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快穿之打脸计划->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快穿之打脸计划-第六百二十一章 镇魂歌(四十四)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般若出了大殿,远远的就看见已经快要隐入黑暗中的王后了。

    她咬了咬唇,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王后的妆扮,同殿中相比多了一件黑色的斗篷,若不是般若刻意跟着她,只怕根本不会发现这人就是王后。

    设宴的金殿右手边,顺着游廊走,是一处处可供醉酒的士大夫歇息的小寝。

    因为王都很大,而有的士大夫住的很远,并不一定都能赶得回去。

    般若心跳的极快,生怕被王后发现,也不知走了多久,王后停了下来,吓得她立刻隐在了柱子后。

    王后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不多时,便走来了一个人,隐在暗处的般若眯着眼仔细的打量着来人,果然!

    果然是拓跋疏!

    她此前在拓跋疏身上闻到过的那种淡淡的幽香,她总觉得在哪里闻到过,可是一直想不起来!

    今日给王后敬酒的时候,本来还没注意,王后一个转身,那股幽香便扑鼻而来。

    她当时脸色就变了,因为她忽然发现拓跋疏和王后身上的香味一模一样,但是也不是每次见到拓跋疏,他身上都有那股味道的。

    比如今日来敬酒的时候,他身上就没有那香味。

    所以她便猜测,应当是拓跋疏和王后接触后,才染上了那股子香味。

    “我瞧见你今日又去缠着那於陵女了,难道你想和戎奚抢女人?”王后压低的声音中明显带了几分不满。

    拓跋疏连忙摆手:“哪儿的话!我这不是知道你讨厌她,所以为你出口气吗!”

    王后轻笑一声:“这算哪门子的替我出气?”

    拓跋疏一把抱住了王后,王后惊呼了一声,低声道:“这里人多眼杂的。”

    “好阿南,你怕什么,这里除了你我哪里还有旁人?”拓跋疏笑道,“我知道你讨厌於陵女,可大哥又喜欢她,你为了大哥,也不能拿她怎么样,所以我才想着,若是我在她面前说些好话,让大哥以为她生性放荡,连我这个二叔也想勾引,那大哥还能宠着她?到时候,你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她,就怎么拿捏她?”

    王后嗤笑一声:“你当我真不知道你的心思?”

    拓跋疏连忙柔声道:“好嘛好嘛!我本就生得蠢笨,要想也只能想出这么个法子,但是我对她是半点心思也没有的。”说着,举起手便要起誓。

    王后一手按在了他的唇上,笑道:“那我就信你一回。”

    般若在柱子后面听得满脸都是震惊色,她虽然刚刚猜到了王后和拓跋疏之间的关系不正当,但是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震惊了。

    王后不是拓跋疏的亲母,拓跋疏的母亲是个妾妃,早就死了,王后是狄昂氏的公主,名叫狄昂氏南嫱,远嫁到千古国来。

    不过般若听说,千古王拓跋岐连曾经为了一个妾夫人,砍掉了自己大舅子的脑袋,还出兵灭了自己正夫人的娘家,这关系可真有些复杂。

    不过这些事其实在陆中部族之间并不少见。

    就像之前的筠姬,她被老千古王嫁到了连阊族,后来因为连阊族使坏,老千古王不还是气得准备下令出兵攻打连阊么?

    只是老千古王还为下令就已经先被气死了,最后拓跋岐连登基后,下令出兵,由拓跋戎奚亲自带兵,灭了连阊族。

    这年头,女子不过是个联姻的工具,当利益冲突的时候,照样说翻脸就翻脸,谁管这些联姻女的死活?

    “好了,我要回去了。”王后道。

    拓跋疏却死死的抱着她不肯让她走,哀求道:“好阿南,我下面快肿死了,你帮帮我罢!”

    王后笑着啐了一声:“你自己解决罢,我可走了。”

    “不行!火都是你挑起来的,你不能走!”说着,拓跋疏便抱着王后亲了上前,大掌还不停的在她身上摸着,“我看到你穿这身衣裳就硬得不行了,早就想让你穿这身衣裳让我干了,今日正好是个机会,君父也醉了,都回去歇息了,你快帮帮我罢。”

    王后今日穿的是王后的正式服制,看起来端庄的很,他早就心痒痒了。

    般若听着他的话,脸颊烫的不行,现在她是想走都不能走了。

    王后被他说的也是一阵心动,半推半就的:“那也不能在外头啊。”

    听到这里,般若心中咯噔一声,眼下最近的有两个小寝,但是不管去哪个,都要经过她藏身的柱子,偏生那柱子只有一侧可站,不能顺着躲到后面去。

    她心跳的极快,飞快的打量了四周,若是待在原地,是肯定会被发现的。

    但是她若是趁着黑暗躲进其中一个小寝,至少还有一半的希望,想到这里,她连忙顺着黑暗偷偷躲进了其中的一间小寝里。

    小寝的门是开着的,直到她躲进去,也没被他们发现。

    正当她长舒了一口气之时,身后陡然传来一个细微的呼吸声,她吓得险些尖叫出声,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那人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拖到了帘幔后头。

    般若挣扎之际趁着月色看清了那人,竟然是献姬!

    献姬面色沉着,一点都没有往日的跋扈,她压低了声音道:“不出声我便松开你。”

    般若连忙点了点头,献姬缓缓松开了捂在她嘴上的手,只是并没有将手拿远,似是打算随时捂上来。

    “你怎么在这里!”般若压低了声音道。

    献姬蹙眉道:“别说话,他们来了。”

    果然,献姬话音刚落,般若便听到了跌跌撞撞的脚步声,应当是拓跋疏抱着王后一边亲,一边走了进来。

    两人关上门后,根本没进内殿,直接在外殿便忙了起来。

    拓跋疏沙哑着声音道:“别脱衣裳了,就这样干你。”

    般若躲在内殿的黑暗中,正好有条小缝隙能看清外殿的状况,只见王后背对着拓跋疏站着,拓跋疏撩起她的裙摆,匆匆忙忙的便挺了进去。

    紧接着,便是男女交欢又刻意压着的低吟和喘息声。

    般若的脑子一片空白,献姬倒是看得津津有味,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拓跋疏的一声低吼和王后压抑的一声尖叫,一切归于宁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