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二十二章 掳获芳心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这几天,京城纷纷扬扬地传开了一件大事,就是关于玉月府统领李音剿灭王龙搴马贼的事。根据朝廷的轶报上说,上个月二十五日,李音亲率三万大军,团团围住了王龙搴,并以火攻。

    一把火烧光了整个王龙山,一下子就让贼人死伤大半,接着在投诚的贼首云娘的里外呼应下,并根据自己探子所得来的情报,不久,便攻破了险要无比的王龙搴,全歼了马贼,杀敌达万人。并将贼首王大胡子、刘道人、潘成立、耿龙祥几人斩首示众。

    并且跟着还查出了新府知府勾结马贼之事,居功极伟。朝廷已下令重重嘉奖。连在京城的李音之兄、玉月节度使李会伟也被大月王传去大大夸奖了一番。一下子,李音的声名极隆,被誉为大月国第一女将,自然而然,她的一切,都让人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其的风流艳史,更是被广为流传。

    当然,也有反对的声音,二王子、太师安敬去就在早朝上指责李音此次杀戮太重,手段太过狠辣,有伤天和,并且还说根据他们的情报,李音根本没有杀敌上万,有几千都是平民,特别是王龙搴附近的青石镇,更是被其杀戮殆尽。

    李会伟反唇相讥,说对贼人讲仁义,讲天和简直就是愚蠢,这些马贼为祸一方,百姓深受其苦,对他们用任何手段都是必要的,至于说李音乱杀平民,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无中生有。

    理所当然的,李飞、左臣相等人是站在李会伟这边,而此次的大月王,当然也不得不支持李会伟这边,不然会使功臣寒心的。

    而私底下,李飞、叶锋等人却是相信李音有屠戮青石镇平民之事,特别是叶锋,更是对李音的为人深有体会。他第一眼看到轶报的感觉就是:太狠了,太辣了。

    叶锋是从王龙搴九死一生逃出来的,当然知道王龙搴的天险难攻,如以常势攻搴,就算能攻下,自己也必然损失惨重,而以火攻,虽然手段毒辣,但却非常有效。不但能让其天险不在,更能断其水源。迅速破敌。

    不过如果心不够狠的人是不会采用这种手段的,而且王龙山附近的民众几百年来都是靠山吃山,这样等于是断了他们的生路。

    而且还有一件事让叶锋感到很奇怪,那个云娘为什么会投诚李音?不过想想她那个骚样,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背叛王龙搴,也是可以让人理解的了。

    还好轶报上总算有让叶锋感到愉快的东西:根据李音的上报,此次的首功乃是其客卿叶锋和孙眉,甘冒奇险,深入王龙搴刺探军情,终于探得了极宝贵的情况,当记首功。

    因着这个,大月王也把叶锋招去了大大嘉奖了一番,并赏赐黄金万两,绢千匹。令叶锋心花怒放。加上近期叶锋在金月城闯出的“大月刀圣”和“歌神”的名声,叶锋声名更是如日中天,成为当代年轻人的偶像。

    不过令叶锋感到遗憾的是,由于自己并非贵族,因此不能赏赐官职,令他心中大为失落。不过同时也触发了他心中的一个大胆的念头。

    ※※※

    这些事情都是这几日内发生的,忙得叶锋团团转,因此到现在他才有空到林素那边去。

    他从杨雨的“听雨轩”出来,到御馆内拿了给林素买的那件海狸皮大衣,向西走去。

    一路上,叶锋不断地看到街上出现了大批的身着奇装异服的外地人,操着各式口音,每个人看上去都是兴致勃勃。叶锋想起了今晚是每两年一次的“江山绝色榜”评选时节,这些人肯定是晚上到“丝艺宛”去观光的人。

    不久,叶锋便到了城西林素住的那所“随仙馆”内。原来这“随仙馆”只是一个简陋破旧的客栈,亏名字还起得这么好听。

    他给了伙计二两银子,那伙计就非常恭敬地把叶锋引到了林素的房内。举目一看,只见一个窈窕女子正对着桌上一张图纸凝神细想着什么,正是多时未见的林素。

    叶锋静静地凝视着她,林素还是那样子,身上穿着一套粗布棉袄,在这大寒天气下显得有些单薄,让叶锋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所不同的是,她原来那苍白文秀的脸上却有一种异样的光彩,眼睛也灼灼发亮着,给她平增了几分韵味。叶锋很清楚,这是恋爱中的女人才有的神情,自己当年和刘烟热恋时这种神情见得多了。

    自己和她相处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见过她出现过这种神情呢,没想到……叶锋心中涌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轻咳了一声。

    林素察觉地向这边望来,一看到叶锋,立时眼中现出惊喜的神情,道:“大哥?”

    叶锋微笑着走进去,道:“素妹。”

    林素欢喜地跑过来,道:“大哥怎么知道我住这?”

