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二十九章 出金月城前的风流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李会伟正好也想回玉月城一趟,处理一些玉月府的事,看看妻小,也看望看望自己一直挂念的妹妹李音,便也和叶锋一起去向军部请假。

    由于此时前线无事,加上李会伟和叶锋都是大月国权雄势大及炙手可热之人,因此,李心之便慷慨地准了二人的假。

    请了假后,叶锋便和李会伟先回金月城外军营中,安排一些别后的事情,叶锋已经作出了决定,刘烟是要和叶锋一起回玉月城休息一段时间的。

    所以关于乞活军的军务便留给赵白,由他负责乞活军的一切事物。

    听说叶锋要回玉月城一些时日,赵白虽然也想念在家中的孙眉等人,不过他对军中的事务更感兴趣,况且叶锋,刘烟离去后,乞活军中也要一个重量级的人负责,因此,赵白便自告奋勇地留了下来。

    赵白在乞活军的这些时间里,早已熟悉乞活军的一切事物,而赵白是叶锋的义兄,因此,也没有什么手下不服的事情。

    再说赵白以前一直就对官道仕途非常感兴趣,自从他进入乞活军后,这些时间里他在乞活军内一直如鱼得水,对军中的一切事务都非常感兴趣。

    现在有机会更深地加强自己的能力了,自然更是热情如火,非常热心。再叶锋问起他有什么事要带回玉月城给孙眉时,他只交待叶锋回玉月城后要好好问候孙眉,转答他对妻小的思念之意,叶锋自然是满口答应。

    安排完乞活军的事物后,叶锋便是要去向金月城的几个女人道别了。

    在叶锋和刘烟及李会伟,赵白约定在几日后在金月城外会面后,他便又独自进入了金月城,月护卫虽然目前已属于他,但暂时,他还是将她们放在安国夫人府,护卫安国夫人及杨雨等人。

    首先他是先去向王后道别。

    晚上叶锋潜入王宫,先是床上的一场大战后,叶锋向王后说起了此事,王后这些时间在叶锋经常潜入王宫安慰她,已是非常迷恋叶锋,听了此事后虽然不舍。

    但她也理解叶锋出来这么久,人之常情,确是会非常思念家中的妻儿,因此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听着,在叶锋说后,只是以自己的**再次热情如火地逢迎叶锋,以安慰自己的心身,此后叶锋去后,她又要独守独寂的夜晚了。

    而在叶锋第二天潜入城中他经常和安贵妃幽会的院第时,在叶锋和安贵妃说起此事后,安贵妃哦了一声,眼波流转,一双狐媚的眼睛仔细瞟了叶锋好一阵,一双玉手轻轻抚摸着叶锋的胸膛,嫣然笑道:“武状元大人出来这么久,回去看看妻小也是应该的事,只是别忘了早去早回,本宫一直在苦候武状元大人呢。”

    叶锋见了她这样妖媚的样子,也不由心下**火热,这个骚媚入骨的女人,越来越吸引自己了。

    他爱不释手地抚摸揉搓着她那沉甸饱满柔软的**,吮吸着那坚挺**上长长性感的**,含糊不清地道:“娘娘放心,下官自然不会忘了贵妃娘娘,一定早去早回,早日再来见娘娘。”

    安贵妃不由被叶锋吸得双颊晕红,心中**荡漾无比。见叶锋如此迷恋自己的身体,也不由心下得意,同时也有一丝茫然,她近期勾引叶锋的目的当然决不是为了什么爱,一是为了拉拢这个近期声威不断高涨的人儿,为自己的儿子也就是二王子将来的王位争夺增加能量。

    二也是见叶锋长得俊雅,忍不住春心荡漾,想勾引他,尝尝这男儿的滋味,但这些时间和叶锋绝顶快感,自己以前从未有过的几番**后,却让自己心思有了一些异样的感觉,心态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不知这种变化对自己是好还是坏。

    男女之事,便如玩火,谁征服谁是说不清楚的。

    叶锋见这个熟女艳妇娇艳欲滴,春情荡漾的样子,自然也是心下火热,三两下便脱光了安贵妃的衣服,露出了她那圆润成熟的**,一双手爱不释手地滑过她那水蛇般柔软丰腴的细腰,滑过她那圆润光滑的大腿,然后霸道地分开,以强大的姿态深深进入她的体内。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翻云覆雨,欲仙欲死的交欢。

