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三十五章 圣女现身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叶锋一行人快马加鞭,在第二天的黄昏时到了极池府,而听闻上国的武状元和节度使以及手下的一干重将前来增援,正自焦头烂额的极池府的府使和禁卫总管朴质成自是喜出望外,直迎出了城外十里之遥。

    梳洗之后,极池府的府使和禁卫总管朴质成便在极池府府使的府第中为叶锋、李音一行人接风洗尘,言语恭敬,而如青、林素、赵白、刘明之、鬼无言、陆天明及李音的几个偏将等人自然也是在桌。

    叶锋仔细打量了二人,见这极池府府使年在四十左右,一副精明的样子,而禁卫总管朴质成则约是在三十五、六的样子,身材高大,两旁的太阳穴高高鼓起,一派武学高手的模样。

    两人为叶锋、李音等人仔细地介绍了这怪兽和这些天围斩怪兽的情况,一边还不停地大骂这怪兽残害无辜生灵,搅得极池府上带是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

    最后朴质成叹道:“这怪物外形凶狠,全身鳞片,长着坚硬的尾巴,两个翅膀坚硬如铁,且爪子又极为锋利,极为难对付,我们已经损失了多位兄弟,却未建寸功,朴某实在是愧对极池府的百姓啊。”

    说完连连叹气,而极池府府使则是连连劝慰朴质成,说他已是尽力了,怪兽凶悍,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叶锋问道:“这怪兽难道就没有弱点吗?”

    朴质成道:“根据朴某这些日的斩杀经验来看,这怪兽也并非无懈可击,它的死穴应该一是它的眼睛,二乃是在它的脖颈上,怪兽全身都有鳞片,只有这个地方没有。只不过这怪兽的行动非常的灵活,让我们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叶锋默想半刻,心中已有定计,道:“如朴大人所说,人多势众对这怪兽并无用处,这样吧,明日我和朴大人上山,朴大人引诱,而我则找机会近到这这怪兽的身旁,趁机攻击它的这两处死穴。”

    朴质成望着叶锋,咬牙道:“好吧,朴某就豁出去了。”

    赵白沉呤半响,对叶锋道:“二弟,明日我陪你去。”

    叶锋知道赵白的伤养了几日后已全好了,点了点头道:“好,就让我们兄弟二人并肩作战。”

    听叶锋如此说,李音、林素、如青等人脸上都露出了担忧的神情,不过却不好在众人面前表露出来。李音看了看叶锋,想说什么,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

    只是等酒席散后,叶锋、李音、如青、林素一干人回到了极池府府使安排的房中时,李音却缠上了叶锋的身体,柔声道:“锋郎,明日我陪你去。”

    叶锋吻了李音一下,微笑道:“你没听到那朴质成说的那怪兽的可怕吗?你去了,我反而不放心杀敌了。”

    李音皱起眉头道:“怎么说我也是个统领,玉月城的三大高手之一,怎么会哪么不堪?多个人在你身旁照顾,总是好的。”

    叶锋只是担心李音的安危,摇头不许。

    李音不依,缠着叶锋只是不停地撒娇,一定要去。

    最后叶锋脸色一沉,对李音道:“李音,难道你不听我的话吗?”语气颇为严厉。

    李音怔住了,呆呆地看着叶锋,脸上泛起异样的神情,而如青、林素二女也不敢说话,偷看着叶锋。

    半响后,李音扑哧一笑道:“看你这个样子,那么凶干什么,好了,你是我的丈夫,就听你的吧。”神情又转为温柔,柔声道:“明天去时要当心,不要忘了,你还有我们这些在担心着你的人。”

    叶锋郑重地点了点头,轻柔地把李音、林素、如青三女搂到了怀里。

    第二天下午,叶锋、朴质成一行人便来到了怪兽所在叠嶂山下,这边原本有一个小镇,由于怪兽肆虐,已是十室九空。不过当听到大月国的武状元来到叠嶂山为民除害时,小镇上的民众都自发地前来为叶锋等人助阵。

    布署妥当后,李音、林素、如青等一干人便留在了山脚下,而叶锋、朴质成、赵白三人则各杠着一根数米的长枪及油布往叠嶂山上而去,这是对付怪兽的利器。

    一路行去,只见山势跌宕起伏,颇为险峻。

    不知过了多久,三人来到了一个大峡谷之中。只见这峡谷入口狭窄,两岸峡壁陡削,真是奇险无比。

    朴质成停了下来,郑重地对叶锋和赵白二人道:“怪兽就是在这峡谷里面了。”

    叶锋和赵白二人点了点头,三人打起一万分的精神,专注地朝峡谷内摸了进去。

    一种行去,只见峡谷内流水潺潺,景色颇美,只是谁又会想到,这竟是无恶不作的怪兽的息身之处?

    不久,三人便来到了一个颇大的山洞前面。只见这山洞藤绕苍岩,看上去极为幽深,而洞外则是怪石峥嵘,让人有一种心悸的感觉。这就是那怪兽的巢穴了。

    三人停了下来,互相点了点头,朴质成和赵白二人点燃了油布,往洞内扔了进去,不久,浓烟便从洞内滚滚而出。

    三人皆屏息宁气,看着洞口的动静,

    不多时,只见洞内传来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厉吼声,整个山洞都似要摇晃起来。随即,“轰!”地一声响,一个硕大无比的怪兽从洞内窜了出来,并高高跃起,一下子,叶锋三人便觉得阴风阵阵,天空都似一下暗了下来。

    扑的一声,怪兽落在了叶锋三人的面前,以残忍的目光望着他们三人。

    而叶锋此时也看清了这怪兽的样子,只见其长得和自己以前在书中见过的蛟龙有几分相似,长有数丈,通体漆黑,头生独角,有着一条麒麟角般的尾巴,身上鳞甲片片,两个翅膀坚硬如铁,爪子伸缩间闪着悸人的锋利寒光,尤其是那对血红发光的眼睛掩不住的暴戾神情,更是骇人。

