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二十四章 尤物王后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叶锋现在的位置是处于金月城的城郊,等他回到城中的御馆后,天也大亮了。

    一回到御馆自己的房门前,看见林素正伸手欲敲门,不过想了想,又缩回手来。

    叶锋走上前去,笑道:“素妹,早啊。”

    林素回过头来,眼中有些惊讶,道:“原来大哥已经起来了,我正准备叫你吃早餐呢。”

    端详了叶锋两眼,关切地道:“大哥昨晚没事吧,在房中一直没出来,连晚饭都没吃,本来我打算叫你吃的,只是李大人说,你练功的时候不要打扰你,所以我就没叫了。”

    叶锋微笑道:“我没事,多谢素妹关心。”

    林素含笑道:“大哥没事就好。”忽然有点不自然地避开了叶锋的目光。

    叶锋略为诧异地问道:“素妹怎么了?”

    林素又望了叶锋一眼,低声道:“不知为何,大哥今日的眼光特别明亮,似能看到人的内心去。让人不敢和你对视。”

    “哦。”叶锋心想原来如此,笑道:“练功后都是这样的。”

    想了想,道:“对了,我现在要去洗个澡,素妹待会把我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洗一下,那些侍婢总是笨手笨脚的,老是洗不干净。”语气中颇有丈夫吩咐妻子的味道。

    林素脸一红,低声道:“嗯。”

    等叶锋洗过澡,李会伟正好派李木过来叫叶锋和林素一起吃早餐。

    见到叶锋时,李会伟眼中露出诧异之色,仔细地打量了叶锋两眼后,缓缓道:“看叶兄弟眼中神光充足,昨晚似是收获不小啊。”

    李木四兄弟也凝视着叶锋,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叶锋心想你眼一直都是尖的,笑道:“李大人眼神果是锐利,昨晚属下的功力确是突破了一些障碍,又精进了一层。”

    李会伟笑了起来,连道恭喜。在用膳途中,他又想起一事,对叶锋道:“对了,今日杨大家要离开金月城,叶兄弟知道了吧。”

    叶锋眼中露出一丝黯然之色,微笑道:“昨天下午,杨大家就和我说了,我也和她说定,等会去送她。”

    李会伟叹道:“杨大家一走,连金月城都少了一层光彩啊。不过李某今日有事,不能前往相送,叶兄弟就代我向她表示祝福之意吧。”

    林素也接着道自己要赶绘图纸,抽不出时间相送杨姐姐,请大哥也转告她的祝福之意。

    叶锋点头答应了。

    等叶锋来到杨雨住的“听雨轩”时,不由吃了一惊,只见轩前轩后人山人海,所有的空地上都挤满了人,不管男女老少,平民又或是达官贵人都有。看来他们都是自发来相送杨雨的人。

    叶锋正要进轩,忽然人群一阵骚动,只见杨雨在安国夫的的陪同下,从轩内袅袅地走了出来。

    立时“杨大家一路顺风”的声音漫天响起。一些少男少女甚至哭成一团。立时现场充满了离别的情绪。

    杨雨的脸上也满是黯然的神情,一边和安国夫人说着话,一边应酬着那些达官贵人,一边一双妙目还不断地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当看到叶锋迎上前来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亮,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叶锋走到她面前,立时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叶锋神情平静,先向安国夫人行礼,接着端详了杨雨那明媚的俏脸半响,拱手道:“杨大家一路顺风。”

    杨雨微笑道:“谢叶公子。”又白了他一眼,道:“我还以为叶公子不来了呢。”

    叶锋斗然见到她这种儿女情态,不由心中一动,只可惜她人都要走了,再次见面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微笑道:“怎么会呢,我答应过你的。”又向她转告了李会伟和林素对她的祝福之意。

    杨雨叹道:“谢谢他们了。”

    深深地凝视了叶锋半响,欲言又止,最后柔声道:“叶公子,后会有期了。”

    叶锋心中泛起了一丝伤感的情绪,也道:“后会有期。”

    杨雨又对身前身后的百姓深施一礼,再瞥了叶锋一眼,然后进入了鸾马之中,在几百高大随从和大月王派来的一千骑兵的护送下,起程往烟梦国而去。

    而数万民众也随之追在鸾车后面去了。

    望着杨雨的车鸾慢慢地消失在风雪之中,叶锋叹了一口气,极力收拾起了情怀,该做什么还是要去做什么的。

    这时,他身旁的安国夫人笑道:“看来,小锋很舍不得小雨走啊。”

    叶锋有点不自然地道:“安国夫人取笑小锋了,事实上,金月城谁也舍不得杨大家走。”

    安国夫人神秘地一笑,道:“小雨是个好女孩,不过小锋也不用太担心,以后你们见面的机会还是多的。”

    不等叶锋说话,又道:“对了,好几天小锋都没来将军府做客了,如果有空的话,就抽个时间到府上来陪陪我,我还想和你学那种奇的曲子呢。”

    叶锋连忙点头答应。

    安国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在一干侍女侍从的护卫下,袅袅而去。

    而叶锋也直接前往金月城魔教的分坛处。

    “禀教主,据属下所查,那李谈现暂住在城南的迎风客栈中。”

    “带路。”

    “是!”

    半个小时后,一身常服的刘明之带着叶锋来到了城南的迎风客栈中,这是个规模中等的客店,不过两人从后院进入时,竟没遇到一个人。

    到了一间院落后,刘明之向其中的一间客房指了指。

    叶锋点了点头,在窗外淡淡地望了望,只见李谈一身醉态,正独自一人在喝闷酒,一边喝一边口中犹自在喃喃骂道:“叶锋你这个厮算什么?……老子……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刘明之听了大怒,就要冲进去。

    叶锋伸手拦住他,接着冷笑一声,推开房门,缓缓地走了进去,笑道:“李谈兄不会放过我什么?”

