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十七章 上将军李飞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好!叶爷果然是不简单,这么快就领会了刀道的精要!”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叶锋已将这七招刀法习得烂熟于心,连孙眉也是受益非浅,从中领悟到了什么。

    内力是天下一切武学的基础,内力深厚者,习练一切武学都能轻易地融会贯通,令天下武学皆为我所用。

    龙虎刀法更是以内力为根基的,简单的七招刀法却包含了极为精微的变化,本身没有深厚内为为根基,那便如造屋巧匠没有建材,如何能建构屋宇楼房?如果勉强习之便会有种种意想不到的危险。

    不过如果习练者内力深厚,那事情变得轻易而简单了。就象叶锋现在这样,他已经练到了“春雨谱”的第九层,再加上吸收了“邪经录”中的灵气,内力真是非同小可。一通百通,凌厉无比的龙虎刀法竟在一天之内就被他习成了,所欠缺的只是火候。

    只见叶锋肃穆而立,一声长啸,“锵!”的一声,弯刀出鞘,如李环一般纵跃半空,一刀劈将下来,只见弯刀带着摄人的呼啸声,砰的一声巨响,一棵大树已被刀风从中辟成两半,真是刚猛之极!

    孙眉不由咋舌不已,这等气势,这等刀法,实在是骇人。

    李环则看得连连点头,他道:“叶爷已经领会了不少龙虎刀的精要,不过要达到龙虎刀的最高境界,还需苦练和领悟。”

    叶锋欢喜地看了一眼那被刀风辟成两半的大树,问道:“龙虎刀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李环抚着他那黑漆漆的髭须,肃容道:“龙虎刀的最高境界乃是无招!”

    孙眉问道:“什么是无招?”

    李环解说道:“所谓无招并不是不发招,而是招数没有成法,是相对于有招而言。以刀法举列,一般的刀法都有固定的招数,可是任何招数都会有破绽,一套刀法让高明之人看上几次便会找到薄弱之处以破之!”

    “招数是死的,发招之人是活的。不管招数再精妙,总有破绽之处,而无招则是没有一定成式,随对手变化而变化,这样就没有破绽。这就是无招的境界!”

    叶锋和孙眉不由听得点头不已。

    孙眉忽然问道:“李大侠达到这种无招的境界了吗?”

    李环怔了怔,笑道:“老实说,还没有,关于无招的境界也是师父说的,我自己还没领会到!”

    三人不由相对大笑。

    ※※※

    叶锋打了几只山鸡作早餐,三人围在火堆旁边烤边吃。

    吃着时,叶锋和孙眉谈起了此次出来的收获,都觉得颇丰。而李环则沉默下来,似是在寻思着什么?叶锋看了李环一眼,问道:“李爷,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从昨晚开始,李环就坚持不要叶锋称他为李大侠,叶锋知道他是对自己的尊重,也不勉强,便称他为李爷。

    李环沉呤了半响,对叶锋道:“此次叶爷出来,想必已得知了王龙搴及魔教中人要对李大人及尊夫人不利,不过叶爷可能还不知道,王龙搴和魔教的人还要对付另一个人!”

    叶锋和孙眉问道:“是谁?”

    李环道:“就是现在在京城公干的玉月节度使,李大人的大哥李会伟大人。”

    “什么?”

    叶锋和孙眉听了都是一震。叶锋问道:“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吗?”

    李环道:“具我所知,他们会出动旗下一个非常隐密的杀手组织,这个组织名为”寒夜“,是出了名的恶名卓著。组织的每一个成员都经过最严格最残酷的训练,由于他们手段残忍没人性,因此,人人对他们谈之色变!而且他们又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

    “如果李会伟大人在事先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这个组织盯上,安危确是令人担忧!”李环啃了一口鸡腿,缓缓道:“必须迅速派人去通知他!”

