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二十章 不分胜负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周云大步地走到楼心,先向大月王施礼后,然后望向叶锋,目光寒冷、锐利!

    叶锋同样冷冷地注视着他,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一个月前,叶锋甚至不是周云的一刀之合,但今天的叶锋已是今非昔比,方才更是仅以三刀便击败了京城的第一剑客,今晚两人的再次比试中,究竟会鹿死谁手?

    两人站定楼心,冷冷地盯着对方一会儿后,同时躬身道:“请指教。”。

    “锵!”

    周云拔出了他的弯刀,立时一股凛冽的杀气漫向了全场,让人生出凶险无匹的可怕感觉。此人实力,果真是非同小可。

    二王子那边的人皆露出喜意,只看周云这种气势,便知他的实力和叶锋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定能为他们扳回方才所失去的面子。

    而醉月楼各人和御河边的数万民众中亦是响起嗡嗡细语,显是评价叶锋和周云两人的实力。

    叶锋神情不变,暗运“春雨谱”,心下一片平静,缓缓将“破龙”朝向周云,挟方才击败孙虎云的余威,叶锋心中的豪气不住涌起,强大的气势不断地从他身上漫延开去,两眼间的寒芒越发森厉。

    对叶锋来说,如能击败周云,一是可报一个月前在如青店前被压的耻辱,更重要的是可以克服对周云在潜意识中的畏惧和心魔,在武学上更上一层楼。

    而如果失败了,自己还仍将继续生活在他的阴影下,自己的武学极有可能停滞不前,甚至会在以后的玉月大赛中再败于他,从而失去自己美丽的义姐如青。

    在强大的气势下,叶锋手中的“破龙”竟然微微地晃动起来,气势蓄至达巅峰!

    而周云则是紧紧地盯着叶锋,眼中寒光闪闪,丝毫不动。他的眼神非常诡异,就象一潭冰冻千年的死水一样,没有一丝一毫情绪上的变化。

    这种眼神让人感觉非常的不舒服,就如毒蛇盯着你般的那种感觉。同时,他刀刃上发出的那股强大的气势更是紧紧地罩在叶锋身上。

    两人尚未开战,对峙间的杀气已是弥漫了全场。

    现场的气氛更是越来越紧张,落针可闻,众人均屏息静气,又是兴奋,又是紧张。

    比试双方中一个是最新崛起,接连击败诸多高手,从未一败的新秀。一个是今晚横空出世,仅以三刀便击败京城第一剑客的黑马。两人一战,到底会谁胜谁负?

    而两人又皆是丰神俊朗,让一干名门贵女都不知支持哪一个才好。

    感觉周云罩在自己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叶锋因以前曾和周云交过手,知道周云的刀术非常凌厉和凶狠,不能让他先行出手,否则让他占了先机,自己极有可能就会落于下风。

    不等周云气势蓄至巅峰,叶锋猛然爆喝一声,而随着他的爆喝声,紧接着的,必然是那有如雷电狂风般的龙虎刀!

    却听对面“嗤!”的一响,接着是一阵奇异而又凄厉的破空声响起,叶锋面前猛然间又似出现了一轮耀眼的明月!冰冷如雪,凌厉如风,一股凌厉的刀气瞬间已到了叶锋的面门,叶锋已感到自己脸上的肌肤发疼。

    周云竟然抢在叶锋的前面先行出手。

    旁观众人皆感到周云此刀凶狠如雷,凌厉无匹,都兴起了任谁身当其锋,都难以招架的痛苦感觉。

    ※※※

    又是这一招!

    一个月前,叶锋在如青店前就是吃了这一招的亏,没想到周云竟然故技重施。

    见周云旋风般地欺近了自己的身前,凛冽无比的刀气已到了自己的眼前,而且这股刀气竟然比一个月前更凌厉,刀速也更快。叶锋心中不由吃了一惊,只能停住了先前要进攻的刀势,痛苦地将“破龙”架在面前,拦挡周云这凛冽无比的一刀!

    只听“当!”的有如电闪雷鸣般的一声巨响,两把刀终于相接,叶锋只觉一股狂猛的力道涌来,全身一震,拿不住势子,竟被震得后退了一步。

    二王子那边猛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周云这一刀让他们大为扬眉吐气,而太子这边的人则都呆住了,虽然他们早就听说过周云大名,但没想周云的刀术竟是如此凌厉。

    叶锋心叫不好时,周云那寒森刀气已如排山倒海般地攻来,纵劈横斩,一口气已劈了数十刀。那刀光就有如眩目的冷电,凶猛狂野!直杀得叶锋连连后退。

    “铮铮铮”金铁的暴鸣声连串响起,周云节节进攻着,他的眼神更是变得凶暴、残忍,充满了腾腾杀气。显是想在这一连串凌厉的进攻中将叶锋杀死!

