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穿书成了反派的恶毒娘子->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穿书成了反派的恶毒娘子-第七十八章:如果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黎小小直接干脆了当,“金大人有所不知,我即使才离异的妇人万万高攀不上,之前也拒绝过,还望金大人切莫提起。”

    金森仙笑了笑,没再说话,三人继续谈论商业合作之事,谈到最后,签订好更高远的版图计划这件事才算是了结,其中新的签署的项目分别是在北魏国之外的国家进行新品菜色的订单购买和分成。

    那几道菜品包括有番茄和土豆在内的作物。

    这订单谈下来,黎小小每年至少有一两千两的黄金到账,开国公看着这些订单也觉得好奇,“小小是如何认得这些食物,并保留下来的呢。”

    关于黎小小民间的传闻很多,吴昊也感觉自己看不透这孙女。

    “这些都是仙人点梦,仙人还赐予我一个空间,就是祖父您手上戴着的戒指,可以容纳不少的东西,仙人也给我这样一个空间。”

    黎小的随意,旁的两人仔细思索,越发认可这个答案,这是目前最合理的解释,黎小小看两人诧异,“仙人说着,这个世界是被限制的世界,是受罚的世界,只有赎清罪孽,开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才会打开。”

    这句话是原书中的第一句话。

    吴昊和金森仙神情惊诧,吴昊端起桌上的茶杯开始喝起茶来,金森仙瞳孔莫名有些竖起来,只有一瞬间的变化,黎小小总觉得是自己看错了。

    “是这样啊。”

    金森仙直接站起来,行拱手礼,“抱歉,吴相国,在下却有急事要处理,先行告退,后续事宜再次联系即可。”

    吴昊虽是不懂却也应允了。

    黎小小也慌忙告知相国,要去处理事情,还有半年的时间要进入到天乾学院,根据书中的预测,她需要想办法去处理荣国公之事。

    她话音刚落,开国公就坐在原地叹了口气,“小小,那荣国公背后有三皇子支撑,当今皇帝性命垂危,三皇子权势如日当天,三皇子还有国师撑腰,这件事哪有这么好解决,就算是我知道这件事,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开国公府即便是掌握兵权也并没有这么强,那国师是个深不可测的存在。”

    黎小小却是不听,“祖父,这是我的职责,怕是那国师便必须要除去的存在,毕竟罪名难清啊。”

    开国公闭上眼,随即不再说话。

    这确实是余生的孽。

    开国公手捏着茶杯,劲一大,直接捏碎了,黎小小没有打招呼,直接离开府,倒是今日上京最近的大事闹的沸沸扬扬,将军接到休书,直接签订了休书,同时刀刃掉府里的四门小妾,要转身投入战场。

    将军府瞬间让人议论纷纷,而且将军府的小姐,居然没有回到将军府,反而是去了相国府里。

    这件事也传到三皇子耳边,三皇子直接在府里砸了茶杯,气得发抖,他辛辛苦苦布了十年的局,如今被损坏了一大半,怎么不知道这黎小小这么会煽风点火,先是将军夫人病好了要和离,再是将军府的小妾被如数杀害,他的暗棋被破坏好几个,这将军一走,这后面的计划瘫软一半。

    分明只要等吴馨月死掉,就能逼她和开国公交出虎符,开国公男丁有出息着甚少,能独挡一面的更是寥寥无几,一个新出来的吴世媱还不够,又来个黎小小,怕是这虎符早就被这吴世媱拿去一个,毕竟能哄四个男人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女人哪里能简单。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的计划全都没有了,气死我了,黎小小,吴世媱,我不会放过你们。”

    三皇子将房间内能砸的家具瓷器全都砸个稀碎,整个房间全是巨响,三皇子的事很快传到国师耳边,国师却继续站着吹笛,悠长美妙的声音传来,仿佛没有听到下人回报的这句话,下人汇报完直接告退。

    国师却看着江边,眼神中充满温柔,仿佛江里有什么人站着。

    后宫里,皇帝正在批阅文件,这件事传到耳边,他咳了咳,手上一滩血迹,在旁边的是太后,太后倒是沏茶,脸色红润,温柔的劝诫,“皇儿,你这病还得病多久呀,最近不是听说那吴世媱和黎小小手中有不同凡响之物,求一样来,也能撑些时日吧。”

    拓跋孜继续咳嗽着,却摇了摇头,“额娘有所不知,这并非是毒有药可医治,这是诅咒,当初我只是个宫女生下来的皇子和国师做交易才做上这位置,如今时限将至,还有件事,朕一直不敢告知,您的儿子已经去世了,就在国师常去的那片湖里。”

    这句话可谓是晴天霹雳,太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失踪多年的儿子竟然惨遭毒手,她端着茶杯的手在不断的颤抖,险些拿不住,另一只手稳着,那水流在地上。

    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她养了这么久的孩子,居然是杀死自己的孩子的帮凶,她这些年真是糊涂。

    怪不得都找不到任何线索,她甚至都快要把这个孩子给忘掉了,一心一意的疼爱他,助他登上皇位,甚至是被下毒都忍下来,太后忍受不了,闭眼直接离开。

    “哀家,有些事要处理,先走一步,随即摇摇晃晃走出书房。”

    没多久,拓跋孜直接倒在桌上睡觉,眼睛流着泪,嘴里念叨着,“要是你死了该多好,要是哪天我没有做这个交易该多好。”

    他总算是可以安安静静的死去,接下来的一切交给下面的人去处理,他好累好累,如果你真的死了该多好。

    最后拓跋孜眼睛里流出一行泪来,国师悄然出现在房里。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