    说完一双眼睛直望着叶锋。

    叶锋立时明白他的意思:李环是想要自己到金月城去把这件事情告诉李会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中浮现出了花怡的倩影,爱妻们在苦等着自己,他有个冲动:他不想做这件事。

    不过看着李环那深透的眼神,叶锋随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男人的价值。

    现在自己娇妻美妾,绝世武学都不缺了,但还缺一样,那就是功业。在别人或是李环的眼中,花怡是一个公主,即使现在她只是个亡国公主,但在人们的心中,都有其非常厚实的重量,而作为她的男人,如果没有相应的功业匹配,碌碌无为的话,只会招来别人鄙视的目光。

    而如果此次到金月城去告知李会伟的话,那无疑是大功一件,对自己将来的发展极有好处。男人以事业为重,女儿情长也是必要克制一下的。就再迟一点和怡姐她们见面吧。

    至于怡姐她们的安全自己倒不必担忧了,有李环这样的绝世高手在她身边保护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而李环之所以告诉自己这件事,也无非是想送自己一个功劳,让自己的功业能更一步发展。这个好意不能不领。

    他迅速拿定主意,点头道:“不错,是要迅速告知李会伟大人,这样吧,我去金月城走一趟好了。”

    孙眉一颤道:“什么,锋弟你去?”她犹豫了半响,道:“我也要去。”

    叶锋笑道:“眉姐,你以为我是去金月城游玩啊,我是去办正事,你出来也很久了,此次的任务也完成得很好,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了,回到玉月城,代我向大哥打声招呼。”

    听到赵白的名字,孙眉神情一黯,不过她还是坚持道:“不,我就是要和你一起去。”

    叶锋摇头道:“胡闹!”

    孙眉倔强地道:“我就是要去!”不过语气轻柔了许多,倒象是撒娇似的。

    李环不由笑了起来,叶锋叹道:“眉姐你不象是我的姐姐,倒象是我的妹妹似的。”

    转头对李环道:“李爷身上可带有纸和笔?”

    李环点了点头,从身上掏出了纸张和笔。

    叶锋笔走龙蛇,休书一封,然后交给李环,道:“这是我给怡姐的亲笔信,内有别后详情,请李爷务必亲手交给她。”

    李环顿时明白了叶锋意思,叶锋是要李环公开和花怡相认,好在旁保护她,当下他点头道:“叶爷放心吧,我会把书信亲手交给夫人的。”

    不过令叶锋头痛的是孙眉坚持要跟他一起到金月城去。他好说歹说,孙眉就是不依。令叶锋一下子没了主意。

    此去金月城路途,而且此次的事情也是充满了危险,因为即使叶锋到了金月城,见到了李会伟,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走,肯定要留下来和李会伟他们一起对付这个隐密的杀手组织。

    念及这个组织的手段残忍和神出鬼没,要是孙眉万一有个闪失,叫他如何向赵白和怡姐她们交待?所以孙眉是决对不能去金月城的。

    叶锋沉呤了一下,望了李环一眼,然后对噘着嘴的孙眉道:“眉姐,我们到那边树林走走。”

    孙眉“噗哧”一笑,道:“好啊,不过不管你说什么,我就是要去!”

    叶锋微微一笑,当下两人并肩向左边林中走去。

    ※※※

    林中万籁俱寂,只两人踏在积雪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两人走到了一处高玻之上,坡下是一大片草地,几只野山羊在吃着草,身旁是十几棵高大的白桦树。这时太阳已经出来了,树木的倒影映在孙眉身上、脸上,使她看起来,有一种蒙胧的感觉。

    叶锋指着坡下道:“很美啊!”

    孙眉微笑道:“是啊!”

    转头向叶锋望来,叶锋也向她望去。两人目光相接,立时交织在一起。

    叶锋端详着孙眉的俏脸,想起孙眉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心中柔情泛起。孙眉被叶锋看得心中狂跳,不胜娇羞地垂下了头,随即又抬起头来,妩媚地白了他一眼。

    叶锋被这一眼看得心中一颤时,孙眉又伸出一双小手在叶锋身上轻打了几下,嗔道:“讨厌啊锋弟,哪有这样看人家的?”

    叶锋微笑不语,事实上他和孙眉两人之间的关系颇为奇特,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或许孙眉自己也分不清吧!

    不过叶锋心中还是明白的,不管怎么说,孙眉是大哥的妻子,自己需敬重她。特别是现在自己没有负面情绪,没有触动《邪经录》内的邪气,这点心中更是清楚。

    孙眉见叶锋没反映,眼珠一转,又继续早先去金月城的话题,她拉起叶锋的手,不住地摇晃着,略带风骚地软语求道:“好弟弟,就让我和你一起去金月城,好不好?”

    见叶锋不语,她又嗲声道:“好不好嘛?”

