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十八章 安国夫人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禀报将军,左臣相李心之大人已经在前面的望京桥上迎接!”

    一个亲随策马飞驰而来,向李飞禀报道。

    李飞脸上露出喜色,点了点头,对叶锋道:“叶兄弟,我们走。”

    叶锋含笑地点了点头,心想:“这段时间,怎么见到的都是大官?”

    众人往前行去,不久,就看到一标人马在前面排开阵势,隆重地迎接李飞一行。前面一个约六十多岁,穿着一身臣相服的老者排众而出,含笑地迎了出来,身后跟着一队亲随。

    李飞也策马迎了上去,对那拱手老者道:“有劳左臣相大人出城相迎,李某实在是不敢当啊。”

    那左臣相李心之道:“李大人这是哪里话,你万里迢迢,远赴京城,才是辛苦。”

    两人寒暄了一阵。李飞又向那左臣相李心之介绍叶锋,说是自己新近认识的一个小友。

    “哦~”

    李心之上下打量了叶锋一阵,见叶锋虽是人物出众,但一身的平民打扮,不由皱了皱眉头。不过他知道自己这位好友李飞素来喜欢结交朋友,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全无等级观念。他虽然是个非常守旧和注重礼仪的人,但即是李飞结交的人,所以他对叶锋还是礼节性地点了点头。

    叶锋心中有点不悦,但他知道大月国等级森严,这李心之又身居左臣相之位,属于高门大阀,有这样对自己已经很不错了,不是人人都象李飞这么平易近人的。要想李心之对自己另眼相看,还得有相应的权位才是。

    当下众人便一起向金月城进发,叶锋和李破等人便跟在李飞和李心之的后面。一路上,李飞和李心之一直在说着什么。叶锋的内力深厚,虽是远远地跟在后面,而且现在还是风雪交加,但仍隐隐听到一些两人的对话:

    “……太子之事有何进展?”

    “唉……愈发扑朔迷离,太子……难保……”

    “不过现在有李大人回来……”

    最后两人都不说话,因为金月城已经到了。

    ※※※

    由于京城除了京戍部队外,外军并不得进入,所以李飞只带了李破等一干亲随大将和几百名亲兵进入,当然那二十个“月护卫”肯定是跟在他身边的,余者便在城外扎营。

    叶锋一行人从金月城外城的新郑门进入,一进入金月城,叶锋定时为其繁华所倒,心中叹道:“这就是大月国的都城了,果真是名不虚传!”

    作为大月国的都城,金月城乃是大月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同时也是浮云大陆最大最繁盛的城市。虽然现在严冬已经降临了这个繁盛的都市,但仍阻不住街上的喧闹,而且由于已近年关,城中到处张灯结,充满了喜庆的气氛。

    来到内城之时,李心之对李飞道:“李大人长年在外,老夫就不打扰大人与夫人团聚了,晚上老夫再来拜访。”两人拱手而别。

    望着李心之远去,李飞微笑对叶锋道:“叶兄弟此行目的是去拜会李会伟大人,不过现在李大人有可能不在驿馆中,而且现在已近中午,不如叶兄弟先到我那边去休息一下吧。”

    叶锋沉呤半响,道:“也好,就打扰上将军了”

    ※※※

    李飞的府第在城北的东南角,那儿远离闹市,环境幽雅。一路行去,街上人马往来不绝,而一干行人见到李飞的旗帜,皆向他恭敬行礼,显示出李飞在大月国的威望。

    越往城北行去,行人便越少,环境也越清幽。

    不多时,一干人便到了一处巍峨高大的府第前。只见府第碧瓦红墙,气势宏伟,大门正上方有一片金光闪闪的门牖,上书“上将军府”四个金光大字。

    叶锋和李飞等人下了马,就听到府内一阵风似的:“将军回来了~”的声音不断响起。

    大门口披甲执锐的卫士和正忙碌的仆什看到李飞,眼中皆闪过激动的神情,一起向李飞恭敬行礼,齐声道:“将军辛苦了。”

    李飞微笑点了点头,快步地走进府第,叶锋和李破等人紧跟其后。

    众人才进了大厅,便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飞奔地从内堂传来。

    叶锋听脚步声是个女子的声音,心想难道是李将军的妻子安国夫人?想起就要见到民间传闻中具有倾国倾城之容的安国夫人,不由心中一阵发热。

    忽然叶锋脑中一阵发麻,只见一个美艳难言的少妇从屏风后婀娜地转了出来。

    这少妇穿着一身淡绿色的凤袍,脸上不施脂粉,发鬓上斜插着一支镶玉凤钗,体态高挑优美,气质婉约脱俗,让人有一种清风拂面般的舒心感觉。年龄看上去约在三旬左右,正是女人生理最成熟的阶段,加上那让人窒息的绝世娇颜,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般,让人深深地迷失进去。

    叶锋有一种脑中要发黑的感觉,心中只是叫道:“天哪,世上竟有如此动人的女子。”再观厅中其它的李飞的亲随,个个也皆是目瞪口呆,显是为这少妇的丽色所震憾。

    见到李飞,那女子脸上定时现出了无比喜悦的神情,说道:“将军,您回来了。”声音柔美动人,让人闻之心旷神怡。

    李飞的脸上也现出激动的神情,急步上前,握住了那女子的手,道:“夫人。”

    那女子也紧紧握着李飞的手,仔细打量着李飞的脸,道:“将军,您清瘦了。”

    叶锋心想:“这女子果然是李将军的妻子安国夫人,果然如民间传闻般是个颠倒众生的尤物,真不愧为前大月国第一美女,江山绝色榜上的人物。”

    他现在有点理解当时李音见到安国夫人的感受,如此绝色佳人,也难怪李音当时见到安国夫人时会震憾了,自己又何尝不是神魂颠倒?

