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软软娇妻驭恶夫->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软软娇妻驭恶夫-第五百八十九章 他不对劲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大姐说,不说要寻那等勋贵高门,就认人品品性。

    只要人实在,知上进,能心疼咱们闺女,能好生过日子。

    咱们媛姐儿这孩子,打小就是个实心眼儿的,一根筋说话还直,不是那等能拐弯哄人的。

    她舅舅那人,您也是知道的,就是个直脾气,火爆性子,总能得罪人。

    但她舅舅啊,就最是喜欢媛姐儿,说媛姐儿随了他,与他最像。”

    “外甥肖舅,怎么不是呢。

    天底下为人父母的心,都是一般的,都是想孩子日子过得好就是最最安心的。

    要说门第,便是你家这门第,有多少能配得上咱们媛姐儿的。

    再说了,那父辈的庇护哪能是享一辈子的,还不是要年轻人自己上进才行。

    要我说话,你们家就最最是通情达理的人,说话做事都能看出来。

    你放心,我定然是放在心上,媛姐儿的婚事啊,我定当是自家孩子来对待。”

    高夫人这就大包大揽的应了,谁都能看出来她心头是已经有了人选。

    现在还不说,怕是要回去再斟酌。

    “这可真真是太好了,我可就等着您的信儿了。”

    怕什么呢?

    也不是随便来一个就要嫁的,他们也还不是要看男方如何,颜卿可不会随便的嫁了媛姐儿。

    好歹是她看着长大的呢,从小就贴心懂事,她当是大闺女养的。

    姚氏没插话,时不时的给媛姐儿夹菜,小丫头都脸红得要跟猴屁股一样了。

    平时在家里说她的婚事时也没避着她,不见她这样害羞,这是有外人在了,才会不好意思。

    她们这边没喝酒,吃得就快,之后颜卿带着高夫人在后院里喝茶闲聊。

    本就不是多数的人,又年龄上差了这么些,只有聊孩子能聊到一处。

    壮壮和圆圆就成了缓解尴尬的最大用处,半岁多的两个孩子,长得还像,又都白白净净的招人喜欢。

    高夫人抱了这个,又抱那个,两个孩子可抱不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宋家的根儿在这儿了,就没一个孩子是认生的,谁抱着都能笑。

    小鱼和团团小的时候,我都怕他们被谁随便就抱走了去。”

    “这多好,小孩子便是要不认生才好,不然只认准了一个人,可累。

    你家小鱼,就是宋跃了吧,上次春猎我见着呢,偏偏少年郎了。

    还猎了羊呢,果真是虎父无犬子。

    之前,还听说他在街上救了英侯家的公子,可担得上一句少年英才。

    呵呵,都是你这娘亲教的好。”

    说到孩子上来,当母亲的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那边宋彪他们喝酒直喝到了傍晚才散,毫无意外的,宋彪又喝得多。

    好在,人还清醒,还能自己走路。

    宋回从头到尾就没有从他媳妇儿房里出来过,他老丈人走的时候他都没有说出来送送。

    颜卿牵着男人回房间里去,是打算安顿了他睡下,还要出来看看儿子们。

    结果就是没有脱的了身,男人拉着她不让她走。

    没办法,颜卿只得留下来陪他。

    但是,“相公先放开,我去打水来给相公擦擦身,一身的酒气。”

    现在,颜卿可以光明正大的嫌弃他了。

    宋彪不高兴,还是放开了她。

    “快回来。”

    “好,马上就回来。”

    多大的人了,还能比团团还小,可委屈他了。

    宋彪巴巴的看着媳妇儿出门去,都没有回头来看他一眼,哼。

    等啊等,等得眼睛都酸了,终于是看到媳妇儿回来。

    端的热水,还在冒热气。

    温热的帕子落在脸上,舒坦。

    然后是脖颈,是手。

    宋彪自个儿扯着衣襟,“衣裳都没有脱,卿卿给我脱。”

    颜卿不想折腾他,怕再给他折腾吐了。

    可好,他自个儿非要折腾。

    一百多斤的人,喝了酒可比平时还重,他不配合的话颜卿哪能翻得动他?

    深呼吸一口,颜卿只得哄着自个儿起来脱。

    “我扶相公起来好不好,相公躺着呢,怎么能脱衣裳?”

    宋彪听话,媳妇儿让起来就起来。

    坐起来之后,媳妇儿又让他自己脱。

    他又觉得委屈了,说好的她给脱。

    “你脱。”

    不跟醉汉讲道理,这是颜卿积累出来的经验。

    “好,我给相公脱,来,抬手。

    好,这边。”

    好不容易剩下一件亵衣,颜卿想了想,给他都脱了。

    反正是一身的酒气,脱了还能擦擦。

    于是,宋彪就脱了个干净,连条遮羞布都没给他留。

    当然,他也没得羞。

    老夫老妻的,颜卿什么没见过?

    颜卿就用刚才给他洗脸的水擦的身,擦完也不给穿了,只用被子盖好?

    穿?想想都不可能,太难了。

    就这样,男人还不打算睡。

    “卿卿快来。”

    宋彪拍着里侧的位置,那是他特意给媳妇儿留的。

    “相公再等会儿,我还没洗呢。”

    看这个样子是没办法了,只能洗洗睡觉。

    “不洗,媳妇儿香的。”宋彪不想等了,眼睛好累,要撑不住了。

    醉酒的男人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颜卿手里的帕子还没有放呢,连人带帕子就被男人拉着扑在她身上。

    宋彪一把扯了那碍事的帕子,随手扔在地上。

    抱着媳妇儿,挪啊挪,挪进了里侧。

    “没脱衣裳呢。”

    颜卿挣扎着坐起来,差点儿被男人一把在拉回去,也来了气,“啪”的一巴掌拍在男人那只作乱的手上。

    被媳妇儿打了,宋彪老老实实的缩回去。

    “你脱。”但眼睛还是不离媳妇儿。

    刚才他是朝着外侧躺的,现在他已经换了姿势,翻到朝内侧来了。

    看他老实了,颜卿快速的脱了外衣再躺下去。

    刚躺下去,就被男人一条铁臂捞进了怀里。

    今儿的男人有些反常,不正常。

    “相公熄了火吧。”

    宋彪翻身吹灭了床头的烛火,又翻身回来抱媳妇儿。

    平日里话多的就是他,今儿他也不说话,这便是最不正常的。

    “相公可是有心事?”

    颜卿半张脸贴在男人胸膛上,搂着男人健壮的腰身,不打算动了。

    这个姿势入睡最舒服,还不影响说话。

    半天没有等到男人出声,要不是男人心头的跳动有些快,她都要以为男人睡着了。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