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大秦:最穷宰相,始皇求我贪污->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大秦:最穷宰相,始皇求我贪污-第二百四十八章 大秦有此宰相,国之幸也~!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嬴政活了这大半辈子,对鬼神之事的态度,想来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虽说前番杜县之事,让他对巫祝失了敬畏,可崇信鬼神大半辈子的影响,也不是说一下子便能完全消除的。

    所以,巫祝暗中以厌胜之术诅咒秦墨,让他感到脊背发寒!

    更让他脊背发寒的是,巫祝敢暗戳戳的诅咒秦墨,那么谁又敢保证,巫祝不会以同样的法子,在暗中厌胜诅咒他呢?

    这一思维发散,结果便是细思极恐……

    而且细思极恐的不止是嬴政一人,芈皇后和扶苏、元嫚,包括整个中枢的所有官员都为之震怒,这次谁也没有阻拦嬴政,下达处以五刑的诏令。

    巫祝太过无法无天,唯有严惩以儆效尤!

    但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秦墨应该拜谢嬴政为他伸张时,秦墨却只是轻描淡写的回应,甚至要释放那胆大包天的巫祝。

    这等满不在乎的姿态,着实所有人都摸着头脑,便是虞姬和吕雉、吕小妹也大为不解。

    毕竟,哪怕是不信鬼神者,被人暗地里那般诅咒,心里恐怕也会膈应的不行!

    「君子,你为何不赞成陛下处置那邪巫?」

    虞姬颇有些替秦墨着急道。

    她是楚人,尤其崇信巫事,因而也最愤怒,以着她的性子,真恨不得亲手杀了那巫祝!

    吕雉和吕小妹虽未说话,却也是俏脸阴沉,那巫祝敢暗里厌胜诅咒秦墨,实在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我要毁了人家的立身之本,难道还容不得人家暗里发泄怨气么,何必计较?」

    秦墨不置可否笑答道。

    吕小妹皱眉道:「姐夫,那巫祝可不是简单的发泄怨气,他是在用厌胜之术诅咒你!」

    秦墨指了指身旁吃卤煮的帕莎黛母女,问道:「按理来说,她们身为拜火教圣女,也算是巫吧?」

    吕小妹一愣,虞姬和吕雉也愣了。

    三人转而看向帕莎黛母女,眼神很古怪。

    不说不知道,一说下一跳,这帕莎黛母女俩,若放在大秦,还真算是巫。

    而且,是最接近神灵的太祝级别大巫!

    可这母女俩除了在胡商信徒面前,是一副圣洁而虔诚的圣女模样,私下里却完全是五毒俱全,好吃懒***美喜奢华,更兼权欲心极重,一门心思重现先祖伟业,俨然俗不可耐的贵女做派。

    以至于,家里诸人从一开始便忽略了,她们是「巫」的事实。

    此时秦墨提起,虞姬和吕雉姐妹才猛然意识到,这俗不可耐的母女俩,乃是理应让人敬畏的大巫!

    可想到,母女俩平日里的做派,三女又实在敬畏不起来,因而眼神古怪……

    「你们相信光明神阿胡拉真的存在么?」

    秦墨看向母女俩,笑问道。

    帕莎黛女王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立即摆出圣洁而虔诚的模样。

    但,迎着秦墨笑意盈盈的玩味目光,她面上的圣洁虔诚,却在眨眼间,便又迅速消散,扭捏的摇头说实话道:「不信。」

    黑心棉袄安妮薇,比她更实诚,没有丝毫犹豫的摇头道:「不信!」

    虞姬:「???」

    吕雉:「???」

    吕小妹:「???」

    三女满头的黑人问号。

    开甚么国际玩笑?

    你们身为圣女,居然不信自己的神灵?

    秦墨笑了,摊手向三女道:「看见了吧,越是装神弄鬼者,越是不信鬼神,因为他们太知道,自己是甚么货色了。」

    「由此想来,那巫祝暗地里厌胜诅咒我,

    多半自己也没当回事,只是在发泄心中怨气而已。」

    「这便像咱们普通人恼恨某人,嘴上骂其不得好死般。」

    「我这些年攻城略地,又开建无数学馆,不知遭受多少敌寇暗里咒怨,不知遭受多少世家大族暗里咒怨……与那巫祝有何区别呢?又何必斤斤计较呢?」

    三女哑口无言,一时无言以对。

    话糙理不糙,秦墨明里暗里得罪的人海了去了,若真把旁人的诅咒当回事儿,那也别过日子了!