    而按推算,安国夫人现在应该有四十几岁了,不过现在再怎么看,她也不会超过三十二、三岁,真不知她是如何保养的。

    而且叶锋总觉得她的气质和花怡有些相似,都是一样的端庄娴静,举手投足间也都是一样的优美动人,就连相貌也有几分的相似。不过论起美色,两人倒是不相上下,不过安国夫人更多了一种熟透了女人的风情。

    安国夫人和李飞两人对望了一会儿,李飞微笑道:“来,夫人,我来为你介绍一个我最新认识的小友。”

    转身向着叶锋,对安国夫人道:“夫人,这位是我在路上结识的小友,他名叫叶锋。”

    又对叶锋道:“叶兄弟,这位是拙荆。”

    叶锋连忙走到她面前,立时闻到一股如寒梅般的清香传来,令人精神为之一振。他定了定神,行最隆重的礼节,口中道:“晚辈叶锋拜见安国夫人。”

    安国夫人微笑道:“叶小哥不必多礼,请起。”

    仔细地端详了叶锋一会儿,转身对李飞笑道:“不知为何,妾身见到叶小哥时,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就象他是我们的亲人似的,真是奇怪。”

    李飞惊讶道:“哦,夫人也有这种感觉吗?我还以为只有我才有这种感觉。事实上当我第一眼见到叶兄弟时,就有这种感觉。”

    叶锋心中也是一阵激动,事实上他又何尝不是如此?见到李飞和安国夫人时,总有一种他们就是自己最亲的人一样的感觉。望着眼中并肩而立,都拥有绝代风华的一对伉俪,他笑道:“那或许是因为我们天生有缘吧。”

    李飞和安国夫人同时笑了起来,同时道:“不错。”厅内其它李飞的家将也笑了起来。

    李飞和安国夫人都含笑地望着叶锋,不过安国夫人的眼中更多了几分慈爱。

    ※※※

    安国夫人招呼叶锋到了一个别致的小院休息,还派了几个细心的侍婢来服侍他。

    待叶锋梳洗过后,李飞及安国夫人在一个花厅内招待叶锋,和他一起共进午膳。而李飞的亲随大将李破也在场,显示出李飞对他的器重。

    安国夫人招呼周到,让叶锋和李破都有一种极为舒心的感觉。

    几人用过午膳后,便在厅中奉茶。这时,家丁来报,说左仆射杨柳玉大人来访。

    “哦,快请!”

    李飞兴奋地道。

    叶锋心想这个左仆射杨柳玉大人一定是为了太子一事而来。寻思他们有事商议,自己在场可能会不妥,而且自己还要去找李会伟,当下便向李飞告辞,说自己有事在身,要去驿馆拜会玉月节度使李会伟大人。

    李飞也早就得知叶锋来京的目的,当下含笑点头,并吩咐一名家将带叶锋前往,好生照料。不过叶锋只想一人独自走走,便婉言谢绝了。

    安国夫人眼中更有几分不舍之意,细心交待叶锋要常来府中坐坐,并说明天晚上就是大年夜,记得一定要来府中过年,叶锋是求之不得。

    ※※※

    驿馆是在“上将军府”的南边,从东春楼大街往前走三里,再拐往左边的东牌南大街,再向右首约走两里,便是金月城驿馆了。

    叶锋走在大街上,极有兴趣地看着两边的景色。此时虽是隆冬,但金月城街上仍是人海如潮,连衽成帷,显示出这个大陆第一城市的繁华。

    拐过一个弯,忽然叶锋一怔,只见前面是一条拥挤异常的街道。

    虽然金月城上的每条街上都是人海如潮,但这条街的人也太多了吧?只见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钱的、没钱的、密密麻麻,就像蚂蚁一样,简直可以用水泄不通来形容。那喧闹声就如同决堤而出的黄河之水,浩浩荡荡,汹涌奔腾。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无比的神情,所有的人都是目光盯着一个方向翘首以盼,虽然街上风雪迷漫,虽然天气非常寒冷,气温已经降到了接近零度的地步,一阵又一阵刺骨的寒风吹得人从心里往外冷,但看那条街上所有的人都是不理自己哆嗦个不停的身体,脸上兴奋之色丝毫不改。

    叶锋不由心想:“哇,这么多人,他们在干什么?”叶锋也是个爱热闹之人,当下也挤到那条街里面去,要向旁边一个人打听是怎么一回事。

    正在这时,忽然人群中出现了骚动,接着听到前面有一个少女用尖厉的嗓音喊了声:“杨大家来了!~”

    就象大海中起了狂澜,人群立时了起来,有的尽力踮起脚尖,有的拼尽全力往前挤。接着前面又传来了“杨雨、杨雨……”的呼喊声,声音先是参差不齐,逐渐便变成有节奏的呼喊。到最后无数人一起呼喊,竟有如震天撼地般!

