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二十三章 龙争虎斗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四周众人一片哗然,原来这“拳狼”冬嚎狼乃是西冬寒国三大高手之一,乃为冬寒国第一名将冬吟秋之堂兄,自二十岁出道后来,十年之中,接连挑战了各国中的九十八个高手,从未有过一败。想不到今晚竟出现在“丝艺宛”内。

    而据悉,其成名绝技乃是冬寒国王族的不秘神功:《豹灵拳》!

    看着四周众人的神情,叶锋心知此人定是来历不小,并且也是有相当的实力,不过他却丝毫不惧,心中反生起了一股豪情。

    人生只有不断接受挑战,才能充实自己。

    他冷冷地看着冬嚎狼,故意淡淡道:“请恕叶某无知,在下并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头,而且是不是个东西,难道只凭你说两句就能算话的吗?”

    四周众人皆发出一阵哄笑,随叶锋一起讥笑冬嚎狼,方才此人令杨雨恼怒,已令众人生出同仇敌忾之心。且兼为叶锋的无畏而喝采。

    冬嚎狼脸都气白了,对叶锋大声道:“好,那就让我们来证明吧!今天,我冬嚎狼,就向你挑战,如果你输了,就必须把你的女人双手捧上。否则就是个孬种!”

    叶锋冷冷道:“女人,特别是妻子,是用来怜惜和疼爱的,岂能当作货物般地用来做交易。”

    一句便否定掉了冬嚎狼的话意,接着又缓缓地扫视周遭众人,见有一部分男人眼中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而在场的女性却皆是用发亮的眼神瞧着叶锋。

    杨雨和林素也颇为异样地瞧着叶锋。

    不过他随即又爆喝道:“不过,你要战,我便战,我大月国岂又是尔等撒野之处?”

    功运全身,立时一股昂然之气向四周发散开去,使他看起来更是各外有一种让人心悸震慑的魔力和一股让人心生臣服的霸气。

    这下,周遭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皆是为叶锋的气势所摄,望着叶锋的眼神中皆带着一股目眩神迷的神情。加上叶锋巧妙地挑动众人的民族情绪,一时众人的情绪都被挑动起来。

    除了“叶锋,大月刀圣……”的呼声如潮水般起响起外,别外诸如:“冬寒小狗,竟敢到我大月国来撒野,难道是欺我大月无人么?”

    “叶大侠,好好教训这个狂徒,让他知道我们大月国人的厉害。”

    “打死这个***。”

    “杀死他。”

    诸如此类的声音不断响起,一时气氛热烈无比。

    那冬嚎狼不由在气势上逊了一筹,猛地仰天高声嚎叫一声,立时把四周的声音都压了下来,眼中寒光闪闪地盯着叶锋,道:“好,今天就让我冬嚎狼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看你这个‘大月刀圣‘是否名副其实。”

    他身边那十几个强悍汉子也随着这话发出一阵有如狼嚎般的吼叫,为他助威,气势惊人。

    立时周围众人全部安静下来。

    叶锋冷冷一笑,道:“好,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林素在旁不安地扯了扯叶锋的衣裳,道:“大哥……”

    叶锋见林素满脸的担忧之色,微微一笑,道:“素妹放心,没事的。”

    众人来到了“丝艺宛”门口的广场上,而此时,广场的四面八方都挤满了人,真可以用水泄不通来形容。除了大部分是金月城的民众外,另还有大量的各地和各国的人氏。

    各种目光都紧紧地盯着场中心的叶锋和冬嚎狼两人,神情各异。林素、杨雨是关切,李会伟则是脸带微笑,而其它不相干的人自然是兴奋,因为又有好戏看了。

    冬嚎狼目光一扫周围众人,然后嚣张地望了叶锋一眼,在这大寒天气,竟脱去了上身的衣服,露出了他那如钢铁般的肌肉。挑衅性地挥拳做了几个动作。

    叶锋神情自若,早先他已听到众人对这冬嚎狼的评论,知道他擅使冬寒国王族的《豹灵拳》,这《豹灵拳》一听名字就是那种凶悍之极兼且灵活的拳法。再看这冬嚎狼身材魁梧,身高和自己不相上下,心中一动,已有计较。

    他慢条施理地脱去了身上的外衣,露出了那他完美的体形。

    冬嚎狼虎视眈眈地望着叶锋,把双手的骨节捏得噼啪响,吼道:“来吧,小白脸,我就用空手来对你的龙虎刀!”

    四周又是一片哗然,这冬嚎狼竟如此的不把“大月刀圣”叶锋放在眼里。叶锋却心知冬嚎狼那双手就是他的武嚣,同时心中一凛,这冬嚎狼竟知道自己用“龙虎刀”。不过他却不打算用刀,因为他已多时没有搏击了,也想看看自己手脚的威力。

    当下淡淡道:“杀鸡焉用宰牛刀,我就空手来会会你。”

    双手缓缓举起,手背向外,手指微舒,两足分开平行,接着两臂慢慢提起至胸前,左臂半环,掌与面对成阴掌,右掌翻过成阳掌,正是太极拳的起手式。

    双目望向冬嚎狼,口中道:“请!”