    叶锋有一种骨头都酥软了的感觉,孙眉的媚态可不是那么容易抵挡的。说实在的,如果一路上有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义姐陪伴在身旁,那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只可惜她的安全要紧。

    他凝视着孙眉的眼睛,柔声道:“眉姐,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去金月城?”

    一句话竟问得孙眉不知该如何回答,她那白皙细嫩的脸上顿时渗出了一丝陀红,不过随即她便嗔道:“想去就去,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叶锋含笑不语,他的手慢慢抚上了孙眉那滑腻的脸蛋,柔声道:“眉姐,你知不知道,我是担心你!如果你出事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孙眉在叶锋亲呢的举动下,白腻的双颊更是有如染上丹蔻颜色,不过却没有任何抗拒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叶锋的眼睛,双眸间慢慢蒙上了一层微光。

    叶锋继道:“当日在绝谷中时,我就常常想:“眉姐她有逃出去了吗?她安全吗?每次想起,都有一种心痛的感觉,我不想以后又有这种感觉。眉姐明白吗?”

    孙眉猛然间泪如雨下,晶莹的泪珠大颗大颗地从她细嫩的脸颊上滚落下来,她抽噎道:“我明白的,事实上我何偿不是如此。”

    “那日在王龙山上时,我听到锋弟被王龙搴的人打入了悬崖,我觉得整个天都塌了……不过我又不死心,一直在王龙山上找……我就是怕以你后又会这样,所以才要跟着你一起去……”

    听着孙眉的真情告白,叶锋心中激动,他笑道:“放心吧眉姐,不会的啦,你想想,摔下那么高的悬崖都不会死,还吃了棵丹,我的命可不是一般的硬哦~我可是正宗的九命灵猫。注意,是正宗的哦,就象北京牌烤鸭那么正宗!”

    孙眉破涕为笑,嗔道:“皮厚!是玉月城烤鸭啦,什么北京牌烤鸭,听都没听说过!”

    叶锋见她白玉般的脸颊上兀自留着几滴泪水,但笑厣如花,说不尽的娇媚动人,不由得看得呆了一呆。不过随即笑道:“好啦,好啦!玉月城烤鸭就玉月城烤鸭啦,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吧,不然可就不美了!”

    孙眉嗔道:“我就不擦!”

    又白了叶锋一眼:“是不是以后姐姐不美了,锋弟就不理我了?”

    叶锋笑道:“怎么会呢?”

    孙眉追问道:“是不是啊?”

    叶锋正容道:“不管眉姐以后是美是丑,我永远都会把眉姐摆在心上!”

    孙眉展颜笑道:“这还差不多!”

    她喜笑颜开,不过对去金月城的事似是还要做最后的努力,她又主动地拉起叶锋的手,昵声道:“锋弟……”

    叶锋却打断她的话道:“眉姐,如果还是你要去金月城的话,就不用再说了。”

    孙眉不由顿了顿,不过她不死心,还想说什么。

    叶锋正色道:“眉姐,听话啊,不然我会不高兴的。”

    孙眉怔怔地看着叶锋,发现叶锋眼中带着坚定的神情,那是一种让人不得不服从的神情。

    孙眉呆看了半响,她知道事实已是如此,不能改变了。

    ※※※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下来。孙眉见事已至此,只好听从叶锋的安排。

    叶锋想起一事,他解下了背上的包,对孙眉道:“眉姐,我给你看几样好东西。”

    打开包裹,露出了里面的一大堆武功密籍,孙眉不由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叶锋竟有这么多的宝贝。她虽然早就注意到叶锋身上的包裹,不过她以为那些是叶锋的衣服,没想到竟是这么多的武功密籍。

    她以颤抖的手抚摸着这些武功密籍,以不可相信的语气道:“天,真不敢相信,真不敢相信。”

    叶锋笑道:“孙眉喜欢什么,随便挑!”

    孙眉欢喜地望了叶锋一眼,道:“真的?”

    叶锋故意生气地道:“当然是真的了,难道眉姐还怀疑我的诚意不成?”

    在浮云大陆,实力就是身份权位,更是生存下去的保障,而武功密籍更是增强实力的快速方法,多少人为了这些东西争个你死我活,现在叶锋随便要送出几本,也怪不得孙眉如在梦中了。当然,叶锋也只是对自己的亲人可以这么随便送,要是别的人,那是决对不可以的。

    孙眉“咯咯”地笑了起来,呢声道:“锋弟不要生气哦,姐姐怎么会怀疑你的诚意呢?”

