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将门虎女风华->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将门虎女风华-第四百六十章 问责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他想以后能和她共度余生,日子肯定不会闷,是一件美好的事,值得憧憬。

    她要是想和他过一辈子多好,可惜她一直想去西北,没把这里当成她的家。

    「楚云溪,你打算怎么办?她们这么算计你,你甘心吗?要不我帮你捉弄一下她们,给你出气,你就不要难过了,不值得。」她安慰道。

    她想为他出气,让他心里很暖,非常感动,自从她嫁给他后,他不像以前那样孤寂了,虽然他经常被她气到,但他觉得这种感觉不错。

    没有人喜欢孤独,他也一样,他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他防备心重,不轻易向人打开心扉。

    他和叶绝尘能成为朋友,也是他主动靠近他的,他们从小就认识,其实他对叶绝尘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

    觉得这个小孩很聒噪,很烦,话太多了,很讨厌,他都不怎么搭理他,对他很敷衍。.

    大多数的小孩子胜负心极强,你越不理他,他就越来招惹你,叶绝尘就是这个样子的。

    总是来骚扰他,像一块牛皮糖似的,怎么赶也赶不走,慢慢的他们就变成了朋友。

    「不用了,我自己解决。」他拒绝道。

    他不想让她扯到这些是非里面,这种事情不适合让她处理,她的战场不在这里。

    「那好吧,你这么谨慎怎么会中招,又是怎么逃脱的?不会是被你娘骗到你那表妹那里吧?怎么老是喜欢用这一招……」

    听着她滔滔不绝的,他虽然很喜欢听到她的声音,但今晚不合适,这分明就是穿肠的毒药,让他更敏感。

    感觉药性更烈了,他非常烦躁,赶紧打断她:「你给我闭嘴,要么住口,要么帮我解毒,你自己选。」

    「你好凶啊,居然吼我,又不是我算计你的,你再敢吼我一句试试,以后休想我再理你。」她有些委屈的说道。

    他太急了,语气有些重,他可不想和她冷战,上次他已经体验过那种感觉了,真的很痛苦。

    他软声软语的哄道:「对不起,我错了,不该吼你,别生气,为我这种人生气不值得,要不你打我骂我吧,我不是不喜欢听你说话。

    其实我很喜欢听你说,你的声音也非常好听,现在是特殊情况,一听到你的声音,我这心就像被猫爪子挠了似的。

    这毒像越来越烈似的非常煎熬难受,我怕自己忍不住想非礼你,你又不愿意帮我解毒,我有些烦躁才这样的,你就原谅我吧……」

    楚云溪急切的向她解释,就怕她真的不理他,还发誓。

    苏叶并不是真的生他的气,他被自己的母亲算计,心情不好很正常,她和他说话也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好吵啊,我困了,你好好解毒吧,别打扰我睡觉,不许再出声了,要不然我揍你。」她威胁道。

    听到她轻快的语气他松了一口气,知道她没生气就放心了。

    「今晚不许上我的床,自己睡软榻吧。」

    他不由得失笑,那明明是他的床,什么时候变成她的了?她说的也没有错,他的就是她的。

    苏叶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点冷,好像有人抱她,她想睁开眼睛看一下,眼皮太重了,睁不开,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又睡了过去。

    他怕冷着她,还把自己的胸膛给搓热,看她哆嗦了一下,知道冷到她了。

    拥紧她,安抚道:「抱抱就缓和了,睡吧。」

    他的毒虽然解了,但抱着她睡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他宁愿难受也要抱着她睡,她躺在他怀里让他觉得很满足,真想这样抱着她一辈子。

    他忍不住亲了亲她,惹得她在睡梦中皱了皱眉才放过她,

    闭上眼睛睡了,明天还有不少事要处理。

    一大早楚夫人就起来了,楚太傅有些奇怪:「今日你怎么起得这么早,你又不像我一样要上朝,再睡会吧,气色这么好,有喜事?」

    楚夫人笑着说道:「今日有喜鹊登门,必定有喜事,昨晚我看溪儿那么忙,很晚了还在书房,他可能歇在书房了,我有事找他,现在就过去看看。」

    看她梳妆好后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楚太傅看了直摇头,真不懂得她在搞什么,今日这么急躁,现在他还不知事情的严重性。

    楚夫人去到书房门口时,发现门还是锁着的,她心里一喜,看来是成了,太好了。

    林嬷嬷那双混浊的眼睛闪过一道精明的光芒,心想:「事情成了,表小姐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以后她成了女主人,好处少不了自己的。」

