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分寸->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分寸-第389章 别杀我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可是温烟一个人想了会儿,越想越觉得也不是没可能。

    她瞬间觉得这个家变得危机四伏,像是四处漏风随时有冷箭射进来。

    顾珩一回来就发现坐在沙发上的温烟看他的眼神不太对。

    他把外套脱下来走向她。

    温烟突然起身要走,顾珩拉住她手臂,把她拽回来,垂眸观察她好像是害怕他的神色,“怎么了?”

    她挣了下没挣动,抬脸看着他,眼睛微微泛红。

    顾珩终究没忍住,抬手逗弄地托了托她的下巴,看她的眼神专注平和,“嗯?不说话?”

    自那晚以来,他第一次对温烟有这样亲昵的举动。

    温烟心里漫起细微的疼痛,像是柔软的蚌肉里埋着沙石在磨。

    她突然直白地问:“你还爱我吗?”

    顾珩眸色微敛,几秒后他放下手,“怎么突然想起来问?”

    温烟红着眼睛看着他,“你回答我,你心里是不是根本没想放过我,是不是还想把我困在这栋房子里,不论用什么办法,只要我能永远做你的宠物?”

    顾珩皱了下眉,没理她,转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温烟跟上去,“你说啊。”

    顾珩靠在桌角喝水。

    温烟看着他,忽然抬手把他水杯拍掉。

    水杯掉到地上,顾珩维持原来的姿势没动,只呼吸重了点。

    温烟照他胳膊推了一下,他才侧目看她。

    他不说话,面无表情看人的样子很凶。

    温烟正感觉到紧张的时候,他沉声说:“我不可能不这样想,但你不是宠物,我爱你。”

    温烟只听到第一句话就心里一凛,他果然这样想。

    所以把她变成个傻子也不是没可能。

    温烟往后退着远离他。

    但顾珩抓住她手,狐疑问:“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去遇到......”

    “不是。”温烟打断他,“我只是,只是想离婚。”

    顾珩不想听她说这些话,“我说了别急,等你身体好点。”

    温烟这下不再说话,没表现出任何抗拒。

    正巧保姆摆好饭了,顾珩也什么都没说,拉着温烟去洗手吃饭。

    晚上的牛奶温烟同样吐了。

    这晚她很艰难才睡着,做了一个很长很错乱的噩梦。

    梦里她变成了个傻子,傻乎乎地被顾珩骗身骗心。

    她又梦到,她直接拆穿了顾珩,顾珩一边抱住她说他没有,一边拿着刀刺进她的小腹,她不可置信地抬头看顾珩,他面无表情,眼神冷冷的,对她说:“既然这么想离开我,你就去死吧。”

    梦里的温烟瞳孔骤然放大,瞬间从惊恐中醒来。

    只是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同样是顾珩的脸,她有些分不清现实,推开顾珩连滚带爬地要逃。

    顾珩捞住她,“温烟!”

    温烟被他拽回去,她看到顾珩沉下来的脸,她突然惊恐地喊着,“别,别杀我!”

    顾珩一怔,抱着她肩膀,低头看着她,拔高了声音,“你清醒一点!那都是梦!”

    温烟在他的声音中震住,怔怔地看着他,剧烈地喘息着,眼里含着的泪断了线似的往下掉。

    顾珩拨开她脸上凌乱的头发,抹去她的眼泪,低声哄着她说:“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知道吗?”

    温烟看着他在昏暗中异常漆黑的眸,身体止不住地颤抖,顾珩将她抱进怀里,一只手搭在她后背,一只手顺着她后脑勺的头发安抚她。

    温烟身体却始终僵直着,她出了一身的汗,此刻也开始变得冰冷。

    顾珩垂眸问她,“梦到什么了?嗯?”

    温烟看着他,大眼睛里布满惊恐的水色。

    顾珩猜得到她是梦到他,他说:“我不会伤害你,无论你梦到什么我都不会那样做。”

    但温烟的眼神没有丝毫缓和。

    顾珩低头吻她的眼角,将她的眼泪吮去后安静地抱着她。

    温烟的手无力地抵在他胸口,感觉心像是破了个大洞,空了一块。

    忽然,她抬起脸,含着泪去亲顾珩的嘴巴。

    顾珩知道她不会只想亲一下这么简单,他偏脸躲避着,叫她的名字阻止她,“温烟。”

    温烟却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脖子,贴着他的嘴巴亲他。

    顾珩皱了下眉,扣着她后脑勺吻回去,她含糊不清地说着:“我不离开你了,你别让我成傻子,别杀我。”

    顾珩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温烟口齿不清的话他根本没有听清,他的关注点全在他自己的身上。

    温烟把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

    顾珩深按住她的手拉出来。

    温烟没有再动,移开脸不再亲吻顾珩。

    昏暗中,她胸口剧烈起伏着,一身冷汗靠在顾珩身上,身体冷的发抖。

    顾珩用被子把她裹住,垂眸看她片刻,手覆上她的腹部,“烟烟,其实你肚子里......”

    就在顾珩的手放上去那一刻,温烟感觉到腹部猛然一阵刺痛,让她想起梦里顾珩用刀刺向她的时候那种痛,她尖叫一声就用力推开顾珩。

    下一秒她蜷缩着把自己蒙进被子里。

    顾珩看着那鼓起来的一团,下颌紧绷着深吸一口气,额角青筋若隐若现。

    他没再试图触碰她,起身拉开门出了卧室,关门的时候声音足够温烟听见。

    被子下面的温烟听到那一声关门声才逐渐平静下来。

    第二天天亮后,保姆打扫时,发现露台上有很多新燃尽的烟头。

    顾珩和温烟谁都没有再提起昨晚的事,温烟看上去也恢复如常,还比平常乖了几分。

    只是她不太看顾珩。

    顾珩站到她面前,她也不看。

    顾珩看着她低垂的脸,又看向她仍旧平坦没有丝毫异样的小腹,“一周后跟我去一次医院,再做最后一次检查,如果恢复得不错......”

    他顿了一下,温烟的眼睛立即看向他,紧张地等待着。

    顾珩继续,“如果恢复得不错,你想怎样就怎样。”

    温烟:“好。”

    温烟面上没什么表情,可她不信顾珩,再也不信顾珩了。

    ......

    之前顾珩几乎推掉所有应酬,但这两天他没有,毕竟温烟并不需要他的陪伴。

    正喝酒时,林睿接了电话,说是石湖鹿鸣的保镖被打晕,温烟已经不见了。

    顾珩知道起身就往外走,刚到门口,他被几个警察拦住。

    “我们是区警察局的,有人举报你非法拘禁,辛苦你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新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