    周围众人先前见叶锋竟不使用自己最擅长的刀术,要和冬嚎狼比拳,心中都是大叫不解和可惜,这冬嚎狼的拳头可是出名的快和狠,这不是以子之弱,攻子之长吗?再看叶锋这古怪的姿势,更是摸不着头脑,他们哪见过这太极拳的?立时四周一阵嗡嗡的议论声。

    只有冬嚎狼却心中凝重,只觉对方这从未见过和听过的拳法守势浑若天成,无泄可击,不由心中暗凛。

    其实他的内心远不似他的外表那么的粗豪,否则也不可能挑战了那么多的高手而全无一败,当下凝神静气,全身运劲,立时周身骨骼劈劈拍拍,不绝发出轻微的爆响之声,让人听而心惊。

    猛然他一声大吼,呼的一声,一记重拳如闪电般地直击向叶锋的面部。拳出带风,果然是凶狠凌厉之极。

    叶锋神情不变,左掌前探,右掌后靠,以柔克刚,立时以圆劲将冬嚎狼的这一记重拳荡至一旁,还引得他的身躯也随着冲力不由主的向前一冲,险些跌倒。

    以柔克刚,才是王道!

    四周民众齐声惊噫了一声,对叶锋这古怪的拳法立时感观大变,皆议论纷纷起来。

    那冬嚎狼大失面子,不由怔了一下,随即又怒吼一声,狂风骤雨般地向叶锋攻来。

    动作快捷、凶猛,带动的拳风好似凌厉的刀子,竟刮的叶锋的皮肤隐隐生痛。而且不要看他的身材魁梧,但动作却又非常的矫健。整个动作只可用迅猛、凌厉、狠辣来形容。让人见而心惊。

    《豹灵拳》果然是不同凡想。

    而且冬嚎狼的眼睛还似恶狼一般,随时寻找着叶锋身上最薄弱的环节,以配合他的如钢铁般的拳头,以便给叶锋最致命的一击。

    面对冬嚎狼那如雨点般的重拳,叶锋沉着应战,以太极拳中的云手化解,粘、引、挤、按!动作随意,却尤如行云流水,混若天成,没有破绽可寻,深符太极拳中的以慢打快,四两拨千斤的精义。

    不管冬嚎狼怎么打,自己就是用这一招化解。

    冬嚎狼只觉得叶锋滑不溜鳅,不管自己怎么打,总是受不着力,这种情形从未有过,不由得不耐烦起来,口中大吼着,更是出拳如风,疾如闪电,拳头带出的风声更是凄厉无比。

    旁观站得近一点的人都有种要窒息的感觉,都是心下大惊,纷纷站远开去。

    叶锋总觉得冬嚎狼拳头的凶悍有点类似泰拳,攻击时除了双拳之外,连身体双肘、双膝也同时是攻击的武器,而且速度快,又强攻硬取,煞为凶狠威猛。而身形的矫健、灵活则有点类似空手道,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

    如果自己事先不是定好了对策,此时是个什么样的情景,还真是难说。

    如此双方你攻我守,瞬间已是来回了数十招。而此时叶锋对冬嚎狼的《豹灵拳》已是心中有数,不可否认,《豹灵拳》是他生平所见最凶悍的拳法,攻击力也是让人心悸。难怪冬嚎狼接连挑战了各国中的九十八个高手,从未有过一败。不过可惜他遇上了自己。

    虽然自己的太极拳足以击败他,但叶锋现在的目标是在世人心中树立一个硬汉的形象,以改变自己因俊秀的外形而给人一种“小白脸”的感觉,所以……

    而此时冬嚎狼的右拳又带着呼啸声,向叶锋迎面而来,而叶锋眼尖,察觉到冬嚎狼的左拳又是蓄势以待,只要自己稍微露出一点破绽,他那如钢铁般的拳头,便会趁势给自己致命的一拳。

    但他何惧之有?大喝一声,招势立变,再也不是太极拳中的云手了,而是充满霸杀之气的一拳直直击出,对上了冬嚎狼那呼啸的右拳。

    冬嚎狼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更是全力而来,在旁人目瞪口呆中,两个蓄满真气的拳头相接。

    “轰!”的一声巨响,一股气劲向四方开散开去,激得周围众人的衣袂翻飞。

    再又是“啪!”的一声响,叶锋以右肘接住了冬嚎狼趁势而来的左拳,顺势一个拧腰转胯,一脚重重地踹在冬嚎狼的膝盖上。

    踹得他一声惨叫,踉跄后退了数步。

    叶锋却是凝立不动。片刻之后,他微侧身体,两脚侧身成弓步,双膝弯曲,两手微微的张开,左手在前与肩同高,右手在后靠近下巴,神情轻松随意。

    正是当世最凶悍、最凌厉的博击术——截拳道的起手式!