    ……

    与此同时,咸阳宫大殿内。

    嬴政看着秦墨遣老公孙送来,为那巫祝陈情的正式奏疏,一时也是哑然,好半晌才向侍立的赵高道:「去刑部传朕诏令,那邪巫按律处置即可,不必刻意重刑惩治。」

    放过是不可能放过,秦法里写着巫蛊害人要入刑,那便没有放过的道理。

    不鞭笞一顿戴枷示众,警醒天下巫祝,那还不乱套了!

    下首学政的扶苏,皱眉道:「父皇,因何突然撤销那邪巫的五刑之罚?秦相有爱人之心无可厚非,但父皇却不应心软,理应重惩那邪巫以儆效尤!」

    他向来是仁心爱人,但此番事涉秦墨,嬴政下诏令,以残酷的五刑,处置那邪巫时,他却没有劝阻。

    因为,换做他也会那般处置!

    可现在老爹突然撤销先前的诏令,就很让他疑惑了。

    嬴政抬手把秦墨的正式陈情奏疏递给他,示意好大儿先看看再说。

    扶苏双手接过奏疏,一目十行快速阅览,而后也沉默了,好片刻才道:「秦相看事之角度,实在奇绝,心胸之广大,也实在令人敬佩。」

    「所思奇绝不假,但心胸广大么……倒是不见得!」

    嬴政表情的笑了笑,但转而似乎若有所悟,嘿然摇头道:「朕终于明白,秦卿前些日为何突然行使相权,颁布那两条事关巫祝的政令了,实乃用心良苦啊。」

    扶苏好奇:「何解?」

    嬴政丹凤眼中闪过无奈之色道:「医馆之事,以你母后为首,那两道政令,按理该由你母后来颁布,或由你母后提出,让朕来颁布。」

    「秦卿行使相权将之颁布,便是拿自己当靶子,替你母后和朕,挡受天下巫祝之怨愤啊!」

    「也为那些不识好歹的巫祝,留下一个回旋的余地!」

    扶苏听明白了,心中唯有慨然。

    若那两道政令,由他母后芈皇后或嬴政来颁布,天下心怀怨愤之巫祝,那些无知者无畏的民间巫祝,则必然把怨气对准芈皇后或嬴政,那恶毒的厌胜之术,也必然用在芈皇后或嬴政身上。

    而且,事关天子和***,便不是说轻轻揭过,便能轻轻揭过了,介时天下之巫祝,有一个算一个,都得脱层皮。

    甚至那已经不可能在发生的焚书坑儒,或许会变成「焚巫坑祝」的形式上演……

    「大秦有此宰相,国之幸也~!」

    ……

    ……

    秦墨不予追究那邪巫,并亲自为之上疏陈情,这事儿便算是过去了。

    咸阳城内原本得到风声,忙着销毁证据,并惶惶不可终日的巫祝们,无不长出一口气,皆言秦墨心胸宽广,有古君子之风。

    这关于秦墨心胸宽广的贤名传入朝中,嬴政和中枢重臣们,嘴角顿时撇到后脑勺上去了。

    夸秦墨贤能,绝对适用!

    但夸秦墨心胸宽广,似乎就有那么点不合适……

    秦墨看似与人为善不争不抢,但前提是你别招惹他,否则他总有正当的借口给你穿小鞋,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于是,似乎是为了印证

    嬴政和中枢重臣们的腹诽,秦墨的第三期慈善款项使用清单发布了。

    这第三期,不但记录了许多新晋为医馆捐款的贤达,还有五章西游记后续剧情,后面更附加了杜县巫蛊案的始末。

    最重要的是,这第三期不再只是面向咸阳百姓,而是走朝廷传递公文的渠道,直接来了一个明发天下各郡县乡里。

    这就是合法合规的杀人诛心了!

    咸阳城内,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咸阳巫祝们,在看完第三期内容之后,顿时哀嚎声一片。

    砸了!

    饭碗彻底砸了!

    杜县巫蛊案始末一旦传遍天下,整个大秦的所有巫祝,饭碗算是全砸了。

    至少短时间内,或者说近几年内,在杜县巫蛊案的影响没有消下去之前,大秦巫祝们的风光是彻底没了。

    想要糊口过日子,唯有去接受医馆的培训,换个医者的身份,老老实实去行医事。

    否则,就老实种田土里刨食吧!