    **结束后,安贵妃暗暗叹了口气,脸上又浮现起了那种诱人的狐媚笑容,这是她的另一种面孔,和往日在人前的一本正经完全不同。或许,这才是她的本性。

    她送了叶锋许多礼物,也不说什么其它的话,她知道反正现在战事还没结束,叶锋回玉月城后,还是要回金月城的,她还多的是机会来勾引叶锋。

    这也是她的一个让人迷醉之处,欲擒故纵,欲拒还迎,自然而然让男人更加迷醉她,显示出了她的心机。而事实证明,在这些和她接触的时间里,叶锋确实也对她的**非常迷恋,在离开她时,颇有些恋恋不舍。

    〓〓〓〓※〓〓〓〓※〓〓〓〓※〓〓〓〓

    搞定了王后及安贵妃后,叶锋犹豫不决着是否去见赵秀一眼,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算是自己的女人了,自己又要离开这么久,是应该去见见她才是。

    想起前几日自己和赵杏**亲热时,赵杏说起了赵秀,说现在赵秀的心情不是很佳,整日把自己投入到工作中去,以店中的事物来麻痹自己。

    由于现在前线的战事暂时告一短落,金月城之危也解了,因此,前些时间金月城停滞不前的商业活动又火热发展起来,外逃的商家也纷纷回流,金月城的商业活动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赵秀的玉虎布行也恢复了往日的繁忙,虽然以前由于如青货源的事玉虎布行比以前衰落了不少,不过自从赵家和如家又合作起,但现在,战事告一段落后,已经又恢复了往日的规模的大部,赵秀也可以全心地投入店内的事物,以工作来打发自己烦躁的心思。

    这日叶锋正在安国夫人府忙着准备去烟梦国的一些事情时,却见月护卫来报,说是外面有人求见武状元大人,让月护卫离后,叶锋出府一看,在府门口站着的竟是赵秀之父赵错。

    见到叶锋出来,赵错一张老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

    因为这些时间内,叶锋在安国夫人府中一直拒绝见客。因此,就是连赵错也没见到过叶锋。赵错由于非常挂念着赵秀和叶锋的事,在听说叶锋要回去玉月城一些时间了,担心叶锋和赵秀的事有变,因此,便亲自来见叶锋了。

    叶锋将赵错迎进了自己的厅内,由于安国夫人对叶锋的关爱,因此,叶锋也不是客气之人,早已是将自己示为安国夫人府的主人之一。

    赵错进入安国夫人府,神情有些不安,安国夫人在金月城及大月国的名声都极大,普通人不是随便能进入安国夫人府的,再加上有闻名大陆各国的大月第一名妓,此次江山绝色榜的入选人杨雨也一起住在府内。

    因此,安国夫人府对普通人来说是个神秘又神圣的地方。赵错虽说身家富有,但在政治上却没什么地位,因此进入安国夫人府,对他的压力还是很大的。不过好在今日安国夫人和杨雨都出去了,准备去烟梦国的礼物。因此,赵错的压力才会小点。

    进入厅中,看茶后,赵错有点犹豫不决地试探起叶锋和赵秀的事情,叶锋正合心意,笑道:“在下正要去府中见赵错大爷,也随便见望赵秀姑娘呢,赵爷来得真是巧。”

    赵错一听,老脸上不安神情才放松下来,当下眉开眼笑,恭恭敬敬地请叶锋出府,和他一起坐上他那华丽的马车,二人一起去了赵府。

    到了赵府,赵秀不在,原来她正在玉虎布行中忙着店中事物。

    赵错要派人去叫赵秀回来见叶锋,叶锋笑道:“在下正想去见见赵秀姑娘。”示意赵错不必派人去了。

    赵错笑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当下叶锋别了赵错,他自己骑马亲自去玉虎布行找赵秀。

    〓〓〓〓※〓〓〓〓※〓〓〓〓※〓〓〓〓

    到了玉虎布行,情景还是和原来自己第一次来一样,门口处人来人往,顾客盈门。

    叶锋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过这的情景,想起了自己曾在这买了几件衣服,还在这里见到了赵秀和周云。那时自己只是一个进金月城掏金的微小人物,眼前却是大月国炙热的武状元大人。人生真是变化莫测啊。

    眼前故地重游,让他颇有一种感慨。

    店内人来人往,见了俊雅的叶锋时,许多人都向他投来了各异的目光。

    叶锋慢慢踱上了三楼卖丝绸、皮货等高档商品的上楼,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店员正在忙里忙外,正是赵杏。

    见到叶锋,赵杏一喜,她知道叶锋的来意,说自己去叫赵秀,叶锋含笑道不用了,自己亲自去找,见旁人不注意,轻捏了一下赵杏的雪白的脸颊,在赵杏脸一红时,微笑而去。

    拐过一个弯,却见赵秀正从一个房间走了出来,见是叶锋,她微一怔,眼中露出复杂的神情,有喜,也有其它莫名的东西。

    叶锋含笑问道:“阿秀,有些时日不见,一向可好?”