    李谈斗然见到叶锋,怔了半响,怒道:“是你……”

    他截指骂道:“你先是从我手中抢去花怡,现在又把林素从我身边带走,我……我……”

    “呀”的一声怪叫,辟手将手中的酒壶向叶锋扔来。

    叶锋闪身避过,身形一晃,已欺到了李谈的身前,“砰!”的一掌,便将他打飞出去。接着背负双手,含笑地看着在地上挣扎爬起的李谈。

    李谈被叶锋这一掌打得已经酒意全消,双目寒光一闪,一声低吼,便欲去拔床头上的青龙剑。

    叶锋岂能让他如愿?电闪至他的身旁,低喝道:“看着我。”

    李谈一怔,不由自主地转头看向叶锋。

    叶锋虎目中亮起诡异的光芒,喝道:“**神功。”

    而李谈接触到叶锋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全身一颤,双目泛起了茫然的神情……

    “禀教主,李谈已经出了迎风客栈了。”

    “嗯。”

    “禀教主,李谈已经进了金月城驿馆了。”

    “再探!”

    “是!”

    “禀教主,李谈已经出了金月城驿馆了。”

    “很好,明之,我们出城等候。”

    ※※※

    这是一条长满桦树的斜坡,底下是一条狭窄的谷道,是金月城通向玉月城的必经之路。叶锋站在坡顶上眺望,不由精神为之-振。

    底下皆是广阔的平原,茂密的树林在坡下延绵起伏,渐次低去。左方可以看到附近的一个村落上有几缕炊烟正袅袅升起。再远处甚至可以看到金月城的一角。

    叶锋眺望了一会儿,叹道:“这人看来还是要经常到野外走走啊。吹吹风,这精神上感觉就是不一样。”

    刘明之及十几个“寒夜”组织中的魔教教众恭立在他身后,闻言忙接口道:“教主所言甚是,城市里人多拥挤,乌烟瘴气,是挺难忍受的。”

    忽然他神情一肃,因为此时前方的树林中升起了一股奇特的烟雾,刘明之仔细观看了半响,对叶锋恭敬地道:“禀教主,李谈果真出城往玉月方向这边来了,教主真是明见万里。”

    叶锋微笑不语,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心想:“李谈,你死期到了!”

    不多时,就见一行人马约十几人,慢慢地走进了这条谷道之中,叶锋眼尖,认出了前面那坐在马上的人正是李谈。

    他望了身边的刘明之等人一眼,却见刘明之等人不需他的吩咐,已各自手中扣好了几枚粹毒暗器。

    叶锋淡淡道:“其他人全杀人,只留李谈一人。”

    刘明之低声道:“是!”

    等李谈等人进入了暗器范围,刘明之低喝一声:“射!”

    立时破空声大作,漫天的寒星,夹着奇异而尖锐的呼啸,从坡顶上劈头盖脸向李谈等人而去。

    在措不及防下,这行人只有挨打的份儿,在一波一波猝厉的暗器下,连逃命都来不及,不多时,除了李谈外,其余人便都死得干干净净。

    而李谈则似是吓呆了,只是怔怔地望着从坡顶上缓缓走下来的叶锋、刘明之等人。

    叶锋微笑道:“李谈兄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

    李谈沙哑着嗓声道:“是你……你要做什么?”

    “哦~”叶锋轻松地道:“也没什么,只是来送李兄升天罢了。”

    “升天?”

    李谈颤抖了一下,随即恨声道:“你要杀我?”

    “是啊!”

    叶锋转头望了一下周围的景色,笑道:“此处风景优美,作为李兄升天之所是再理想不过了,李兄真是好福气啊。”

    “不过你放心,你升仙之后,你在玉月城的产业我会代为保管的,你就放心地去吧。”

    刘明之等人一齐狂笑起来。

    李谈的脸色越显灰白,指着叶锋道吼道:“为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叶锋的脸阴沉了下来,冷冷道:“无冤无仇?李谈兄这话不对吧?你好象忘记你在玉月城‘佳丽楼‘广场前指示人杀我的事,不要以为这件事我不知道是你干的。只凭这一点,你就死定了。”

    “怎么样,敢不敢承认?”

    叶锋眼中寒光一闪,猛然大声喝道:“回答我,象个男人一样的回答我。”

    李谈的脸色阴沉不定,但却迟迟不敢接口。

    叶锋忽然笑起来道:“其实这个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我不想让你的存在影响了我素妹的心情,她应该了无牵挂地嫁给我,开开心心地做她的新娘。”

    李谈听到“素妹”时,猛然全身一颤,喃喃道:“素妹,林姑娘。”

    举目望向四周,突然叫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我在金月城的事还没办完,为什么会来到这?”

    又狂抓着头发自言自语道:“我记得中午时我对林姑娘似做了些什么,但脑中一片空白,想不起是什么了,只记得一个心思回玉月城,玉月城。”

    “我倒底做了什么?”

    猛然他盯着叶锋道:“你告诉我。”

    叶锋淡淡道:“哦,也没什么,你只是对她说了一些她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话,这辈子,她不会再想见你了。”

    李谈怔怔道:“不会的,我不会这样做的。”

    叶锋淡淡道:“你当然会这样做,你看着我的眼睛。”

    李谈一呆,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叶锋。

    叶锋又运起了“**神功。”眼中现出了诡异的光芒,立时李谈的眼中又泛起了茫然的神情。

    叶锋收回功力,微笑道:“明白了吗?”