    叶锋笑道:“无意中从一个朋友口中知道的。”

    “……是哪个呀?”

    “‘鬼手‘关吕知道吧?”

    “哦~”林素笑了起来:“是关老爷子啊,我也有遇到过他几次,他人挺好的。”

    “这次我能接到这个设计工程,还是他从中帮忙的呢。”

    林素一边说着,一边招呼叶锋坐好,又细心地给叶锋沏了杯茶。

    叶锋道了声:“谢谢。”又问她道:“接了一个什么设计工程?”

    “京城的黄老爷想建造一个园林,请我给他设计草图。”

    林素边说边把桌上的设计图拿到叶锋的面前,“不过小妹遇到了瓶颈了,有几个地方想不通啊。大哥能不能帮我看看?”

    “哦~我看看。”叶锋感觉林素贴近了自己,一股处女的幽香传来,让他精神一振。他从林素手中接过图纸,根据林素指出的部分,凝视细看了一会儿。

    沉呤了一会,缓缓道:“应付方案我倒是有,不过,我更有了一个新奇的构想,只是要看过园林现场之后才能决定。”

    “真的?那太好了。”林素兴奋地点了点头,又道:“谢大哥。”

    叶锋微微一笑,道:“自家人客气什么?”

    林素收好图纸,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现场。”

    叶锋怜惜地道:“工作虽然要紧,但身体更重要,素妹切务操劳过度,要注意保重身体。”

    林素微笑道:“谢大哥关心,小妹没事的。”

    想起一事道:“对了,我还没恭喜大哥近来捷报连连,名扬天下呢?”

    叶锋望着她:“素妹也知道为兄的事?”

    林素含笑道:“怎么会不知道?大哥近来名头这么响,想不知道都不行啊。现在大哥在京城中的”大月刀圣“和”歌神“两个名号可是传得沸沸扬扬啊。就连杨大家都在向大哥学艺,不知羡煞多少人。小妹也是深以为荣啊,只是工作实在脱不开身,不然早就去拜访大哥了。”

    接着又低声道:“小妹也想学大哥的那种歌曲,不知大哥愿不愿意教小妹?”

    叶锋心中欢喜,微笑道:“即是素妹开口,为兄哪有不从之理?”

    林素露出欢喜的神情,道:“谢大哥。”

    叶锋正要说话,忽听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林姑娘。”

    叶锋一怔,他记得这声音,正是那玉月城布店老板李谈的声音,心中冷哼道:“果然是他!”

    而林素听到这个声音后,身子略为一颤,眼中闪过一丝羞意,喜道:“是李谈公子。”有点不敢看叶锋,迎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个男子和她并肩走了进来,二十六七岁,英俊文秀,正是和叶锋有过冲突的玉月城李谈。

    只听他笑道:“今天天气真是寒冷啊。”

    猛然看到叶锋,不由一怔。

    叶锋长身而来,微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李谈兄你好啊。”

    李谈愣了半响,才道:“原来是叶兄。”

    林素看了看叶锋,又看了看李谈,讶道:“大哥你们认识?”

    叶锋望着李谈,淡淡道:“怎么会不认识?想当年,我和李谈兄可都是你怡姐的追求者呢。而且素妹想必也知道,不久后的玉月城大赛,我可是要请李谈兄多多赐教呢。”

    李谈的神情有点不自然,道:“叶兄言重了,赐教不敢当。”

    叶锋心中冷笑,现在的李谈已全然没了当初在玉月城见他时的那种趾高气扬,那是因为现在的叶锋不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在武学上,都已远胜于他,他已经没了炫耀的资本和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想起当时自己离开布店后对花怡所说的话:“……他那点事业算什么?怡姐,你瞧着吧,在不远的将来,我定会拥有比他强百倍的功业!……”自己的诺言果然实现了,心中更是分外有一种快意。

    而林素则望着两人,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叶锋不理李谈,对林素微笑道:“素妹你不是说要去园林现场吗?”

    林素点了点头道:“哦,对了,是的……”

    望了叶锋一眼,有点羞涩地对李谈道:“李公子刚来,我们就要走了……不如,你也一起去吧?”语气中颇有热切之意。

    李谈望了叶锋一眼,微笑道:“正有此意。”

    叶锋却是心中不是滋味,两人关系果是大不简单。

    暗哼一声,解开了背在身上的包裹,拿出那件给林素买的海狸皮大衣,柔声道:“天寒地冻,素妹身上的衣裳也未免太过于单薄了,正好前几日为兄路过‘玉虎布行‘,便给素妹买了这件衣裳,来,为兄给你穿上。”

    温柔地将大衣披在了林素身上。

    林素脸上略微一红,眼睛往李谈那瞥了一眼,神情有点不自然,接着抚摸了一下皮毛,有点迟疑地道:“大哥,这衣裳太贵重了,小妹受不起啊。”

    叶锋微笑道:“莫非素妹要拒绝大哥的心意?”