    赵秀见叶锋用这么亲热的语气和她说话,再想想自己前些日和他有过的肌肤之亲,不由脸上微红,神情复杂地望了叶锋半响,才低声说道:“奴家很好,有劳武状元大人关爱。”

    说到这里,她又觉得心乱如麻,她以前爱的是周云,只是家人硬要她和叶锋结亲,在那日她和叶锋发生关系后,她正打算认命时,却又见叶锋对她又不冷不热,让她若得若失,一颗心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是好,按大月国的风俗,她**于叶锋后,自然已是非叶锋不得嫁。

    只是叶锋的神态让她琢磨不透,是娶她不娶她又让她和家人担心,以至自己的心情如一团麻般,只好全心地投入于工作中,以排解烦乱的心境。

    叶锋笑道:“那就好。”

    赵秀望着叶锋,见叶锋身披一条红披风站在那,显得英气勃勃,想起叶锋近期在大月国的威名,不由心生异样,犹豫半响,问道:“听说武状元大人这几日要回玉月城?”

    叶锋心想,我的事情你还是知道得很清楚嘛,说道:“是的,暂时回玉月城看看妻小,假期到后还会回来的。”

    赵秀哦了一声,说道:“到了玉月城后,请大人代奴家向花老师问好。”

    叶锋点头笑道:“会的。”见赵秀俏生生地立着,颇有风姿,不由心中一动,他走了过去,抚摸了一下赵秀的秀发,柔声道:“阿秀……”

    见叶锋如此,赵秀娇躯一震,俏脸也红了起来,呼吸变得急促。心下却是莫名地一喜,她没有抗拒,只是低声说:“大人,不要这样……这里会有人来……”

    叶锋低声道:“那你的掌柜房在哪?我们私下说说话。”

    赵秀红着脸,将叶锋带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房内,看来这是赵秀在玉虎布行的私人工作房间,只有赵秀一个人拥有。

    可进入房内后,叶锋却不见有什么动作,只是立在那沉吟什么。赵秀偷看了叶锋一眼,见叶锋如此,又有些伤心起来,她最受不了的就是叶锋这种不冷不热,一上一下的样子,她忍不住道:“大人,我们的事,该如何说?”

    叶锋故作不知:“我们什么事?”

    赵秀近期伤心的事全部涌上心头,忍不住流泪道:“你占了奴家的身体,现在又这样不冷不热的,大人想怎么样?”

    叶锋心想,我以前对你好,你不知好,现在又这样,女人就是这样。

    当下他淡淡说道:“你不是说要好好考虑一阵吗?我给你时间考虑,你又这样子,唉。”不过见她落泪的样子,又有点心下不忍,说道:“放心吧阿秀,你的事,我肯定会负责的,我不是那种饱食远扬之人,我只想让你想清楚。”

    赵秀听了叶锋的话,不由放下心来,一副认命的样子,这女人真是复杂。

    两人一时无话。

    叶锋转身看她,见赵秀抚弄着衣角,站在那,俏生生的,不时偷看自己。不由心中一动,刚才的感觉又上来了。他走了过去,轻轻抚摸赵秀的秀发,赵秀没有不愿意的神情,只是慢慢红了脸,含羞答答地站立不语,好在以前她和叶锋曾发生过关系,因此,叶锋的动作不会让她过于羞赧。

    见赵秀这个样子,叶锋更是心下大动,低下头去亲吻赵秀的小嘴,左手将她轻轻地搂到怀里。赵秀娇羞地道:“大人,不要在这里……”

    叶锋在她耳边低声道:“就是在这里才刺激呢。”右手去揉赵秀的**。

    赵秀立时全身发软,俏脸滚烫,心中羞赧难言,却又舍不得出口拒绝叶锋。只是似怨似羞地看着叶锋。任由叶锋动作,脱光了她的衣服,将她靠在房中记帐的桌上。

    两人就在这店中交欢。

    叶锋脱光了衣服,就这样站着刺入了赵秀的身体。赵秀在这样的环境下,又是紧张,又是刺激,小脸儿通红,在叶锋进入她的身体后,莫名心境之下,竟觉快美难言,这种滋味真是从未有过。