    人群的热情可能说是用癫狂来形容。

    叶锋不由得目瞪口呆,心想:“杨雨……?不是那个在玉月湖边和自己琴笛合曲的那个大月国第一名妓吗?是她……不过这也太夸张了吧……”

    还没等他想完,突然,人群又向叶锋这边涌了过来,滚滚的人流便有如铺天盖地般,刹时便把叶锋淹没。叶锋被挤得有种气都透不过来的感觉,他拼命挣扎,狂喊:“不要挤,不要挤……”

    不过他的声音在那有如地动山摇般的呐喊声中却没有丝毫的效果。叶锋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在响,有种要窒息的感觉,他狂吼一声:“啊!……”

    运起“春雨谱”十二层功力,猛一用力,把身边几十个也不知是男的还是女的人甩了出去。

    眼前一亮,猛然间,叶锋面前出现了一座雅致的鸾车,鸾车四周是几十个高大的随从在拼命地拦着无数个癫狂热情的男女。

    叶锋只感觉到车帘内一个灿若星辰般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片刻,接着那鸾车便从他身边飘然而去。

    跟着是无数狂热的男女狂喊着从他身边随着鸾车追去,一会儿之间便去得干干净净,街上再也没有一个人。只留下一地被挤落的帽子、鞋子、手帕等物。

    ※※※

    “***,有没有搞错!”

    叶锋平静下来才发现自己的一支鞋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挤倒掉了,另一支勉强穿在脚上,他四处张望,才从前方约三米处发现了自己的另一支鞋子。

    他骂骂咧咧地把鞋子穿上,不过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杨雨那娇媚之极的俏脸,想起了当日在玉月湖边和她琴笛合曲的情景,不由心中一热。

    本来叶锋这些时间忙忙碌碌,早把当日的情景忘于脑后,此时触景生情,竟是心潮澎湃,不克自制。

    他迷迷糊糊地往前走,不知过了多久,叶锋又来到了一条叫不出名的喧闹的大街上,忽然叶锋停住了脚步,他的目光被眼前一家规模极大的店铺的门牌所吸引

    “玉虎布行?”

    望着这块与牌匾相同字体的四个金色大字,叶锋沉呤道:“这个名字怎么给人以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猛然叶锋想起来了,这不是以前如姐所说的那家对她大规模提高布价的“玉虎布行”吗?原来就是这里啊。

    他仔细打量这家店铺的造型,只见此店外观高大,共有三层,飞檐翘角,颇为雅致,门口处人来人往,顾客盈门。

    不知不觉他踱了进去,眼前一亮,只见店内空间宽亮,而且装修上颇有品味,各色布料花样品种齐全。里面人头振动,满是顾客。

    叶锋慢慢看着,只见里面共分为前柜、二柜和楼上三大部分,前柜卖青、蓝、白布,二柜卖中高档布匹。楼上卖丝绸、皮货等高档商品。

    店内服务态度颇好,不论是有钱的顾客,还是一般顾客;不论买东西多,还是买东西少;不论挑选的时间长,还是短,他们都是热情接待,看得叶锋点头不已,心想这“玉虎布行”能做到此等规模,决非侥幸。

    特别是当叶锋进入楼上卖丝绸、皮货等高档商品的上楼时,先是由几个俏丽的女店员拉开了大门,含笑迎接,然后由又有一个姿色更佳的女店员上来请坐、看茶,又细语问叶锋有何需要。

    叶锋望了四周一眼,见店内许多顾客及店员皆向他望来,显是被他的风采所吸引,当下微笑地望着她道:“在想买一些衣服,不知贵店有什么好的介绍?”

    那女店员在叶锋那有如勾魂夺魄般的目光注视下,神情略微有点不自然,不过她仍保持着亲切的笑容,微笑道:“听爷台的口音象是从外地来的,敢问爷台可是第一次光临蔽店”

    叶锋优雅地品了一口茶,看得店内几个女店员的眼睛都是一亮后,点头笑道:“不错,我是第一次来金月城,才到几天,就听到一首歌谣:‘头顶水落源,脚踩进驻行,身穿玉虎行,腰缠北大洋‘,‘玉虎布行‘有如此声名,所以在下心中仰慕,特来瞻仰!”

    其实叶锋才来金月城,哪里听过这首歌谣,这都是李飞跟他说的。

    几个女店员听他说得风趣,都不由笑了起来,店内其它客人也是莞尔。而面前这个姿色更佳的女店员更是“咯咯咯”地笑得花枝乱颤,道:“爷台您真逗!”

    随即脸上现出娇傲的神情,道:“爷台您可真是来对了,我们‘玉虎布行‘是大月国规模最大的布行,品种最全,不但有自制的花布、青布、绫罗绸缎等,而且还有最好的紫貂皮、银鼠、海狸等稀有皮货,这些皮货在大月国其它地方都是买不到的,也只有我们‘玉虎布行‘一家独有。”

    “哦~”叶锋大有兴趣,“即是稀货,就带我看看。”

    ※※※

    “以狐狸皮、貉皮、鼬皮做成的大衣,既美观又暖和,一直久享胜名,被人们称为‘裘皮三秀‘。其中又以紫貂皮质最佳,保暖能力也最强。在滴水成冰的严冬,只要身上穿一件貉皮大衣,就会感到温暖如春。”

    这姿色颇佳的女店员专业知识还不错,说起来头头是道。

    她带叶锋进了一间独间的雅致小室,取下墙上唯一的一件紫貂皮大衣示意叶锋观看:“爷台您看,毛发细短柔软、光泽丰润,穿在身上一定暖和舒适,而且还让人感觉高贵典雅,潇洒雍容并存。”

    “是很不错。”叶锋手指轻抚皮毛,所过之处,触感松软,浓浓暖意似踏雪无痕,他有点爱不释手,心想:“怡姐一定喜欢!”