    怪兽傲然地瞧着叶锋三人,猛然仰起头来,发出一声高昂的怒吼,立时露出了一口森森的白牙,直似要择人而噬。那条麒麟角般的长尾巴更是突然竖起,急速的一扫,定时将它身边的一座峥嵘的怪石扫得粉碎,声威骇人。

    这是在向叶锋三人发作,也是示威。

    叶锋三人都是被它骇得心头一跳,此时三人已是退无可退,朴质成鼓足勇气一声大喝,手上那数米长的长枪疾往怪兽的眼睛刺去。

    却见怪兽那坚硬如铁的右翅膀一扫,正扫在朴质成的长枪上,朴质成只觉一股大力涌来,全身一震,长枪脱手,虎口也被震得裂出了鲜血,人更是踉跄后退,跌坐在地。

    那怪兽一声巨吼,跳跃而起,锋利无比的爪子便向朴质成当头插来。

    赵白见势不妙,挺枪直刺怪兽的脖颈,但那怪兽极为灵活,坚硬如铁的左翅膀又是一扫,立时把赵白的长枪扫开,然后它又放过了朴质成,朝赵白当头便喷出了一股刺鼻的腥臭气体,让人闻之欲倒。

    叶锋急叫:“大哥后退。”

    同时施展“流云诀”,纵跃上了那怪兽的身体,手持“破龙”,趁怪兽注意力放在赵白和朴质成身上的瞬间机会,狠狠插进了那怪兽的右眼。

    “嗷!嗷!……”

    怪兽不及防下,被叶锋得手,右眼鲜血定时狂喷而出,疼得它是连连嘶吼,全身不住地乱摇,要把叶锋摇下来,麒麟角般的长尾巴更是不住地乱扫,它身旁许多坚硬的山岩都被扫得粉碎。

    赵白和朴质成互视一眼,抓住这个机会,两人同时跃起,手中的长枪同时刺进了那怪兽的左眼,那怪兽更是发出了惊天动地般的惨嘶声,身子猛地前冲,狠狠撞在了赵白和朴质成二人身上,撞得他二人口喷鲜血,直飞出数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同时怪兽还巨吼连连,虽然它的双眼瞎了,但锋利无比的爪子还是准确地向赵白和朴质成二人的位置插去。

    朴质成和赵白两人被怪兽这么狠狠一撞,直感全身的骨骼都似被这怪兽撞断似的,绝痛无力,见怪兽锋利无比的爪子向自己的心口插来,二人都是大惊,但此时两人已是无力躲开。

    叶锋先前在怪兽撞向朴质成和赵白二人时,也是被甩倒在了地上,此时见事态紧急,功力瞬间提升到了极致,整个人就象一缕轻烟似的,带着“破龙”划过了怪兽的脖颈,同时数十脚踢在了怪兽的头上。

    怪兽又是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惨嘶声,硕大的头颅轰地一下撞在了峭壁之上,整个山体都被撞得晃了一晃。随后又痛苦地挣扎了一会儿,便轰然倒下了。

    一切归于沉静。

    ※※※

    “终于解决了这个大害!”

    良久后,朴质成和赵白二人爬了起来,来到了叶锋的身边。他二人刚才虽然被怪兽打得口喷鲜血,但只是一些皮外伤,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赵白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叶锋又关切地询问了两人的伤势,朴质成和赵白都道无妨。而望着怪兽那狰狞的尸身,想起刚才的事情,三人都不禁有些后怕。

    朴质成又借来了叶锋的“破龙”,合三人之力将怪兽的尸身翻转过来,从怪兽那脖颈间的那小块白圈往下划去,将怪兽的鳞皮剥下。这鳞皮果然是坚硬之极,除了从怪兽脖颈间的这小块白圈开始外,其它地方就是连“破龙”也不能动其分毫。

    朴质成将鳞皮裁好,言道如将其做成衣服后穿在身上,可以刀枪不入,并将之分成三份,叶锋、赵白、朴质成各拿一份,而朴质成似是有心讨好叶锋,给叶锋的那份最大。

    三人都很高兴,朴质成还破开了怪兽的肚子,从腹内取出了一棵闪闪发亮的珠子,对叶锋言道:“叶大人,此乃怪兽的的内丹,服下后可以增加功力,百毒不侵,叶大人为民除害,劳苦功高,此丹理因归叶大人所有。”

    叶锋推让了一会儿,又言道把内丹给赵白,赵白则道自己习练的功法不适合服此内丹,最后叶锋收下了,并服入了口中。内丹入口即化,叶锋只觉一股热流滑落肚中,全身暖洋洋的,直有说不出的舒服。

    当叶锋、朴质成、赵白三人下得山来时,早已悬了半天心的李音、林素、如青等人才放下心来。而听闻祸害四方的怪兽已经授首,百姓们无不喜极而泣,消息传出,极池府的百姓们都纷纷赶来。

    当晚,在叠嶂山下,举行了欢庆晚会,在场地上,众人坐地生火烤肉喝酒,酒酣耳热之时,更是歌舞随之!

    而春水国的民间舞蹈和山歌也让叶锋等人大开了眼界,叶锋和李音两人也随兴下场互相对唱了二首山歌,引起了在声场众人们的热烈欢呼。

    赵白坐在林素和如青等人的身旁,望着场中叶锋和李音、身旁林素和如青的欢畅笑容,不知为何,眼中闪过了一丝伤感的神情,悄悄的离了开去。

    ※※※

    “大哥,原来你在这里,我到处找你呢。”

    在离欢庆晚会不远的一块山坡上,叶锋找到了不知什么时候离去的赵白。从这里,可以看到山底下欢庆的人们,欢笑声不住地传来。

    而见叶锋坐在了自己的身旁,赵白微笑地看了叶锋一眼。

    “在想什么呢?”