    而四周围观的人群直到愣了片响,才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一时“叶锋,叶锋~”的呼声又不绝于耳。

    而此时一直屏息凝气的林素、杨雨、李会伟三人眼中才露出了舒心的微笑。这也难怪他们,方才叶锋一直采取守势,虽然守得固若金汤,但那冬嚎狼的拳脚是如此的凌厉,不担心,才是怪事呢。

    冬嚎狼后退多步后,方才稳住身形,不由得一阵气急败坏,他出道多年,哪丢过这么重的脸的?不过他必即是当世有数高手,一阵气恼后,情绪很快便平静下来,事实上,他也一直犯了轻敌的错误。

    正要抢攻,却不料对面身影一晃,这回轮到叶锋的进攻了。

    迎接冬嚎狼的,是排山倒海的攻势。

    李小龙的截拳道之所以能使千百万人痴迷,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注重实战,绝无花招。截拳道的基本法则就是无固定法则,无死招式,要求是简洁,一拳就是一拳,一腿就是一腿,简单利落,直接了当,应打便打,不容太多考虑。

    而叶锋更是充分发挥了这一点,他不时地以各种出人意料的角度出招着,手、眼、身、法、步全面配合,或是以虚招欺敌,又或以步法重新调整距离后再攻击。

    并且每拳第腿都是拧腰转胯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量去打击对手,加上截拳道源自咏春拳,天性就是进攻,更加上叶锋“春雨谱”的全力施为下,真是威势惊人。

    而冬嚎狼在失了先机下,不由得被打得连连后退。四周人群,更是排山倒海般地为叶锋呐喊助威。更增叶锋的威势。而冬嚎狼的十几个随从则是哑口无言地看着叶锋。

    在叶锋凌厉的进攻下,冬嚎狼的双目越发狰狞,在拼死挨了叶锋两拳一腿后,终于扳回了一些先机,立时他的双拳双腿如旋风地动作起来。

    两人皆以攻进攻,双肘连扫,双膝猛踢,整座夜空回荡着的都是二人交手时的吆喝声及拳风骨节的碰撞声。而周围人群哪见过如此凌厉激烈的打斗的?人人都是睁大双眼,看得目瞪口呆。

    猛然叶锋虚晃一招,闪过冬嚎狼凌厉的一拳,趁势跃起,“砰砰!”两脚重重踢在冬嚎狼的胸口上。

    两脚后,又是四脚!

    四脚后,又是八脚!

    八脚后,又是十六脚!

    刹那间已踢出三十二脚,

    正是中华民族英雄黄飞鸿的绝世奇功——“佛山无影脚!”

    叶锋曾和黄飞鸿大侠的曾孙苦学了四年的“无影脚!”功力岂是非同小可?加上他的腿上蓄满了真气,这重重的三十二脚又是尽数踢在冬嚎狼的胸口上,直踢得他接连后退了十几步才站住。

    叶锋平稳地落在了地上,微垂双手,只是平静地望着他。

    而周围众人此时也是鸦雀无声,都是静静地看着冬嚎狼。

    却见冬嚎狼静立了半响,脸上红晕一闪而过,猛地张口喷出了一股鲜血,显然是输了。

    周围众人立时欢声雷动,铺天盖地的皆是“叶锋,叶锋~”的呐喊声,而那些外地和国外人氏则是议论不止,不过望着叶锋的眼神中也皆是带着一股目眩神迷的神情。杨雨、林素也是笑容满面地看着叶锋。

    叶锋举起双手,环环接受了众人的欢呼,更是引起了一些少男少女的尖叫。

    蓦然身后传来冬嚎狼一声大喝:“好,果是个英雄,我冬嚎狼服了!”

    叶锋转过身去,只见冬嚎狼捂着胸口,慢慢地走到他身边,望着他道:“我冬嚎狼输了,且是输得心服口服。”

    低头向叶锋微微施礼道:“请接受我的敬意!”

    他身后那十几个强悍的随从也一齐拔出弯刀,向叶锋致敬,眼中满是崇敬的神情——冬寒国人最尊重的就是勇士!即使此人胜了他们的主人。

    叶锋立时对他感观大改,此人倒是个真豪杰,凝视了他半响,昂然道:“好,我接受你的敬意。”

    而环顾四周众人,也皆露出了对冬嚎狼的欣赏之色。

    “好!”

    冬嚎狼哈哈一笑,随即眼中现出热切的神情,伸出右拳,大声道:“不知我冬嚎狼能否和叶英雄交个朋友?”

    好一个血性的汉子,真可谓是不打不相识了。叶锋心中泛起了对他的欣赏之意,此人是个人物。

    他也伸出右拳,大声道:“好,我叶锋就交你这个朋友!”