    那女店员看了看叶锋的脸色,试探道:“爷台是自己穿还是……?”

    叶锋微笑道:“是买给我的妻子的。”

    那女店员羡慕之意流于脸上,“爷台这么有心,尊夫人一定非常高兴。”

    叶锋微微一笑,问她道:“还有吗?”

    那女店员脸上露出歉然之意:“非常抱歉,只有这么一件。”

    不过她又道:“不过我可以给您介绍其它的。”

    最后在那女店员的介绍下,叶锋又买了一件白狐皮大衣给杨依、买了一件银鼠皮大衣给如青、买了一件白狐皮大衣给李音、买了一件海狸皮大衣给林素、也给孙眉买了一件红狐皮大衣。

    最后心想:“做人不能偏心,春儿虽然是妾,也要一视同仁。”又给春儿三母女买了三件紫狐皮大衣。

    这样便一共花去他四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其中给花怡买的那件紫貂皮大衣就花去他七百两白银,而当时他在玉月城买的那座带园林的宅第也不过花了他九百两银子,这样就可以看出这件紫貂皮大衣的珍贵了。

    四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不过幸好叶锋身上带有五千两白银,这笔钱是此次李音给叶锋和陆天明等人的行动经费,全放在叶锋身上。

    望着一张张银票从身上使出去,叶锋有一种舒畅的感觉,心想:“花公款就是舒服,怪不得有那么多人喜欢用公款到处去吃喝玩乐了。”不过此次行动经历了九死一生,死里逃生,实际上这些钱可以说是叶锋用命换来的,所以他并没有什么不妥的感觉。

    而接见了叶锋这么一个豪客,那女店员不由得眉花眼笑,叶锋知道她开心的原因,象她卖这种名贵的衣服,肯定是有抽成的,而此次卖出的抽成就起码有好几百两银子,差不多是她一年的工钱了,也怪不得她那么高兴了。

    由此他也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精品店和酒楼那么喜欢用漂亮的女人做侍应了,因为在她们那热切的目光下,一个男人不花钱是不好意思的。

    而且他更深层地感受到了身上的危机:那就是缺钱,养家糊口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要养那么多女人。男人偷蒙拐骗都没关系,就是不能没钱。

    ※※※

    那女店员含笑地写着契约,叶锋则在心里盘算着,自已到这异世界以来,一共挣了七千两白银,现在已经花了差不多五千多两了。回到玉月城后要和花怡补办婚礼,要讨杨依过门,又要纳春儿等人进来,这又是要花一大笔开支,再不开辟财源,怕是以后连老婆都养不起了。

    他边盘算着边向四周张望,忽然他心中一动,透过几张雅座,叶锋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子和一个非常秀美,姿色比得上杨依的少女亲密地从一个雅室中走了出来。

    “周云?”

    叶锋见那年轻男子丰神俊朗、身形高挺,目光阴森寒冷,分明就是自己的对头周云。

    只见他和那女子都是一身华美的狐皮氅,男的俊朗,女的秀美,站在一起竟是有如天照地设般的一双,一走出来,立时吸引了店内无数人羡慕的目光。

    叶锋心想:“是他,他怎么也在这?”

    见那女店员写好契约,一式两份。叶锋含笑地问她:“姑娘怎么称呼?”

    那女店员俏脸微微一红,答道:“有劳爷台相询,小女子赵杏。”

    叶锋点了点头,道:“赵杏姑娘认识那边走在一起的那对男女吗?”

    那女店员抬头望去,笑道:“哦,那女子是我们的少东家,而那男子是她的密友,听说他们感情很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语气中有浓浓的羡慕之意。

    “哦~”

    叶锋摸了摸下巴,又问道:“他们认识很久了吗?”

    赵杏摇了摇头,奇怪地望了叶锋一眼,似是在诧异叶锋为什么问这个,不过她对叶锋颇有好感,道:“也不是很久,好象就是这两个月认识的吧。”

    “就这两个月……?”叶锋心下寻思:“如姐曾说过她以前和这有店的合作都非常愉快,就是在这两个月才出了问题。再加上周云曾逼如姐嫁给他,难道是这周云在搞鬼?”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自己得抓紧时间证实一下,他从赵杏手上接过契约,含笑道:“多谢。”

    赵杏微笑道:“爷台住在哪,我们店里有专人给您送过去。”

    叶锋微笑道:“不用,我叫辆马车就好了。”心想这些衣服也只能暂时先放在李飞或李会伟的家中了。

    赵杏把衣服打包好了,放在一起,一共有两大包,带叶锋一直随身携带的、装武功密籍的包,一共有三个。赵杏对叶锋道:“爷台,我给您一起送下去。”

    叶锋正要说话,忽然感到一道锐利的目光向自己投来,心想:“周云看见我了。”