    叶锋问道。

    “呼……”赵白呼了一口气,现在天气虽然慢慢转暧了,但在这夜中还是有些寒意,然后却笑道:“二弟,你看这边的夜空真的很美,令我想起了我的家乡新府城,那边的夜空也是象这边一样。”

    叶锋抬头望向了头上的星空,繁星点点,真的是很美。

    “二弟,我们俩人很难得这样坐在一起聊天呢。”赵白抚摸了一下上唇的短须,又微笑道。

    “是啊。”

    叶锋望向赵白,有一种暖意涌上了心头,和赵白的相识是一种缘份,而经过一次次的相知和磨难后,两人兄弟的感情也是越为的深厚,赵白虽然平时言辞不多,但对叶锋这兄弟间的感情却是真挚的。

    而看见叶锋眼中的神情,赵白微笑了一下,又道:“此次事了,我们很快就可以回玉月城了,二弟很想弟妹了吧?”

    “是啊。”叶锋叹了口气,“每次和她们分开,心中都有一种伤感和痛楚,不过男儿志在四方,这又是无可奈何的事。”

    随即又转向赵白道:“那大哥呢,也很想眉姐吧?”

    赵白的容貌沉静了下来,良久,缓缓地叹了口气,道:“也是的。”

    叶锋见赵白的神情似有些不对,再想起此次自己和赵白等人离开玉月城到春水国来的时候,孙眉并没有出来相送,虽然赵白当时说她是人有些不舒服,但叶锋感觉并非是如此,当下他试探地问道:“看大哥的神情有些不对,还有此次我们出来时眉姐并没有来相送,是否大哥和眉姐之间有了什么问题?”

    赵白默然半响,叹道:“确实,是因为临走的当晚我们又大吵了一顿,她在生我的气,所以气愤之下便不出来相送。”

    叶锋问道:“是因为什么事而吵架?”

    赵白摇头道:“只是一件极小的事,按往常,对这种小事我俩都是一笑置之,根本就不会为此动气,但你眉姐近期不知为何,脾气变得反常了许多,经常动不动就为一些小事……唉……”

    说到这里,赵白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拍腿叹道:“这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啊,令人难以琢磨。”

    叶锋却隐隐地猜到了一些孙眉反常的原因,同时也隐隐地感觉到了赵白也猜到了某些孙眉反常的原因,百般滋味在心头。无言地望着赵白。半响,他道:“或许多和眉姐谈谈心,多哄哄她,双方开诚布公,应该会好点。”

    赵白苦笑道:“我最怕的就是谈这种儿女情长的东西,更不要说让我甜言蜜语了,要我讲那些,还不如拿把刀直接杀了我更好些,你眉姐已是因为这些而不知埋怨了我多少次了,但我也总是说不出口,或许,这辈子都改变不了了。”

    叶锋也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的性格脾气确是极难改变,一时间,他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一时间,两人都沉静了下来。只是无言地望着山脚下面依旧在欢乐着的人们。

    不知过了多久,赵白突然语气低沉地道:“其实,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是不是在耽搁着阿眉。”

    “……耽搁着眉姐?”

    叶锋惊讶地望着赵白道:“大哥为什么这样说呢?”

    赵白依旧是凝视着前方,缓缓地又似是在自言自语地道:“我和你眉姐是从小在新府城就一起长大的,我们一直很要好,我一直把她看成我最喜欢、最疼爱的妹妹,她也是把我当兄长一样的依恋。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她的双亲为人所害,后来我为她报了仇,她就对我更为依恋了,事事都离不开我。”

    “在她十八岁,我二十岁那年,我们成了亲,我们结为夫妇很自然,我大了,要娶一个妻子,而她也到了婚嫁的年龄,于是有一天我对她说:“阿眉,长辈们都说,我应该成家娶一个妻子了,你就做我的妻子吧。”阿眉当时说:“好啊,大哥,我就做你的妻子好啊。”就这样,我们就结为了夫妻。“

    叶锋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关赵白和孙眉之间的事,微笑道:“那很好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很让人羡慕。”

    赵白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了一丝柔情,继道:“就这样,转眼十年便过去了,在这十年里,我们生活得也很平静,就象我们小时候一样,没什么分别。唯一的变动就是你眉姐因双亲曾在新府城被害,为免睹物思人,所以我们便搬到了玉月城居住。”

    “只不过……”

    停顿了良久后,赵白的脸上浮起了一丝黯然之色,缓缓道:“在阿眉十三岁那年她的双亲为人所害时,为了给她报仇,为兄修练了一种功法,这种功法比较奇特,习练上手比较容易且威力也甚大,不过有一点却是终生皆要严禁的,那就是不能近女色,否则便会有功毁人亡之果,所以我和你眉姐这十年夫妻中,虽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赵白的平静的话却不讶于一道惊雷,把叶锋震得说不出话来。

    没等叶锋反应过来,赵白又继道:“本来这些年一直都是这样过,你眉姐也一直是无怨无悔,这么多年了,能有你眉姐这样的女子陪在我身边,是我赵白的福气。我也曾想过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只是我却忽略了她是一个青春正艾的女子,也是需要人疼爱的……”

    “特别是刚才我在山下看到二弟和弟妹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样子时,我突然想到,真正的夫妻生活才应该是这样的,我一直把阿眉强留在身边,是不是太自私了?而且我也不敢确认我和她之间的感情是否属于男女之间的爱情,还是有的只是兄妹间的感情?……我是否应该让她去寻找她真正的爱情……”

    说到这里,赵白的声音越发转低,最后更只是怔怔地凝视着远方。

    叶锋心中翻起了滔天的巨浪,赵白的话带给他的震荡是无比强烈的,而且,赵白虽没有明言,但叶锋却感觉到赵白某些话是对他说的,叶锋想说什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口,良久,他咳嗽了一声,正想说话,正在这时,却听李音诸女的声音远远传来:“锋郎,赵大哥……”

    接着是李音、林素、如青三女的笑容出现在视线中,三女来找叶锋和赵白了。

    ※※※

    当晚叶锋等人就在小镇上休息,回到房中休憩之时,叶锋取出了裁好的怪兽之皮,让李音、林素、如青三女制成刀枪不入的背心软甲。林素、如青二女自是非常欢喜地动起手来,李音却是没这好气做这种针线活,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看着众人。