    李谈的眼睛回复了清明,“啊!”的惊天动地地叫了一声,狂吼道:“原来是你搞的鬼,原来是你搞的鬼。”

    他拔出了长剑,狂叫着:“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有若癫狂般地向叶锋冲了上来。

    叶锋冷笑了一声,身形一晃,已避开了李谈疯狂的一剑,然后右手虚引,以太极拳中的四两拔千金,趁势便抓住了李谈的手腕,然后向后一拉,李谈收不住力气,身子顺着势子跌了开去。

    当然这还没完,叶锋趁势以李谈的手腕为轴心转了一圈。李谈意识到了危险,想把手臂转回去,可是哪还由得他,叶锋锋的手腕再施加了一些力气,只听一声惨叫,李谈的手臂已经折成数段。

    不容他退却,叶锋大喝一声,又是重重的一拳击在他的胸口上,只听咔嚓一声,李谈的胸骨已然尽碎。而且叶锋这拳击出时还运起了“吸功**”,只见李谈全身一阵颤抖,身子迅速萎靡。

    他的眼中现出极为恐惧的神情,一声大叫,运起了全身的功力,拼命一挣,这下力道极大,竟然被他脱了开去。

    但叶锋自然不会让他跑了,大喝一声:“烈火掌!”

    右掌随即变得赤红,又是有如鬼魅一般地一掌印在他的胸口上。

    立时李谈又发出了一阵有如惊天动地般的惨叫,全身已然着火,尖叫着狂退了开去。

    他的恶梦并没有结束,叶锋令人心寒的声音又响起:“寒冰指!”

    又是一道有如千年寒冰般的寒芒激射在李谈身上,只听“嗤嗤”声响,立时他身上燃起的火全熄了,但随即他全身又腾起了一股彻人的寒气,并迅速将李谈凝结成了一个冰人,然后听到“啪!”的一声响,夹着李谈绝望的叫声,他已然全身炸裂,分成了无数块,四散飞了开去。

    而叶锋则腾空而起,一个美妙的弧形后,稳稳地落在了一棵高大的桦树上,身形纹丝不动,冷冷地俯瞰着大地。

    见到叶锋如此威势,刘明之等人一齐拜伏在地,齐声大呼道:“教主神功无敌,威震天下。”

    而此时阳光照射在叶锋的脸上、身上,当真是威风凛凛,宛若天神。他负手而立,半响,才迎天发出了一阵畅美之极的欢笑。

    “明之,你们把现场好好收拾一下。”

    叶锋从树上落下来,吩咐刘明之道。

    刘明之恭敬地道:“是!”

    同时他和一干教众的眼中都现出崇敬的神情,叶锋处事明断,心狠手辣,颇对他们的胃口,看来离神教复兴的日子不远了。

    一行人沿金月城方向往回走,路过一片洼地时,叶锋忽然心中一动,只见洼地上一大片的皆是一种绿油油的植物,这种植物给叶锋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他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激动,走到洼地上一株植物面前,撕下了一片叶子,放到鼻子边闻了一下。立时他眼中现出一种欣喜异常的神情。

    “烟草?”

    他迎天大笑起来,老天爷还是眷顾自己啊。

    而刘明之等人却是莫明其妙,不知道教主为什么一看到这种在大月国并不罕有的植物,会笑得如此的开心。

    回到金月城驿馆时,只见李会伟等人正坐在大厅上黯然摇头,见到叶锋回来,李会伟忙道:“叶兄弟回来得正好,你快去看看林素姑娘,她正在房中痛哭呢。”

    叶锋心中有数,表面上却装作大吃一惊,问道:“出什么事了?”

    李会伟叹道:“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先前曾有一个叫李谈的男子来找林姑娘,在房内不知说了一些什么话,等那男子走后,林姑娘就一直在房内哭泣。我们问她,她也不回答。你快去看看吧。”

    叶锋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林素的房前,远远的便听到一阵阵非常凄楚的哭泣声。他酝酿了一下感情,猛地推开房门,叫道:“素妹,素妹……”

    只见林素趴在桌前,香肩正不住的抽动着,听到声响,她转过头来,一双秀目已然通红,见是叶锋,起身扑到叶锋的怀里,哭泣道:“大哥……”

    泪珠更是滚滚而下,转眼间叶锋的肩头已是一片冰凉。

    叶锋紧紧地抱着她,连声问道:“素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林素只是哭泣摇头。

    叶锋捧起她的脸,沉声道:“素妹,你尽管跟大哥说,不管什么事,大哥都会为你作主的。”

    林素的泪眼凝视了叶锋半响,泪水又滚滚而下,呜咽道:“大哥,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对他一片真心,他却弃我如蔽履?”

    叶锋紧紧地搂着她的纤腰,寒声道:“是李谈?他来找你了?对你说了些什么?”

    林素哽咽道:“中午时李公子来到了驿馆,他对我说一直以来只是逗我玩玩,从来都没我放在心上。还说象我这么普通的女子,根本就不配入他的眼睛。”说到这里,她的泪水又是滚滚而出。

    “什么?”

    叶锋气得全身发抖,怒道:“这厮竟敢如此说?这个……畜生……”

    “我要杀了他!……”

    叶锋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拔出身上的“破龙”,大喝道:“我要杀了他!……”怒吼着就要往外冲。

    林素冲上前来,死死地抱住叶锋,哭泣道:“大哥,不要,不要啊……”

    叶锋咆哮道:“素妹放开我,我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生,我一定要杀了这个畜生!”