    举目望去,只见周云正注视着他,眼光中先是带着一丝的诧异,随即眼中精光大盛,转头在那少女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那少女向叶锋这边望了一眼,然后两人便一起向叶锋走了过来。

    叶锋神情从容,只是微笑地看着他们。

    片刻,周云和那少女便走到叶锋的面前。

    赵杏和众女店员皆向那少女行礼,道:“少东家。”

    那少女点了点头,一双水灵灵的秀目瞟了叶锋一眼,见叶锋傲然而立,脸上有一股极为动人的风采,不由呆了呆。随即又把目光转开,含笑地从赵杏手中接过了契约。

    她旁边的周云伸头看了一眼,然后望向叶锋,先是脸上掠过了诧异的神情,显是对叶锋的风采更胜往昔颇为不解,随后又淡然道:“叶兄好大的手笔啊,此次可破费不少了。”

    叶锋望了那少女一眼,叹了一口气道:“谁叫我听到那首‘头顶水落源,脚踩进驻行,身穿玉虎行,腰缠北大洋‘的歌谣呢,加上这里的东西又太好了,想不破费都不行啊。周兄这样问,是不是你想请客啊?”

    那少女“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赵杏和一干女店员也不由偷笑,不过在少东家面前却不敢放肆。

    周云的脸色略微一变,那少女更是娇笑个不停,转头向周云道:“周郎,这位爷台是你朋友?”

    周云恢复了平静,微笑道:“不错。”

    伸手搂过那那少女纤细的腰身,在她耳边低声道:“阿秀你不知道,这位叶兄弟在玉月城可是大大有名,他的元配夫人不但是玉月城第一美女,或者还极有可能成为大月国或大陆第一美女,不知羡煞了多少人啊,就连玉月统领李音大人都对他神魂颠倒,还经常招见他呢?”

    那少女阿秀在周云公然的亲密下,不由俏脸绯红,娇羞不已,似嗔还喜地轻打了他一下,嗔道:“讨厌啦~在这么多人面前也这样。”

    再听了周云的话,不由颇为惊讶,一双秀目好奇地上下打量叶锋,道:“真的吗,叶爷的夫人真的这么美吗?”赵杏等女也是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叶锋。

    周云见阿秀误解了他话的意思,不由一愣。

    这边叶锋却心中暗怒,心想你是在暗讽我是李音的面首吗?不过幸好那个叫阿秀的和其它的女孩没有听懂他话中的意思,看来以后对女人说别人坏话的时候,千万不要扯到同性的相貌上去,否则有可能无效。

    而且再看看那阿秀纯真秀美,却似对周云情根深种,不由心中暗道可惜,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他微微一笑,道:“周兄何尝又不是艳福无边呢?在玉月城遍散情丝,在金月城又有阿秀姑娘相伴,同样也是令人羡慕啊!”

    阿秀闻言怔了怔,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转向了周云,眼中满是询问、诧异的神情。

    周云神情不变,淡然道:“大丈夫三妻四妾也属平常,在大月国,一个男人如果只有一个妻妾的话,是很无能的,叶兄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又低头柔声对阿秀道:“阿秀,你说是吗?”

    阿秀低下头来,有点患得患失地嗯了一声。

    叶锋哈哈笑道:“周兄的话真是道出了男人的心声啊!”

    猛然功聚双目,以内力化为精神力,刹时便如一道寒光般直刺向周云的眼睛,要控制他的心神,让他当场出丑。这也是叶锋第一次用精神力。

    周云没想到叶锋突然出手,措手不及下,先是怔了怔,脸上闪过了一丝迷惘的神情,随即他的双目中也立即爆起了令人寒异的光芒,竟然也一样是精神力,一时间他的双目阴森寒冷无比,让人见而心寒!

    两人目光中寒流不住相接,一时间楼上的气温都似乎下降了不少。

    叶锋加强了功力,周云不由浑身颤抖了一下,脸上又现出了迷惑的神情。叶锋见好就收,猛然间又收住了功力。周云立时又清醒过来,松了一口气,对叶锋的功力在短时间之内提高了这么多真是震骇非常。

    不过事实上叶锋也在震骇,方才使用精神力,他的内力一下子也消耗了极多,也是后力无继。而且看来这周云竟然也会精神力,而且他的精神力还是出自自然,并不需要内力转化。自己想要在精神力上压制住他,或许要自己完全吸收《邪经录》内的灵气后才可以。

    不过在表面看来,叶锋是令周云处于下风,他心情不由畅快之极,一扫自如青店中比试后对他的恐惧,现在不管怎么说,两人也是处于同一个级数的人了。

    而方才两人的相斗,只是以暗劲相接,旁人并不知觉。不过阿秀见到周云的脸色似是不对,不由关切地道:“周郎,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

    叶锋在心中寻思着什么时候再找个机会和他比试一下自己的龙虎刀,闻言笑道:“天气冷了,要多穿衣服。”

    含笑地从赵杏的手上接过两个包裹,又背起自己那装着武功密籍的包裹,对阿秀点头一笑。在周云惊疑不定的的眼神中,洒然而去。

    ※※※

    “这里就是金月城驿馆吧!”