    火星飞溅,气劲怒旋。

    二王子那边更是采声如雷,为周云呐喊助威,太子这边则是一片哑然。

    而支持者总是朝向胜利者这边的,连中间派的一干名门贵女和御河边的数万民众也是欢呼,不由自主地为周云打气着,听得叶锋更是心中暗怒。

    叶锋苦苦地抵御着周云的进攻,虽然他心知自己的龙虎刀威力比起周云的快刀并不会逊色多少,但由于方才失去了先机,现在竟找不到丝毫反击的机会,只有挺到周云力竭时再说。

    岂知周云的精力象是使不完似的,那寒森的攻势竟如江河一样的滔滔不绝,让叶锋毫无还手机会。

    “当!”

    又是一声有如电闪雷鸣般的巨响,周云又是一刀重重地劈在叶锋的“破龙”上,叶锋全身剧震,又被震得跄踉后退了几步。

    周云如影随形,刀芒跟着而来,竟真的是要将叶锋杀死!

    “哇!”

    全醉月楼的人和御河边的数万民众都不由站了起来,连杨雨也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小嘴,显是不忍见叶锋血溅于刀下。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却见叶锋随着跄踉后退的势头,巧妙地转了个弧形,接着见刀芒大盛,一道璀璨之极的刀光亮起,闪电般地架住了周云那凌厉之极的一击。

    “当~”

    清越无比的金铁交鸣声又响遍了夜空。

    却见周云全身剧震,整个人向后摔了出去。

    “啊~”

    全场中人又是齐声发出了一声惊呼声,这是怎么一回事?

    ※※※

    就在叶锋被震得跄踉后退的时候,叶锋猛然间觉得有一股温暖之极又似阴凉之极的气流从闪电般地从丹田和脑海中涌起,瞬间便传遍了全身,让人直说不出的舒服。

    立时,叶锋只觉全身充盈着彭湃的力量,直似裂衣而出。

    “邪经录!”

    叶锋竟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激发和吸收了“邪经录!”内的部分灵气,他只觉得全身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一股股令人飘飘欲仙的气流不断地从丹田涌起往复,舒服之极。

    而正在这时,周云的刀芒已在眼前,叶锋借原先后退之势巧妙地转了个弧形,随手挥刀击出,一声巨响,周云已被摔了出去。

    “好!~”

    在太子这边如雷般的欢呼声中,叶锋趁胜追击,一声爆喝,那久违的龙虎刀又来了!

    “破龙”带着璀璨之极的刀芒,带着摄人的呼啸声,带着要把天地间的一切事物都绞成碎未的威势,飙风般地卷向了还立足未稳的周云。

    那璀璨的刀芒竟比叶锋先前和孙虎云比斗时还盛了一倍,刀势更快了一倍!

    周云大骇之下,举刀招架,“当!”的一声巨响,周云全身剧震,不由得“噔噔噔”地连退了几步。

    叶锋如影随形,毫不手软,这回轮到周云被杀得连连后退,毫无还手之力了。

    在叶锋那雷霆般的爆喝声中,狂猛的刀势一波接一波,狂飙般的卷向周云,让他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刀风带起的风声“呜呜”作响,让人听得心胆皆寒!

    而此时也轮到四周的人震耳欲聋般地为叶锋打气助威了,那一干名门贵女更是不住地为叶锋尖叫嘶喊着。让周云和二王子这边的人听得又怒又无可奈何。

    叶锋大开大阖地进攻着,一刀紧接一刀,直来直去,完全抛弃了所有的复杂的招势,只朝周云头上猛砸,刀法虽是简练,但却凌厉无比,势不可挡。

    龙虎刀法被称‘必杀之刀,当者无赦‘,本来就是属于那种刚烈沉猛之极的刀法,再加上叶锋吸取了方才和孙虎云打斗时的经验,不住地空翻进击着,大大地增加了攻击的力量,“破龙”更是有如索命之魂,刀风带起的寒气完全罩住了周云全身,让他苦不堪言。

