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软软娇妻驭恶夫->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软软娇妻驭恶夫-第五百九十章 看不上村里的土狗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她死了。”

    突然,男人沙哑着声音说出这句话,吓得颜卿心头猛得一激灵。

    “谁?”问这个字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喉咙发紧,也变了腔调。

    男人又不说话,颜卿心头七上八下的,能让男人这般的没有几个人,到底是谁死了!

    她僵在男人怀里,手都捏成了拳,只能等着,还不能追问。

    许久之后,总算等到男人的回答。

    “我娘。”

    娘?

    颜卿的脑子一下子转不动了,男人的娘?

    这个人在她的记忆深处里,颜卿费了好大劲的劲才挖出来。

    黄氏?她见过一次。

    她不是走了么?怎么突然就没了?谁传的消息来?

    颜卿满心里都是乱的,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但知道必须要安慰男人。

    他说,那是他娘。

    他从没有喊过,从来都是那个女人。

    也是在这一刻,颜卿才知道,原来在男人内心里,还是没放下的。

    真么多年,颜卿一直以为男人是恨她的。

    不止是恨。

    颜卿不知道能说什么来安慰男人,只能抱紧了他,陪着他。

    宋彪不需要她说什么,只要她陪着自己就行。

    颜卿一只手攀上男人的脖颈,将男人抱得紧紧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有个温热的东西落在手背上。

    她不敢信,也不敢动。

    后来,怎么睡着的,她也不知道了。

    早上醒来,身边没有了人,再一摸外侧的位置,已经是没有了温度,男人早就起了。

    起来在内院没有找到人,到外院也没有找到人。

    问了万婆子才知道,男人去了祠堂。

    家里的祠堂只供奉了一个牌位,便是公公。

    男人为什么去那里,颜卿知道。

    今儿是不会去早朝了,也不知道请了假没有。

    问管家,管家说已经着人去宫里递帖子了,这样就好。

    颜卿没有去找男人,她往常一样送了儿子们出门,又与姚氏商议是小丫头洗三的事。

    “他们给孩子取了名字没?”

    提起孩子来,姚氏总是忍不住笑,“明珠说,小名叫润润,借姐姐的名儿圆圆润润,一听就是亲亲的两姐妹。”

    “这个名字好,一听就是一家人。”

    颜卿又问大名,姚氏说,“请了亲家公取,亲家公说要回去好好想想。”

    “这样最好,高相是有大才的,取的名字自然会是好的,咱们可安心动心就好。”

    姚氏也是这么说,“是呢。”

    再说着洗三要宴请些什么人,姚氏直说让颜卿看着办,她不懂这些。

    “东西定下来,让刘氏带人去采买就是,那些人我也不认得,你们拿主意就是。”

    颜卿也知道她会这么说,但总是要与她说说的。

    看家里的人,男人应该是没有跟他们提黄氏的事。

    姚氏去忙后,颜卿又找来管家,问他昨天有谁来过?

    昨天忙着明珠生孩子,她从早上起来就在明珠的院子里,就连高相来她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之后,她又陪着高夫人说话,根本就不知道情况。

    “昨天午后来了个母子,还抱了个几个月的孩子。

    门房说,她自称是堪平来的,还说家里人都没了。

    后来老爷让她进来说话,在偏房里,老奴并不知说了什么。

    后来,老爷就让老奴取了庄子上五亩地契给她,又安排了马车送她到庄子上去。”

    管家是知道老爷和夫人感情甚笃,也不相信老爷会跟那个女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牵扯。

    毕竟夫人珠玉在前,那个女人实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再说了,那个女人说是从堪平老家来的,那么小的孩子,不可能跟老爷有关系。

    一看就是老家什么亲戚,来投奔来的。

    就是皇帝还有一两个穷亲戚呢,更何况他们老爷就是泥腿子出身,有些个穷亲戚来投奔多正常的。

    家里人都死了,只剩那孤儿寡母的,也属实是可怜,他们老爷仁义。

    颜卿没有再多问,心想,那个女人可能是她那个名义上的妯娌。

    怎么就家里人都没了呢?

    当年,她就已经是身怀六甲!

    颜卿想不明白,只能等男人告诉她了。

    中午吃饭之前,男人终于是从祠堂里出来了。

    眼眶有些红,想来是被烟火气熏的。

    男人神色如常,还大方的表示,“老子今儿不想不出,吃了饭陪你睡会儿。”

    “相公都多久没有陪我睡过午觉了,您还能想起来么?”

    颜卿作势嗔他一眼,还一把拍开了男人来拉她的手。

    “哼,老子这不是说要陪你了,还敢跟老子翻旧账,讨打是不是?”

    “唔,汪!”

    宋彪手都还没有碰上小媳妇儿,小黑叫唤着从外头跑进来。

    那尾巴摇得快飞起来了,一看就是兴奋的。

    很快,小黑来到宋彪身边,脑袋在宋彪大腿上蹭,转圈的蹭,尾巴都甩得他腿肚子疼。

    小黑已经不是当年狗崽子了,力气大得很。

    宋彪抬腿把它拨开,“去去去,自己多少斤两心头没数,疼了。”

    小黑不走,又蹭回来。

    “狗东西,不知道是上哪儿快活了回来。”

    颜卿在他后腰上捏一把,“嘴里没句正经话。”

    宋彪不服气,又抬腿推小黑,这回却是对着媳妇儿说。

    “我还说错它了,你自个儿瞧它这个样子,不是快活去了是干什么去了?”

    又得了媳妇儿一个白眼,宋彪放了狠话。

    “你等着,过不了多久它就能带一窝小崽子回来。”

    “带回来才好呢,小黑都多大了,马上就是十岁了,再不找个媳妇儿,它都成老黑了。”

    颜卿还高兴呢,在堪平的时候,在宋家村的时候,宋回给它找了多少小母狗,它就一个都看不上。

    还有多少小母狗到家里来找它呢,人家主动来找它竟然也不要。

    哼!就是看不上村里的狗子。

    这回能找个,最好是领回来才好。

    别说是一窝狗子,两窝三窝,都能养活。

    宋彪被小媳妇儿这话堵得哑口无言,立马又觉得小黑可怜起来。

    “也不知道找的是谁家的母狗,带回来才最好。”

    说着,颜卿指着小黑叮嘱,“把你媳妇儿带回来,我给你媳妇儿做鸡腿吃。”

    7017k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