    欢喜地在这堆书上翻看了一会儿,脸上的喜气越来越浓,还不住地惊叹着,最后她选了两本关于拳法的武功密籍、两本关于暗器的武功密籍。喜滋滋地把这些书本全揣入怀里。

    叶锋微微一笑,说实在的,见孙眉这么高兴,他自己的心中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之情。

    ※※※

    三人终于要分手了,临行时,李环把背上那把古拙的大刀从身上解了下来,对叶锋道:“叶爷,此刀名破龙,最适合龙虎刀法,这把刀跟了我有十几年了,现把它送给你!”

    叶锋原来李音的那把刀已经落在王龙山上了,现在身上的刀是那日从王龙搴中人抢来的,用得很不顺手,当下也不拒绝,说道:“多谢!”接过刀来。

    入手沉重,抽出刀刃,立时发出晶亮的反光,锐利非常。叶锋抚摸刀身,只见上面铸锻着各种天然花纹,有一种极为悦目的感觉。

    叶锋不由赞道:“好刀!”对李环道:“李爷厚赠,却之不恭!”

    深深地望了眼眶泛红的孙眉,微笑道:“眉姐保重!”

    孙眉的泪珠在眼眶中滚来滚去,用力地点了点头。

    叶锋又道:“回到玉月城后要记得代我向大哥问好!”

    孙眉又点了点头。

    叶锋最后对李环道:“就此别过,珍重!”

    翻上马背,一提缰绳,驾的一声,白马仰天一声嘶鸣,蹬开四蹄,疾风般向金月城方向绝尘而去。

    孙眉怔怔地站着,目送着叶锋的身影逐渐远去,一阵风起,就再也看不见了。蹄声也渐渐微弱,终不可闻,心中不由涌起了魂断神伤的感觉。

    ※※※

    从新府城到金月城,基本上都是平原,且多水,到处都星罗棋布的河流和湖泊,不时有村落散居在河流和湖泊之边,景色宁静优美。

    但此时这种宁静却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惊扰,只见一骑正从新府方向急驰而来,马蹄不时扬起了雪花,溅得四处乱飞。而骑在马上的是一个俊美风流的男子,正是往金月城去的叶锋。

    他前些日在新府城郊外和孙眉、李环分别后,就一路沿着迤逦蜿蜒的官道往金月城急驰,只中午和晚上在官道边的一些小镇上休息了一下,一直行在现在。

    前面是一条三岔路口,其中一条乃是从冬寒国方向到金月城的官道。

    猛地,叶锋勒住了马,那马嘶溜溜的一声大叫,前蹄凌空,停了下来,前面出现了一条大河,浩浩荡荡,正是往金月城去的玉月河。

    叶锋横刀立马,凝神观看,只见前面天水一色,不由叹为观止!

    不过很快天色暗了下来,已近黄昏。叶锋有点发慌,此处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还是赶快往前走吧,力争天黑之前找到人家。

    打定主意,叶锋便顺着玉月河边急行,约半个小时之后,他看见前面的树林深处,正升起缕缕炊烟。叶锋不由心中一阵高兴:“有人家了。”

    他进入树林,策马向着炊烟的方向行了进去。前面是一片山坡,映着积雪。他驱马行上了山坡,只见前面一大片营帐,透着一片光亮。

    叶锋心中一喜,不过随即心中想到:“难道是军队不成?”

    他策马顺着山坡往下行去,忽然心头一警,随即听到一声娇斥:“是谁?下马!”

    叶锋又向前往数步,忽听风声呼呼,一片耀眼的金属闪光从四旁亮起,接着有五支利器,从各方以极刁钻的角度,向他急速刺来,破空声不断。

    叶锋吃了一惊,“破龙”急速出鞘,一个回旋,立刻响起一连串叮当之声,身边刺来的利器纷纷被“破龙”格开,原来都是些长枪。

    叶锋心中一动,根据刚才的接触,他试出了这些使枪之人枪法玄奇,力道强横平均,显然精于合击之术。他心下懔然的同时,旁边又有三支长枪毫无预兆地向他胸口闪电刺来。

    叶锋大惊之下,急速地滚落下马,没等他爬起来,面前又是寒光闪闪,又是二支长枪向他的面门刺到。

    “你们要我的命啊!”