    而杀气激发了体内的邪经录灵气,叶锋更是觉得全身气流滚滚,精力充沛异样,而邪经录灵气又反激体内的杀气,让人看起来更是霸气非凡,如同战神降临。

    看得众女更是迷醉不已,声嘶力竭地为叶锋尖叫。杨雨更是用媚目紧盯着叶锋。

    虽是大寒天气,周云的额上已见汗珠,眼睛里露出既恐惧又疯狂的神色,显是自知不敌要与叶锋拼命了。

    叶锋再又是霹雳一刀,却见周云噔噔噔“地连退了十数步,叶锋心中一动,以周云之能,方才不应该退了那么多步吧。

    却见周云也学叶锋方才那样借后退之势转了个身,接着听他大喝一声,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随即见他刀芒大盛,狂猛地向叶锋攻来。

    以攻对攻!

    叶锋心中一动,很显然方才周云并没有受伤,那他喷出的那口鲜血难道是他一种提升潜力的方法?

    两刀相击时,”轰“的一声巨响,叶锋和周云都是浑身一震,各自后退了一步。

    那口鲜血果然是一种提升潜力的方法!

    眼见周云已是疯狂地攻来,叶锋岂能让他如愿?双眉耸竖,脸容冷酷,”破龙“化作一道寒芒,往周云电射而去。

    瞬间两人已相接了十数刀。

    刀击的”铿锵!“声如暴雨般地不住响着,两人都在拼命地进攻着,不过看起来竟似是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了谁!

    说实在话,比试开始时叶锋刀术的力量和速度确是比周云略逊一些,不然也不会被周云一刀就抢了先机了,不过由于方才吸收了《邪经录》的一部分灵气后,在力量上已是比周云胜了一筹了。但是由于方才周云用奇异的方法提升了潜力之后,两人又棋鼓相当了。

    所以此时两人虽然都在拼命地进攻着,但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而此时打斗也越发的白热化,最后叶锋杀得火起,霍霍刀光中,他刀刀不留情,显然是叶锋已下定了决心,不管周云是礼部侍郎之侄,一定要将他杀死!而看那边周云眼中凶光四射,显然也是同样的心思。

    两人皆是以攻对攻,杀到最后,竟然都是以命搏命的招式,刀气激得四周席中众人的衣诀乱舞。

    此时全场中人皆是停下了呐喊,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人人都是看得心惊胆寒,这么凶险的比试,他们以前哪有看过的?

    猛听”啪!“的一声,两人比试激起的刀气竟然把杨雨席前的一个杯子激得粉碎,惊得她”啊!“地娇呼了一声。

    “啊?”

    全场的男人都把目光投向她那儿。

    二王子猛地站了起来,大喝道:“住手。”

    叶锋和周云此时正双刀相击,闻言趁刀刃相击之势退了开去,一直退了多步后才停了下来,然后两人皆是不住地地喘息着。

    而此时,全场众人才回过神来,不管是醉月楼内的百官,还是楼下的数万民众,皆是采声如雷,议论纷纭,对这场凌厉无比的比试叹为观止。

    二王子又举起双手,示意四周安静,然后他对大月王道:“父王,儿臣有个提意,这场比赛就让二位壮士不分胜负,父王以为如何?”

    “嗯!”

    大月王捻须哈哈笑道:“王儿所言甚合孤意,就依王儿所请。”

    又对叶锋和周云道:“二位壮士真乃人中之龙,我大月有二位这样的勇士,实乃我大月之福,来人,给寡人每人赏他们黄金千两。”

    叶锋和周云跪下谢恩。

    站起时,叶锋心中涌起喜意,经此一战,自己已经完全把周云留在自己心中的心魔完全消除,叶锋现在可以肯定地说,纵然自己现在还不能击败周云,但身手比起他来却已是丝毫也不逊色。假以时日,自己的刀术更加纯熟又或是完全吸收《邪经录》内的灵气后,就算是要杀死他,也是为时不远了。

    而经此一战后,叶锋和周云也同时获得了“大月刀圣”和“大月刀君”的名头。

    ※※※

    回到席中,李飞、李会伟、左臣相等人纷纷向叶锋祝贺,特别是太子,对他的态度和看他的眼神立时变得很不一样。

    李飞笑道:“没想到叶兄弟的刀术竟是如此的惊人,此战定使叶兄弟名扬天下!”

