树,我看是要搞死你。”

    “想那么多做什么?”王沙倒是很乐观,他拍拍言淮义的肩膀,还有心情开玩笑:“反正现在屯长已经将你捞了出来,你以后就好好跟着卫校尉,说不定将来我们都还得指望着你提携一二呢。”

    言淮义脸上的笑慢慢凝下来。

    他顿住脚步:“阿不,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我不想跟着卫校尉,我要做你的兵。”

    谢不鸣一下子愣住。

    放着好好的将军亲卫不当,跑她手下做个兵?

    她直言不讳:“言淮义,你脑子是被李树打傻了吧?”

    其他几人也都停了下来,见鬼一样的看向言淮义。卫潜年纪轻轻就做了越骑校尉,本就前途不可限量,如今眼见着就要提拔做常设将军,上升会更快。做卫潜的亲兵,跟着将军冲锋陷阵,那功劳还不来得又快又便宜?这样的好事,搁旁人手里是提着灯笼都找不到,他倒好,竟不想去?

    言淮义神色认真:“我要跟着你。”

    “理由。”谢不鸣抱着手,说话也没什么顾忌:“你该不是想着我把你捞出来,就想报恩吧?得了吧你,我谢不鸣还不需要你卖身肉偿。再说,你也看见了,我用的是大哥的名义,你要谢要报恩,也该去找我大哥,跟我报哪门子的恩?”

    “不是。”言淮义摇头:“我不是想报恩。”

    谢不鸣跟别人不一样。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