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提刑仙官->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提刑仙官-卷二:最是夕阳那不尽温柔的昏红 137、未妨沉吟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谢青云回到白斩天家里,迎面正见白斩天拿着个茶盏在院子里优哉游哉地踱步,他走上去一脚飞踹。

    “你踢我做什么?”白斩天惊愕地看着他。

    “不知道,就是想踢你。”谢青云道。

    “你这……”

    一旁的萧爽眼疾手快,在白斩天暴跳如雷时,忽然一巴掌扇在他脸上。这一巴掌极响亮,打的白斩天都懵了,他呆呆看着萧爽,“你,你刚刚打我了?”

    “我没有啊。”萧爽茫然道。

    “没有吗?”白斩天疑惑地皱起眉头。

    萧爽一本正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阿天,你打不过他的,算了。”

    “对,我差点忘了,谢谢你提醒……个头哇!”白斩天忽然跳起来,狠狠一巴掌劈下去。然而萧爽见势不妙,早已一溜烟跑了。

    “你个鳖孙,给我站住!”白斩天立刻追出去。

    谢青云叹了口气,转身向司南的房间走去,经过沈曼青的房间时,房门忽然打开,沈曼青看着他,“怎么,不太顺利?”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乾乙让我做提刑司的线人。”

    “这不是挺好?”沈曼青道。

    谢青云没有解释,转而道:“你剑胎被夺又受了重伤,好些了吗?”

    “我从没有这样好过。”沈曼青很放松地伸了个懒腰。

    谢青云理解她话里的含义,由衷道:“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沈曼青笑着点了点螓:“进来坐坐?”

    “晚一些,我先去看看司南。”谢青云向她点了点头,径去司南房里,见她还是昏睡不醒,便在床边盘膝坐下,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为防神都教再次伏击,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也必须先在上阳城里养好伤才能回历国。”

    “考虑到我现在的核心保命手段都和内力相关,回历国除了拜见谢家太公‘认祖归宗’以外,还得找到内力的修炼方法,这就难以避免和谢氏整个家族打交道,须买些礼物备着,礼多人不怪嘛。”

    “‘卷残云’是我前世就会的招式,严格说起来,这一招靠的是肌肉的力量,应该属于技击技巧。而‘天地一隙’才是真正的武学;但‘天地一隙’又不单纯只是武学。施展之后,我的法力也不知不觉消耗大半,导致‘乾坤逆数’的效果提前结束,要不是司南……”

    他扭头看向昏迷不醒的少女,皱眉自语,“臭妖精的本体隔空强降,所耗费的必然超乎想象,这也许就是她一直昏睡的原因。不知怎样才能帮到她……”

    “提刑司比我想象的要可怕,鹏程商会才刚跟我接触,乾乙立刻就发现了。他为什么要那样警告我?鹏程商会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管怎样,以后跟他们任何一方打交道,都要提防着点。乾乙不肯告诉我神都教的情报,却又以此做报酬,要我调查名物坊,显然不是担心我,而只是捏在手里做筹码。”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想起了常典,那家伙无疑是个典型的商人,而且似乎知道司南的身份,不肯说大概是因为他现在出不起价。他觉得如果他能够拿出常典需要的东西,说不定能获知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瀑布的一幕,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他看着司南喃喃自语,“臭妖精,你到底是人是妖是鬼是魔?你为什么会被镇压?我到底应不应该帮你?”

    “为了调查你的来历,我背着你去了慈安寺。我可能搞砸了。那个空智和尚,明明看着不像有法力的样子,但在谈到你时,就变得很可怕。他一定察觉到了什么……”

    “你身上的因果既复杂又诡秘,我一再告诫自己小心再小心,没想到还是……小青他们迟早要问我你的事情,我该不该告诉他们?”

    “我一个人的力量太薄弱了,要调查你的事情,也许我需要朋友们的助力。对了,飞剑……”

    他忽然想起来王博的飞剑,按照钱傲的说法,这飞剑里头藏着巨大秘密。他取出来看着,这飞剑在平常状态下也就巴掌大,小巧而且精致,像是略缩的模型。剑身流转着浮动的光华,他拿起仔细看了半天,也不知这秘密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也许我可以潜入皇宫问问钱贵妃?以她和钱傲的关系,说不定知道这个秘密。”

    想到那个美艳贵妃妩媚又狠辣的神态,他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我还是别去招惹她了……”

    他收了思绪,认真恢复法力。半个时辰后,感觉法力已恢复到充盈状态,便起身走出房间,来到沈曼青房门外敲了敲。

    “进。”沈曼青的声音传出来。

    谢青云推开门,只见沈曼青在床榻上盘膝打坐,便笑着说:“我在历国有些从未谋面的亲族,所以准备去市集买些礼物备着,你能帮我看着司南吗?”