    全身酥软下忍不住伸出双臂搂紧叶锋的脖子,口中也是呻吟出声,下面更是黏滑异常。

    叶锋也是非常兴奋,快速地动作着,进出没多少下,就听赵秀的呻吟声加大,全身更是忽然间剧烈地颤抖起来,下体一阵痉挛,一大股浓腻的蜜汁直涌出来。

    〓〓〓〓※〓〓〓〓※〓〓〓〓※〓〓〓〓

    快近傍晚时,在赵错正等得心急时,叶锋领着羞红着脸的赵秀一起回到赵府。见二人一起回来,还神情亲近,赵错自然是非常高兴,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当下,他连忙吩咐备宴,晚饭时,赵府家族中一干重量级人物都在陪伴叶锋。宴中,叶锋和众人谈笑风生。

    吃过饭后,赵错看叶锋的样子是要在赵府中休憩了,自然也是暗暗高兴,这样看来,自己女儿和武状元大人的事是铁定了。赵府家族中人自然也是看了出来,也是相顾而乐。

    赵错正要吩咐下人为叶锋准备房间时,却见叶锋站了起来,对赵错说道:“赵爷,时候不早了,在下去歇息了。”

    伸手握住坐在自己身旁一直神情异样的赵秀,拉她站了起来,对她道:“阿秀,时候不早了,我们回房歇息吧。”

    见叶锋如此,赵府众人都是呆了一呆,目光都投向了赵秀,赵秀突然之下,也是脸红过耳,全身滚烫,低着头不敢接触旁人的目光。

    ※※※

    赵错等人看了叶锋的举动,一是惊讶,觉得叶锋这动作真是太突然和大胆了,不过接下来又是心下暗暗高兴。

    其实以赵错的目光,自然是早就看出赵秀不是女儿身了,因此才更担心女儿和叶锋的事,而叶锋目前的举动,等于告诉别人,他和赵秀的事情已经是铁定了。

    只是叶锋的举动在这个空间实在是太过于惊世骇俗了,语气也显得极为暧昧,他和赵秀两人还没成亲呢,就在众人面前完全是一个夫妻夜话般的口气,而且还似是当众告诉在场的人他二人要回屋行房交欢一样,让人联想翩翩。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赵秀,众目睽睽下,让赵秀更是红霞满脸,阵阵异样的感觉不住从心头涌起。

    赵错神情怪异地道:“那,那武状元大人就和秀儿早点歇息吧。”

    在众人的注目下,叶锋拉着赵秀的手,离开了厅内。

    走在去赵秀房间的路上时,叶锋和赵秀还是紧紧地拉着手,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叶锋手上传来的阵阵热力让赵秀心神羞乱不已。

    走在路上,赵秀也明白到时到房中等待着她的是什么,那肯定是阵阵若狂风暴雨般的欢爱。每多走一步,就离那种暴风雨就更近一步。只是,这又是等着她的必然结局。想想,赵秀又全身滚烫,下午在店中交欢时的那种让自己全身酥软的极度快感又涌上了她的心头。

    再想起方才厅中人看她的那种异样眼神,忽然间,赵秀觉得自己一阵春心荡漾,下体已经湿了。她心中甚至开始期待起等会将要发生的事情,以前存在她心中的那种犹豫心结已经荡然无存了。

    而她身旁的叶锋也是同样如此,从厅中出来后,自己心中就蔓延着一股莫名的欲火,让他全身发热,下身硬挺,只想等会将赵秀压在身下狠狠地交欢。

    不久,二人来到赵秀的房间。

    两人进了房,叶锋将门关上,推上横栓。赵秀立时俏脸红了起来,狂风暴雨就要来临了,她的酥胸立时剧烈地起伏起来。

    叶锋也不多话,就开始脱起了自己的全身衣服来。看着叶锋露骨的动作,赵秀更是春心荡漾,她咬着牙,双颊绯红,眼睛水汪汪的,竟不等叶锋动手,就自己主动脱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并走向了叶锋。

    叶锋有些惊讶赵秀今天的举动,并且他注意到赵秀的下体已是湿得非常厉害,**不断地流了出来。

    当叶锋狠狠地进入赵秀的身体时,赵秀哦的一声大叫,声音舒服满足之极。

    接下来是畅快淋漓的**,赵秀欲仙欲死地呻吟着,只觉以前自己十几年都白活了似的。她第一次抛开了心结和叶锋全心的交欢,竟觉得是如此的舒服。

    一个晚上,叶锋和赵秀欢爱了一次又一次,试着各种姿势。赵秀也是激情无限地逢迎着,呻吟着,毫无顾忌,声音远远地传了开去。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