    李会伟闻言也不住点头,欣然道:“这周云自出道以来,就从未遇过敌手,没想到竟遇到了叶兄弟这么一个克星。”

    这时左臣相在李飞耳边耳语了几句,李飞点了点头,转身对叶锋低声道:“叶兄弟,明天早上,太子会招见你。”

    叶锋心中一动,点了点头,向太子望去,只见太子微转过身子,对他微一颌首,这才把目光投向席前。而那边二王子也和太师、右臣相等人窃窃私语,还不住地望向叶锋,显然也是在打他的主意。而周云却是没有再看他一眼,只是神情冷漠地在想着什么。

    此后席中又恢复了歌功颂德、歌舞升平。喜庆的节目一个接一个,一直到深夜,众人才尽欢而散。

    临行时,叶锋不由自主地望了杨雨一眼,却见她也正望向自己,见叶锋的目光投来,杨雨的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仪态万千地瞥了他一眼,这才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袅袅而去。

    出了醉月楼,来到御街时,叶锋不由吓了一跳,只见无数民众正聚在这里,铺天盖地的“杨雨~”声音正方歇,见到叶锋时,无数民众立时又围了上来,不住地对叶锋欢呼指点着,要不是有李飞和李会伟的随从开道,也许他可能还走不了。

    今晚醉月楼一战,已使叶锋成为金月城的风云人物。

    特别是一路回去时,皆不断地有贵女艳妇们掀开马车窗帘,向他投来了挑逗的目光,更是让他吃不消。

    ※※※

    当晚叶锋依旧在驿馆内休息。

    第二天一早,李飞就遣李破把叶锋叫到“上将军府”,早朝后,太子、李会伟、左臣相、赵国公一行人就连诀来到了“上将军府”。

    叶锋见一干人脸上忧色比昨日更浓,显然是早朝时,又显示出了太子被废黜的危机更重了。

    不过当太子见到叶锋时,苍白的俊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亲切地招呼了叶锋,对他着实褒奖,还赏赐良多。

    特别是问清楚叶锋乃是在李会伟耄下办事后,更是连带对李会伟大大地夸奖了一番,说他有识人之心,竟能聘用到叶锋如此优秀的人才,真是眼光锐利。

    说得李会伟颇为欣喜,李飞、左臣相、赵国公等人也是脸露笑容。

    叶锋也是心中敬服,虽然他从第一眼见到这太子开始,就对他不感冒,不喜欢他的懦弱。认为他确是没资格身居太子之位。但此时对他的风度和气质却不由得不真心叹服。

    太子还亲切地和叶锋聊了几句家常,看得出来,他颇有招揽叶锋成为他侍从之心。以叶锋昨天的表现,如能把他揽为耄下,确是大增实力,特别是他此时正和二王子相斗正白热化时节。

    不过叶锋却对此并不激动,这太子看上去并非是什么具有领袖气质的人物。如果要他投奔,他还宁愿投奔二王子可能还更有前途一些。不过这又是不可能的,那边有自己的死对头周云在那边,如何能待?

    特别是自己一干娇妻美妾皆是在玉月城,现在更不是留在金月城的时候。

    不过表面上他当然不会表露出来,不管怎么说,太子现在仍旧还是太子,虽然他目前的位置可能很不稳,不过王宫里的事情一向说不清楚,今天大王要废黜他,明天又有可以重新起立他。

    特别是他目前还有一干重量级的大臣在后鼎力相助,他又有一个在大月国名声极隆的母亲,还是极有可能成为将来的大月王的,得罪了他,将来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叶锋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装着不明白他的意思。心想要不要给太子效力,再观望一段时间吧。

    太子也不好意思明着向李会伟要人,只是李会伟是何等人物,岂会不明白太子的心思?

    只见他略一沉吟,随即对叶锋笑道:“叶兄弟真乃是人中之龙,连殿下也对你如此褒奖,叶兄弟也应该感恩图报,到殿下耄下效力,以为报答。”

    叶锋还回答时,却听李飞道:“只是叶兄弟去了后,会伟你那边如果遇到‘寒夜‘怎么办?至少殿下这边安全方面还是没问题的。”

    众人皆追问是怎么回事,李会伟当下把魔教组织‘寒夜‘要刺杀自己之事说了。

    太子听了颇为感动,道:“李大人真是忠心可嘉,自身陷于危险时,还掂记着本王,只是本王又怎忍心让李大人让削弱自己实力,以至于让贼人有机可趁?此事以后再也休提。”

    李会伟鹰眼闪过一道精光,躬身道:“谢殿下。”

