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神医辣妻靠种田旺夫->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神医辣妻靠种田旺夫-第三百三十八章 戴满了首饰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本来陈氏是很害怕傅言家的,因为她家里有一个气场很强大,战斗力爆棚的男人。

    可是现在,慕定安带兵出去打仗了,离开的那一天那一身铠甲让人望而生畏,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汪家更多的是觉得傅言家里没男人撑腰了,所以不像以前那样怕她。

    他们汪家和傅言家有陈年的旧恨和矛盾,傅言身边没男人了,那个也很厉害的邵羽经常不在院子里,所以汪家人难免蠢蠢欲动,想把以前栽的跟头,丢的脸面都还回去。

    陈氏嚎这一声,马氏也跟着嚎。

    「指不定盖这个小房子就是为了收礼钱呢,有的人生来就是穷酸的命,还以为挣到钱了,结果就盖这么一个小房子,唉,可怜啊可怜,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她们听说傅言给兰英开的工钱高,连郑氏去打下手也有不少的收入,既然如此,怎么不盖一个大院子?

    她们对郑氏母女的态度,已经从眼红心热转变成了看不起。

    郑氏和兰英本来很高兴,这些话声声带刺,两人的脸色顿时都不好了。

    傅言眸子一冷,正要起身。

    「言姐,你怀着身子,我怎么能让你挡在我的面前。」兰英赶紧拉住了她的手:「让我去吧。」

    「我也去会会他们家。」郑氏一脸的嫌恶,实在是欺人太甚。

    傅言脑子里转了转:「吵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一次吵了,下一次她们还会阴阳怪气,现在是邻居了,不把她们的气势压下去,以后有的闹。」

    「傅大夫,你有啥子主意?」郑氏问。

    傅言进了她的房间,不一会儿她出来,手里面拿着一个盒子。

    这个盒子兰英眼熟,所以她更多的是疑惑。

    傅言打开盒子,这里面都是李羡给兰英的首饰,每一样换成钱,都够用几年。

    寻常人家得到这些东西,可以说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当然是像宝贝一样死死护着,记挂着,可是兰英母女却又是那样的信任她,把东西放在她这里让他保管。

    傅言把一对玉手镯取出来,戴上兰英的手腕,又给她戴上簪子、项链,能戴的都戴上。

    「傅大夫,你这是——」郑氏讶然。

    「虽然说财不外露,但是这些人以为你没钱就拼命践踏你,只要他们还不知道你们有底子,就始终不会收敛,总得让他们看看,而且这东西放在我这里,也不怕被人惦记。」

    傅言给兰英整理了一下头发,嘴角边勾起:「总是叫的狗,是要打服的。」

    兰英身上的衣服,料子还不错,

    配上这些首饰也不算突兀。

    她看了看身上,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言姐,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夸张。」

    「是夸张,不过对付那些人正好。」傅言莞尔。

    「出去吧。」

    这天一干旱下来,人难免心浮气动,地里种不了庄稼,山上找不到几棵野菜,马氏和陈氏都闲着,自家婆婆冯氏看她们不顺眼,两人就想发泄一下心里的怨气,同时转移冯氏的注意力。

    偏偏,她们和傅言家,兰英家的关系不好。

    「汪家大嫂,弟妹,你们是在说我们家房子小吗?」

    郑氏站在院墙外,看着下面的院子开口。

    见终于把人骂出来了,马氏和陈氏更是来了劲,哼哼地出了大门。

    「指你家姓,说你家名了?你有这个吵架的心思还不如关心你家房子全村第一——」

    马氏一抬头,不由得住口了。

    就看到兰英的身上戴满了首饰,手上的脖子的头上的耳朵的,应有尽有,都是玉的金的,质地上佳,光是一

    样解下来,就足够他们一大家子吃喝几年不干活。

    「你,你身上哪来这么多,你去哪里偷的抢的。」马氏眼睛一下子炽热起来,同时她的气焰被压下了一大截,再也鼓胀不动了。

    「兰英的未婚夫给她的,咋,不服气?」傅言冷笑:「人家是战场上的将领,这些东西不过是随手拿出的事情。」

    兰英订婚了,整个村子都知道,是个西河村离家订下了亲事,而李家的那个后生,不过是一个模样生得俊朗的,家里不算穷但也普通,跟在慕定安身边做事,好像还在北部战场立下了战功。

    本来不少人觉得,李羡已经有了身份,能挑选家世更好的,哪里会真的在意一个村丫头,这一桩亲事怕是成不了,可是没想到,李羡却慷慨给了这么多,看来是真的上了心。

    而现在,李羡还成为将领了?

    陈氏和马氏再看兰英,只觉得她整个人都完全不一样了,好像是她们和后代此生都无法逾越过的大山,不仅仅傅言和慕定安她们远远比不过,兰英家也要骑在他们的头上,笑看她们的卑微。

    两人顿时觉得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个泥腿子也有这样的命,怕不是唬人。」陈氏悻悻嘀咕道。

    「如果这样想能让你好受一点。」傅言面带微笑。

    把马氏和陈氏折磨得没有什么力气,几人进了院子。

    「这些东西戴着真沉呀。」兰英一件件摘下来,放回到盒子里,放回之前,都忍不住好好摸一下。

    「以后还有更多,还会更沉。」傅言笑道。

    这一次打击了马氏和陈氏,两人再怎么着也会消停好一阵子,以后就算要闹,底气也没有多少。

    郑氏由衷觉得,这个法子好,刚才看到马氏和陈氏的样子,她实在是太痛快了,真的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实际上对付这样的人,真的不要有什么客气和怜悯,直接一棍子敲得严严实实的最好。

    「不知怎么的,我最近做了好几个差不多一样的梦。」兰英说:「我梦到李羡上了战场,正在打仗每天都在杀敌,他的身上都是伤——」

    李羡的确是在打仗,可是大家都瞒着兰英,当然不是大家故意要这样做,对于自己的未婚夫,兰英有知情权,而且是最不应该被瞒着的那一个。.

    这是李羡的意思。

    他被派去距离这里差不多千里的太原郡,回来遥遥无期,全看二殿下的心意,现在又在打仗,他不想让兰英牵肠挂肚的,这种感觉太磨人了。

    「说明你在记挂他,希望他好好的。」傅言安慰她:「何止你在等,我也在等。」

    兰英想到慕定安去了战场,现在她和言姐一样,都在这个地方等着心爱的人,本来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孤寂感,可是现在这种感觉减轻了一些。

    兰英家要办酒进新房,傅言直接大大方方给母女俩放了五天假。

    尽管如此,有了空闲郑氏还是让兰英多去镇子上看看,她对操持这些事情比较熟练,就主要扛在自己的肩头上,不管怎么样铺子那儿不能太冷清了。

    傅言让小左和小右帮忙搬东西,兰英家里东西不多,很快就都搬到了新家里。

    正好邵羽回来了,她又让小左小右跟着去镇子上帮郑氏拿菜,郑氏买了个独轮车,一个人推着来回也辛苦。

    邵羽脸色不太好,似乎有点垂头丧气。

    「这是怎么了?」傅言问。

    「嫂子,我去宁郡了。」邵羽喝了一口水。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