    面前是一大片重檐覆瓦,正中门媚之上,悬一块匾额,书“大月金楼”四个大字。大门两侧,分开站着十几名侍卫。大门口还停着好几顶绿呢官轿,轿旁边守着一些穿着号衣的轿夫。

    叶锋向大门口一位看上去是头目的侍卫打听:“请问这位官爷,这里可是金月城驿馆?”

    这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侍卫见叶锋衣着华丽,气度不凡,看起来是个有背景之人,不敢殆慢,答道:“不错,这里正是金月城驿馆,不知爷台有什么事?”

    叶锋心中一阵欢喜,这“大月金楼”果然就是金月城驿馆,那李会伟就是在这里面了。当下他笑道:“在下有事要拜会玉月节度使李会伟大人,不知官爷可否通报一下?”

    那侍卫上下打量了叶锋一下,叶锋笑了笑,掏出一锭银子,约有十两,低声道:“就说是玉月城来的人。”

    那侍卫眼前一亮,把银子收入怀中,笑道:“这个容易,爷台在此稍候。”转身进了驿馆去。

    不多久,那侍卫带着一个高大的汉子走了出来,一身劲装,背负长剑。叶锋认得正是当日在玉月城“佳丽楼”护在李音身边的四个大汉之一的那个李木。

    李木见到叶锋,怔了怔,又见他手上提着两个大包,背上背着一个包裹,又是怔了怔,不过随即笑道:“原来是叶爷,里面请。”

    ※※※

    这“大月金楼”是专门招待外地进京公干的高级官员的驿馆,驿馆内一什一物皆是华美雅致,等闲官员是没有这个资格居住的。

    李木带着叶锋进入,只见一路雕梁画栋,美不胜收。

    而在驿馆内一个雅致宽敞的厅院里,叶锋终于见到了李音的大哥,玉月节度使李会伟。

    只见李会伟年约三十五、六岁,举止沉稳,看上去甚有城府,他身形挺拔,相貌俊朗,一双鹰状厉眼咄咄逼人,不怒而威,一身官服,貂帽玉带,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他身边还立着三个和李木同样装束打扮的汉子,正是以前叶锋在玉月城“佳丽楼”见到那护在李音身边的另三个大汉。

    叶锋上前施礼,道:“在下叶锋,参见李大人。”

    李会伟微笑道:“请起。”

    一双鹰眼炯炯地上下打量了叶锋一阵,脸上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一闪而没,缓缓地道:“你就是叶锋?”

    负手在房中来回踱步,回首笑道:“果然是有让阿音记挂之处。”声音厚重,极有磁性,听起来颇为悦耳。

    叶锋神情从容,不过心中却暗道:“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说我呢?”

    李会伟又哈哈一笑,道:“开个玩笑,叶兄弟不要见怪。”随即又亲切地道:“听说叶兄弟是从玉月城专程而来的,这一路可辛苦?”

    叶锋答道:“有劳大人挂念,还好。”

    李会伟微笑道:“叶兄弟请坐。”

    叶锋在下首坐了,李会伟目光一转,看到叶锋身边的那两个大大的包裹,问道:“这是?”

    “哦。”叶锋答道:“那是我在‘玉虎布行‘给内人买的一些衣服。”

    “哦~哈哈哈哈~~”李会伟先是一怔,随即又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叶兄弟竟是如此柔情。”

    叶锋微笑道:“女人嘛,需要经常哄哄,她才会对你好。”

    李会伟又是一阵大笑。

    等他笑完,叶锋低声道:“大人,在下有事禀报。”

    李会伟神情一肃,淡然道:“说吧。”一双鹰眼放出了锐利的光芒,定时有一种凛然的官威。

    ※※※

    “寒夜?”李会伟沉呤了半响,对身边的李木道:“阿木,你了解这个组织吗?”

    李木惊惧地道:“大人,具属下所知,这是魔教一个非常隐密的杀手组织,组织中人都是神出鬼没,非常难防。如果不是叶兄弟提醒,我们极有可能中了其道。”

    李会伟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猛然转头对另一个大汉道喝:“阿水,我要这个组织的一切详尽的资料。”

    阿水高声应道:“是,大人。”转身而去。

    叶锋坐在座位上平静地望着李会伟的举动,心中却在盘算着:根据前任神教教主的遗训,自己现在已经是神教的教主了——虽然自己还没有得到教中其它人的认可。

    理所当然的,这个“寒夜”组织也是自己的属下了,自己当然不希望他遭到损失。不过却可以借李会伟之力查出这个组织的具体情况,从而更多地得知神教的具体情况。

    那边李会伟转向了叶锋,哈哈笑道:“叶兄弟此次可真是辛苦了,万里而来,而且正如阿木所说,此次的情报非常重要,这‘寒夜‘如此难防,如果不是叶兄弟提醒,我们的处境确是危险。”

    叶锋微微一笑。

    李会伟沉呤了半响,又关切地问道:“叶兄弟,这个组织除了对付我之外,还有没有要对付我的妹妹?”

    叶锋心想你倒是很关心李音啊,微笑道:“大人放心,这个组织并没有要对付阿音,虽说魔教中人也有派人对付阿音,不过我想阿音她能对付得过来的,并且早在我来金月城之前,我的同伴就有前往玉月城告知她了。”

    李会伟听闻叶锋以“阿音”这个亲呢的称呼称李音,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深深地望了叶锋一眼,点了点头,道:“如此最好。”

    又笑道:“阿音有书信给我,说是此次委派了一个重要的任务给你,事情进行得如何?”