    在这生死关头,叶锋发挥出了生平之能,大喝了一声,一个大旋转,刀光来了!那是一道眩丽无比的光芒,带着摄人的呼啸声,象似要吞噬一切似的!

    “当”的一声巨响,接着是一阵惨哼,持枪之人被击得纷纷向后摔去!

    龙虎刀法,果然名不虚传!

    就在这时,前面一声大喝声传来:“住手!”

    ※※※

    听到喝声,那些持枪之人立时停止了攻击,只是警戒地围绕在叶锋的周围。

    叶锋扫视了这些持枪之人一眼,心想:“说话的是谁?能让这些悍勇之人如此听话?”

    他抬眼望去,只见前面脚步声不断,一大群人举着火把往这边急行而来,很快便走到了叶锋的面前。

    只见走在当中的是一个年在五十开外的老将,一身盔甲,三络长须,面目清癯,看上去颇为儒雅,但顾盼间却有一种叱咤风云的气势,让人有不可仰视之感。

    而伴随在他身边是一些全身披甲将官打扮的人,带着一股长年征战沙场的气势。最后跟在他们身边的是一些彪悍的军士,手中长矛噌亮,散发出丝丝寒光。

    叶稀心中暗自惊惕,忖道:“这人是谁?竟有如此气势?”

    这时那些持枪之人向那向老将躬身行礼,道:“将军!”神态恭谨,声音娇媚,原来都是些女子。

    刚才在黑暗中叶锋没看清楚,此时借着火光,叶锋才看清楚了这些袭击他的人都是些女子,共有十个,个个全身披甲,身材都高挑健美,只比叶锋矮寸许,让人感觉到她们那强烈的精力,就象是十头雌豹!

    她们旁边都是彪悍的军人,但在她们面前仍然矮上了许多,这样让她们更有一种鹤立鸡群之感。她们每人都持着一杆泛着银的长枪,身形笔直,美中不足的是人人神情冰冷,没有一丝表情。

    十个这样的女人一起出现,不由让叶锋有一种惊异的感觉。

    叶锋的表情尽收那老将的眼底,他微微一笑,仔细地打量了叶锋一番,微笑道:“这位小兄弟好利害的刀法,我这些‘月护卫’同时受挫还是第一次,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小兄弟用的是龙虎刀法吧?”

    叶锋暗暗佩服他的眼力,又听他声音和蔼,当下道:“不错!”同时在心中猜测他的身份。

    那老将又道:“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缘何到此?”

    叶锋道:“在下叶锋!”同时又把错过宿头,和女护卫们起冲突之事说了。

    那老将微笑道:“原来如此!刚才老夫手下将士对叶兄弟无礼,还请叶兄弟不要见怪!”

    叶锋心想:“刚才要是我手脚慢了点的话,我现在已经给你的‘月护卫‘宰了,可不是一句简单的无礼就说得清楚的!”

    不过他猜测这老将定是一位身份极高的人物,经常会遇到一些刺杀,而他的那些‘月护卫‘也只是忠于职守罢了,况且她们也曾向自己发出过警告的。加上这老将平易近人,而且叶锋不知为何,对他总有一种难言的亲切感,就象他是自己多年未见的亲人似的,当下笑道:“一场识会罢了!”

    又请教那老将的姓名。

    那老将微笑道:“老夫李飞!”

    “什么?”叶锋身形猛震,惊道:“就是那个人称大月国第一名将的李飞李老将军?”

    李飞微笑道:“不敢,正是老夫!”