    林素急道:“不是的,只是……”

    叶锋笑道:“这就得了。”细心地将大衣给她披好,同时心中涌起了柔情,他是真心愿照顾林素的一切。

    林素脸上再一红,默默地任叶锋施为,低声道:“谢大哥。”

    叶锋微微一笑,偷眼望处,却见李谈的脸色变得颇为难看。

    ※※※

    叶锋叫了两辆马车,和林素坐一辆,而李谈则坐另一辆。

    要上车时,正好有几个少女从他们身边路过,一看见叶锋,立时一阵尖叫,围了上来,不住呼喊着叶锋的名字,看得李谈的神情更为的不自然。

    叶锋心下快意,微笑着对这些少女点了点头,这才坐上马车。那几个少女还尾追了好一阵子。

    林素收回目光,笑道:“大哥还真不是一般的出名啊。”

    叶锋淡淡一笑,却突然问道:“素妹,你老实和大哥说,那李公子是不是在追求你?”

    林素措手不及下,不由双颊晕红,低声道:“大哥在说什么呢。”

    叶锋见了林素的神情,哪还能不明白,不由心中涌起了一股妒意,但表面上却是若无其事,笑道:“长兄若父,再说我就你这么一个义妹,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不管是谁想追求我的素妹,首先都得过我这一关。素妹就老实跟大哥说吧。”

    林素更是脸颊红透,摇头道:“没有啦。只是我俩认识以后,比较谈得来,所以经常会在一起聊聊天。”

    叶锋追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林素有点羞涩地道:“上个月来金月城途中,小妹遇到了马贼,幸而李谈公子出现并救了我,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叶锋哦了一声,心中却在琢磨,这李谈也出现得太巧了吧,关心地问道:“素妹当时会不会有事?”

    林素道:“还好,幸亏李谈公子来得及时。”

    又继道:“后来李谈公子说要到京城办事,我们就正好结伴同行,他……他这个人挺热心的,一路上帮了我挺多的忙,到了京城也是如此。加上我们俩挺聊得来,所以有空都会在一起聚聚。”

    说到这里,她声音中透露出一股异样的情绪来。

    叶锋却是心中一跳:“一起聚聚?这孤男寡女的……”

    猛然双目在林素身上扫视。

    林素接触到叶锋异样的目光,先是怔了怔,随即似明白了什么,双颊不由自主地飞起了两朵红云,别转过脸去,低声道:“大哥,你……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没有的……”

    而这时叶锋火眼金睛,也看出了林素仍是处子之身,心下大舒了一口气。

    转移话题道:“园林工地到了吗?”

    ※※※

    “素妹,对我方才的构想如何?”

    眼前是一大片竹林,青青翠翠,栉风沐雪,加上清溪婉延流过,景色分外清丽。

    叶锋就是针对这个特点,巧妙地加以构思,以竹造园,构想出多种,如:竹篱夹道、竹径通幽、竹亭闲逸、竹圃缀雅等设计景观,使其分外有一种山水画境的自然美。

    相信这园林造出后,肯定会呈现出一种“莫不桃李夏绿,竹柏冬青”的绝美意境。

    “甚好!”

    林素脸有喜色,显然叶锋这构思深得其心。她手捧图纸,细细地琢磨着。

    不过他们这边说着话,李谈却是颇感无趣,无聊地看着景色。不过谁叫他不懂园林设计呢,插不上嘴,也不能怪别人了。

    林素思索了一会儿,又捧着图纸,走了开去,实地去核对一下。不过走了几步,她回过头来,道:“大哥,李公子,你们……”

    叶锋微笑道:“素妹你去吧,我和李兄在这聊点事。”

    李谈本来打算跟去的,见叶锋这样说,只好作罢。林素点了点头,望了二人一眼,一会儿便消失在竹林中。剩下叶锋和李谈两人。

    李谈轻咳了一声,对叶锋道:“没想到在千里之外还能再见到叶兄,真是何幸啊。”

    “不要跟我拉关系。”

    叶锋深知李谈的为人,凝视着眼前一株青翠的甜竹,干脆了断地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只想问你,你接近我素妹,有何居心?”

    李谈讶然道:“叶兄何出此言?我对林姑娘是一片诚心的。”

    叶锋冷冷道:“是吗?”

    迟疑了片刻,李谈似是下定决心道:“林姑娘心地善良,坚强独立,越和她接触,便越让在下钦佩。李某是真心喜欢她,想娶她为妻!”

    叶锋盯着他的双眼,微笑道:“很巧,我也是真心喜欢我的素妹,我已经立下誓言,定要娶她为妻!”