    他用内力吼出这个声音,立时整个驿馆的人都听到了,李会伟等人纷纷赶来。而驿馆中的其它人也早就围在了门口,一边指指点点,一边还不住地叹息。

    “不要……”

    林素哭倒在叶锋的脚下,死死地抱着他的右腿,摇头哭泣道:“不要,大哥不要……”

    而这时李会伟等人也赶到了,连声道:“叶兄弟冷静,不可冲动。”

    叶锋怔怔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扶起林素道:“素妹你不用难过了,那种负心汉并不值得你为她难过,再说,你还有大哥我呢,我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林素抬起梨花带雨般的秀脸,泪眼婆娑地望向叶锋,痴痴地凝望了叶锋一会儿后,哽咽道:“是真的吗?大哥永远都会陪在我身边吗?”

    叶锋爱怜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道:“当然是真的,大哥永远都会陪在你的身边,永远对你好,素妹你要相信大哥。”

    林素凝视了叶锋良久,猛地紧紧抱住叶锋的腰身,似要用尽全身力气似的,并把头伏在叶锋的胸前,哭泣道:“大哥,如果你抛弃我,我就死给你看。”

    叶锋狂喜,林素说这话不预于是把她的终身托付给他,自己做了这么多,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紧紧地搂着林素,柔声道:“不会的,素妹,我会永远对你好,永远!”

    这是他在对林素说,同时也是对自己说,他坚信自己可以做到。

    “嗯。”

    林素啜泣着,死命地抱着叶锋,似是要融进他体内似的,又似这样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而驿馆中的人见此情景,皆不约而同地会心笑起来。而李会伟和李木几人也是相视一笑,招呼各人离去了。

    经过这一番折腾后,林素已经是心力交悴,叶锋温柔地扶她到床上睡下,并细心地给她盖好棉被。

    林素一直痴痴地望着他,见叶锋站起身来,急忙伸手抓住叶锋的衣角,略带点惊慌地道:“大哥,不要离开我。”

    叶锋又坐了下来,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微笑道:“好,我不离开你,我就在这陪你,乖,睡吧。”

    “嗯。”林素柔顺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叶锋坐在床沿边静静地望着她,看着她那苍白秀气的脸上满是憔悴之色,几根青丝尤自散落在额前,不由爱怜地把它们理好。良久后,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缓缓地站了起来,心想:“下面,该是去办王后的事了。”

    ※※※

    叶锋告知了李会伟要进宫为王后教授曲艺后,便单人独马,前往了王后的寝宫。

    走在路上时,他便打好了主意,今日一定要将王后的身心征服。而且经过下午的杀戮后,他心中有一种特别想发泄的**,一想到王后那端庄秀丽的面容,他就浑身发热。

    王后早已派心腹太监到宫门口迎接叶锋了,很快地,叶锋便在王后的寝宫——泉心宫中再次见到了王后。

    而一见到叶锋,王后的眼中不由露出欣喜的神情,挥手摒退一干侍女太监后,便急切地问叶锋道:“叶先生,不知小儿之事如何了?”

    叶锋微笑道:“恭喜王后,本人已经寻到那侍卫长的踪迹了。”

    王后娇躯一颤,语音颤抖地道:“真的吗?此人在哪,快……快差人去把他抓起来啊……”

    叶锋却叹了口气,缓缓地喝了一口茶。

    王后望了叶锋一眼,神情也略为平静下来,柔声道:“哀家差点忘了,不知叶先生想要什么赏赐?”

    叶锋沉默了下来,低头不语。

    见叶锋如此,王后眼中有点疑惑,试探地道:“先生,你要什么赏赐只管和哀家说。”

    叶锋猛然抬起头来,眼神变成非常炙烈,站起向王后躬身道:“只要能为王后解忧,就是对小民最大的赏赐。”

    王后呆了半响,再接触到叶锋那炙烈异样的眼神,略微有点不自然,不过随即又感动地道:“没想到叶先生竟对哀家如此忠心,真是哀家之幸,叶先生请坐下说话。”

    叶锋却又一下子拜倒在地,诚恳道:“王后,小民有一些肺腑之言憋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想对王后说,但却不知合不合适。”

    王后诧异地瞧了叶锋半响,柔声道:“先生有话尽管讲。”

    叶锋以最真诚的眼光望着王后,同时眼中还带着一丝异样的光芒。以一种非常低沉悦耳的靡靡之音道:“记得小民第一次见到王后,是在新春时的醉月楼上,当我第一眼见到王后时,就为王后的绝世风华所倾倒,同时王后眉角眼梢中的那股浓浓的忧郁,深深的寂寞,又让小民一下子又心生怜惜。”

    “望着您那优雅而孤寂的笑容,小民整个心都揪痛无比。回来后小民就一直在想,是什么让王后这么不开心?我一直反复对自己说,只要能让王后的脸上露出一丝舒心的笑容,就是让我马上去死,小民也心甘情愿。”

    他猛地移前几步,对王后道:“王后,小民犯了思念王后的死罪,请王后责罚。”

    在叶锋那炙烈而勾魂的目光下,他那低沉而又悦耳的靡靡之音中,特别是叶锋那惊人的话语中,王后早已是秀眉深蹙,粉面通红,又带着一丝手足无措。她银牙紧咬,胸口急促地起伏着,怒喝道:“你,你……你说什么呢?真是太放肆了。”

    叶锋又拜倒在地,道:“请王后处决我,也让我免受去这等思念苦楚。”

    王后越加的手足无措,怒瞪了叶锋半响,软化下来,叹道:“先生起来说话吧。”

    叶锋坚决地道:“不,小民今天豁出去了,一定要把心里话就清楚。”

    王后冷冷地道:“你不要太放肆了,你以为哀家不敢杀你吗?”