    在当晚,林素、如青二女就把这怪兽之皮做成了七件背心,叶锋、李音、林素、如青四人各穿上一件,另二件是给花怡和杨依的。剩下的最后一件给谁就再看了。

    要睡觉时,叶锋又和李音、林素、如青三女一起习练“欢欢极乐功”,除了让她们欲仙欲死外,彼此的功力也进步了不少。而这又是自到了春水国如梦城后四人的第一次同床欢爱,主要是叶锋不想各个房间跑来跑去的累死了,就在同一张床上享受了这几具美丽娇艳的迷人**。

    李音自然是大喜,在叶锋面前,她虽然还不敢公然地亲吻林素、如青二女的嘴唇以及与她们欢爱,但却也是细细地抚摸了她们的**以及身体各处,让林素、如青二人羞死了。不过由于众女之间的关系已日渐亲密,加上李音平时对她们颇为照顾,所以对于李音的这种的同性间的暧昧举动,林素、如青二人已是能慢慢地接受,不过每次由于女性的天性还是让她们羞不可抑就是了。

    最后三女皆是精疲力尽地搂抱着叶锋沉沉睡去,只有叶锋又想了晚上时和赵白的谈话,心潮起伏,一直到很晚才睡了去。

    半夜时分,叶锋猛地醒来。

    他感到了一股杀气,自他练了邪经录后,灵觉就特别的敏锐,他不动声色,还是静静地躺着。

    半响,房门被人轻轻地推开,借着淡淡的月光,叶锋看到了一个身影轻盈地闪了进来,那身形妙曼无匹,看来是个女子,而只看她的身影就给人一种心神荡漾、不可自制的感觉,是谁?

    这女子在房门口静立半会后,便鬼魅般地掠到了叶锋的床前,其速骇人,同时她的手掌无声无息地向叶锋的胸口印来。

    叶锋早已戒备,心中道了声:“来得好。”运起了“春雨谱”和“邪经录”的功力,猛地迎向了此女的手掌,定要将她打得吐血并要将她的功力吸个精光。

    两掌瞬间便相接在一起。

    而双掌普一接触,叶锋便觉得有一股彻冷的寒气从对方掌中闪电般地直掠入自己的心田,寒气所到之处,便让人浑身寒冷酸软无力,同时又让人有一种骨头都要酥散了的感觉,便似**时的那种快感,让叶锋直想死在这种无与伦比的极乐感觉中。

    不过叶锋毕竟“春雨谱”和“邪经录”已经练到极高的层次,自制力极强,猛地又回醒过来,心中闪电般地闪过了一个名词——荡魂蚀骨功!是魔教圣女寒媚雪!

    鬼无言的话闪电般掠过了叶锋的脑海,他猛地运足“春雨谱”和“邪经录”的全部功力,顿时侵入的寒气便飞快地从身上退了开去。

    而和叶锋相掌相触的魔教圣女则是全身剧震,只觉自己全身的功力飞快地往叶锋那边泄去。她大吃一惊,惊讶道:“邪经录?”声音无比的柔腻诱人。

    此时叶锋借着月光,也看见了这魔教圣女的庐山真面目,不由呆了一呆。

    那是张勾魄之极的俏脸,姿容决不下于花怡、杨雨这种倾国尤物,难怪她能入选江山绝色榜。只是不同于二者的善和美,她的脸上透着一股邪恶和淫荡之色,眼中总是有一种水汪汪,春情荡漾的表情,让人一见就欲火暴胀,轻易勾起男人最原始的**。

    象她这么媚的女子,叶锋以前见过一个杨雨,但杨雨的媚是那种赏心悦目的,不象她这种似专门为了勾张男人上床似的淫荡的媚。

    在叶锋略呆的这片刻,魔教圣女又是功力大盛,趁机脱离了叶锋的手掌,接着猛地后退,“卟!”的一声,破门而出,那坚厚的木门在她的娇躯前面就便像一张薄纸般的脆弱。刹时间已是消失无踪!

    这时李音、林素、如青三女已被惊醒,急坐了起来,问叶锋道:“锋郎,怎么啦?”

    叶锋正要回答,忽见屋外红光漫天,接着听到无数的声音喝道:“杀光大月狗,不要放走了叶锋和李音!”

    ※※※

    “是什么人?不好……”

    在叶锋、李音、林素、如青四人刚穿好衣服时,无数的黑衣人手持利器,已是涌到了屋门口,恶狠狠地向他们杀来。后面黑压压的还不知有多少,狂向小镇内涌来。

    叶锋忙护在众女前面,这些人是谁?从何而来?为何要袭击?叶锋等人概不知晓,也容不得他们想了,很快叶锋等人便陷入了血战之中。

    此次叶锋一行人中,共有叶锋、李音、如青、林素、赵白、刘明之、鬼无言、陆天明及李音的几个偏将,朴质成那边的数十人,另还有百多个李音的亲卫,至于那一千多军马则还是在如梦城中。

    面对飞蝗般的敌人,叶锋等人寡不敌众,任你功力再高也没用,因为敌方少说也有数百人。

    他们一边血战一边向镇外逃去,辛好他们身上穿着刀枪不入的背心软甲,所以也不会受伤。也不知杀了多久,等到天微亮,叶锋等人稍稍摆脱了追兵时,叶锋才发现,自己身边只有自己最亲爱的几个人人:李音、如青、林素、赵白四人。其它如鬼无言、陆天明及李音的几个偏将,朴质成那边的数十人,另还有百多个李音的亲卫全都失散了,也不知他们是死是活。

    当时在镇上时,众人并不是住地同一个房屋,事情又突然,敌人来得意外,谁都不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来不及有效的组织和聚在一起。

    事情已容不得他们多想,因为追兵又到了。

    此后,叶锋五人一直便往北逃,很快,三天便过去了,此时众人尤是在春水国的如梦高原上,这如梦高原很象中国的黄土高原,千沟万壑不少,给叶锋五人逃跑时提供了很好的掩护。不过敌方中似有擅长追踪术之人,一直紧紧地跟在叶锋等人的身后,总是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在叶锋等人的视线中。