    “所以。”叶锋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你必须退出。”

    李谈身躯一颤:“不行,我不会答应的。”

    他继道:“况且,我看得出,林姑娘对你只是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情。”

    叶锋淡淡道:“这个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办法让素妹真心喜欢上我。而我也会真心地待她一辈子。”

    他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冷冷道:“现在要做的,就是你以后离我的素妹远一点,否则~”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让人不寒而栗。

    李谈的脸色一变再变,最后还是道:“不,我不会放弃的。”

    他也盯着叶锋:“你凭什么干涉我和林姑娘的事?”

    “凭什么?”

    叶锋不怒反笑,念道:“凭什么?”

    “那我告诉你!”

    他大步走到李谈面前:“一,凭我是素妹的义兄,长兄若父这句话听过没有?”

    “二,最重要的一点,凭我喜欢她,我爱她,我要娶她为妻!我要照顾她一辈子,我要保护她一生一世,这够不够?够不够?”

    李谈在叶锋那逼人的气势下,脸色苍白,完全被叶锋的气势所压倒。不过他仍倔强地道:“不,我不会放弃的。”

    又道:“你不要拿你的势力来吓唬我,我也不是好惹的。”

    这句话更是火上浇油,叶锋眼中射出森寒的光芒,一步一步向他逼去,冷冷道:“这么说你是要和我决斗了,只是你敢么?你有这个胆量么?你配么?你敢与我为敌么?嗯?”

    叶锋逼一步,李谈就退一步,额头上不住地冒出冷汗,在叶锋“春雨谱”和“邪经录”的全力施为下,他甚至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不由心中升起了极大的恐惧之情。

    叶锋却是心中快美无言,望着李谈那越来越苍白的脸,他有一种睥睨众生的快感。同时他也心下一动,自己为什么越来越享受争斗的乐趣?以前的自己可不是这样,难道是因为练习“邪经录”之故?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又大喝一声:“回答我!”

    李谈再退一步,一声大喝,“锵!”的一声,猛然寒光大盛,接着剑光迅急,如惊虹掣电般向叶锋而来,立时,一种令人连骨髓都冷透的剑气向四周发射开去,此人果然有其分量之处。

    叶锋早就注意他身上佩的那把形状古朴的剑。几个月前,叶锋就从李音处得到了这把剑的资料,知道此剑名为青龙剑,削铁如泥,寒气逼人,乃是传自名师。并且他知道李谈还善于使用一种叫柳叶刀的暗器。

    他心念一动的同时,“破龙”脱鞘而出,同时“龙虎刀法”七招中最刚烈沉猛的“溃灭”已然使出,只见叶锋也不如何动作,人已是身在半空,视满天剑影如无物,一刀便向李谈当头劈将下来。

    在刀风摄人的呼啸声中,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李谈惨哼而退。不过随即见他一咬牙,双手连抖,空中便幻变出雨点般的诡秘紫点和青色光芒,如惊鸟般地向叶锋疾射过来。

    柳叶刀!

    只听奇异的破空声响个不绝,暴雨般的柳叶刀漫天而来,而飞行轨迹极为变幻莫测,让人琢磨不透,又密集如雨,方向各异,令人避无可避。果然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暗器。

    不过幸好叶锋练过“流云诀”,只见他身形以一种非常奇异的姿势连扭几扭,“嗖!”的一声,腾空而起,竟这样就避过了这漫天的暗器。

    还没等李谈反映过来,叶锋头下脚上,森寒的刀气已到他的面门,李谈大骇之下,急忙把长剑挡在面门。

    “当~”的一声巨响,李谈喷出了一口鲜血,踉跄后退了十几步。

    而正在这时,一个女子的惊呼声也传来:“住手!”

    正是林素。

    ※※※

    只见她捧着心口,呆呆地望着二人,片刻之后,便把手中的图纸一摔,跑到李谈身边,将他扶起,急切地道:“李公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李谈满嘴血污,形状恐怖,怔然半响,猛地一把将林素推开,一声大叫,远远地冲了开去,片刻间便不见了踪影。

    林素呆呆地望着李谈身影消失的方面好一会儿,慢慢走到叶锋的面前,凝视了叶锋一会儿,淡淡道:“大哥,你……不必如此吧。”

    叶锋将“破龙”入鞘,平静地望着林素。

    林素毫不退让地和叶锋对视着。

    叶锋心中涌起了快意,李谈已经败退,以后林素就是他的了。林素虽非美女,但淡泊如菊,温雅如兰,自有韵味,最重要的是,自己喜欢她,相信她以后也会是一个好妻子。

    他微微一笑,道:“情场如战场,这种事也很正常。”

    又道:“方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我的话你也都听到了?”