    叶锋凝视着王后的明眸,道:“请王后成全。”

    王后和叶锋怒视了半响,叶锋的眼中忽然又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王后有点受不了叶锋那炙烈之极又炫目之极的目光,不自然地移开目光,有点软弱地道:“你还有什么话,就说吧。”

    叶锋柔声道:“王后进宫也有几十年了吧,大王有几年没来泉心宫了?”

    在叶锋那低沉悦耳的声音当中,王后的眸子望了叶锋半响,又凝视向前方,有点不由自主地道:“有七、八年了吧。”语气中满含着幽怨。

    叶锋道:“是啊,七、八年了,人生有几个七、八年呢,王后,您觉得值吗?”

    说到这里,叶锋心中叹了一口气,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都是女人最需要雨露滋润的时候,可她却要独守空房,老天待她确是不公。

    叶锋又继续说到:“王后,您也是个正常的女人,也需要人疼,需要人爱,凭什么大王就不给您?让您形影相吊?”

    王后的心思却飘向了远方,想起自己和大王几十年夫妻,从开始成亲的情投意合,恩恩爱爱,到现在的形如陌路,她的内心真是凄楚无比。

    “自己暗地里落了无数的眼泪,内心充满了惆怅,为什么大王看都不看一眼?难道华贵妃就那么好?”

    “自从成为王后以来,自己就一直对上孝顺,对下谦和,甚至每年都要为大王亲手逢制一个小荷包,以示自己的一片真情,为什么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这是为什么?”

    刹时,被叶锋的话语触动,多年来积在内心的幽怨如决堤的潮水般泉涌而出,王后的内心更加的凄苦。

    就在王后神情凄迷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被叶锋握住了,她粟然一惊,惊呆地望向叶锋,却见他凝视着自己,一字一顿道:“王后,您,有权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而我,则愿意做那滋润的春雨,抚平您那寂寞干涸的心田!”

    呆了好半响,王后才反映过来,立时双颊晕红,斥道:“你在做……做什么?还不放开你的手?”

    随即她又一声惊呼,原来已被叶锋紧紧地搂到了怀里。她顿时浑身如同触电一样,颤动不止,娇喘连连,颤声道:“放开我,快放开……我……”

    (此处由于不合此网站的要求,删节数千字,想要看未删节版的朋友,请至以下几个地方观看和下载本书未删节版:

    1.大月帝国:

    2.莫道不**:)

    ※※※

    云收雨散,两人相拥在一起剧烈地喘着气,良久,两人的情绪才平复了下来,

    叶锋温柔地抚摸着王后的身体,王后舒服地闭上了眼睛。此时她仍是脸上酡红,激情尤未完全退去。

    叶锋柔声道:“王后,你怪我吗?”

    王后睁开眼睛,略带着些恨意地瞧着叶锋,内心在激烈地冲突着:“他占了我的贞操,让我对不起大王,我……我要将他处死。”不过她随即又在想:“不行,我做不到,我不能没有他,刚才我真的很快乐,从没有这么快乐过……我需要他!”

    叶锋平静而温柔地望着她,眼中更射出一股深情,让王后更是欲恨还喜。内心挣扎良久,王后眼中的恨意消去,有点茫然地道:“我不知道,刚才其实我也是自愿的。或许,我真的很需要一个男人爱我。”

    叶锋仔细地凝视着她,此时,她温热的身子仍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丰润雪白大腿就跨在自己的腿上尤自不知。看着这个美丽而又不幸的女人,叶锋心中涌起了怜意,情不自禁地用手理了理她那乌黑发亮的头发,触手柔顺得让人心颤。手滑过她的脸庞,又感觉滑腻细白,而红唇则柔软而又不失弹性。

    他柔声道:“我就是你那个男人。”

    心里却在想她外表文静端庄,方才**时竟是那么的热情如火,这是隐藏在她内心深处的本质呢吗?而刚才从她身上获的那种舒服畅快的感觉,又是无法言喻的,真是一个尤物。

    王后却叹了口气,道:“先生会帮我孩儿的事吗?”

    叶锋凝视着她道:“你要先回答我我是不是你的男人?”

    王后有点不自然地避开叶锋的目光,脸上升起了一片红晕,半响,低声道:“是!”

    叶锋心中大感得意,微笑道:“放心吧,我是你的男人,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不会不管的。”

    王后羞得全身都红透了,啐道:“什么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胡说八道。”

    叶锋故作惊讶地道:“我是你的男人,而太子是你的儿子,你又是我的女人,那他不是我的儿子是什么?”