    叶锋和李音等人猜测这些追兵们的身份,一直以来,五人都没有看到过这些追兵们的首脑人物,不过从魔教圣女那天偷袭后这些黑衣人便出现的情况来看,这些人应该和她有很大的关系,并且当晚那些黑衣人齐声大叫:“杀光大月狗……”所以这些人估计是兰花国那边的人。

    而在那晚之后,叶锋便没有再看到过魔教圣女现身。

    这日,为了躲避追兵,叶锋五人躲进了一个山洞,急忙之下,众人深入了洞中颇远,而一路进去,只见这个洞穴非常的深,众人在里面走了良久,都找不到出口,想往回走,却已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凭感觉往回走的几条路结果都不行。

    众人都有些惊恐,最后叶锋深吸了口气,想起了以前自己曾有过的探洞经验,知道岩洞洞穴都是由地下水冲蚀而成的。河流冲刷洞壁会留下痕迹,从这些痕迹便可判断出当年河流的走向,而这时不论走在哪一个支流里,都可以顺流而下。

    叶锋向众人说了,当下顺着这个经验,众人最后终于走出了山洞,都不由呼了口气,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山洞外是一条河流,水流凶涌,黄沫翻飞。

    众人沿着河道往上走,水流越发的湍急,前面是一片树林。忽然叶锋心中一动,只见一大批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笑道:“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众人不由吃了一惊。

    只见走在最前面一个女子美艳绝世又骚媚入骨,娇躯更是撩人之极,正是魔教圣女寒媚雪。她身边有十个身着薄纱,妖艳淫媚的女子伴在身边,正是魔教圣女负责的“勾魂”部门中的女子。

    叶锋早闻“勾魂”门内全是美貌淫邪的女子,果不其然。

    她们身旁还有一个美艳的女子,此时正咬牙切齿地盯着叶锋和李音二人看,竟是那日从叶锋和李音二人手下逃走的金素慧。

    她们身后还有一个男子,身材修长,面貌俊俏而沉稳,冷冷地看着叶锋,竟然是以前曾掳走花怡,后又被李音和叶锋二人联手击败的兰花国人张路。二十五个高大的汉子伴在他身旁,皆是脸貌阴沉,身手不凡之辈,看来是他的得力手下。

    叶锋的心直沉了下去,今日真是冤家路窄,遇到了这么多往日的仇敌和扎手的高手,自己虽自保没问题,但林素、如青她们……

    不过他随即又振奋起了精神,此刻是生死存亡的关头,自己是五人中的主心骨,决不能悲观颓废。他暗运神功,立时全身便充满了斗志。

    赵白和李音也走到了叶锋的身边,和他并肩作战。

    如青则是紧紧搂着林素,也是神情坚定在站在叶锋的身后。

    见叶锋等人如此平静,魔教圣女的眼中闪过一丝讶然的神情,以一种奇异撩人的步姿走了上来,上下地打量了叶锋还一会儿,掩口吃吃地笑道:“好一个俊俏的郎君,奴家真是好中意你哦!不过郎君你没想到吧,无论你们怎么逃,也逃不出我们的手心,是不是感觉很颓废?你们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跟姐姐我走吧。还有那几个小妹妹,姐姐也很喜欢你们呢。”

    又扫了叶锋身后的李音、林素、如青三女一眼,媚目中盈盈的满是荡意。

    李音上下打量着魔教圣女,鼻子中哼了一声。

    叶锋神情平静,只是淡淡地望着她,同时心下略有些奇怪,这魔教圣女是什么时候和兰花国的人勾结上的呢?而在近处观之,魔教圣女寒媚雪更是美得勾魂慑魄,一颦一笑,均有使人心醉意迷的魔力。典型的红颜祸水狐狸精,象是天生下来就是为了勾引男人似的。

    但叶锋还是平静地望着她,似是完全不被她的淫荡丽色所吸引似的,这让寒媚雪心中略有些诧异,鲜有男人在看到她的时候,不是神魂颠倒的。

    她正想再说话,这时金素慧也走了上来,咬牙切齿地指着叶锋和李音二人道:“叶锋、李音,你二人杀死了我的夫君,杀死了我最心爱的人,我今日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断,并且,在杀死你们之前,我还要先杀死你的几位妻子,让你也尝尝那种椎心的痛楚。”

    李音冷笑道:“你们兰花国人竟敢公然对我大月高官不利,难道不怕引发两国间的战争吗?”

    金素慧只是冷笑不语。

    这时张路走了上来,他一双明亮而冰冷的眼睛凝视着叶锋,淡淡道:“叶兄这段时间过得如何?为了这一天,张某已是等了好久了。”

    叶锋暗暗运足全身功力,冷冷道:“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要动手就快动手吧。”

    寒媚雪哟了一声,吃吃笑道:“俏郎君干嘛这么凶,吓得人家小心肝卟嗵卟嗵的跳呢……”

    说着说着,寒媚雪的声音越发的柔腻,充满了异样的诱惑。让叶锋等人心神一荡。

    这时,一阵荡人心魄的呻吟声响起,寒媚雪和她身后那十个妖艳淫媚的女子齐齐做出了一种撩人之极的姿势,她们刹时间将叶锋五人围在中间,之后她们翩翩起舞,扭腰摇臀,做出了种种让人心荡的惹火动作,立时场中淫声浪语不绝。

    “天魔舞!”