    叶锋心里涌上了滔天巨浪,没想到竟在这里遇见了大月国传奇人物。

    关于这位李飞李将军,民间传闻颇多,叶锋知道他乃是大月国绝世名将李铁的后人,其深得先祖的精传,文韬武略,无一不精。

    李飞长年驻守在兰花国和冬寒国的边境,生平大小数十战,从无败绩,从最低级的武官一直升封到上将军,戎马一生,勇冠三军,令兰花国和冬寒国闻之胆寒。

    李飞用兵,善于分析敌我双方形势,然后采取正确的战略方针有针对地对敌人发起进攻。如十年前和兰花国的边境争端斗府之战中便是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最后大破兰军,差点迫使兰花国迁都。

    现今大月国之所以能保持多年的和平环境,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有李飞在,使得兰花国和冬寒国心怀畏惧,不敢大规模入侵,只敢在边境地区小规模骚扰。

    叶锋平时和花怡、李音等人闲聊时,众人都对这位老将充满了敬意。而对于这位将军和其妻安国夫人的爱情故事,也为众人所钧钧乐道。

    从李音口中叶锋知道,李飞的妻子原名为杨梅青,现被封为安国夫人,乃是名嫒之后,不但人长得美艳如花,而且还精通歌舞,才学出众,当年石榴裙下,不知倾倒了多少王公贵族,英雄豪杰,乃是当年的公认的大月国第一美女,和现今的大月国王后及大月王最为宠爱的李贵妃同为当年江山绝色榜上的人物。

    当年不仅是金月城所有男子,就连有耳闻艳名的人,都极想一睹她的丰采,甚至企盼能够一亲芳泽。不过面对众多狂热的追求者,杨梅青却不为所动。直到遇到当年不过是一个小蔚且早年丧妻的李飞,两人竟一见倾心,不久便坠入爱河。

    两人之间的恋情可说是举国反对,特别是杨梅青和李飞的父母。不过两人却以极大的毅力说服了他们,最后两人终结为了连理。具说杨梅青成亲的那日,为其殉情自杀者竟不下百人。

    成亲之后,两人夫唱妇随,情爱弥笃。李飞早出晚归,兢兢业业地为公务奔忙,杨梅青则在家辛勤操持家务,把一个家打理得有条不紊,使丈夫能安心在外打拼。还悉心地事奉公婆,深得丈夫和公婆的欢心。

    在李飞征战南北期间,杨梅青经常随着丈夫四处奔波,为他照料生活起居,使李飞在繁忙的战事之余能得到一种清泉般温柔的抚慰,从而使他在作战中更加精神抖数,所向无敌。

    可以说李飞之所以能被封上将军,取得今天的成功,和杨梅青的帮助是分不开的。当李飞被封为上将军时,杨梅青也终被封为安国夫人。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被传为千古佳话。

    二十几年过去了,杨梅青仍旧还是美艳依旧,每个见到她的男子,无不是神魂颠倒,心旌摇曳。

    李音常就感慨到:“她以前曾见过安国夫人一次,当时当场就呆住了,真不敢想信这世上竟有如此美艳的女子,特别是她现在已经四十几岁的人了,看上去还象三十的人一样,真不知她是如何保养的。”

    这些典故如电闪般地掠过叶锋的脑海,面对眼前这个被传颂一时的英雄人物,他不由有一种热血涌上心头的感觉,他肃然起敬,再次躬身道:“方才小可无知,冒犯了将军的手下,还请将军不要见怪!”

    李飞捻须笑道:“叶兄弟客气了,如蒙不弃,便到蔽处休息如何?”

    叶锋心中涌起一阵自己也不明白的激动,能和此种人物相处,他当然愿意,当下拱手道:“多谢李老将军!”

    ※※※

    通过三步一岗守卫严密的警卫,叶锋随着李飞来到了一个高大的牛皮帐篷面前。

    叶锋心想这就是帅帐了,因为这帐篷除了比其它帐篷高大外,帐篷前边还竖着一根巨大的旗杆,旗杆之上有一面帅旗,借着灯火,隐约识得绣着一个“李”字。

    不过叶锋把目光投向帐篷前那两排守卫的将士时,心中又是暗吃了一惊,暗道:“我的乖乖,又是十头‘雌豹‘”

    只见这两排守卫的将士同样又是十个女子,连身高、装扮的都和先前与叶锋交手的那些女子无异。一样健美高挑的身材,一样的面无表情,神情冰冻。手上持的也是相同的银枪,站立得如钉子那般的直。看到李飞进来,同时行礼,

    叶锋呆了一呆,才随众人进入了帐内。举目望去,只见里面颇为宽敞,但阵设简陋,不过每件事物都充满了军旅风情。

    李飞吩咐设宴,然后亲切地招待叶锋,并向叶锋介绍他身边的那些将官,原来那些都是他的亲随大将。

    其中一个叫李破的将官特别引起叶锋的注意。叶锋见他身材高挺,年龄约在二十七八上下,年纪虽轻,但身上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硬朗气质,那是经过无数次沙场征战,生死考验后所特有的军人气质,让人感到他有钢铁般的意志!