    两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互击了一拳,结为了知已。然后又同时哈哈大笑。

    冬嚎狼大笑道:“今日来到金月城,真是收获不小,能交到叶兄弟这么一个朋友。兄弟我今晚就要回冬寒国了,以后叶兄弟如果来到我们大草原,别的没有,好酒好肉,漂亮的女人,是少不了兄弟的。”

    “叶兄弟,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两人拱手道别,在叶锋的目送下,冬嚎狼率领他那些强悍的随从扬长而去。

    叶锋心中涌起了感慨,世间之事,真是无奇不有,没想到一番打斗后,却能交到么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望着冬嚎狼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叶锋回转过身来,正想和杨雨等人说话,无意中却瞥见了围观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身边还有一个青纯秀美的女子,正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周云,赵秀……?”

    “你们回来了吗?”

    ※※※

    “禀教主,太子之事,根据我们严密的排查,现已有了初步的线索”

    第二天天微亮,叶锋秘密来到了魔教城西分坛处时,坛主刘明之恭敬地对叶锋道。

    “哦~详细道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消息了,叶锋不由心中一阵兴奋,喜道。

    “是!”

    刘明之微一躬身,继道:“此次太子危机的起因乃是太子宫的侍卫长向大王告密,说太子宫内密藏有龙袍、玉玺等大不道之物,后大王派人搜查,果真搜出此些事物。太子的争辩是这些东西是侍卫长在外人指使下,诬陷于他的。”

    “太子说:因为他太子宫的守卫都是由这个侍卫长负责,他要栽赃实在是太容易了,并且要与侍卫长对质。”

    “不过奇怪的是这侍卫长第二天之后就神秘失踪了,再也找不到他的人。而太子也失去了最重要的证人,虽然有李飞、左臣相等人力保其清白,但却情况一天比一天不妙。”

    “嗯,和我从李上将军那所了解来的情况吻合。”

    叶锋满意地点头道:“说说还有什么新的情况。”

    “此案最重要的是侍卫长这个人物。只要找到他,事情就可以水落石出。”

    刘明之继道:“而属下今日要和教主说的也正是此人。”

    “经过我教中兄弟多日严密的侦察,昨日终于有消息传来,他们有在金月城外的刘阳镇内发现了一个和侍卫长身形举止相似的人。根据我们的分析,此人正是那侍卫长,虽然他有易过容,但却瞒不过我们。并且经过跟踪后,我们又发现了这侍卫长进了五王子的府第中。”

    “哦,哈哈哈!……”

    叶锋不由大喜,此事竟然有此转机,看来太子之事竟是要在自己的手中水落石出。

    他微笑道:“刘坛主,此事你办得很好,当记一功。事后本教主自然重重有赏。”

    刘明之喜道:“谢教主!”

    又道:“教主,要不要把此事告知太子?”

    叶锋微笑道:“不忙,此事我自有计较。你们只需密切监视此人,有什么事随时向我报告。”

    刘明之应道:“是!”

    回到驿馆时,发现李会伟正焦急地来回踱步,见到叶锋,不由喜道:“叶兄弟一大早你去哪了,杨大家已派人来问了几次,说是请你去”听雨轩“有事商议。我都被问得有些坐立不安了。”

    语气中颇有羡慕之意。

    接着又凝视着叶锋道:“怎么最近叶兄弟总喜欢往外跑?”

    “哦。”叶锋若无其事地道:“在驿馆里闷得慌,出去走走好。”

    李会伟望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叶锋想起一事,问道:“最近太子之事如何?”

    李会伟摇了摇头,黯然道:“看来此次太子是难保了。”

    叶锋心中暗笑,默默地点了点头,告辞出来。

    路过驿馆内的幽居亭时,心中一动,停下了脚步。

    只见一个窈窕女子正坐在亭内,手上拿着图纸,静静地望着亭外的池水,脸上颇有茫然之意,正是林素。

    自从叶锋当日和李谈冲突,并向林素表白,又把她带回驿馆后,林素就经常会一个人静静地呆在一个角落,呆呆的不知在想些什么。有时,她会痴痴地笑着,有时又会默默地垂泪,有时又会红晕满面,神情娇羞。

    叶锋知道她是在天人交战,也不去扰乱她的心情,只是在平时的生活中对她关心备致,让林素感受到了他满腔的柔情。

    而林素也经常会怔怔地看着他,有时看了半天后会羞涩地低下头,似个怀春少女。有时眼中又会闪过一丝恨意,神情复杂。

    叶锋坦然地面对着她,尽力去照顾她。不过几天下来,叶锋发觉林素人竟然瘦了不少,看得他大为心痛。

    象现在,看着林素静静地坐在那,他心中不由一阵怜惜,不能让她这样下去了,他默默地想了一会儿,又静静地离开。

    到了杨雨休憩的“听雨轩”,侍女把他迎了进去,一进轩内,就听到一阵柔媚的曲声传来:“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行腔低回婉转,吐字清晰,颇有韵味。

    叶锋不由微笑,心想才几天的时间,杨雨的京剧就能学到了这个度,真是不简单。

    拐过一条长廊,转进一个庭院内,里面有数株大可合抱的枫树,巨干撑天,枝繁叶茂,映着树枝上的积雪,景色颇为清幽。

    杨雨盈盈俏立在庭院中,正声情并貌地唱着,而枫树前则坐着一排乐师,全神贯注地伴奏着。

    一曲即终,叶锋鼓了几下掌,道:“好。”

