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软软娇妻驭恶夫->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软软娇妻驭恶夫-第五百八十七章 绝不是可怜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常氏没有想过能进得来,她想得最好的可能就是宋彪认了孩子。

    她,是不敢想的。

    他不让人打死了自己,就已经是他仁慈。

    现在,她在大将军府里一处偏房里,她带着孩子。

    宋彪坐在对面,他是要问话了。

    常氏早就在心里反反复复的念过了无数遍,现在终于要用上了。

    “怎么回事?”

    当年他们离开了宋家村之后就回了孙家村,是与他们宋家村隔了几十里山路的一个村子,也是那个男人的老家。

    宋彪派人跟着去看了,确定他们是在孙家村住了下来,后来也没有再要来的打算。

    后来事情太多,宋彪便没有再盯他们,这些年也没有听说有他们什么消息。

    那男人在孙家村还有两房叔伯,又有个老屋,他们还能活不下去?

    宋彪想的没错,他们确实在孙家村住了下来,日子是难些,但也比在西南逃荒的时候强。

    日子一直过着,后来她生个闺女。

    她只看到一眼,便被婆婆卖给了人牙子。

    婆婆说,“一个小丫头片子,留着还不是浪费吃的,养她十几年,最后还不是要嫁出去。

    现在卖了,跟以后嫁出去有什么区别,还不耽误养十几年的功夫。”

    她连怎么出山都找不到路,她除了哭,没有别的办法。

    后来旱灾,他们因为是在山里,好歹是熬了过来。

    日子算是不紧不慢的过着,直到她又怀了孕。

    婆婆成天里都念叨她怀得是孙子,可见是高兴的。

    公公和相公也高兴,就是做活儿也更有了精神。

    在她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村里出现了狼群。

    村里人说十几年前也出现过狼群,野猪群都有,他们山里深林子大,有野兽也是没办法。

    担心受怕的同时,村长和另外几个村的村长商议之后,组织几个村的青壮年进山打狼。

    与其等着他们来,不如先打了。

    都是常年住在山里的,对打猎都有些经验,而且老一辈有人打过狼,也成功了。

    每家出一个男人,她家自然是孙俊去,公公一把年纪了,不可能让他去。

    狼是打死了,孙俊是被抬回来的,少了一条腿。

    另外还有两个人丢了命,其他人也都有伤。

    这种事,还能找谁要说法吗?

    村长带头给他们家送了一两银子,因为另外那两家还要给更多,他也拿不出来。

    村里的人为给他们送了些米面菜这些,但这些东西能换回来孙俊的腿。

    公公婆婆年纪都打了,她又怀着身孕,等孩子出来了又多一张嘴。

    这下,要他们一家怎么过活?

    婆婆去村长家里闹,去挨家挨户的骂。

    有什么用?

    有一天,婆婆再外面跟人发生了口角,后来还动了手,把人推到石头尖让撞死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们家这样的情况,能赔什么?

    婆婆再能闹,最后还不是赔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她不知道婆婆那时候是怎么想的,她竟然趁半夜的时候偷偷摸进那家人去,想把银子再偷回来。

    那家人有个两岁的孩子,孩子起来如厕,黑灯瞎火的看不清,看到婆婆就吓哭了。

    怕被那家的大人发现,她竟然把孩子给捂死了。

    人家连着被婆婆弄没了两条命,哪能干?

    那天是怎么过的,她根本记不清楚了。

    唯一记得是那家的男人提着带血的刀,在他们家里乱砍。

    她男人起不来床,首先被那家的男人砍的浑身都是血。

    他瞪圆的眼珠子盯着自己,她现在想起来都心慌。

    后来是婆婆,再是公公,她逃了,逃进了山里。

    她不敢停,一路跑。

    终于身后没有声音了,她瘫坐在林子里,已经是精疲力竭。

    林子里有野兽,她也不敢多留,但她更不敢回去。

    又怕他们再追来,她只能进更深的山,后来在一个山洞里躲了两个多月。

    饿了找果子,野菜,虫,蛇,鸟蛋,什么能填饱肚子她就吃什么。

    大概是她命不该绝,她在深的林子里找到另一个山洞,那里面有些干草,还有两个瓦罐,还有火石。

    应该有打猎的人在这里落脚,才给了她活路。

    她后来搬进了那个山洞,幸好是一直到她生了孩子,也没有人来。

    她在林子里勉强能活,她儿子不能活。

    是怎么走出大山的,她不知道。

    后来一路乞讨一路问,这才找到了来京城的路。

    宋彪看着她模样,看出来几分,确定她是孙俊的媳妇。

    对她说的话,宋彪也信几分。

    黄氏那个性格,真能做出那种事情来。

    “我不敢求您收留我,只求求您,您救救我的孩子。

    我们做错了太多事,是我们对不起您,求求您看在孩子是无辜的份上,您救救他。

    好歹,他也能算是您的侄儿,您救他一命。

    您要我走,要我死都行。”

    常氏又是跪在地上磕起了头来,是她动静太大,把睡着的孩子也吵醒了,呜呜的哭起来。

    别的孩子哭都是哇哇的,这个孩子却是连哭都没有力气,可见是饿得多了。

    常氏赶紧的又哄着孩子,看都不敢看一眼宋彪。

    这一个多月幸亏是有好心人帮忙,孩子还能吃得饱,比以前有了些精神。

    但是就这样,他也还是瘦弱得很。

    打从心底里来说,宋彪不想留他们母子。

    “你们去庄子上。”

    有个地方给他们住,不却他们吃喝,再给让几亩地,这是宋彪能做到的最大限度。

    直到常氏被塞进了出城的马车,她还不觉得清醒,她这样就是被宋彪收留了?

    她也不用跟儿子分开,也能过日子。

    手里是五亩地的地契,这些是他们母子安身立命的东西。

    常氏不敢把这个宋大将军与当年的宋老爷联系成一个人。

    宋彪在偏房里坐了许久,直到外头有人喊着报喜,宋回他媳妇儿生了个闺女。

    小崽子,有福气,头一个就是闺女。

    宋彪心头梗着,明明是大喜事,他却梗的心慌。

    他留着那对母子,给他们地方住给他们地,绝对不是可怜他们。

    他恨了半辈子的人,就这么死了?

    7017k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