    林嬷嬷是家生子,她全家都在太傅府做事,袁娴雅答应过她会提携她一家,她能当家时会给他们重要的职位。

    她也是看着她长大的,知道楚夫人最疼她,袁娴雅又会哄人,她觉得袁娴雅温柔大方,好说话。

    她对苏叶没什么好印象,很怕她,看她的行事作风就知道不好贿赂,她还帮袁娴雅打压过苏叶。

    以为仗着她是楚夫人的心腹,苏叶至少给她几分颜面,谁知苏叶不给面子,教训了她一顿。

    她就向楚夫人哭诉说她不把楚夫人放在眼里,非常嚣张跋扈。

    楚夫人气冲冲的去问罪,被苏叶三言两语给堵住了,她拿礼数来说事,还说林嬷嬷尊卑不分,她只是教她何为尊,何为卑。

    还拿大历律法来说事,把她们说得哑口无言,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敢在苏叶面前猖狂了,她才真正意识到主子和奴仆的区别。

    楚夫人待她宽厚,府里的其他人对她很恭敬,还巴结她,她也把自己当成半个主子,苏叶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楚夫人示意林嬷嬷开锁,她敲了敲门,假装喊道:「溪儿,你在里面吗?娘昨天把东西落在里面了,想进去看看,你现在方便吗?」

    她故意喊这么大声就是想吵醒他们,这样他们就会穿好衣服,她再进去。

    谁知喊了老半天,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她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推门进去,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

    门窗都是好的,他们两个是怎么凭空消失的,楚夫人一头雾水,转身跑去袁娴雅的院子。

    被楚云溪砸坏的窗户,他吩咐楚肖换了新的,也让他不要动门口的那个锁,以他对自己母亲的了解,知道第二天她会去捉女干,就让她空欢喜一场吧!

    「雅儿,怎么回事?你不是在溪儿的书房吗?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们昨天没行房?出了什么差错?」楚夫人关心的问道。

    袁娴雅非常憔悴,脸色白得如一张白纸,她抱住楚夫人哭诉:「二表哥他不要我,他说我恶毒伪善,他非常厌恶我,说只要苏叶那个狐狸精一个,姑母,我哪里不好了,他为何这么绝情……」

    闻言,楚夫人皱了皱眉,非常生气,「你别听他胡说,雅儿自然是最好最善良的姑娘,他不喜欢你,是他眼光有问题,没福气。

    昨天的事不关你的事,都是我自己的主意,怪不到你身上的,你之前还劝过我不要给他下药,这些想法都是我自己的主意。

    今天他回来我会好好说说他,教训他一顿,免得他不把我放在眼里,真是无法无天,不知好歹。」

    楚夫人没有看到袁娴雅埋在她胸口的那一张脸都是得意,她想了一个晚上,她不能让这件事牵扯到她身上。

    楚夫人还是很好骗,不过也是她聪明,之前就假装劝阻过她,说这么做不好,她果然上当。

    下朝之后

    ,楚云溪回到景岚院叫上苏叶,让她和他去客厅。

    「楚云溪,去客厅做什么?是因为昨天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聪明,给你看一场好戏,算计我的人我又怎么会放过,虽然她是我娘,但她老糊涂了,总是拎不清,被人骗,她需要一个深刻的教训,免得总是这么蠢。」他冷声说道。

    他身上泛着冷意,她知道他心里很难受,安慰道:「别难过了,至少你爹明事理,你想要什么礼物,我可以送给你,要不让明月给你做好吃的,或者找什么孤本给你。」

    他笑了笑,温声道:「我可不像你贪嘴,整日想着吃的。」

    「能吃是福,是你没有口福。」

    两人说说笑笑的,楚云溪趁机牵住她的手,苏叶也没有挣开。

    楚夫人一直在袁娴雅的房间里安慰她,直到有下人让她们去客厅,她们才知道过了很久。

    看到楚云溪时,袁娴雅的眼皮跳了跳,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老爷,你找我……」

    「你们两个给我跪下。」楚太傅厉声说道。

    楚夫人有懵了,不满道:「老爷,你干嘛这么凶,是不是他和你说了什么。」

    「跪下,要不然就请家法。」楚太傅怒气冲冲的说道。

    楚夫人看他发这么大的火有些心虚,不情愿的跪下去。

    「袁月泠,你可知错?你昨天干了什么?是不是给溪儿下药,算计他?」

    楚太傅从来不叫她全名,只有生气的时候才叫,他很少生气,她现在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她直接承认:「对,我是给他下媚药,但都是为了他好,他们都成亲这么久了,一个孩子都没生出来,我也是想尽快抱孙子,雅儿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他一直拒绝,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雅儿,你呢?有什么话要说?」楚太傅目光凌厉的看着她。

    被他看得头皮发麻。

    「这不关雅儿的事,都是我做的。」

    「你给我闭嘴,我没有问你。」

    袁娴雅可怜兮兮的说道:「姑父,千错万错都是雅儿的错,你千万不要怪姑母,她这样做也是为了我,请你罚我吧,我愿替姑母受罚。」

    这个袁娴雅心机果然深,三言两语就把事情推到楚夫人身上,还让人觉得她孝顺。

    「不关雅儿的事,老爷要罚就罚我一个。」楚夫人喊道。

    看到她们一副母女情深的样子,苏叶替楚云溪不值,楚夫人还不知悔改,看到楚云溪没有一句关心的话,直接指责他。

    这次她们一个都逃不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