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软软娇妻驭恶夫->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软软娇妻驭恶夫-第五百九十一章 真做了母亲了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也不知道小黑是听懂了还是没有听懂,它跳起来舔颜卿白生生的指头。

    “汪!”继续摇尾巴,摇得欢实。

    宋彪拍它的狗头,“敢舔我媳妇儿,不知道舔了哪个狗,去去去。”

    小黑又站起来舔一口宋彪的手背,继续摇尾巴。

    当天中午小黑就吃到了鸡腿,  不仅是鸡腿,还有一整只鸡,清炖的,喷香。

    吃完之后它就又跑出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去会媳妇儿。

    宋彪看着它跑出门,骂骂咧咧,“没出息。”

    颜卿笑得眉眼弯弯,  拉着男人的手说去后面花园里剪几支花回去插瓶。

    男人取了剪子来跟着一起去,路过池子的时候看到里面优哉游哉的肥硕大鲤鱼。

    “晚上吃红烧鲤鱼吧,养得也差不多了。”

    “这是观赏的鲤鱼,你要吃让人去街上买就是。”

    池子里养的鲤鱼多好看,红的黄的花的,吃了多可惜。

    而且,万一是拦着乐小鱼喂的那条,他还不是要哭。

    当年的几条鱼,就剩一条了,小鱼可是宝贝得很。

    在宋家村的时候说要他放进门口的池塘里去养着他都不肯,就是怕捞鱼的时候认不出来。

    后来干旱的时候另外三条鱼都死了,明明是没缺它们的水,也不知道怎么就死了。

    当时小鱼可是哭得伤心,眼睛都哭肿了,还挖的坑把那几条鱼埋了的。

    剩下这一条,  他宝贝得很,  谁也不许碰。

    来了京里,跟他说池子里的鱼不打起来吃,  而且他那一条明显颜色不一样,  个头也不是一般的大,一眼就能认出不同来,他这才同意放进去养的。

    他时常都来喂,鱼也认得他。

    小鱼蹲在边上喊它它就来了,鱼食捏在手上喂,也不会咬着他。

    换个人来,就是颜卿来,那鱼也不理会。

    现在男人要吃池子里的鱼,颜卿可不惯着他。

    宋彪不高兴,捡着路边的鹅卵石往水里丢,没砸着鱼,只把鱼都吓跑了。

    “乖,咱们晚上就是红烧鲤鱼。”

    颜卿软着声儿的哄着他,当然,与还是在街上买的鱼。

    宋彪哼哼算是同意了,他也不是要吃儿子养那一条,就是觉得养得这些鱼又不能吃,太浪费。

    什么观赏鱼,  吃起来还不是一个味儿么。

    “桂花开了,好香啊,  相公你闻。”

    一阵风吹过,桂花的香气扑鼻而来。

    “香有什么用,又不能泡酒。”

    对于桂花酒,宋彪是深深的执念。

    知道男人是心头不舒服,要人哄,颜卿便顺着他的话说。

    “泡,今年给你泡,十斤好不好?”

    十斤够谁喝的?

    宋彪瘪瘪嘴,讨价还价,“五十斤。”

    不出意料的,得了媳妇儿的白眼。

    “不想喝就算了。”对得寸进尺的人,就是要这么干脆。

    被小媳妇儿威胁了,宋彪重重的哼一声,“十斤就十斤吧。”

    不妥协还能怎么办呢?

    颜卿冲着男人仰出灿烂的笑容,“相公最好了。”

    “哼,就知道敷衍老子。”宋彪忿忿不平。

    “不敷衍不敷衍,一会儿摘了桂花,下午给相公做桂花糕好不好?”

    颜卿继续好言的哄着,只要他听话不多喝酒,怎么都好说。

    什么桂花糕,宋彪才不想吃,但要是媳妇儿特意给他做的,那就给她个面子勉为其难吃两口。

    “嗯。”

    两人在花园里剪了些鲜花,便回去了。

    至于摘桂花的活儿,让下人去做了,摘桂花实在太费时间,男人说要睡午觉的。

    回去插了花就收拾了睡觉,宋彪一晚上没睡,这会儿是困了。

    颜卿以为他终于要跟自己说黄氏的事儿了,结果他是真的要睡觉。

    她反而是睡不着了,看着男人眼下的青黑,颜卿心疼。

    终究是生他的人,哪就只剩恨了。

    下午颜卿起来做桂花糕,又让就燕氏去买了鱼回来红烧。

    她不知道宋彪写了信回堪平,宋彪也没打算跟她说这个。

    宋回这两天就没有出门,在房里陪他媳妇儿呢,两口子稀罕闺女稀罕到舍不得放手。

    高明珠说要给闺女喂奶,宋回不乐意。

    “请了奶娘的。”

    高明珠执意要喂,“又不是没奶,白天喂两口,晚上还是给奶娘。”

    高门大户里的女子都没有亲自给孩子喂奶的,但是高明珠看着女儿吃奶娘的奶,她心里说不出话的滋味。

    她又不是没有奶,怎么就不能让孩子吃两口。

    “你是不是嫌弃我喂了奶就身材变形不好看了。”

    这个她知道,嫂子和温夫人都跟她说过的,就没有喂几天来,身形看起来还跟少女一般。

    温夫人也没有喂多久的奶,她不管是身形还是皮肤,都好。

    她也不多喂,应该也不会怎样的。

    看着媳妇儿委屈巴巴控诉他,要哭了,宋回可是冤枉得很。

    “我怎么就又嫌弃了,我就是心疼你么,喂奶多疼啊,请了奶娘了,咱闺女够吃。”

    宋回是怎么知道喂奶疼的呢,他小的时候见过。

    可不是他耍流氓,是小时候还在边境那会儿,村里有妇人给孩子喂奶喂疼哭了的。

    他们那地方穷,大人吃不饱孩子没得吃。

    但小孩子哪里知道,吃不到奶便更用力。

    那俗话说,吃奶的劲怎么来的?

    高明珠不说话,只眼巴巴的望着人,也看着男人怀里的闺女。

    宋回想讲道理,但是现在,她媳妇儿不能哭,媳妇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天只喂一两回就行了,好不好?”

    把闺女交给媳妇儿的时候,他还不忘要跟媳妇儿商量。

    高明珠得了愿,也不管几回,反正就是答应他。

    在女儿吃上的一瞬间,高明珠觉得,她这才是真正的母亲了。

    结果就是,晚上被疼醒。

    大半夜的,也不能抱了女儿来吃奶。

    疼得眼泪都忍不住了,宋回更是心疼,不知道要怎么办。

    于是,大半夜的,宋回跑去敲响了母亲的门。

    这时候找大夫还不如找母亲管用,他不能去敲嫂子的门啊,只能找母亲。

    姚氏在睡梦中被吵醒,又听儿子焦急的声音,也吓得不轻,还以为是小孙女怎么了,或者是儿媳妇怎么了。

    “娘,您去瞧瞧明珠,她直喊疼。”

    7017k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