    林素凝视叶锋半响,默默地点了点头,蓦然又双颊晕红。其实方才叶锋和李谈起冲突时她就过来了,只是当听到叶锋和李谈的表白时她又羞极,迟迟迈不开脚步,等两人打起来时,她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又无法阻挡。

    现在叶锋公然问起来,林素脸上不由脸上一阵滚热,方才那种羞极的感觉又涌上心头。

    从小到大,她哪听过男人对她这样表白过的,特别是叶锋的话:“……我喜欢她,我爱她,我要娶她为妻!我要照顾她一辈子,我要保护她一生一世,……”更是让她有一种眩晕的感觉,茫然不知该如何应对。

    忽然她又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叶锋握住,她全身一颤,望向叶锋,只见叶锋正爱怜地望着自己,并柔声道:“素妹,我是真心的,我一定会让你一辈子都幸福快乐的。”

    林素更是心如鹿撞,娇羞无限,心中百味滋生,幸福、眩晕、茫然、恐惧等各种各样的情绪泉涌而来。特别是她一直和叶锋都是朋友,后来是义兄妹的关系,现在突然要上升为情侣,或者说是夫妻关系,让她一下子接受不了,特别是她心中突然又浮现出了李谈的身影……

    她将手从叶锋的手中缓缓抽出,低声道:“大哥,我,我……”摇了摇头,一下子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叶锋是情场老手,哪会不明白她的心思,微笑道:“是不是因为李公子?”

    林素迟疑了半天,终于点了点头,以细如蚁喃的声音道:“大哥,我是真的喜欢李谈公子,每天静下来的时候总是……总是想他……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我知道我是喜欢上他了,虽然我早知道你和他将来是比武大赛的竟争对手,但……”

    “大哥,……你成全我们好吗?”

    叶锋心中暗喜,终于逼出林素的真心话了,现在更是可以见招拆招了。

    他微笑道:“那我也是真心喜欢你,李谈公子为什么不成全我们呢?”

    林素又是脸上一红,有点不知该如何回答叶锋的话,她一个从未有过情爱经验的少女,哪是叶锋这个情场老手的对手?

    好半响,她才轻轻道:“不是有句话:爱一个人,就是让她幸福,就是要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成全她和她爱的人。我对大哥是非常敬重的,但只有兄妹之情……”

    叶锋微笑道:“那只是一些白痴说的白痴话,那些人因为在情场上一败途地,不得已才编造出这种狗屁话来安慰自己,糊涂别人。素妹你不要被他们骗了。”

    “至于兄妹之情嘛。”

    叶锋叹了一口气,道:“我承认这是我的失算之处,当时,我并不知道原来我自己已深深地爱上了你,直到近期才发现,否则,凭我的手段,早已夺得素妹的芳心,说不定已经成亲了。哪轮得到李谈他趁虚而入,夺去我素妹的初恋?”

    在林素满脸通红,张口欲说话的时候,叶锋又接着说到:“至于将来我们的幸福嘛,我坚信你和我在一起不会比李谈少半分,我一定会好好待你,让你永远幸福,快乐。”

    他又拉起林素的小手道:“最后,素妹你想想,你和怡姐她们那么好,除了我之外,还有她们是这么的爱你,你不是更幸福吗?”

    “到时怡姐生个小宝宝,依儿生个小宝宝,青姐生个小宝宝,你也生个小宝宝,几个小宝宝玩在一起,我们一起看着她们慢慢长大,这又是多么让人感觉幸福快乐的事?”

    林素被叶锋说得意乱情迷,听到:“……青姐生个小宝宝……”时,随口问道:“青姐?”

    叶锋笑道:“是的,她也早就和我在一起了。”

    林素茫然良久,最后她平静下来,对叶锋道:“大哥,你给我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好不好?”

    叶锋微笑道:“当然好,我会给你时间,让你好好想一想的,不管是一天,一个月,还是一年,十年,我都会一直等,等你真心爱上我,心甘情愿嫁给我为止。”

    “不过。”

    叶锋凝视着她道:“今晚你必须和我一起去参加‘丝艺宛‘内江山绝色榜的评选活动。不去不行,因为我觉得你怡姐会入选,这可是我们家的大喜事。

    ※※※

    当下午,叶锋便坚决地把林素从”随仙馆“内带回到御馆,而李会伟听闻她是叶锋的义妹后,待她自然也就不一样。

    到了傍晚时分时,杨雨竟然来到了御馆内,原来她早就得到了”丝艺宛“的邀请,今晚作为”丝艺宛“的嘉宾出席,来约叶锋等人一起前往。

    一时整个御馆内的人都哄动了,人人争相出来目睹她的丰姿。今晚的杨雨换了一身衣服,一身粉红色的貂裘,低鬟敛袖,更是美得让人窒息。

    李会伟作为东家,热情地招待了杨雨,而听闻叶锋对林素所作的介绍后,杨雨亲热地握住了林素的手,道:“原来是素姑娘。叶公子常对我提起你呢。”