    秦墨此举,看似是合法合规,只是向天下百姓,讲述了一件趣闻,顺便向天下间的豪商爵臣为医馆募捐。

    但巫祝却是暗暗腹诽,他们分明感觉到,秦墨是在向全天下的巫祝挑衅。

    你们不是喜欢诅咒我吗?

    请继续,随便你们诅咒!

    倒要看看你们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到底能不能咒死我!

    巫祝当然没本事咒死秦墨,唯有垂头丧气,认命的前往医馆,接受医疗卫生知识培训。

    毕竟,秦墨的政令摆在那里,不接受医馆培训者,不得行医事,否则但有告发,按谋害人命处置。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巫祝算是彻底老实了!

    医馆的建设工作,也进入快车道模式,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医馆,在大秦各郡县乡里拔地而起。

    而与此同时,卢生等人编撰的《插图版千金方》,以及夏无且编纂的《民用医疗卫生手册》,还有太医署编撰的《家畜家禽养护手册》,三本书印刷出来,同时投入使用。

    只要是接受医馆培训的巫医和稳婆,几乎是人手一套!

    ……

    医馆建设进度报告,几乎是一天一更新,每天都有新的医馆建成,或者改建成功,医者陆续入住。

    当然,期间也不免出一些小插曲,比如某些医馆在建设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贪弊之事。

    尤其在关中之外……越远离关中的郡县乡里,发生的贪弊事件便越多。

    或许是某些人觉得天高皇帝远,贪弊了也没人发现,但他们却忘了,医馆是特么官办的,锦衣卫和御史都有权监督。

    他们已经独立于朝廷系统之外,就靠抓贪弊官员在自己的体系内升职呢,因而格外上心。

    而且,医者进驻之时,也是要验收的,建筑出现质量问题,他们第一个不答应。

    所以借由医馆建设之事,大秦各郡县官场,又出现了新一轮「大清洗」,落马者比比皆是。

    加之有双轨法在,锦衣卫和巡查御史,出手半点不带迟疑,彻底成为索命阎王的代名词!

    不过,这也忙坏了,身为官办医馆总负责人的芈皇后,每一位负责建设医馆的官吏落马,她和几位夫人都要过问。

    秦墨眼看她们的肚子越来越大,有心接过差事,劝她们不要如此操劳,可几个女子想要做出一番事业,以期未来名垂青史,又怎肯听他这晚辈的劝谏。

    芈皇后和几位夫人,本身便属于大龄产妇,这一折腾胎儿都开始不稳,渐渐都有了早产的迹象。

    秦墨得知后,吓得好悬没死过去,直接禀告给嬴政,强行卸了她们的

    职务自己接手,让她们安心养胎。

    医馆越建越多,时间也到了秋后,芈皇后和几位夫人身为大龄产妇的弊病,彻底显现出来,几位夫人先后早产,索性母子皆平安无事。

    但到了芈皇后时,夏无且也麻爪了,因为宫中的女稳婆,看出芈皇后胎位不正。

    胎位不正在后世,不算是事,剖腹产一套下来,比顺产还快。

    但在这先秦时代,则是要命的大事,一不小心便是母婴皆陨。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夏医令……夏老,您一定要救救母后啊~!」

    扶苏和元嫚守在产房外,急的向屋内连连喊叫。

    嬴政没有说话,但却像是一头狂燥的雄狮,在产房门前的台阶上,快步来回转圈,脸色阴沉的吓人。

    夏医令肃然的声音,在无菌产房内传出:「太子与公主殿下放心,老臣尽力而为……」

    这话音,明显有些中气不足。

    嬴政突然停下脚步,皱眉左右看了看,问道:「秦卿呢?他怎不在?」

    这话是问赵高呢,秦墨方才还陪同在一侧,此时却是没了人影,没秦墨在,嬴政心里更不踏实了。

    「回禀陛下,好像是出宫去了。」

    赵高忙是揖手答道。

    嬴政愣了愣:「出宫做甚么?」

    赵高再次揖手:「臣也不知,但……秦相是直接骑着马出宫的,似乎是有甚么急事。」

    秦墨有宫中骑马的特权,可以前从来没用过,今天算是用上了。

    免费阅读..com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