    杨雨转过身来,见是叶锋,喜道:“叶公子来得正好,妾身有一处不明白,正想请教公子呢。”

    叶锋笑道:“刚才我已经听出来了。”

    “总的来说,杨大家唱得非常好,不过吐字、咬字还略嫌不够清晰。”

    “此曲的风格颇为深沉和顿挫,因此咬字需更为清晰,方能显示出那种凄楚和抑扬吞吐之妙。”

    “你看着我的嘴巴。”

    叶锋清唱道:“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

    然后道:“明白了吗?”杨雨闭上眼睛,细细地想了想,点了点头。

    叶锋正色道:“杨大家要记住,唱曲时声音的运用和气息的操纵是非常重要的,如能运用娴熟,就会使声音有极为丰富的表现力,使唱曲更增魅力。”

    最后他道:“还有身段,眼神,也必须配合好,方能表现出人物那种百感交集的心绪。”

    “方才杨大家就有个动作做得不妥,应该这样。”

    他走到杨雨的身后,扶住杨雨柔软的纤腰,并轻轻拉起她的手腕,示范道:“哪,把手抬高点,身躯放自然点。对,这是这样。”

    杨雨和叶锋肌肤相触,不由娇躯一颤,白腻的双颊迅速飘起了一朵红晕,两人还是第一次肌肤相亲呢,不过她仍按叶锋的指示认真地做,道:“是这样吗?”

    叶锋只觉得一股股处女的幽香从她身上传来,再加上她那如桃花般娇艳迷人的俏脸就在眼前,不由心中一荡,柔声道:“对,差不多了,手再抬高点,腰再放松点就行了。”

    又拉住杨雨那柔软而滑腻的小手,把她的手抬高了点,搂过她那丰腴的腰身,示意她放松。却觉杨雨的身躯一阵绷紧,而从上望下去,她那丰满高耸的胸脯也急促地起伏起来,更是心中升起了一股极为异样的感觉。

    而旁边一干乐师见两人如此的亲密,都不由看呆了。

    半响,杨雨道:“这样行了吗?”语气中已有一丝的颤抖。

    叶锋道:“行了。”离开了她的身体。

    杨雨似是松了口气,脸上尤是红晕满面,有点不敢看叶锋,低声道:“谢公子。”

    叶锋微笑道:“不客气。”

    杨雨闻言白了他一眼,似是怪叶锋刚才有占便宜之嫌,眼中神情似羞似嗔,带着一股难言的媚意。

    叶锋心中一跳,叉开话题道:“对了,不知杨大家今日找我来有什么事。”

    杨雨恢复了平静,脸上却浮起了一层伤感和离别的情丝,道:“今日杨雨请公子来,是向公子拜别的,明日一早,我就要离开金月城了。”

    “什么?”叶锋吃了一惊,问道:“你要去哪?”

    杨雨叹道:“今日一大早,我就接到了消息,说恩师身体染恙,我身为她最得意的弟子,自然要到她的身边去服侍她。下午再去向王后和师姐辞别后,明天一早,我就动身前往烟梦国。”

    “哦~”叶锋默默地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由浮起了一阵的失落,这些时候和杨雨相处甚欢,没想到这么快她又要走了。他们二人之间虽还未产生男女之情,但相互之间已是颇有好感。特别是在艺术上的相知,更是铭心。

    “下次再见到她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杨雨把目光转向叶锋,道:“这些时候曾蒙叶公子的关爱,杨雨在此谢过。”深深地拂了一礼。

    叶锋连忙还礼,笑道:“不久后,我也要回玉月城了,杨大家如果哪日路过玉月城,可不要忘了来找我哟,我们俩再合唱一曲。”

    杨雨微笑道:“那是一定的。”

    妙目一转,又道:“昨晚我进宫去拜访王后,提起公子的曲艺,她也是赞不绝口,她再三叮嘱我,今天下午一定要把你请进宫去,她也想向你讨教一番呢。”

    “哦,是吗?”

    叶锋微微一笑:“竟是王后有请,叶某自当效力。”同时心中浮起了醉月楼中王后那端庄秀丽的身影,和她那眼中深深的寂寞。

    ※※※

    老实说叶锋到了金月城这么久,还没到过王宫。大月王虽然有招见过他,但只是在醉月楼内。

    因此当她和杨雨一起进了内城的王宫时候,不由为王宫的气势恢弘,富丽堂皇所倾倒,只见举目皆是雕梁画栋,琉璃瓦顶,美不胜收。而华美的宫殿建筑群更是到处都是。

    而一路行去,又戒备森严,显示出了王族的威严。

    本来常人想见王后一面是非常困难的,必须事先让宫里的执事太监报与总管大臣,然后再去循规蹈矩地按程序执行一切见驾手续。因为这一切就是帝王尊严的象征。

    但对杨雨来说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在大月国,她可是有超然的地位,再加上此时叶锋的声誉渐隆,因此没多久后,禁卫就恭敬地把两人引到了王后的寝宫泉心宫——一个铺锦叠绣,非常宽敞豪美,两傍侍立着无数的宫娥彩女和众多伺从宦官的大殿中。