    叶锋却在心中看得感慨不已,李会伟真不愧是有手段之人,这样一来,太子更是赏识他了。

    ※※※

    此后叶锋便待在李会伟的身边,护卫他的安全,这样忽忽便过去了七、八日。

    开始几日,大家都是出入小心,以防“寒夜”组织在旁暗中刺杀,不过过去这么多天后,却是丝毫没事,一点动静也没有。但众人却皆丝毫不敢放松,“寒夜”组织无孔不入,稍一松懈,就有可能惹来极可怕的后果。

    而这些天里,叶锋也渐渐明白了李会伟在京城里公干的是什么事务。

    除了关于比武选人才的事外,另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关于大月国属国秋韵国和春水国的事情。

    秋韵国和春水国的地理位置乃是位于兰花国和大月国之间,两国原皆为兰花国的国土,乃于大陆历1450——1550期间兰花国和大月国的战争中独立出来。后向大月国称臣,皆为大月国的属国,一直作为兰花国和大月国的缓冲地。

    不过最近却有种种情报显示,这两个国家有摆脱大月国的控制,重归兰花国怀抱的迹象。

    此事非同小可,而李会伟又为玉月节度使,管辖的领地全与这两个国家接壤,如有事发生,首当其冲的就是他,而且他对这两个国家的情况也比较了解,所以大月王便急招李会伟进京,连日来,皆是在商议此事。

    而这些天里,关于太子废黜的事情,也是越来越白热化。每天上朝时太子一派和二王子一派都是吵得个不可开交。

    而太子这边虽然有李飞、左臣相李心之等人鼎力相助,而且他们在大月国的威望又都极高,但各方面的证据却越来越显示对太子不利。宫里已经有消息传来,大月王准备在十五元宵过后,就废黜太子李之极,而改立二王子李威权为太子。

    这让太子、李飞他们更是忧心如焚。

    而这段时间里,叶锋掂记着如青的事,本来想开始对那“玉虎布行”的少东家赵秀施展美男记,以便能控制那家“玉虎布行”。却不料从初二开始后,叶锋便再也没见到赵秀的影子。

    叶锋暗中打听,才知道原来从初二一开始,赵秀和周云便相携到外地视察业务去了,也不知哪一天才能回来。叶锋有劲没地方使,只好作罢。

    而这段时间,叶锋也尝到了做名人的痛苦,他现在已经是金月城中街知巷闻的人物,不管走到哪里,总是有许多人围上前来,对他欢呼指点,让他没有一点私人的空间,深为烦恼。

    ※※※

    这天黄昏,叶锋和李木四兄弟又一起在王宫外的楼台轩上等候李会伟议事出来。他们几人虽是李会伟身边的贴身侍从,但按王宫规矩,却是不能进入王宫内的。

    李木叹了一口气,道:“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知不觉,来金月城已经有二个多月了。”

    叶锋被勾起思乡情绪,叹道:“是啊,时间确实是过快,我出来差不多也有一个多月了。”

    李木四兄弟中的李进笑道:“叶兄是想家了。”

    另两个叫李水和李退的打趣道:“叶兄弟肯定是想弟妹了,弟妹这么漂亮,小心被别人偷去哦。”

    叶锋打了两人一拳,道:“去你的。”骂道:“你们才要小心你家嫂子呢。”

    众人皆嘻笑起来。这些天里,叶锋和李破、及李木四兄弟已是混得滥熟。众人皆是性情中人,很快他们便打成一片。

    李木忽然又叹了一口气,凝视叶锋道:“世间之事,真是奇妙,想数月前在玉月城‘佳丽楼‘和叶兄第一次见面后,没想到现在竟同事一主。说来说去,还都是一个缘字。”

    叶锋点了点头,直觉告诉他,李木似有什么话要和他说。

    果然李木顿了顿,随即又诚恳地对叶锋道:“我们虽然身在金月城,但却知道叶兄弟已经和李音大人在一起了,李大人是个很可怜的女子,我们希望叶兄弟能好好待她,让她开心、快乐。”

    叶锋凝视着楼台轩外,御河中秀美的景色,沉声道:“李兄请把话说清楚。”

    李木却话岔了开去,只道:“很多事情我们不方便说,不过我们四兄弟都希望叶兄弟能善待李大人。”

    他又开玩笑似的说:“不然我们兄弟四人不会放过叶兄弟的哟。”

    叶锋却心知胆明,他这玩笑话语后面所包含的严肃和认真。

    他瞥了李木四人一眼,负手眺望着远处金月城那迷离的雪景,淡淡道:“我叶锋非是薄情寡义之人,李音如能剋守妇道,叶某必会善待之,否则~”