    叶锋寻思李音倒是非常敬重你啊,什么事都跟你说。当下把探听到的王龙搴和新府城的事说了,连自己如何对付刘严高和新府知府之事也不隐瞒,不过却没有把自己被打落悬崖之事说出。

    李会伟不由耸然动容,而听到叶锋如何对付刘严高和新府知府时,和李木等人对望了一眼,最后他冷哼道:“这王龙搴和新府知府好大的胆子,胆敢谋反,叶兄弟做得好,此次可说是立了大功。”

    叶锋微微躬身道:“多谢大人夸奖。”

    李会伟点了点头,沉默了半响,望着叶锋道:“听闻叶兄弟此次是和李老将军一起上京来的,可有此事?”

    叶锋心想你的耳目倒是很灵光,点头道:“是的。”

    李会伟眼中光芒闪动,问道:“叶兄弟是如何认识李老将军的?”

    叶锋当下把自己因错过宿头而和李飞的“月护卫”冲突,进而结识李飞之事说了。

    李会伟听闻叶锋竟然可以挡住李飞“月护卫”的合击,不由动容,以重新的目光打量叶锋,道:“没想到叶兄弟的身手竟然高强到如此田地,不瞒叶兄弟说,以我身边这四个护卫之能,尤未能挡住李将军身边”月护卫“的全力一击,没想到叶兄弟竟能办到。”

    而李木等李会伟身边那三个随身大汉也用跃欲试的目光看着叶锋,显是想和他比试一下。

    李会伟以目光制止了他们,亲切地对叶锋道:“真没想到叶兄弟竟能得到李将军的赏识,真是福泽深厚,对了,不知叶兄弟近日可有要紧之事?”

    叶锋心想来了,含笑道:“没有,如果大人需要,在下愿留在金月城助大人一臂之力。”

    李会伟一怔,没想到叶锋这么干脆,随即喜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又想起一事似的,道:“对了,前些时日,阿音有从玉月城飞鸽传书给我,说是要我查查你义姐和金月城‘玉虎布行‘的事,经过我的调查,事情也有了大致的眉目。”

    叶锋没想到李音倒是言而有信,喜道:“那真是太好了,不知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李会伟对叶锋的反映颇为满意,点头道:“这个问题似乎是出在一个叫周云的男子身上。”

    “周云?”叶锋心中冷哼道:“果然是他。”

    他这一怒气上涌,触动了体内《邪经录》的恶气,立时眼中射出了一股锐利异样的寒光,连李会伟这样的人物都看得心中一寒。他不由和身边的李木三人对望了一眼。

    他咳了咳,继道:“‘玉虎布行‘是大月国规模最大的布行,东家乃是京城一个叫赵错的富商,赵错有一女,名为赵秀,年方十八,长得秀美可人。”

    说到这里,李会伟转头向叶锋道:“想必叶兄弟上‘玉虎布行‘购物时也有看到此女吧?”

    叶锋点了点头道:“看到了,长得还过得去。”

    李会伟和李木等三人不由笑了起来,李会伟道:“叶兄弟家里有绝色娇妻,当然对别的女子看不上眼,不过这赵秀虽然相貌不是绝顶出色,也算得上是如花似玉,而且在经商上更是极有天赋,对商业有一种近忽可怕的直觉。”

    “她从十六岁开始接手‘玉虎布行‘,只短短不过两年时间,就把产业扩展到全国各地去。哦,叶兄弟知道的,玉月城有一家全城最大的布行‘玉杨布行‘,店主名意上是一个叫李谈的人,但其实就是她名下的产业。别看她外貌纯真年轻,但在商业界上可是头牌哦。在京城,谁都不敢小看她。”

    叶锋也不由吃了一惊,没想到那个赵秀看上去娇娇怯怯的,做生意竟然这么厉害。

    “而周云此人则乃是当今礼部侍郎之侄,数个月之前才出现在公众的眼前。”

    李会伟呷了一口茶继道:“不过我们对他从前的资料却是一片空白。他出现以来,就接连做下了许多轰动的大事,并运用各种手段,拉拢和吞并了许多势力。特别要引人注意的是,他和二王子更是往来密切。”

    叶锋沉呤不语,没想到这个周云还和当今君王最宠爱的二王子有关系。

    李会伟看了看叶锋道:“具我所知,叶兄弟的义姐一家在衣饰界也是鼎鼎有名的,家资巨富,那周云为了增强自己的实力,打你义姐的主意也就不足为奇了。”

    叶锋心想:“好你个周云,竟用美男计,真是卑鄙。”他寻思半响,问李会伟道:“那李大人有何良策?”