    王后在这里接见了叶锋和杨雨。

    多日不见,王后风韵迷人依旧,只是眼中的哀愁和寂寞之色更浓,让人更生怜惜之心。而见到叶锋和杨雨两人后,她嘴边露出一丝迷人的微笑,亲切地招呼两人就坐。

    然后对杨雨道:“小雨果真言而有信,把叶先生给哀家带来了。”

    又对叶锋道:“久闻叶先生的曲艺绝世,连小雨都倾倒不已,正巧哀家也略通音律,还要请叶先生多多指教。”

    叶锋微微躬声道:“王后客气了,指教不敢当。”

    杨雨却沉默了半响,脸上浮上了一丝伤感,轻声道:“今日小雨来,除了是带叶公子来见王后外,也是来向王后辞行的,明天我就要离开金月城,到烟梦国去了。”

    “什么?”

    王后怔了半响,问清楚原因后,叹道:“小雨也要走了,能陪哀家说话的人又少了一个。”声音中满是落寞之意,让人听了不由生出怜惜之意。

    杨雨柔声安慰道:“王后不需难过,只要小雨有暇,定会再前来看望王后的。”

    王后黯然半响,微微叹了口气,道:“你去服侍梅老师也好,人年纪大了,就越是怕寂寞,回去后,你多陪她说说话。……唉,我也有十年没见梅老师了,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是体弱多病,见了面后,代我向她问好。”

    “对了。”她又想了什么,吩咐侍女去后殿取来一个锦盒,道:“这是春水国进贡的千年人参,你拿给梅老师补养身体吧。”

    杨雨谢了,又安慰了王后几句,说还要去向师姐辞别,最后告辞而去。

    临行时,她一双妙目瞥了叶锋一眼。

    叶锋心中一动,对杨雨道:“杨大家是明天早上走吧,到时我会去送你的。”

    杨雨深深地凝视了叶锋一眼,道:“谢公子。”

    望了王后一眼,又对叶锋道:“叶公子好好陪陪王后,给她解解闷。”

    叶锋微笑道:“杨大家放心,我会的。”

    “是这样唱吗?”

    “嗯,对了,就是如此!”

    “唱这种曲子其实也不难,只要注意吐气和发声,再加上平时多呆嗓子就行了。”

    两人在泉心宫前的园林中唱了好一会儿曲子,王后固然是心怀舒畅,连一干侍女侍卫也是听得钧钧有味。两人又回到殿中,王后吩咐为叶锋沏了一怀茶。

    “啊,哀家好久没这么舒心了。”

    她接过侍女送来的香茗,呷了一口,笑道:“唱了几首曲子,心情都舒畅了不少。”

    “音乐可以怡情。”

    叶锋瞥了王后一眼,微笑道:“在你心情低落的时候,听听歌,又或是唱唱曲,就可以让你忘了一切烦恼。”

    王后点了点头,但随即又叹了口气,幽幽道:“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那种忧伤的神情看得叶锋心中一动。

    不可否认,王后是个极为迷人的尤物,想必她有三十六、七了吧,只是在她身上却看不出任何衰老的迹象。蛾眉淡扫,神态宁静,秀丽中显出丰腴,清纯中又平添了无限的情韵……

    特别是她眼中那股浓浓的哀伤和寂寞更是让人爱怜……

    “嗯……”

    想起了魔教,想起了自己的“邪经录”神功,想起了太子,叶锋在心中迅速拿定了一个主意。

    当下他试探道:“王后可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出来听听,或许小民可以为王后解忧。”

    王后向叶锋望来,淡淡地笑道:“多谢先生了,只是……”黯然地摇了摇头。

    叶锋心想她可能是对自己有戒心,必即两人才是第一次会面。

    微微一笑,眼中精光一闪,深深地望进王后的眼中,淡淡道:“难道王后不相信在下?”

    不等王后说话,他又柔声道:“小民有一些事要告知王后,不知王后能不能私下说话。”

    王后被叶锋那锐利的眼神一直望到心里去,略微有些不自然,但却依然保持着她那王后特有的风度和气质没变。一双秀目凝视了叶锋半响,点了点头。挥手禀退了寝宫中的一干侍女太监。

    然后静静地对叶锋道:“不知先生有何话要跟哀家讲?”

    叶锋望着她那姣美可人的脸庞,微笑道:“王后定是为太子之事烦恼吧?”

    王后娇躯略为一颤,叹道:“此事怕已是路人皆知了吧。”

    叶锋含笑地呷了口茶,淡淡道:“王后说得不错。”

    他微微一顿,直入主题:“根小民所知,此案的关键乃是在太子宫侍卫长此人的身上,而此人……”

    说到这里,王后已是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颤声道:“莫非先生有此人的消息。”

    叶锋故意不说话,只是淡淡地望着她。

    王后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急步走到叶锋的身旁,急切地道:“先生可否告知哀家,是否得知此人的下落?”