    李木追问道:“否则如何?”语气已隐含着一丝杀气。

    叶锋置之不理,淡然道:“很多话不用说得那么清楚,不过大家同为男人,希望诸兄能理解我的心情。”

    李木几人沉默了下来。

    ※※※

    等李会伟出来,天已经全黑了。

    叶锋、李木等人迎了上去,只见李会伟脸上神情欢畅,颇有如释重负之意。

    他笑着对叶锋道:“此次公务总算搞妥了,我们随时可以回玉月城。不过李上将军请求我在太子之事上助他一臂之力,所以我决定过了元宵再回去,刚好可以赶上玉月城的全城大赛,到时,又可以目睹叶兄弟再展神威了。”

    众人都笑起来。

    李会伟又对叶锋道:“来宫之前,安国夫人曾托人传来口信,说是请叶兄弟到‘上将军府‘去吃晚饭,叶兄弟真是福则深厚,连安国夫人都对你这么的青睐有加。”

    叶锋笑了笑,心中却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这些时间里,他和李飞、安国夫人的关系日渐亲密,对着他们时,每每总有一种他们就是他最亲近前辈的奇异感觉,这种感觉令他留恋非常。

    李会伟看了看天色,笑道:“还好,还赶得及去吃晚饭,李某也不客气了,托叶兄弟的福,也厚颜去叨扰一餐。那日的年夜饭,还令我回味悠长啊。”

    众人又笑了起来,叶锋也不由微笑。

    接下来李会伟却叹了口气,目光有些迷离,象是在喃喃自语道:“不知不觉也出来这么久了,在金月城,还只是在李将军那才吃了一顿家常饭,在玉月城,阿音可是经常会煮些好吃的东西给我……”

    声音越说越低,终不可闻,叶锋也慢慢沉默了下来。

    ※※※

    一行人向“上将军府”急行而去。

    众人中,除了李会伟、叶锋、李木四兄弟外,还有百多名剽悍的随从跟随在旁,这些都是李会伟从玉月城精心挑选而来,随时可以为李会伟献出生命的剽勇之士。

    李会伟此次来金月城,一共带了二千多这样的悍勇之士,除了这一百多留在他身边外,另一千多人则扎在金月城外。

    此时众人已行到城北的东南角,这儿是达官贵人的聚集地,环境幽雅,行人稀少。

    当到达一处路桥时,天空又纷纷扬扬地下起了大雪,顿时,天地间便只剩下白茫茫一片。

    李会伟感叹道:“天又下雪了,不过想必此时玉月城的雪应该比金月城更厚吧。”

    叶锋正要答话,蓦地,他心中涌起了不安的感觉,这是一种很不寻常的感觉。自从叶锋习练“邪经录”后,他的灵觉越发敏锐,

    没有理由,这是一种心灵警讯,对外在危险的一种自然警觉!

    他举起右手,低喝道:“停马。”

    李会伟向他望来,道:“叶兄弟,怎么啦?”

    叶锋不语,只是透过雪花,凝望着前面的那排粗可合抱的大树,一双眼眸慢慢眯起。

    李会伟也随叶锋的目光望去,猛地,叶锋大喝道:“保护大人!”

    就在这时,破空声大作,漫天的寒星,夹着奇异而尖锐的呼啸,从身旁的这些大树上劈头盖脸向叶锋、李会伟等人而来。

    雪光下,这些寒星皆带着猝厉的蓝芒。

    是见血封喉的粹毒暗器!

    ※※※

    “大家小心!”

    叶锋的“破龙”在瞬间便化成一个圆形的刀幕,把这些猝厉的蓝芒皆挡在幕外。

    眼光瞥处,李会伟、李木四兄弟同时离鞍,一个滚翻,躲向马腹。几人一落地,双脚微蹬,身子贴着地面,立时便急蹿开去,避开了这些蓝芒。

    其他人却没有这么好命。

    只闻凄厉的惨叫和马嘶声不绝,李会伟身边的一些随从躲避不及,顿时像刺猬般,全身被钉满了蓝芒——一种呈十字形,银亮耀眼的暗器。

    还没等众人喘口气,令人心寒的破空声又响起,无数寒点又从树上激射而来,一波接一波,速度惊人。

    而且这些寒点过来时还不住地高速旋转着,宛如一只光轮,非常诡异。

    这是什么暗器?