    “你很在乎司南姑娘。”沈曼青道。

    谢青云道:“她救了我们,现在昏迷不醒,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待着。”

    “你放心,我会守着她。”沈曼青道,“不过,这两天上阳城正好举办百族节,朝廷解除了宵禁,晚上去的话你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谢青云眼睛一亮:“那确实不错。”

    “那个……”沈曼青很小声地说,“晚上我们可以委托白斩天看着司南姑娘,我很熟悉上阳城,可以做你的向导。”

    谢青云欣然道:“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的。”沈曼青轻声说着,娇靥微红。

    ……

    夜晚,华灯初上,上阳城闹热非凡,到处都张灯结彩,东离人精于戏曲是由于热爱,毫不夸张地说,五十步就有个戏台。

    谢青云和沈曼青并肩走在街上。沈曼青的装束新潮又大胆,频频惹来怪异的注目,她毫不在乎,神色如常地走着。

    “她这样多半是反抗世俗的礼教。”谢青云暗暗想着,觉着她实在很有现代的女性意识,于是更为欣赏。

    “小青,你离开东离,第一站准备先去哪里?”他随口地问道。

    “先去领略一下中土繁华。”沈曼青笑道,“据说中土世界人、妖混居,相安无事,我早就想去见识见识了。”

    “东离确实太封闭了。”谢青云感叹着道,“三面临海,一面是神殁之地,与外界的交流几乎为零。”

    “是啊。”沈曼青深以为然,“炼气士四阶才算真正踏上长生大道。往后修行会越来越难,我已决心不再加入门派,所以第二步应该会去参加赏银捕手的考核。”

    “虽然,”她回忆起被道院拒之门外的情景,眉宇间浮出郁色,“道院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散人成为捕手,赚取道勋换资源,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考捕手证?”谢青云若有所思,“你既已有清晰的规划,那我就放心了。”

    这时他们来到龙仙河畔,看着一艘艘五颜六色的画舫驶过。

    微风轻拂,沈曼青头上几屡短发扎不住脱落下来,她伸手拢了拢,侧头定定地注视谢青云:“青云,东离太小了,我希望有一天能在东离以外的世界看到你。”

    谢青云笑道:“当然,我家小老弟有个愿望,就是希望能与诸天世界的天才们一较高低。我的野心可是很大的,这个世界的风景,要到高处才能领略到。”

    “只要一想到你也在路上,我就感到安心。”沈曼青轻笑,忽然走上去,轻轻地拥抱谢青云,然后转身向喧闹处而去。

    谢青云怔了怔,她停在灯火通明处嫣然回望,娇艳得像是完全绽放的孤傲的雪梅,“不买东西了?”

    ……

    有了沈曼青的带领,谢青云低价买了好些实惠的精品。

    这时来到一个饰品铺子,他心里一动,道:“我们进去看看吧。”

    “你真有心。”沈曼青道。

    虽然谢氏是男人当家做主,但女人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动机不纯的谢青云打了个哈哈掩饰,迈步进了去。

    铺子的掌柜是个中年男人,身上竟有微弱的法力气息。

    二人一走进去,他立刻有所感应,连忙从柜台里迎出去:“二位道友莅临,小店蓬荜生辉。”

    “炼气士?”谢青云有些吃惊。

    “买卖糊口,见笑了。”中年男人惭愧地说。

    谢青云笑道:“不偷不抢不盗,自食其力是很光荣的一件事,道友没必要为此感到难堪。我可以随便看看么?”

    “当然,请随意。”中年男人笑道。

    谢青云便随意逛了起来,他来到一个展柜面前停下,透明的柜子里,一件天蓝色珠串引起了他的注意。这珠串的珠子看起来如同天蓝色的琥珀,又仿佛少女的晶莹泪珠,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看着极是惹人怜爱。

    中年男人微笑道:“这珠串是亡妻的设计,名叫蓝色之泪,我负责锻造,材料是深海珍珠和极地玄冰,虽算不上法器,但戴着有清心明目的功效。”

    他看了看沈曼青,“不过,这款珠串与道友的道侣在气质上略有差异,戴着不太合适。我推荐这款……”他说着引二人来到展柜的另一头,指着一串精美项链,“这链子也是亡妻的设计,名叫踏雪寻梅。”

    “掌柜误会了。”谢青云轻咳两声,“我们是朋友,她陪着我来的。”

    “是吗?”中年男人诧异道,“明明看起来很登对。”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