    王后呆了半响,却怔怔地流下泪来,哭泣道:“我不是个贞洁的女人,我是个坏女人,我对不起大王。”

    叶锋知道象她这种贞洁的女人一旦做出背叛的事,总是心中充满了罪恶感,当下柔声安慰,说了许多甜言蜜语。

    劝慰良久,而王后最后也好象也认了命,加上她确实需要叶锋,当下放下一切似的搂着叶锋的脖颈腻声道:“先生不可负我,否则哀家饶不了你。”

    叶锋当然拍着胸部保证不会负她,一边说一边还用他那温情的手不住地在她的裸背上抚摸,从精神到**上都让她放心。说实在的,在心底,他对这个不幸的女人也是充满了怜惜和爱意的。

    最后两人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而王后更是抛开一切,表现出了一个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并主动挑逗叶锋,在叶锋进入她体内后,还扭摆腰臀去迎接叶锋那猛烈的冲击……两人再一次达到了性的极乐颤峰。

    最后两人定下了幽会之期后,才依依而别。

    从王宫出来后,叶锋就直接到了金月城会坛处会见了刘明之,在密室中和刘明之及四个舵主密密商议了一番。并对刘明之道:“刘坛主,这些时间里,本教主看你办事甚为得力,决定嘉奖你,现卓升你为我神教的下使者,希望你再继续为本教立下大功。”

    刘明之大喜,忙跪下磕头。而其它教众眼中也露出羡慕之意。

    叶锋接着又立那个叫那个叫鬼不同的舵主为金月城坛主后,这才带着刘明之以及十几个教中的教徒回到了御馆中。

    此时李会伟尤未回来,叶锋径直吩咐御馆中的侍从给刘明之等人打扫了一些房间出来,让他们休息。然后他又来到了林素的房间中。

    刚在床沿边坐下,林素正好醒来,看见叶锋正温柔地注视着自己,她的眼中露出喜悦的神情,低声道:“大哥,你一直在这陪着我吗?”

    叶锋微笑道:“你不是说让我不要离开你吗?我当然就在这陪着你了。”

    林素眼中现出柔情,凝视了叶锋一阵后,脸上泛起了红晕,低下了头道:“哥,你对我真好。”

    叶锋见她说出只有情侣间才称呼的“哥”,心中更是欢喜。握住她的小手道:“傻孩子,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

    “嗯。”

    林素用力地点了点头,缓缓地把头靠到叶锋的胸前,喃喃道:“哥,我觉得我好幸福,以前我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滋味,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甜。”

    叶锋低头凝视向她,见她原本苍白憔悴的脸上此时已是容光焕发,一双眼睛也是光彩夺目,给她平淡的脸上增添了无穷的妩媚和韵味,不由心中一动,慢慢托起了她的脸,仔细打量她。

    林素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缓缓地闭上眼睛,软若无骨般地斜靠在叶锋身上,一颗心也狂跳起来。

    见她这种娇羞的表情,叶锋更是心中大动,慢慢地便向她红唇亲了下去。

    两唇正要相接,林素忽然睁开眼睛,急切而羞涩地偏离了叶锋的嘴唇,有点不敢看叶锋似的颤声道:“哥,到……到洞房花烛夜再如……如你所愿好吗?”

    叶锋不由呆了一呆,没想到林素竟是如此的洁身自好,连亲个嘴儿也要等到洞房花烛夜那天。不过……他向来喜欢贞洁传统的女孩,林素此话其实正合他内心之意。

    不过他还是装作失望地叹了口气,道:“唉,连亲个嘴儿也不行,看来这‘大哥‘和‘哥‘也没有什么区别嘛。”

    “哥~”

    林素更是羞不可抑,低头不依。

    “哈~大哥跟你开个玩笑呢。”

    叶锋笑了起来,随即又正色道:“素妹,我尊重你的决定,我们就等到洞房花烛夜那天再亲热。不过你要答应我,等玉月比武后,你就和依妹如姐她们一起嫁过来。”

    “嗯。”林素红晕满面,细若蚊蚁般地应了一声,偷望了叶锋一眼。见叶锋正望向她,又是脸上一红,忙低下头,而且飞快地从床上爬了下来就往外跑,叶锋不由哑然失笑。

    跑到门口时,林素停住了脚步,又转头低声对叶锋道:“哥,您坐,我去设计图纸了。”抬头望了叶锋一眼,忽又展颜一笑,这才婀娜而去。

    叶锋却是呆住了,方才林素那一笑直可用绝世风华来形容,其中的妩媚和风韵竟不输于花怡、杨雨这种倾国尤物。为什么她那平淡的脸上竟可以展现出如此眩丽的笑容?直到叶锋呆坐了良久,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

    “什么?”

    李会伟全身一震,惊喜地道:“叶兄弟此言当真?”

    当李会伟回来时,叶锋就把探到太子侍卫长的事告知了李会伟,他听了真是惊喜交集,如果此事属实,那太子脱困有望了。

    “千真万确。”

    叶锋微笑道。他又指着身边的刘明之道:“这是属下最新收进的手下,名叫刘里,他下午来投靠我时,为了表示敬意,就把这消息当成了给我的见面礼。”

    在金月城会坛的密室中,叶锋早已和刘明之等人决定,让刘明之装成是上门投靠叶锋的人士,好进行此事。而刘明之在金月城的公开身份乃是本地一武馆教头,因此非常合适。

    “哦。”

    李会伟望了刘里一眼,倒是没有怀疑他的身份,事实上在大月国,有声望、有实力的人都会有人主动上门投靠,而叶锋现在声望如此之隆,刘明之等人上门投靠也是很正常的事。

    他和颜悦色地向刘明之道:“这位是刘里兄弟吧,你能把此事再详细叙说一遍吗?”他为人精明,此等大事自然不肯放过任何细节。

    刘明之躬身道:“是,大人。”

    接着又道:“小人乃是金月城人氏,以前曾见过这侍卫长几次,因此小人对他颇有印象,前日前往金月城外的刘阳镇会友时,小人无意中撞见了这侍卫长,他化妆成了一个六旬老者,不过小人的本领乃是过目不忘,因此凭着他的身形举止,仍是认出了他。”