    林素对这个天下闻名的女子有点好奇,在她面前,也略微有点仓促和敬畏,但更多的是平静。微笑着和杨雨见礼后,便沉默了下来。从叶锋把她从园林工地上带回来后,她就一直出奇的沉默,静静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众人纷扰了一阵,准备了一番,在天黑后,一行人便坐上了马车,浩浩荡荡,向“丝艺宛”而去。而林素是和叶锋坐在一辆,一路上她都是默默无语,只是静静地望著窗外的景色。叶锋知道她是在天人交战,也不去打扰她。

    不久,马车便到了城东的“丝艺宛”处。

    只见这“丝艺宛”依河而建,规模极大,由大小建筑二十余座组成,大小高低错落有致,颇为古雅别致。而此时“丝艺宛”的大门处已是人流如海,鲜装丽服,轻车宝马,各式各样的人都有,让人目不暇给。

    而杨雨、叶锋等人一下马车,便听一声:“杨大家来了。”

    接着便听到鼓乐齐鸣,八音合奏,响彻云天。夹杂着一阵阵的“杨雨”的欢呼声。抬眼望去,只见无数的人群正聚集在门口的两边,狂热地对着杨雨呼喊欢迎着。

    而当叶锋的人影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时,立刻又换来了另一阵狂热的尖叫声。

    “是大月刀圣,大月刀圣啊~”

    “啊,歌神啊……”

    一声“叶锋,叶锋~”的呼喊声也是不绝于耳。让叶锋深切地感受到了金月城人民的热情。

    到了金月城后,叶锋一直有这么一个体会:金月城人有两爱,一是喜欢追星,二是喜欢看热闹,且是狂热。

    在众人的呼喊声中,只见一个身材高挺的中年文士在几个儒服老者的伴随下,快步地迎了上来。只听他对杨雨拱手笑道:“杨大家的光临,真是令”丝艺宛“生辉不少啊。”

    杨雨抿嘴一笑,道了声:“陈先生客气了。”

    陈先生又把目光投向叶锋道:“这位一定是近期声名遐埃的‘歌神‘叶锋公子了。”

    叶锋心想这人肯定是这“丝艺宛”的负责人了,笑道:“不敢,正是区区。”

    陈先生含笑道:“在下陈新世,乃是”丝艺宛“的总掌柜,听闻叶公子歌艺超绝,连杨大家都为之倾倒,在下惊佩之余,也不由得悠然神往啊。”

    叶锋听得他措辞得体,也不由心中颇喜,笑道:“陈先生客气了。”

    又向他介绍李会伟和林素,陈新世又和李会伟及林素寒喧了一会,言词得体。李会伟和林素也是微笑地应答着。

    最后陈新世又向杨雨、叶锋、李会伟等人介绍他身边的那几个儒服老者,原来他们都是“丝艺宛”内的重量级人物。

    寒喧了一阵,一行人便往“丝艺宛”内走了进去,一路上,周围的人群皆不住向他们热情地呼喊着。

    而一些从外地或是国外来赴会的人显然是被人群的热情所震惊,并且对于杨雨的丽色,又皆是看得目瞪口呆。

    众人进了“丝艺宛”内,只见里头是个非常宽敞的大厅,里面装潢秀雅华美,最里面是一个高台。有楼上楼下两层。此时里面已是人头振动,坐满了各式各样的人。大部分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楼下是普通的座位,而楼上四面则都是雅座,用木板隔开,饰以红绒,乃是专门招待那些有身份、有地位,或是有才华之人。

    陈新世径直把杨雨、叶锋、他会伟等人引到了最中间的一间,从垂着的绒幔望下去,可以清楚地地看到楼下高台上的情况。而他自己则在主座相陪,殷勤相待。

    不久,随着一声锣响,第二十六届“江山绝色榜”的评选活动便在一阵热烈的掌声和尖叫声中开始了。

    首先是一个长得非常秀美的女子和一个长得非常英俊的男子相携走上高台,用极为煽情的声音同时道:“各位来宾,各位朋友,第二十六届‘江山绝色榜‘评选活动,现在开始。”

    立时“丝艺宛”内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呼喊声:“江山绝色榜!江山绝色榜!江山绝色榜……”

    呼声未歇,便听台上歌舞笙簧,管弦齐鸣,一群非常俏丽的女子边歌边舞出来。个个手上捧着花篮,歌声动人,舞姿优美,令人赏心悦目。

    多个集体动作过后,忽然高台顶上落下一个事物,叶锋正要看清楚,却听“啪”的一声,那个事物爆开,倾刻间现出一棵桃树来,满树绚丽的桃花,而众女则拱卫在这棵桃树身旁,完成了歌舞动作,令人叹为观止。