    寒媚雪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动手了。

    叶锋知道媚雪乃是以天魔舞和荡魂蚀骨功闻名。荡魂蚀骨功那晚自己已经见识过了。对这天魔舞,自己以前也只从鬼无言那边略有耳闻,知道这魔功是利用女人的身体,由一种奇异的内劲操纵,让身体的各种动作荡人心魄,勾起人们心中最原始的**,迷惑别人的心神,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此时的“天魔舞!”果然是让人心魂荡漾之极,只见众女不住地扭摆着她们那柔细如蛇的蛮腰,她们那丰挺饱满的双峰便跟着不停地颤晃着。且寒媚雪的十人手下女子还慢慢地脱下了她们身上的那件薄纱,脱下了她们身上的那件桃红贴身肚兜,露出了她们那丰满撩人的**。

    叶锋、李音等人哪里见过如此令人激情振奋的艳媚之舞?加上她们的各种激情动作,不由得热血起来。不过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就是寒媚雪和她教众后的金素慧及张路等人无动于衷,或许是他们事先有服下一种解药?

    寒媚雪虽然并没有脱下衣服,但她的脸上神情却是骚媚荡人之极。配合着她那绝世的容颜,真是具有惊人的诱惑力。

    在寒媚雪等人“天魔舞!”的引诱下,叶锋只觉得一股无法抑止的欲火从心头烧起,反观李音、林素、如青三人也是俏脸绯红,眼中水汪汪的满是春情,直想依到叶锋的怀里,让他好好疼爱,连赵白也是呼吸急促,脸上胀红。

    寒媚雪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情,慢慢地扭到了叶锋的身边,玉掌缓缓地向他伸来。荡魂蚀骨功!

    叶锋猛地惊醒过来,除了因他的“春雨谱”和“邪经录”练到了极高的层次,有了极强的自制力外,另外寒媚雪眼中的那丝得意的神情也是让他猛然惊醒的原因。

    刹时,他全身的欲火消失无形,接着他大吼一场,重重的一掌击在了寒媚雪那缓缓伸来的玉掌上。

    ※※※

    寒媚雪没想到叶锋竟能不被她的“天魔舞!”所控制,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措手不及下,被叶锋重重一掌击得娇躯剧烈颤抖,踉跄后退了十几步。

    天魔舞阵立时被破除!

    金素慧和张路同时跃起,向叶锋攻来。而寒媚雪很快也回过神来,和她手下众女组成一个阵势,一齐攻向叶锋。

    而方才叶锋的那声大喝,也把李音、赵白等人从迷茫和**陷阱中惊醒,忙迎上了金素慧和张路等人。

    这样,叶锋对着寒媚雪以及她手下众女,李音对上金素慧,而赵白则对上张路。如青则是护着林素,站在众人身后。

    李音的银枪一直是在她身边的,此时长枪化作无数枪影,将金素慧笼罩在内,枪法凌厉!而金素慧手中的一把弯刀也极为灵活,给李音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赵白对着的张路也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两人皆是赤手空拳,赵白的拳对上张路的掌。多时不见,张路的功力越加深厚,赵白只觉对方的掌力极为阴柔,夹着逼人的寒气,只要被掌风扫着一点.立时便会觉得浑身一颤,酸软无力。

    这边叶锋对上寒媚雪以及她手下众女,也颇感吃力,她们的武器时而是一把利剑,时而又是一条玉带。同时虽然她们人人身法优美,但攻势却招招毒辣古怪,让人防不胜防。

    特别是寒媚雪,那丝带在她那欺霜赛雪般的玉臂使出来时,就如灵蛇般的灵活,从四面八方地罩向叶锋,让他需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能应付。

    此时在场中还没参战的就是林素和如青二女、还有张路的那二十五个高大的手下也没有参战,只是在一旁看着。

    众人缠斗了一会儿,寒媚雪见久攻不下,便冲张路手下一个似是头目的人打了个眼色,那头目会意,猛地发了一声喊,向林素和如青二女冲去。

    叶锋早就在担忧林素和如青二人的安全了,只是被寒媚雪缠着,无法分身。此时见张路的那二十五个高大的手下向林素和如青二人冲去,不由心中大急,急切地要去援助她们。

    而寒媚雪看透了叶锋的心事,咯咯一笑,缠得更紧了,让叶锋怎么也无法分身去。这寒媚雪功夫本来就和叶锋不相上下。再加上她手下十女的相助,竟就这样把叶锋缠得死死的。

    而李音、赵白也是同样被金素慧和张路缠得紧紧的,无法分身去解救林素和如青二女。

    而在如青和林素二女中,如青的功力远远差于赵白和李音二人,林素的功力也是刚起步。虽然二女都有软甲扩身,但在二十五个高大汉子的狂攻下,很快就险情百出。

    忽然林素一声尖叫,竟已被对方的一个汉子一掌打进了身旁的急流之中。她不会游泳,拼命地尖叫着在水中挣扎着。

    如青惨呼一声:“素妹……”拼死忍受了对方一人的重重一掌后,跳进了急流之中,向林素游去解救她。叶锋、李音、赵白三人也是大惊,急切地要去解救林素。

    寒媚雪吃吃地对叶锋笑道:“俊郎君,今日你就要失去你心爱的妻子了。”那丝带带着更凌厉的劲风,从不同的方位罩向叶锋,让他脱身不得。

    而在他们旁边的金素慧也是狞笑道:“叶锋,你也会有今天。”语气畅快之极。

    不过幸好不久之后,如青便把林素救了上来,只是片刻之后,她又忽然哭了起来,尖叫道:“素妹,素妹。”

    叶锋一颗心直沉了下去,狂叫道:“素妹,你没事吧,林素……”

    李音和赵白二人也惊叫了起来。

    只见如青哭道:“锋弟,素妹她……她没有呼吸了……”

    此时张路那些手下目的已经达到,停止了攻击,只是在一旁含笑地看着哭泣的如青。

    叶锋眼前一黑,一颗心象是被尖刀重重地宛了一下,他拼命地要冲到林素那边去,但总是被寒媚雪紧紧地缠住,丝毫也没有脱身的机会。

    再看李音、赵白二人那边的情况也是如此。

    叶锋一双眼睛通红,猛地狠狠地望向寒媚雪,冷冷道:“贱人,你会为你今日所做的事后悔的。”

    寒媚雪心中大怒,从没有一个人敢对她说这种话,一直以来,以她的美貌,哪个男人对着她不是神魂颠倒?只有叶锋敢这样辱骂她。她心中恨不得生吃了叶锋的肉,但脸上却还是一副春情荡漾、柔情万千的样子,吃吃地笑道:“哟,俏郎君,怎么能对奴家说出这种话,吓死奴家了。”

    叶锋不理她,一边应付着她和她手下十女更为凌厉的攻击,一边对如青狂叫道:“如姐,如姐,快给素妹做人工呼吸,快给素妹做人工呼吸……”

    如青哭道:“什么是人工呼吸?”

