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中医高源->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中医高源-第二百二十章 谭云麻烦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高源和胡仁华往回走。

    “这下安心了吧?”胡仁华乐滋滋地看着高源。

    高源也难掩喜色,这段时间的颓然心态都被冲散不少,他对胡仁华道:“再次谢谢,真的。”

    胡仁华摆摆手:“小事,赶紧回去吧,要不然天黑才能到家了。”

    “好。”高源也赶紧答应一声。

    胡仁华则说:“回去之后记得把中医科这些大夫都好好培训起来,要搞好团结,要帮助他们进步,总不能你一枝独秀,其他人默默耕耘吧?”

    胡仁华刚帮了自己,高源现在什么都随着他说,高源一句话都不撅回去,就应着他道:“是,您说的对。”

    “哎。”胡仁华满意地点点头,他道:“你要注意到这个问题,这样吧,我给你一个任务,明年端午之前你要把咱们卫生院里这些中医大夫培养到具有世界一流水平,要能问问压着首都专家一头。”

    高源听了之后,赶紧往前跑,胡院长又在放屁了。

    “哎,你跑什么呀,咱们还得制霸宇宙呢,时不我待啊!”胡仁华在后面追的正欢。

    ……

    两人稍微饶了一点路,去了他们镇上,主要是胡仁华听说他们紫乡的高粱酒一直很不错,想要带一坛子回去。高源也想着要给家里带一点,就跟着胡仁华一起过来了。

    紫乡也合并成公社了,他们的卫生院也在镇上。去买酒的地方正好能路过,高源盯着卫生院的大门看了好一会儿。

    “怎么了?”胡仁华问他。

    高源摇摇头:“没事,他们的卫生院也是新造的,我还没来过呢,之前的联合诊所是办在谭云大夫的家里的。”

    胡仁华又问他:“哦,那你要进去打个招呼吗?”

    高源道:“算了,下次吧,今天比较匆忙,还得赶紧回去呢。”

    胡仁华道:“那就别废话了,快去买酒吧。”

    两人刚转头,就听卫生院里面传来吵闹声。

    “嗯?”高源有些疑惑。

    “发生啥事了?”胡仁华往后一看:“呀,怎么还拉扯上了啊?这是要打架啊?”

    胡仁华倒是急公好义,还不等高源反应过来,他撸起袖子就往里面冲了。

    领导都莽了,高源也只能赶紧跟上了,进去一看,正是谭云在被人拉扯着,谭云一边掰扯对方的手,一边急着解释,可大家情绪都很激动,哪里是一句半句解释的清楚的。

    胡仁华两步就冲到了,他忙劝道:“等等,等等,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先别动手!”

    病人家属是个壮汉,扭头就骂:“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跟你说的着吗?”

    胡仁华也不高兴了:“嘿,你这人怎么听不懂好赖话啊,非得打起来进局子你才高兴是吧?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的?”

    壮汉指着胡仁华,骂道:“别给脸不要脸啊,这里没你事,有多远就给我走多远,不然小心挨揍!”

    ….胡仁华脾气也上来了,他道:“你敢动我一个试试!”

    “他娘的!”壮汉挥拳便打。

    胡仁华也是练过的,闪身躲过一拳,而后一个擒拿,把壮汉的手给反折过来,死死按住,他道:“你再动啊,你再给我动一个试试!”

    其他病人家属又赶紧上前闹。

    高源也真是服了,他还以为胡仁华是过来劝架的,结果自己先打上了,他扭头看躺在床板上的病人,这会儿竟然都没人能管的上这个重病人了。

    高源也不管他们的打闹,赶紧蹲下来查看病人的情况。

    而因为胡仁华的蛮插一杠子,谭云则是趁机从中逃了出来,他没有跑走,而是赶紧来到病人这边。

    “哎?高大夫,你怎么也在这里?”谭云这才发现高源。

    高源看他一眼,有些心累地说:“不重要,先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吧?”

    两人赶紧把目光集中在病人身上。

    病人面色苍白,喘息不止,全身都没了力气,躺在床板上,吃力地抬头,可怎么也抬不起来,他气息微弱道:“别打了,别动手。”

    高源伸手擦了擦他满头的汗水,再摸摸他的手,四肢已经厥逆了,他有些疑惑:“这是亡阳厥逆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谭云也有些慌,他道:“我也不知道。”

    高源问他:“这不是你接诊的病人吗?不然病人家属怎么会来找你麻烦啊。”

    “我……我……”谭云道:“我也不记得了。”

    高源都无语了,又赶紧给病人诊断了脉象,脉细而弱。

    “哎,谭云呢,哪儿去了,可别让他跑了啊!”正推搡的热闹的病人家属这才想到正主儿不见了。

    大家四下一看,发现谭云去病人身边了。

    谭云无奈道:“我不跑,咱们把事情说清楚就行,能不能好好说话呀。”

    那壮汉捂着自己快要流血的鼻孔,他闷声道:“你在我姐夫跟前干嘛,不是想使什么阴招吧?”

    谭云真是有苦难言。

    高源则已经诊断结束了,他说:“赶紧用药救逆固脱吧,再拖下去可就要危险。”

    “好。”谭云赶紧答应。

    壮汉问:“你又是谁,你们又想用什么药?我告诉你们,我姐夫就是吃你们的药才变成这样的,我们还敢再吃你们的药吗?”

    高源问他:“不吃药,你们把病人抬过来干嘛?”

    壮汉指着谭云,怒道:“我们来找他要个说法!”

    高源道:“赶紧把药吃了吧,先把命救了,不然就不是要说法了,而是要没命了!”

    那些人纷纷一滞。

    壮汉有些不信道:“这还能救?我爹我妈都是这么大汗,喘不上气来,没多久就走了。”、

    高源点点头,对他道:“你再多聊两句,马上就不能救了。”

    壮汉顿时一噎。

    中年妇女过来拉了拉他的手,焦急道:“军呐,要不让他试试吧,总不能真看着你姐夫死吧?”

    壮汉却说:“姐,你还信他们呐?他们要是真有这本事,我姐夫也不能变成这样啊。这事就得找他们负责,就算我姐夫死了,他们都得管你一辈子。”

    “这这……”中年妇女已经慌了神了。

    “我……”谭云也要无语了。

    高源摇摇头,道:“呵,废话一大堆,谭大夫,开方。今天我要是让他死了,我们胡院长就跟我姓!”

    中医高源.

    唐甲甲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

    新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