    一时众人皆是报以热烈的掌声,个个交头接耳,都觉得不虚此行。

    精彩的节目一个接一个,在宛内气氛达到最**的时候,七个评委在二十多个美貌女子的簇拥下,从“丝艺宛”内的中间通道上昂然地走上了高台。

    最重要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丝艺宛”内一下静得落针可闻。

    ※※※

    叶锋一直不明白这“江山绝色榜!”的评选是如何进行的,因为按他的想法,要评选,至少这些女子也应该在场吧,不过显然这个条件并不成立。不过在李会伟的悉心解说下,他也最终明白。

    原来“丝艺宛”在每两年中,都会向各地派出大批的“佳探”,深入发掘和寻觅气质独特的美丽女子,画成画像,经评委会厚厚挑选后,从数千或数万个女子中挑出五十个,再经过实地的考查,暗中观察这些女子,最后才决定下来十个。

    而这个评委会的工作态度是以严谨而闻名遐迩的,因此入选的这十个女子无不是风情万种、倾国倾城的绝世尤物。

    而入选后她们立时便成为全大陆男子疯狂追求和全大陆女子仰慕的对象。因而每个能入选“江山绝色榜!”的女子,无不是深以为荣。

    而这个“江山绝色榜!”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入选女子并不分排名,因为按照“丝艺宛”评委会的理念,绝色榜中的女子应是各有各的风情,各有各的特色,正所谓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如果硬将她们分个排名,反而落于下乘。

    他这边想着的时候,楼下高台上那七个评委最中间的那个已经展开他手上那块非常雅致的绢笺,先缓缓地扫视了一下众人,才朗声道:“此次入选”江山绝色榜!“的佳丽有……”

    一时众人皆屏住呼吸,叶锋也觉得紧张异常。

    “大月国素心斋的静素心。”

    顿时楼上楼下的人群中暴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般的呼喊,一时“静素心”之名如震天般响起。叶锋身旁杨雨也微笑道:“素心姐姐果然入选了。”

    叶锋知道这静素心乃是《素心斋》的现任传人,而这《素心斋》乃是和自己的魔教并列为天下最神秘的两大门派之一,还没容他多想下去,那评委又报下一个道:“大月国金月城的杨雨”

    一时众人都站了起来,向楼上杨雨那间雅座震耳欲聋般地齐呼:“杨雨,杨雨。”一时气氛热烈到极点。而此次杨雨能入选可说是实至名归。

    雅座内的叶锋和李会伟等人纷纷向杨雨表示祝贺,杨雨微微一笑,脸上并没有多少激动的神情。

    还没等众人的热情停熄下来,那评委又接着道:“大月国玉月城的花怡。”

    众人更是情绪不受控制了,一齐尖声大叫,无数人齐呼道:“大月国,大月国……”

    此次大月国竟有三名佳丽入选绝色榜,这是大月国十年未有之事,一时众人神情癫狂到极点。

    不过花怡之名金月城许多民众并不了解,一时交头接耳的人不断,而见过的人则口味横飞地向周围的人夸耀,这花怡是多么的美丽,如果他们到玉月城去便知道了,听得他们神往不已。

    而当花怡之名报出时,叶锋不由笑了,自己的妻子果然入选“江山绝色榜!”了,这是多么令人羡慕和妒忌的事。坐在叶锋身旁一直沉默的林素此时脸上也露出非常欣喜的神情,道:“恭喜大哥,怡姐姐果然入选了。”

    杨雨和李会伟也向叶锋祝贺,而陈新世闻听花怡是叶锋之妻后,脸上控制不住地露出了羡慕之色,接着也向叶锋表示祝贺。

    叶锋含笑点头,接受了众人的祝贺。

    只听下面高台上那评委又接着报出下一个入选的佳丽:“西冬寒国卧狼府的冬吟秋。”

    楼下东南方和楼上西北方一群人猛然齐声大呼起来,举止狂放。叶锋见这群人相貌奇异,面庞大而粗放,有的戴着耳环,有的在脑后梳了几条辫子,且头发红、蓝、绿、紫、各种颜色的都有,颇为少见。

    不过幸好叶锋曾早听李飞说过边境的一些事物,知道他们是冬寒国那边的人。

    这时李会伟在叶锋身边道:“叶兄弟可能不知道,这冬吟秋是西冬寒国三大元帅之一,今年才二十一岁,不但貌美如花,最重要的是用兵如神,无人能敌,乃是冬寒国第一名将。”

    “哦~”叶锋不由颇为惊奇。

    那评委又继报道:“北冬寒国魔教圣女寒媚雪……”

    这群人更是兴奋,又是一阵狂呼,有如狼嚎,引得众人无不侧目。而叶锋也是心中一动,他早从鬼无言那得知,这魔教圣女美艳绝世,又一身媚功惊人,但没想到她竟能入选“江山绝色榜。”