    叶锋沉呤道:“这个嘛。”

    王后泪流满面,呜咽道:“求先生告知哀家情况,救救我的孩儿。”

    叶锋有点手足无措,怎么就哭起来了,望着眼前这个得哭得尤如梨花带雨般的大月国第一夫人,他的心软了下来,一阵怜惜,叹了口气,掏出手绢温柔地将她眼中的泪水拭去。

    王后在叶锋这个亲呢的动作下,脸上微微一红,随即又哭泣着哀求道:“请先生帮帮我。”

    叶锋柔声道:“王后放心,太子乃是真命天子,自有上天神佛保佑,我敢向你保证,太子一定会没事的,只是时候未到,王后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后怔怔地望了叶锋半响,可能是叶锋眼中的自信感染了她,她的神情也平静了下来,良久,她缓缓道:“不知为什么,哀家很愿意相信先生的话,只要先生能帮我的孩儿渡过危难,不管先生要什么赏赐,哀家都会给你。”

    叶锋微微一笑,瞥了她那饱满高耸的酥胸一眼,暗道:“赏赐,我当然要了,只是到时候我向你要的赏赐,怕是你怎么也想不到吧。”

    从王后那出来,叶锋便直接到了金月城魔教的秘密分坛处。

    出来时,他和王后约定了,第二天下午再去拜访她。而王后也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和她保持联系,对她来说,叶锋此时不宜为一根救命稻草,让她在对太子之事已经完全绝望了的情况下,又看到了希望的明灯。

    而叶锋对她的哀求和恳切,也不由有些感动,老实说,她是叶锋到现在为止所见到的最伟大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子女付出了全部的心血。

    不过感动归感动,他当然有自己的计划和打算。首先,作为王后,她当然有极深的背景,这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势力,如能控制她,将大大增强自己的实力。其次,如能控制她,也间接地控制了太子,将来就算他登基,自己也可以从中渔利。

    再次,王后人长得端庄娴雅,美丽温柔,自己的“邪经录”最喜欢的就是这类圣洁的女子了,她可是最理想的练功对象啊。最后,或许是她的寂寞和忧愁吧,总有一种让自己想保护她的冲动……

    总之,如能控制她,是一件一举数得的好事。

    到了秘密分坛,刘明之上来拜见,叶锋问道:“那侍卫长如何了?”

    刘明之恭敬地道:“教主放心,此人在我们的严密监控之下。”

    叶锋沉声道:“你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要保证此人都在我们的眼线之下,还有,这两天你们准备一下,我们要尽快对此人采取行动。”

    刘明之露出兴奋的神情,道:“是!”

    叶锋沉呤半响,又对他道:“刘坛主,我要你去办一件事。”

    刘明之躬身道:“请教主吩咐。”

    叶锋淡淡道:“我要你查查李谈此人的行踪,包括他现在住哪,在做什么,越详细越好。”

    刘明之道:“教主放心,属下一天之内,就会给教主回报。”

    叶锋满意地点了点头,心想此人办事倒是得力。

    刘明之道:“教主还有什么吩咐?”

    叶锋起身在房内来回踱步,半响,淡淡道:“我还要你去整理出一份现今天下成名人物和大陆势力分布的资料给我。”

    “并且”

    叶锋凝视着他道:“我还要你从中分析出一份将来可能会成为我们神教发展障碍的名单。对于这些绊脚石,我们应该早定对策,到时一一铲除。”

    刘明之眼中闪过狂热的神情,欣喜地道:“教主真是高瞻远瞩。属下马上去办,定不会负教主所托。”

    “很好。”

    叶锋点了点头,对刘明之挥了挥手:“你去吧。”

    刘明之躬身而去。

    叶锋却在密室内往复踱步,在心里盘算着以后的目标和计划。当务之急,当然是尽快助太子摆脱冤屈和控制王后,当然是要在自己得到可观利益的情况下。然后就是回去参加比武大赛了,之后当然是讨杨依、如青等人进门。

    还有,魔教内部的事要尽快搞定,权位要尽快夺到手,刘之算要趁早杀了。再之后,当然是趁势扩展地盘了。另外,现在自己的京剧天下闻名,到时如果开艺馆,肯定是财源滚滚。

    想到这里,叶锋想起了“玉虎布行”的少东家赵秀,她做生意那么厉害,如能招到耄下,可是一名商场勇将啊,只可惜自己现在没时间去勾引她,先放放,等以后再说吧。

    最后,他心中浮现出李音的身影,暗想:“回去后,对她,也要改变以往的对策了。”

    回到御馆,李会伟并不在,叶锋问了一下,原来他去“上将军府”了。

    叶锋知道他定是去商议太子的事,和林素说了一会儿话后,便回房练功了。

    他静静的坐在床上,沿着所有的经脉功行百遍,立时有一股奇妙气流的在体内游动,全身上下直有说不出的舒服,身上还发出淡淡的红光。叶锋知道这是自己的“春雨谱”练到第九层境界时的美妙现象。