    叶锋一边舞刀把这些暗器挡在身外,一边向李会伟望去,眼角瞥处,李会伟和李木四兄弟已经站了起来。并且李木四兄弟还组成了一个剑幕,把李会伟护在了里面。

    李会伟虽然衣服稍为凌乱,但却是神情平静,虽乱不惊。但他手下的那些随从却又在此波暗器中留下几具尸体。

    暗器过后,只听一阵籁籁作响,身前的几棵巨树树枝一阵轻摇,无声地落下了数十个蒙脸人。

    这些蒙脸人个个全身黑衣劲装,头缠黑色头巾,只露出眼睛,手上持着一种奇特的弯刀。只看他们那低蹲的身姿,精炯的眼神,一望便知是武功极高、杀气极重的好手。

    李会伟喝道:“尔等何人,胆敢刺杀本官?”

    这些黑衣蒙脸人一声不吭,中间那个似是首领的一挥手,数十人一声低吼,以一种三角阵势,无声地向李会伟等人急冲了上来。

    李会伟神情不变,镇静地指挥手下进行有效的防守。

    而他的那些侍从在先前的一阵慌乱,也迅速地稳定下来,组成阵势,把李会伟护在里面,显示出了平时的训练有素。

    片刻间,这些黑衣蒙脸人已经杀到,他们皆是双手握刀,并且刀法皆是非常怪异,而且攻势也是凌厉巳极,就象是一把锐利异样的尖刀。普一接触,李会伟的那些侍从便倒下一片。

    立时防守线便被突破,寒森刀光已在眼前。更有三十二名黑衣蒙脸人冲到了李木四兄弟面前,后面就是李会伟了。

    光华亮起,李木四兄弟组成的一个剑幕便如同激流中的一块磐石,硬硬抗住了这波凌厉的攻击。

    但他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身上被这些黑衣蒙脸人劈了数刀,鲜血立时染红了他们的衣服。

    “保护大人!”

    这边叶锋见状,“破龙”幻出一片璀璨的光华,逼退数名攻向他的黑衣蒙脸人。然后腾空而起,身形在空中斜斜划了个弧形,身法灵动飘逸,赏心悦目,正是叶锋不久前才习成的“流云诀”。

    再一个空翻,已是变得头下脚上,闪电般地向李木四兄弟面前落下去。

    而他才身在半空,刀气已逼人而来,地下的雪花更是被刀风激得团团乱舞。

    那些黑衣蒙脸人眼中露出骇异的神情时,叶锋的刀气已破开了他们的阵势,更有数名黑衣蒙脸人被凌厉的刀气拦腰劈成两半,花花绿绿的肚肠流泄一地。

    而叶锋人落地后,刀光余威尤在,带着把天地间的一切事物绞成碎未的威势,卷向了其余的黑衣蒙脸人。

    不过那些黑衣蒙脸人也不是好惹之人,在片刻的慌乱后,立时分出一半人来对付叶锋。而另一半仍旧冲向李会伟。

    叶锋只觉得这些人动作利落、阵势诡异,几个缠斗着他,刀势凌厉,带起了咻咻不绝的声响,甚是俱有声势。而另几个则是翻、腾、扑、掠、闪、击身形飘忽,在旁不住地攻击他,让人防不胜防。一下子就把叶锋给缠住了,让他不能分身去救李会伟。

    “或许他们是寒夜吧?只是自己现在并不是留情的时候。”

    看着这些人诡异而又凌厉的攻势,叶锋心知胆明,虽然自己现在已是魔教的教主,换言之,这些人皆有可能是他的下属。但如果此时自己留情,那自己就可能变成那些地上被劈成两半的人。

    而李木四兄弟那边虽然有叶锋助阵后,压力大减,但却仍旧是挡不住那些以黑衣蒙脸人首领为首的黑衣蒙脸人凌厉的攻势,很快,他们的剑幕便被攻破,立时便有数把弯刀向李会伟当头劈下。

    在叶锋等人的大惊失色下,却听“当!”的一阵有如金属般的交鸣声,李会伟竟以一双肉掌架住了劈向他的那几把弯刀。

    “……?”

    叶锋心中一跳,没想到李会伟竟有如此身手.

    只见李会伟脸上紫气一闪,身形随即挺得笔直,猛的跨前一步,一声断喝,双掌闪电击出,瞬间已击中了面前的这几位略微发愣的黑衣蒙脸人,打得他们口喷鲜血,向后翻了出去。

    只有那黑衣蒙脸人中的首领和他硬拼了一掌,身形晃了几晃,后退了数步。

    “月阳掌?”