    “而且小人也知道此次太子危机之事,又知道叶爷乃是在李大人手下办事,因此投靠叶爷时,为了表示我的敬意,就把这个消息送给他作为见面礼。其中真伪,李大人派人一查即知。”

    李会伟更无怀疑,哈哈大笑道:“刘里,你这个见面礼可是送得太及时了。”

    接下去的事情就简单了,李会伟迅速派人到刘阳镇依着刘明之指定的地点查探,果然发现了这侍卫长藏在此处。他又飞速报知了太子以及李飞等人。

    太子这一喜真是非同小可,连忙细细地和李飞、李会伟商议布置了一番后,派出了手下数大高手,到刘阳镇将这侍卫长擒获,并连夜严刑拷打,用遍了酷刑,不料这侍卫长颇为硬气,死去活来几次,就是不招。

    最后李会伟用上了一棵“九转阴魂丹”,此丹奇毒无比,服用后小腹中会有如千把利刃在其中穿刺,让人生不如死,且须哀嚎七天七夜后方死。

    而在这侍卫长服用后痛不欲生的同时,太子又和颜悦色地向这侍卫长许诺,只要他招拱,他定会给他解药,并会保他事后免于一死,而且还会给他大批金钱,秘密地把他送到国外,让他愉快生活。

    在这死亡和自由生活的双层压迫下,侍卫长终于屈服,招拱出此事乃是出自于五王子的指使,自己只是因为家人受制,才不得不从,他哀求事后太子能救出他的家人妻小。

    太子点头答应了他,第二天一早上朝时,就将此事奏知了大月王。

    大月王自然是震怒异样,经过审讯侍卫长,真相大白后,便下旨将五王子招来,经过严历的询问和侍卫长的对质后,五王子招出了乃是因为忌妒太子,故而才鬼迷了心窍,设局陷害太子,请求父王宽恕。

    最后大月王将五王子贬为庶人,同时传旨对太子进行抚慰。

    多日罩在自己头上的冤屈终于大白,太子自然是欣喜异常,回府后大排筵席,宴请李会伟、李飞、左臣相、仆射杨柳玉、刘国公赵金全等人,而叶锋自然也是座上宾。

    而且此次朝上城守因刺杀李会伟一案,七天之期已过却乃不能破案,已被革职查办,打入了死牢。现在的城守是太子这边的人。更增喜悦。

    在席中,众人高谈此事,皆是快言难言。不过李飞却说出了一个疑惑,五王子平时和太子并无罅隙,如果仅因为忌妒太子,便设局陷害他,这种说法太过儿戏,而且以五王子目前的声望,搞倒太子,他也坐不上王位,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众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便把这个想法先放到一边。

    这边太子望了叶锋一眼,亲自起身为叶锋斟了一杯酒,又举杯道:“如果不是叶先生,本王现在还尤自是愁眉未展呢。来,本王敬先生一杯。”

    叶锋起身微笑道:“殿下客气了,这是在下应尽的本分罢了。”不过他嘴里称殿下,内心却是暗叫儿子。

    太子更是欢喜,点了点头,坐下后对李飞、左臣相等人道:“可惜我大月国非贵族不能封官,现在只能向叶先生多赏赐财物,才能表示本王的感激之情了。”

    左臣相、刘国公等人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同感之色。只有李飞、李会伟两人却是若有所思。

    叶锋却是心中一动,道:“禀太子,小人有一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太子心情极佳,微笑道:“叶先生有话请讲。”

    “小人要讲的乃是一些关于贵族和庶族方面的事情。”

    叶锋望了李会伟一眼,从容道:“太子当知我大月国的惯例乃是不许庶族参政。即使是一个再有才华,功劳再大的人,也不容许他获得官职。只是这样一来,往往导致了大批的有识之士被埋没于下层而得不到发挥的机会。”

    说到这里,叶锋扫视了众人一眼,发觉太子的神情颇为凝重,李会伟、李飞是抚须点头,而左臣相、仆射杨柳玉是皱起了眉头,刘国公赵金全则是露出同意的神情。

    他又继道:“反观大陆其它国家却是大力提升人才,特别是西冬寒国,更是不择手段地吸收人才,许出了种种诱人的条件,在这种情况下,我大月国庶族中的大批大批的有学之士都纷纷逃往了西冬寒国,这些人通常都了解我大月国的内部情况,已对我大月国构成了非常大的威胁!如果我大月国再不改变,危矣。”

    “说得好。”

    李飞赞道:“叶兄弟这话对我大月的一些问题说得非常透彻,老夫长期驻守在西冬寒国边境,深明此国的可怕。他们最可怕的不是他们的勇力,而是他们的兼容并蓄的人才制度,不管你从哪个国家来,不管你的出身门第,只要能为我所用就行,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的国势才发展得如此快。加上他们那好战的天性,如果我大月国再不改变,老夫担心大陆历1445年那次的惨剧又会从演。”

    众人不由粟然而惊,李飞这个大月国唯一的上将军、大月国的第一名将都这样说,自然更增叶锋的说服力。

    李会伟叹道:“李上将军说得是,会伟就是担心此事发生,所以此次上京才向大王陈述此事。提议进行大国比武大赛,以选拔人才。”说着望了左臣相一眼。

    左臣相却是脸色阴沉,沉声道:“实情虽是如此,但祖宗之法又岂能违背?”叶锋此时也看出来了,这左臣相定是个死硬保守派,也是变革的坚决反对者。

    刘国公赵金全咧开了他的大嘴笑了一笑,拍了拍左臣相的肩膀道:“左臣相大人,如果一个国家都没有了,那祖宗之法存在又有何意义?”