    特别是这些时间里,他已经彻底地把从王龙搴小头目、张宁和刘严高那吸来的的内力,化解为已用,实力又更增强了一部分。而且由于那日在醉月楼和周云激战,激发了体内的《邪经录》灵气后,现在他的灵觉更为敏锐,精神力量更强。

    这两日他发现自己的触觉和知觉变成更为敏锐了,还有一种奇异的感应能力,可以感应到周围一些潜在事物,又或是种种危险。

    甚至可以控制他人心神了,虽然时间不是太长,所需内力也颇多,但这是个非常重要的起步,表明他的《邪经录》神功已有小成。

    假以时日,象《邪经录》那些高级阶段:如读取他人脑中所想,控制他人**,又或是变幻人形和千里取人性命这些奇技也是不长远了。

    这个控制他人心神的功夫,他目前称之为“**神功。”

    等他行功下来,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叶锋正要下床去吃晚饭,忽然他心中一动,心想:“以前都是单独练习”春雨谱“或《邪经录》,能不能两者合起来练呢?

    ……问题是这必须一心多用,这能行吗?

    试一下吧。

    想到做到,当下叶锋又盘膝坐回床上,同时按”春雨谱“和《邪经录》行功方法运起功来,片刻,他便觉得有两股不同的感觉从心中升起。

    一种是实质经脉中的气流,一种却是精神上、灵觉上的感受。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就象是体内同时有两个人存在,又或是突然有了两种不同思维似的。

    一开始这两种感觉仅仅如同缓慢的涓涓细流,但很快地,随着时间的延长,这两种感觉便变得有如滔滔江河般,变得不受他控制了。

    叶锋心中大骇,同时暗自后悔,”春雨谱“和《邪经录》本来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法,怎么能同时一起练呢?他想退出,但此时已由不得他了。

    两种感觉如同两道汹涌的浪潮般以超乎异常的速度在体内脑内狂涌着,且越来越甚,叶锋已经对之完全停止不了。

    突然,叶锋脑海中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听不见空气流动的声音,听不到任何声音,体内的内吸宛如脱缰的野马流遍全身。同时丹田处火热难耐,好像要爆炸的感觉。

    “完蛋了!”叶锋脑际轰然一震,陷入了一片迷乱之中。

    茫然中,叶锋只觉得眼前似出现了一个奇异炫丽的世界,美不胜收,同时又感觉自己全身火热,坐立不安。他起身从窗口上跃了出去,如同鬼魅一般在夜空下飞驰着。

    前面是一个如仙境般的小湖,叶锋感觉到前面似是有一个深深吸引着自己的事物,他飞跃了过去,却见一个女子的身影也正从前面跃来,蒙蒙胧胧的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但两人却象是相恋了千般世一般,非常自然地拥抱在了一起。

    然后是热烈的亲吻,然后又是疯狂地**,似是要这样子一直到天荒地老……

    叶锋一个激灵醒来,发现天已经微亮了,一片片雪花落在他脸上,鼻中闻到的是湿润清新的空气。

    “我这是在哪?”

    叶锋一咕噜爬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全身**,他“哇!”了一声,连忙看了一下四周,却发现四面无人,自己身处的是一个宁静的小湖边。

    “发生了什么事?”

    他想了良久,看自己的衣服散落在不远的地上,忙捡来穿上,但随之怔了怔,因为他看到了衣服旁的草地上有着点点落红。

    叶锋呆呆地想了半想,这才想起昨晚自己练功有可能是出了问题,接着又神情迷茫地来到了这个小湖边,好象是和一个女子**,后面的事就不知道了。

    “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女子又是谁?”望着草地上的那点点落红,叶锋百思不得其解。

    但他无意中运了运气时,却不由喜出望外兼目瞪口呆,只觉自己的内力磅礴无比,且运功时全身还出现了淡淡的黄光,“春雨谱”竟又进了一层,达到了第十层的境地。

    这是怎么回事?昨晚还以为要走火入魔了,没想到功力又进了一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叶锋呆想了良久,也想不通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自己会这样。

    其实昨晚是叶锋运气好,他昨晚练功后感觉眼前出现的奇异炫丽的世界其实是走火入魔了的先兆,幸而在外乱闯时遇到一个和她相同情况的女子,阴阳交合,相互辅助,这凶险异常的练功方法竟让他因祸得福,功力又进了一层。

    此时的叶锋,眼中又多了一分的妖异的光彩,便宛如迷雾中的星星般梦幻迷离,更为的让人迷离。

    不过想想在外幕天席地的大干一场,还不知是谁,也真够稀里糊涂的。

    看着眼前白茫茫的雪花,叶锋最后心想,怪事年年来,今年特别多,即然想不通,那就不要想了,以后自然就会明白。

    想到这里,他回御馆去了。

    〓〓〓〓※〓〓〓〓※〓〓〓〓※〓〓〓〓

    ps:如果你觉得本书合你口胃,请点击右键收藏和推荐本书^_^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