    叶锋喊道:“你按我的话去做。”

    “先把素妹腹中的水倒出。”

    “再把她的衣服解开,把她平放好。”

    如青依言做了。

    寒媚雪、张路、金素慧等人的眼中都闪过嘲弄的神情,寻思人都死了,还这样折腾,真是神经病。而张路那些手下眼中虽然也闪过不解的神情,不过仍旧还是含笑地站在一旁看好戏。

    如青、赵白眼中也闪过黯然的神情,心想叶锋定是痛心得失常了。

    叶锋对如青继道:“然后你托起素妹的下颌,让她的头尽量往后仰,再手捏住她的鼻子,……捏住了吗?”

    “捏住了?好,如姐,你深吸一口气,向素妹口中吹气,直至她的胸部微微升起为止……然后你松开捏着素妹鼻子的手,用手挤素妹的胸部,帮助她呼气.这样这样反复进行,记住了吗?”

    如青依言而做,几次以后,林素忽然娇躯一动,口中喷出了几口水,不停地咳嗽着,已然是活了过来。

    如青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喜地狂叫道:“素妹醒了,锋弟,素妹醒了。”紧紧地搂着林素,喜极而泣。

    寒媚雪、金素慧、张路三人则是惊讶得口都合不拢,以异样的目光看着叶锋,真没想到这人连死人都能救活。

    叶锋喜得直惹颠狂,李音、赵白二人也是欢喜得涌出了热泪。而趁寒媚雪方才这一怔之间,叶锋猛然功力大盛,摆脱了寒媚雪等人的纠缠,跑到了如青和林素二女的身边。

    林素扑入了叶锋的怀里,哭泣道:“哥……”

    叶锋紧紧地搂着林素,道:“素妹别哭,哥永远都在你身边。”

    忽然听到李音惊叫一声:“锋郎小心……”

    叶锋急速地回头时,寒媚雪已是重重的一掌击中了他的后背,然后又急速地飘了开去,吃吃地笑道:“任你再厉害聪明,还不是中了我的招?”

    而在这一掌之下,叶锋只觉得一股彻冷的寒气立时布满了自己全身,那股奇寒劲气便像一把冰锥一样刺得自己透不过气来,瞬间,他已是全身发颤无力,似乎连生命都要随之而去。

    在如青等人的惊叫中,无与伦比的怒气充满了叶锋的心头,猛然,他的脑袋“轰”地一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在心底深处某种一直蛰伏、隐藏的冷酷凶兽,终于被释放而出,一阵冰冷的感觉传遍全身。

    邪经录!

    叶锋习练的《邪经录》颇为奇怪,每遇到心中有怒气、杀气,或是其他负面情绪,或是性冲动时,才可以激发体内邪经录的灵气。虽然邪经录内的灵气早已入了叶锋的脑中,但要化为已用,便需要这种负面情绪。

    就此,叶锋已经激发了深埋在他脑中的共有五分之一的邪经录灵气,此时更是连带他以前吸收的张宁和刘严高的内力也是完全地化为了己用。

    被寒媚雪击中的那种寒冷发颤的感觉很快消失,叶锋全身充满了力量,更充满了杀气。

    “哼,贱人!”

    叶锋眼中寒光四射地扫视着寒媚雪、张路、金素慧等人,以不带感情的声调冷冷道:“我要杀光你们!”

    寒媚雪等人都被叶锋看得心中发颤,如此锐利又充满杀意的眼神他们哪里见过?

    忽听“啊!”的齐声喊,原来一直在一旁观看的张路的那二十五个高大的手下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危机,一齐手举兵器向叶锋冲来,攻势又狠又快,便如一群饿狼一般。

    “你们是找死!”

    叶锋冷冷地道。

    随着话音,他猛然腾空而起,手中的“破龙”便随之而狂舞着,接着便是刀气的破风声与割裂人体的异响声响起,瞬间已有三人给叶锋拦腰劈死,立时血肉横飞,刺鼻的血腥气扑面。

    这些张路的手下都是兰花国中的优秀军人,哪知皆不是叶锋一刀之合。

    随着叶锋的闪电般的动作,死亡在继续扩大着,只要叶锋的刀光闪动一下,皆有一人或数人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死于非命。而此时地上已是到处头断肢裂,鲜血将沙地染得一片腥红。

    见此,这些兰花**人中不由起了一阵慌乱无比的骚动,显然是没想到叶锋刀术如此的凌厉,比方才更是厉害了极多,只是他们现在要逃已经晚了,才片刻之间,又有十余人死在了叶锋的刀下。

    寒媚雪、张路、金素慧都不由于看得凛然,如此狂霸的刀术,也是同样令他们心惊,同时他们还惊愕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叶锋就比方才厉害得极多?

    而见手下兵器断折,溅血飞退,寒媚雪、张路、金素慧三人互视一眼,便舍下了赵白和李音二人,齐向叶锋攻来。瞬间,他们已同时攻到了叶锋的身边。

    叶锋脸上冷冷的没有一丝的表情,以一人对三大高手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当头一刀劈下,立时狂霸璀璨无伦的刀光立时便闪耀了所有人的眼睛。

    无比凶狠的刀,如此霸气的刀!