    李破似乎也对叶锋颇为注意,当李飞向叶锋介绍到他时,他温和地对叶锋笑了笑。

    酒宴的气氛热烈而亲切。李飞谈笑风生,说了许多边关的趣闻轶事,特别是对各地的风土人情更是如数家珍,显示出他非常广博的见闻,听得叶锋兴味盎然。

    不过叶锋总觉得李飞说话态度虽然平易近人,但威仪天生,一言一行,皆有一股令人不可抗拒的力量。特别是以李飞尊贵的身分名位,竟对只是草民的他如此,完全不摆架子,襟胸气魄如此,确是令人心折。

    加上李飞那儒雅的外貌气质和使人极愿亲近顺从的气魄风度,与他一起真有如沐春风的舒畅感觉。

    席中,李飞问起了叶锋的身份来历。在这位自己仰慕的大月国传奇似的英雄人物面前,叶锋也不想隐瞒,加上自己总是对这位长者有一种难已言喻的亲切感,当下把自己的身份来历都说了,连去金月城找李会伟的事也一并说了。

    “哦~”

    李飞捻须沉呤道:“原来叶兄弟要到京城去拜会李会伟大人,正巧老夫此次到京城也有要事和李大人商议,叶兄弟如不介意,便一起同行如何?”

    叶锋当然乐意,欣喜点头答应了。

    席中,众人相谈甚欢,直到更深夜残,众人才散去。

    当晚,叶锋就在李飞的偏帐中休息。

    ※※※

    第二天天刚微亮,李飞便派人来叫叶锋起床。叶锋赶紧收拾行装,和众人一起上路。

    见到李飞时,他早已收整齐全,见到叶锋,含笑地点了点头。

    一行人浩浩荡荡,向金月城进发。

    叶锋策马行在李飞的右边,这行人气势恢宏,浩浩荡荡有数千之众。一式的骏马,猎猎旌旗遮天蔽日,每个战士看上去都是高大威猛,有一种所向披靡的霸悍气概。叶锋不由看得心中赞叹不已:“这么霸气的军队,也只有李飞将军才能带出来。”

    那二十个为亲随的“月护卫”紧紧护卫在李飞的身边,她们的身手昨晚叶锋已经见识过了,那天下无双的合击术令所有刺客都要望而却步。从早上叶锋见到她们起,她们就神色肃然地跟随在李飞的身边,寸步不离,尽心地起着护卫的职责。

    其中一个最艳丽的女子看起来是这群女人的首领,比其它女子更高更冷更艳一点,也更傲一点。她除了手上拿着长枪外,腰上还挂着一把非常沉重的军刀,刀脊厚实,使她骑在马上的那双腿更显得修长。

    李飞见叶锋投向这些女子的目光颇带好奇,微笑道:“叶兄弟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让这些女子做我的护卫?”

    叶锋点了点头,李飞先是捻须笑了笑,道:“不知为什么,我对叶兄弟总有一种投缘和亲切的感觉,有什么事都愿意告诉叶兄弟,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叶锋心中有一种难言的激动,没想到李飞身为上将军,竟会跟他说出这种肺腑之言。

    只听李飞接下去说道:“其实这些女孩子都是我的一个好友所赠送的,老夫生平所受刺杀颇多,为此以前不知损失了多少优秀的儿郎,但自从好友赠送这些女子后,在她们那严密的护卫下,危险已经大大的减少。而她们却从未有损失过,同僚皆为此羡慕不已。”

    叶锋想起昨晚和她们交手的经历,心想要突破她们的护卫网确是非常困难。而那个能训练出一批这么厉害的人也是不简单。

    “事实上老夫用这些女孩为护卫,曾引起不少非议,不过老夫行得正,坐得端,又怕了谁了?”说完李飞一阵大笑。

    叶锋也不由大笑,心想这李将军看上去充满了书卷气,但却颇为风趣,笑道:“上将军说得不错,大丈夫行事但求无愧于心,又何惧众言粥粥?”