    李会伟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我反复想过,解铃还需系铃人,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在赵秀这个女孩子身上,如果能夺得她的芳心,女孩子当然是对心上人百依百顺了。不过根据我们的资料,现在赵秀和周云走得极近,叶兄弟想要达到目的,可以说是困难从从,不过以叶兄弟如此人才,并不是没有可能,当然,我也会尽量为叶兄弟创造条件。”

    叶锋愕然地瞧了李会伟半响,心想:“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不过想起适才在‘玉虎布行‘见到周云和赵秀两人的情景,心中却丝毫没有把握。那周云外形、家世、武学都是上上之选,特别是看那个赵秀感情方面是个纯真之人,有可能和周云还是初恋,先入为主,自己要想横插进去,难啊。

    不过为了如姐,自己只能努力去做了。

    李会伟何等样人,察貌观色,已知其心,满意地道:“叶兄弟路途劳顿,先去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叫阿木去办就行了。如果想出去走走,可以叫阿木带你去,金月城内有许多不错的景致,值得一玩。”

    叶锋点了点头。

    李会伟想了想又道:“初一晚上大王会举办每年一次的灯会,与民同乐,到时肯定非常的热闹。特别是界时大月第一大家杨雨还会表演她的歌舞双绝,这更是不容错过。叶兄弟到时就充作我的随从,我带你见识一下。”

    叶锋欢喜地点了点头。

    ※※※

    这是驿馆内一个雅致的房间,位于三楼,看得见外面的街景。屋内燃着炉火,温暖如春。

    不过叶锋却无心安睡,他望着窗外金月城那璀灿的灯火,不由得心潮心伏。

    算算自己来这个异世界已经有半年了,这半年发生的事情比起他以前在地球时二十几年发生的事情还多。特别是接到李音给他的任务后,生活更是紧张刺激。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自己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

    还有明天就是过年了,真没想到自己来异世界的第一个年竟是在这个地方过。

    此时他特别想念花怡等女,不知她们近期过得如何?现在也有象自己一样想念着对方吗?吃年夜饭的时候,会不会为自己留个位置?

    在这个时刻,他不由又想起了刘烟。

    “啊,烟,我的烟。”

    一直把刘烟的倩影深埋在心底,但在这一瞬间,叶锋的情绪却似海潮般的翻腾起来:“烟,你还好吗?”

    叶锋痴痴地望着窗外的夜景,深深地想着,很久,很久……

    一阵寒风吹来,猛地把叶锋拉回现实。

    “往者已矣,还是展望未来吧!”

    叶锋叹了口气,关好窗户,把目光投向了床上的那包武学书籍。这些密籍他来金月城途都已全部看过了,确实每本都是习武之人梦魅以求的瑰宝,其中有三本“寒冰指”、“烈火掌”及“流云诀”更是引起了叶锋极大的兴趣。

    其中“寒冰指”和“烈火掌”皆是一种极为狠辣的功法,使出后“寒冰指”可以让人在瞬间血液全凝结为冰块,进行全身炸裂而死。“烈火掌”使出后则可以把人烧成焦炭。

    而“流云诀”则是一种轻功身法,使出时身法灵动飘逸,优美之极,在当今世上的轻功种类中排名首位,极是珍贵。

    叶锋以前并没有练过轻功,当日去王龙搴探夜时还要用钩索,如果早会用这“流云诀”,那真是简单多了。

    这三类功法中“寒冰指”和“烈火掌”叶锋基本上都会了,因为这两种功法只要内力深厚,学起来便非常容易。现在他所欠缺的只是实战。应该哪一天找个人来试试。

    而“流云诀”则复杂多了,叶锋一时半会还学不会,他正每天苦练,争取早日把它练成。

    其它的武学虽然也是奥妙非常,但目前却对叶锋触动不大,因为其它的不是拳掌,就是兵刃,再或是叶锋不感兴趣的东西。

    拳掌自己在地球学的各种散打可以说是出类拔萃,配以自己那高强的内力,可以说是威力强大无比。而兵刃嘛,天下间还有比龙虎刀法更威猛的刀法吗?

    不过虽然那些自己暂时用不到,但并不代表在别人眼中就不是宝贝,比如说自己随便送孙眉几本,看她那个高兴劲。

    以后自己如果要招兵买马,扩招手下,这些就是本钱,再不济缺钱的时候找个识货的卖个一、二本,也够自己花用几年的了。

    盘算完毕,叶锋便盘坐在床上吐纳。前些时候他吸收了王龙搴小头目、张宁的一部分内力、刘严高的全部内力,不过完全吸收的只有那王龙搴小头目的一点内力,而张宁和刘严高的内力只吸收了极少的一点。其它的还存在体内。这实在是太少了。

    他这种情况就象驼驮一样,把草吃下,存到胃里,然后再慢慢消化吸收。他也是如此,虽然那三人的内力皆被他吸到体内了,但要完全变成自己的,还需自己运功吸取。

    这个过程虽然时间慢,但还有达到目的的那一日。令叶锋感到苦恼的是,自己虽然早些时候体内拥有了神乎其神的《邪经录》灵气,但要如何变成自己的,却是令他伤透脑筋。这段时间,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就是不能把《邪经录》上的灵气化为已有。

    而以内力化为精神力,所需内力又极巨,而且施展出来的精神力只是用于一些低层的方面,如暂时迷惑别人的心神等。

    而对于那种读取他人脑中所想,和变幻人形,变成任何一个自己想变的人,与千里取人性命等最高层次的方面却是想都不用想。

    不过心急吃不成热豆腐,叶锋最是知道练功是心急不成的,既然现在还不能化解,那就等以后吧。不过种种提升内力之法:如吸功心法,阴阳交合等方法自己还是可以用的。想想自己也多日未近女色了,该去找一些女子来补补了,特别是那种非常圣洁又或是非常邪恶淫荡的女子。

    不知什么时候,叶锋已沉沉地睡去。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