    接下来评委又报道:“烟梦国桃花川的……”

    “兰花国……”

    “……”

    随着绝色榜上的女子一个个报出,众人的热情也被提到了颠峰。

    而在绝色榜名单全部报出后,“丝艺宛”更是趁热打铁,又在随后举行了一系列撩人煽情的节目,而最后杨雨作为嘉宾和此次绝色榜的入选者上台献艺,更是把“丝艺宛”内的气氛推到了顶点。

    同时,第二十六届‘江山绝色榜‘评选活动也圆满结束。

    而此次杨雨演唱的乃是叶锋新教她的京剧,一时京剧这个曲种,便借着杨雨的魅力,随之风靡向全大陆。而叶锋之名,也随之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一直到杨雨下台以后,铺天盖地的仍是“杨雨,杨雨……”的尖叫和呼喊声,而等到杨雨和叶锋等人要离开“丝艺宛”时,陈新世更是出动一百五十名全付武装的精干护院,在杨雨身边护卫,以防这些热情的人的骚扰。

    而叶锋走在杨雨身边,一路行去,投向他的,皆是忌妒和仰慕如狂的眼光。

    正要走出“丝艺宛”,忽然叶锋感觉到一道锐利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随即听到一人喝道:“那个姓叶的男的,给我站住。”

    说的是大月国的方言,但口音颇为生硬。

    “嗯,是谁这么无礼?”

    叶锋等人一起转过头去,只见一个相貌强悍,年约三十的魁伟男子在十几个强悍汉子的簇拥下,气势腾腾而来。

    叶锋见此人前额光光,颧骨高耸,一双钢铃般的双眼精光毕露,后面梳着好几根绿色的辫子,正狠狠地盯着他。而他身边的那些汉子也是如此打扮,个个脸色不善。叶锋认得他们乃是冬寒国的人。

    直觉告诉叶锋,来者不善,但他又何惧之有?而这时周围的人也感觉到了异样,一个个都围拢了上来。

    片刻,这些人走到了叶锋等人的面前,只见那个强悍冬寒国男子望了杨雨一眼,然后大声对叶锋道:“你就是叶锋?”

    叶锋淡淡道:“不错。”

    那男子眼中凶光一闪,又道:“你老婆是花怡?”

    叶锋见他这种神情,心中明白了一些,同时心中有气,冷冷道:“是又怎么样?”

    那个强悍的冬寒国男子眼中闪过强烈的妒意,又望了站在叶锋身旁的杨雨一眼,喝道:“你何德何能,竟能同时拥有两名绝色榜女子的青睐?”

    听到他这话,看到他那眼神,杨雨不由脸上一红,眼中现出了娇羞且又恼怒的神情。看得周遭众男人都起了怜惜之心。

    叶锋心中怒气迅速涌起,同时他早从李飞那知道,冬寒国人武风极盛,最重勇力,只看重有胆色的英雄好汉,声誉面子是头等大事,如若自己软下去,只会让对方看不起。特别是在众目睽睽,杨雨又看着自己的情况下。

    当下他仰天一阵大笑,然后双目寒光闪闪地盯着对方,大喝道:“青睐又如何?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来管我叶锋的事?”

    一声“丝艺宛”内掌声如雷,皆是为叶锋喝采之声,显然众人都看不惯这群人的举动。

    而那男子身边的十几个强悍汉子一齐眼中凶光大盛,只听“铿锵”声不绝于耳,人人拔出了寒光闪闪的弯刀。

    “铿锵铿……”兵器出鞘的声音又接连响起。

    杨雨和叶锋等人身边的那五十个全付武装的精干护院也纷纭拔出了长刀,将刀锋对准了这些汉子。

    接着陈新世排众而出,冷冷地对那冬寒国男子道:“蔽处不允许械斗,请你们收起兵器,莫要惊扰了我的客人,否则本人将采取行动。”

    那十几个强悍汉子在众敌我寡之下,竟是个个面无惧色,只是拿眼望着那冬寒国男子,显是以他马首是瞻和冬寒国人的强横。

    那冬寒国男子不理陈新世,却拿眼盯着叶锋,凶光闪闪的眼中却有几分的欣赏之意,显是叶锋的脾气颇对他的胃口。

    只听他哈哈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喝道:“好,是条汉子。”

    冷冷地望了叶锋一眼,接着又缓缓地扫视了四围的人一眼,然后大声道:“你问我算什么东西,好,那我就告诉你,就凭我‘拳狼‘冬嚎狼之名,算不算是个东西?”

    〓〓〓〓※〓〓〓〓※〓〓〓〓※〓〓〓〓

    ps:如果你觉得本书合你口胃,请点击右键收藏和推荐本书^_^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