    左臣相一时哑口无言,说不出反驳的话。

    太子叹了口气,和声地对左臣相道:“左臣相大人,几位爱卿说得有理啊,我们大月国确是需要改变了。只是这如何改变,如何选拔人才却是颇费心思啊。”

    叶锋心中暗喜,又对太子道:“禀太子,小人有一个选拔人才之法想说出来供太子参考。”

    太子喜道:“叶先生请说。”而其它人也都望着叶锋,方才叶锋的一番话已令他们刮目相看。

    叶锋道:“是。”

    从容道:“小人把此法叫做科举制。”

    “科举制?”

    众人都感到颇为新鲜,太子微笑道:“先生请详细道来。”

    叶锋平静道:“如何选拔人才,这是个问题,小人针对我大月国情况,再经过深思熟虑,才想出了这个方法。”

    “总体而言,小人把这科举制分为三级。一,乃是秀才级,由各地童生每年一次聚在府、州或县举行某种考试,考中者即为秀才。”

    “二,举人级,乃是由各地秀才每三年在各省省城举行比秀才更高一级的考试,考中者即为举人。而考得第一名者,称解元。”

    说到这里,李会伟、李飞等人有些明白了,眼中皆露出赞叹震惊的神情。

    叶锋又继道:“三,乃是进士级,在举人考试后的次年,由全国举人汇集在京师,参加由大王、又或是大王亲自己指定官员的考试,然后再选取成绩最优秀的若干名,授于官职。而考取第一名者,即名为状元。”

    “此乃设文官,而武官也同样是如此,只不过他们考的乃是骑射武学,并以骑射弓马的成绩及文章对策的成绩决定录取与否和等级的高低。而考取第一名者,同样也名为武状元。”

    “这样就可以大批地选拔我大月的民间人才,而有出路了,人才外流现象也必然停止,有哪个大月国人会不爱自己的国家呢?”

    “好啊,说得好啊。”

    李飞和李会伟不由拍案叫绝。李会伟叹道:“叶兄弟比我想得更为长远,更为具体,也更为实际,此法可行。”

    李飞也叹道:“如此绝妙的方法,真不知叶兄弟是如何想出的。此法确是可行。”

    仆射杨柳玉、刘国公赵金全也纷纷赞同,最后左臣相也点了点头。

    最后众人皆望向太子,看他的决定。

    只见太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高声道:“好,就是如此。明日我就向父王禀告此法。”

    又对叶锋笑道:“不用说,武状元到时肯定是叶先生的了,不知到时为武状元设一个什么样的官职好呢。”

    众人皆笑了起来。叶锋自然也是笑得欢畅无比。

    而从太子府出来后,王后早已是迫不及待地把叶锋以传艺之名宣入了宫。

    早上她就闻知了太子清白昭雪的事,早已是喜极而泣,而且她也知道此事乃是叶锋出了大力,因此再次见到叶锋,除了说不尽的感激之情外,更是热情如火地以美艳**的**向叶锋逢迎,让他尽享欢乐。

    而当叶锋提到科举制的事时,王后自然是满口的答应,叶锋如能中个武状元或是文状元而获得官职的话,对她自然也是更有好处。

    而叶锋要告辞出来时,他又知之了王后以后不要公然宣他进宫,以免引起旁人的怀疑。他晚上会施展天下绝世的“流云诀”来会她。王宫内虽是高手如云,但“流云诀”在天下轻功中排名第一,进出王宫,自然不是难事。王后点头答应了。

    而第二天,太子果然言而有信,联同了李飞、李会伟等人向大月王力陈此事,仔细述说科举制的种种好处,他现在的清白已昭雪,在大月王心中的地位立时不一样。

    再加上王后的大力劝说,最让人意外的是此事连二王子也是非常赞成,自然而然的,二王子那边的人也是纷纷赞同。这样在大月国颁行科举制之事便定了下来,只待吏部制定详细法则后便施行。

    而且再经过太子的进言,大月王又把叶锋招来,对他言道,如他能在接下来的玉月城大赛中夺冠,将授于他大月国首个武状元之职,并许以高官厚禄。

    叶锋自然是心中暗喜,忙磕头谢恩。

    而太子危机一过,李飞、李会伟两人在京城中已是没有什么事了,不过后天就是元宵节,因此他们也决定了过了元宵节再走。

    而这几天叶锋自然都是晚晚都使出“流云诀”潜入王后的寝宫,和她共享鱼水之欢,两人亲密得有如恩爱夫妻一般。

    白天王后是外表端庄秀丽、冷然不可侵犯的大月国王后,夜里她则褪尽衣物,温驯的有如绵羊般躺在叶锋的怀里,欢乐叶锋的同时,她自己也走出了孤寡空寂的阴影。而且越是和叶锋接触,她对叶锋的迷恋也就越深。

    不过快乐的日子总有个尽头,热闹非凡的元宵节之后,叶锋也必须走了。这天晚上,两人又缠绵在一起,尽情欢乐,说不尽的柔情密意和难分难舍。最后定下了再次相见之日后,才依依而别。

    第二天,叶锋早早便收拾好了行装,而他的一颗心也早已飞到了玉月城。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仰望向天空。

    “怡姐,我回来了。”

    〓〓〓〓※〓〓〓〓※〓〓〓〓※〓〓〓〓

    ps:如果你觉得本书合你口胃,请点击右键收藏和推荐本书^_^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