    叶锋心中猛地冒出了这个念头。

    他早就耳闻大月国王族的“月阳掌”乃是天下间至刚至阳的绝学,用出时威猛异常。而看李会伟竟以赤手空拳对付身前几个黑衣蒙脸手中的利刃,而且双掌击出时,有一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王者气质。不是“月阳掌”又是什么?

    只是李会伟又怎么会大月王族的绝学。

    这时念头只是在心中电闪而过,叶锋便趁势手中刀芒大盛,把身前那些黑衣蒙脸人逼退,然后退到了李会伟身边去,两人联手,更是威力大增。把又一波涌上来的黑衣蒙脸人劳劳抗住。

    而此时李木四兄弟也缓过气来,加入了二人的阵营,其它李会伟的侍从也拼死杀来,刹时形势大改。

    那黑衣蒙脸人首领又冲了上来,却正好被叶锋拦住,两人拼了几招后,那黑衣蒙脸人首领眼中一种奇异的光芒一闪而过,叶锋心中警讯一动,猛地急速后退,而此时那黑衣蒙脸人首领也正好张口喷出了一股液体。

    叶锋只感到一阵腥臭味扑鼻而来,知道是毒液。幸好他避得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又是庆幸,又是愤怒时,那黑衣蒙脸人首领又是双掌向他猛击过来,叶锋心中愤怒之下,也是全力一掌击出,两掌相接,发出了一声巨响。

    而叶锋在掌击的同时还运起了“吸功心法。”两掌相接时,那黑衣蒙脸人首领不由全身一阵颤抖,眼中更是露出了奇怪之极的眼神。其中的复杂,让叶锋一下子都分辩不出来。

    猛地黑衣蒙脸人首领从怀中掏出一物,向地上狠狠砸去。

    只听轰隆一声,浓烟四起。

    叶锋等人怕烟上有毒,急速后退。

    待烟雾散去,所有的黑衣蒙脸人竟然都不见了,连地上死去的黑衣蒙脸人的尸体也是无影无踪。

    ※※※

    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叶锋道:“这些人的身手如此诡异狠辣,应该就是‘寒夜‘中人无疑。”

    李会伟点了点头,脸上现出疲倦之意,方才他使出威力巨大的《月阳掌》,所耗内力极多,一时半会精力还恢复不过来。

    他默默调息了一会儿,缓缓地对李木道:“把受伤的弟兄抬下去好生照料,而牺牲的兄弟则好生安葬,他们的眷属也要好生抚恤。”

    李木道:“是!”

    李会伟柔声地对他道:“你们四兄弟都受伤了,回去休息吧。”

    接着又大喝道:“封锁现场。”

    ※※※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很快整个金月城便传得沸沸扬扬,在叶锋、李会伟一行回到驿馆后不久,李飞、安国公、左臣相等人也很快赶到,而太子也在不久后来赶来探望。

    而大月王也在得到消息后派了使臣和御医前来,对伤者进和嘉奖和慰问,对死者进行抚恤。

    最后金月城城守在勘查了现场后,也赶来谢罪。说因自己管辖不力,以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罪该万死。

    李会伟阴沉着一张脸,只是冷冷地说事出有因,也不全在于城守大人一个人的错,只希望城守大人能早日捉到刺客,使辖内安宁云云。

    那城守连连点头,说一定会竭尽全力,早日捉到刺客,给节度使大人一个交待。

    城守去了之后,太子一派人在驿馆内商议了良久,这城守是属于二王子那边的人,此次事件对于太子这边来说,倒是个绝好的机会。

    ※※※

    果然第二天上朝时,便由左臣相首先发难,指责城守玩忽职守,管辖不力,以至城内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情,应该撤职查办,以为惩戒。

    太子这边纷纷发言,支持左臣相的主张。

    而二王子这边则力保城守,说事出有因,罪责并非全在城守一人身上,应该给他一个机会,限期内如果抓不住刺客,再作处理。

    李会伟是大月国最重要的几个节度使之一,在玉月府拥兵数十万,大月王一向对其十分重视,不过二王子这边的意见也不能不顾,最后他作出决定:七天后如果抓不住刺客,便将其革职查办,并打入死牢。

    〓〓〓〓※〓〓〓〓※〓〓〓〓※〓〓〓〓

    ps:如果你觉得本书合你口胃,请点击右键收藏和推荐本书^_^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