    两人说说笑笑,竟颇为投缘,两人虽然年龄相差悬殊,但很多话题竟然也聊得到一起去。

    不过叶锋眼尖,见李飞虽谈笑风生,但眉羽间却似乎隐隐带有忧色,便道:“看上将军神情似带有忧虑,不知是为了何事?”

    李飞望了叶锋半响,叹了口气,道:“也不瞒叶兄弟,其实老夫此次万里迢迢从边陲赶回京城,是因为近期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

    “是什么事?”

    “大王要废太子,立二王子为太子!”

    叶锋颇有兴趣,问道:“这是为何?”

    “原因颇多。”李飞凝视着远方,语气比较沉重,“现太子李之极心地善良,为人宽厚,然性格较为率直柔弱,且生活奢侈,所以一直不为大王所喜。”

    “而二王子李威权相貌堂堂,又文武全才,且又工于心计,长于权术,为人又貌似谦恭,所以赢得了朝廷上下一致赞誉,也深得大王的宠爱。”

    “加上大王最宠爱二王子生母安贵妃,所以大王曾几次想要废掉太子,另立二王子为太子,因大臣们多方苦劝,加上太子的生母,现今王后端庄娴雅,母仪天下,才没有成事……”

    听着李飞缓缓道来,叶锋不由想起了以前的李音闲聊时,李音就曾和他说过这个二王子李威权。叶锋知道,当今大王共有十一个子女,其中就数这个李威权最得大王的宠爱,被封为威王。

    民间传闻,威王李威权颇有雄才大略,在政务上建树颇多,且待人仁义。比如说,朝廷中不论是谁前往李威权的府邸投靠或拜访,无论来者身份高低,李威权都亲至大门迎接,设宴款待,并送以厚礼。所以无人不称道李威权仁孝。

    不过李音却有不同的看法,她根据自己的情报分析:这个李威权其实是个生性狡诈诡谲,善于投机取巧之人。他矫情使诈,使出了浑身解数意欲朝中权贵,不断厚礼卑辞,倾心结交,只是为了夺宗谋立。

    就李音所知的密报称,李威权为了显示自己的不好声色,事先得知大王要驾幸他的府第时,曾将府中美女藏匿,只留些老丑妇人充任宫人伺候,又故意将琴弦弄断,扑满灰尘。所作所为,真是个城府极深、非常可怕之人。

    而他的生母,一代尤物安贵妃更是极淫极艳,为人又阴狠毒辣,为了打击异己,无所不用其极,现在朝中可说大部分都是她的党羽。

    叶锋这边想着的时候,李飞又继道:“本来大王要废立太子之事已有多次,每次都安然过关,但此次太子却危矣!因京城传闻太子犯下了图谋不轨、忤逆不孝、怨望诅咒等重罪。如罪名成立,太子不但名位难保,还极有可能被废为庶人。”

    “依太子的性情,他有可能这么做吗?”叶锋缓缓道。

    李飞叹道:“太子虽然为人浮华,但老夫却深信太子不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此事定然另有蹊跷。”

    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李破也插口道:“小将也深信太子不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定是有人载赃嫁祸!”

    李飞点了点头,继道:“可喜的是左臣相李心之大人已经在京中开始介入此事,李臣相德高望重,威望极高,有他介入,此事定然可以水落石出。另老夫已经联合了玉月节度使李会伟大人,左仆射杨柳玉大人,刘国公赵金全大人等一干贤臣,定然还太子一个清白。”

    说到这里,李飞眼中现出精光,儒雅文秀的脸上定时浮起了一股摄人的的气势。

    ※※※

    此后晓行夜宿,一行人宛如一条长龙,蜿蜒于往金月城的官道上。不知不觉间,忽忽已过去好多日,离金月城也越来越近了。

    这天,纷纷扬扬又下起了大雪,一行人冲风冒寒,行到中午,李飞笑道:“叶兄弟,看,前面就是金月城了。”

    叶锋赶紧看去,透过纷扬的雪花,只见远处的地平线上,若隐若现的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城池,在风雪中,是那么的巍峨。叶锋怔怔地看着,心里喃喃道:“我终于到了,我终于到金月城了!”

    而这天也正是大陆历1605年12月29日,离过年只有一天了。

    〓〓〓〓※〓〓〓〓※〓〓〓〓※〓〓〓〓

    ps:如果你觉得本书合你口胃,请点击右键收藏和推荐本书^_^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