    寒媚雪、张路、金素慧三人都同时觉得有一股令自己血液冻结的刀气袭体而来,皆生出了股无法抵抗的感觉,三人同时心下大惊,同时急掠飞退,才没有被这一刀劈成两半。

    叶锋却不会放过他们,闪电般地欺入,如影随形,只见张路一声惨叫,已被叶锋当头劈成了两半,而金素慧在后退不及下,后背也是被叶锋重重地划了一刀,立时鲜血泉涌而出,不过她却颇为硬气,一声不吭地往前掠去,很快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而魔教圣女寒媚雪倒是跑得最快,和她手下那十个女教众在刹时间就跑得个无影无踪。而张路余下的那十几个没死的大汉也是被李音和赵白二人杀得个干干净净。

    全部解决敌人,叶锋五人这才松了口气。

    平静下来后,李音、赵白、林素、如青等人皆用惊佩的目光看着叶锋,竟没想到他竟能以一个之人对付三大高手。

    李音上下看着叶锋,正想说话,忽听一声尖锐的呼啸之声从树林之中响起,叶锋等人都是大吃一惊,难道……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果然树林之中又冲出无数的黑衣人,个个手持寒光闪闪的利器,在一高大汉子的率领下,急速地向叶锋等人冲来,人数怕有千人。

    正是那晚偷袭叶锋等的那些人。

    “操***,又来了。”

    叶锋心中不由暗骂了一声,不过虽然自己的功力又大进了,但好汉敌不过人多,所以叶锋五人又不得不踏上了逃匿的路途。

    ※※※

    叶锋等人急速地跑着,叶锋还不时扶起经常跌倒的林素,最后干脆把她背在自己的背上。而敌人则是紧紧地追赶在叶锋等人的身后,不过辛好如梦高原沟渠极多,且这些小沟小渠的落差都很大,这为叶锋等人的逃跑提供了条件。

    跑了几个小时后,终于身后的敌人没了影子,叶锋五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忽然叶锋全身一颤,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前面腾起烟雾,还有隐隐的人影,前面竟也是有追兵到来了。

    而此时五人是位于一个较浅的沟渠之中,刚刚掩住了身体,在他们身旁还有一道极深的沟渠,深达数百尺。有一条小路通往下面,然后分东、北二条道消失在远方。不过如果站在叶锋的这个位置,还是可以看到沟渠中的人。并且如果放箭的话,那更是死路一条。

    望着前后越来越近的敌人,众人都是心惊肉跳,又要开始血战了,只是此次逃得了吗?

    望着林素、如青等人,叶锋在刹时间中做了个决定,他对李音、如青、林素、赵白道:“阿音、如姐、素妹、大哥,你们从东边那边路快走,想办法回玉月城,我来引开他们。”

    李音、如青、林素、赵白皆是全身一颤,四人都不同意叶锋这个办法。林素悲呼一声,紧紧地抱着叶锋的身体道:“不,哥,要走我们一起走。”

    如青也是上前紧紧地搂着叶锋道:“锋弟,我们不会丢下你单独走的,我们夫妻生死都要在一起。”

    赵白正色道:“二弟,你说这话就不对了,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聚在一起。”

    李音也是柔声道:“锋郎,赵大哥和姐妹们说得不错,我们不能让你单独冒这个险。”

    叶锋急切地道:“如果我不留在这里阻敌,那我们大家都要死,而如果我能拖住他们,那你们就有了极大的逃生机会……你们不要担心我,我肯定会没事的,难道你们忘了,我的轻功是天下无双的吗?要逃走不是难事。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林素和如青只是哭泣不依。赵白和李音也是摇头。

    叶锋望着越来越近的追兵,心急如焚,催道:“快走,不然就没机会了。”

    这时李音忽然道:“好吧,也许这也是唯一的逃生机会了,不过让赵大哥护卫如姐和素妹走吧,我要留下来陪夫君。”

    叶锋一怔,望向李音,却见李音也正凝视着自己,眼中闪着动人的柔情,不由心中一股暖流涌起,他定了定神,对李音柔声道:“不行,阿音你也要走。”

    李音摇了摇头,神情坚决无比。

    望着更加近前的追兵,最后叶锋无奈地望了李音一眼,深深地呼了口气道:“好吧,今日就让我们夫妻俩并肩作战。”

    又对赵白道:“大哥,素妹和如青就拜托你了。”

    赵白知道事已至此,已是没有其它的办法,凝重地点了点头道:“二弟放心吧,为兄不管怎么样也会护卫两位弟妹的安全的。”

    林素、如青二女哭泣不已,不过只能同意这种安排了。

    临走时,二女齐扑到叶锋的怀中悲哭,并和叶锋痛吻而别。接着林素、如青二女又和李音拥抱而别,李音也不由眼睛湿润了,紧紧搂着林素、如青二人,连声道:“好姐妹,好姐妹……”声音也哽咽起来。

    最后,林素和如青二女在赵白的护卫下从沟渠下去了。

    看着林素、如青、赵白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沟渠之中,叶锋和李音都才舒了一口气,两人互视一眼,将彼此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心中皆泛起了患难与共的温馨情感。

    又过一阵,前面和后面密密麻麻的追兵都到了,看到叶锋和李音二人,一声喊,便向二人涌来。叶锋和李音同时一声大吼,叶锋手持“破龙”,李音手持银枪,如天神般地冲入了敌群之中。

    两人便如虎入羊群般,摧枯拉朽,直杀得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杀得那些黑衣人齐声惊叫:“不好,两个魔鬼。”纷纷后退。

    叶锋和李音二人冲杀了良久,利用如梦高原复杂的地形让敌人不好合围,并运用游击战术,且战且退。杀了约半个小时后,估计林素、如青、赵白三人已是往东面的方向走远了,二人便又向北方逃去。

    那些黑衣人气恼之极,紧追在叶锋和李音二人的身后。

    叶锋和李音二人没有林素、如青等人的负担在身边,感觉轻松了许多,跑跑杀杀,不断利用复杂的地形给敌人一个回马枪。杀得他们叫苦不堪。

    就这样两人杀杀停停,开始两天时敌人还是断断续续地追在二人身后,不过二天后,他们后面就再没有一个追兵了。

    〓〓〓〓※〓〓〓〓※〓〓〓〓※〓〓〓〓

    ps:如果你觉得本书合你口胃,请点击右键收藏和推荐本书^_^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