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十章 畅谈形势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叶锋来到厨房间,还没进门,一阵阵菜肴的香味就传来,令叶锋不由食指大动。进了厨房,只见花怡和林素正在忙碌着,洗濯切掐,精心烹制。花怡主厨,林素就在一旁帮忙着,厨房里满是热气和香气。

    灶旁的菜桌上已摆好了几碗炒好的菜,好香、好诱人!看着精致的菜肴,叶锋内心充溢了温馨,此外却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依在门边静静地看着,花林二人正忙碌着,并没有看见他。

    花怡腰间围着围裙,一边炒菜,一边和林素交谈着什么,不时露出甜甜的笑容。她神采奕奕容光焕发,丰满成熟的风韵从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散发出来,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迷人。

    而抬眼望去,旁边的林素正在洗濯切掐着,她穿着一件淡白色的衣裙,阳光照在身上,衣裙变得薄而透明,她一抬臂,胸部的轮廓就暴露出来,朦朦胧胧圆圆鼓鼓的。

    衣袖高挽着,洁白圆润的臂膀在叶锋面前晃来晃去。她来回走动帮忙着,细腰丰臀,身形曲线柔和修长。叶锋心中一动:“没想到林素的身材也这么妙曼!”

    他看了一会儿,这时灶里在炖着汤,叶锋咳嗽了一下,走上前去,道:“怡姐,我来帮你。”二女同时转过头来,花怡叫了声:“锋郎!”叶锋上前拥抱住花怡,嘴唇便往妻子耳朵下露出的一段白皙的脖颈亲吻。

    “锋郎,你看你,素妹妹看着呢,你也这样……”花怡芳心一热,微嗔道,微微浅笑的脸上红晕满布。叶锋把头转向旁边望着他俩的林素,道:“林姑娘,麻烦你了!”

    林素脸色微红,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平淡的脸上竟有一种风情。叶锋不由心头一动:“没想到林素笑了起这么好看,为什么自己以前没有发现?”他寻思着,目光盯在林素脸上。林素的脸又红了红,道:“我……出去了,怡姐姐你们忙吧!”

    (此处由于不合此网站的要求,删节数千字,想要看未删节版的朋友,请至以下几个地方观看和下载本书未删节版:

    1.大月帝国:

    2.莫道不**:)

    ※※※

    叶锋和花怡并肩走进了大厅,一进厅,新承灌溉后的花怡立时让厅内众人皆看呆了眼。

    花怡本来就美如天仙,交欢后更是娇媚诱人之极,厅内所有的人,不论是赵白,还是李音、杨依、孙眉、林素、如青。又或是其它随从侍女,皆是看得目瞪口呆!

    花怡婀娜而行,这时她的身子还是软软的,看人的眼睛水汪汪的透着一股媚态,走动的时候也仿佛有一种韵律。看得厅内所有的人皆是神魂颠倒。

    众人表情各异。赵白眼中满是赞叹的神情,孙眉、林素、如青三女,虽见多识广,又同为女性,也是看得目不转睛。杨林是看得长大了小嘴,一双手无意识地抚着衣裳。李音则是花怡一进来,就身子略为一颤,目光死死地盯在花怡身上,一双手攥得紧紧的。其它随从侍女也皆是一幅惊叹迷醉的神情。

    花怡被众人看得俏脸一红,横了叶锋一眼,弄得他心都酥了起来。见众人如此颠倒,叶锋心中满是志得意满的神情,他咳嗽了一下,笑道:“各位,吃饭了!”

    众人这才回醒过来,不约而同地轻吁一口气,纷纷上前帮忙,挪桌搬椅,分发碗筷。只有李音轻哼一声,兀自坐在原地不动。林素也上前帮忙。叶锋、花怡、林素三人目光相接时,均觉不好意思,花怡的脸上又是一阵红晕。林素对上叶锋目光时,也是脸一红,转开头去,只是默默收拾,叶锋的神情也颇为尴尬。

    不久,菜肴皆从食盒中拿了出来,餐桌上摆放了多碟色形俱佳的菜肴,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

    一切准备就绪,而李音却还端坐在原地。叶锋和花怡互视一眼,花怡摇了摇头,往李音走去。李音见花怡向她走来,脸上现出了一丝喜色,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花怡衣服下那颤动的**,不过随即又回醒过来,轻哼一声,把头转了开去。

    花怡走到李音身边,柔声道:“音妹,吃饭了。”

    李音转过头来,望了眼如雨后荷花般的花怡,怔了怔,又“哼”了一声,小嘴撇了撇,把头转了开去,一脸气呼呼的表情。

    花怡见一向冷艳、高傲的李音竟然会出现这种小女孩情态,不觉感到有趣,她望了叶锋和厅内其它人一眼,见众人也皆是一幅莞尔的神情,不由抿嘴笑道:“妹妹生姐姐的气了?”

    李音闻着花怡那不停传过来的迷人的肉香,神情略为恍惚。她撅着嘴,扭头看了看叶锋,又看了看厅内的其它人,见众人皆把目光投向她们这,低头沉思了半响,抬起头来,望向花怡,慢慢眼神变得极为灼热,道:“妹妹怎么舍得生姐姐的气呢?”

    花怡一双妙目凝视了李音半响,见李音的目光越来越灼热,脸上升起了一道红晕,有点不自然地把头转了开去,低声道:“妹妹不生气就好。”又嫣然一笑,牵起李音的手,道:“来吃饭吧。”

    李音被花怡牵住手,不由大喜,胸脯一挺,立时容光焕发,随花怡来到了餐桌前。叶锋把这一切皆瞧在眼里,心中升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不过见花怡妥善处理了问题,也是心中欢喜。厅内其它人脸上也是带着异样的神情,不过见不愉快的事情烟消云散,也自欢娱。

    ※※※

    众人各自在餐桌前坐定,叶锋和花怡坐在一起,赵白和孙眉坐在叶锋的左侧,如青和林素则坐在叶锋的对面。叶锋正要招呼杨依坐在花怡的身边,却见李音已抢先一步,坐到了花怡的身旁。

    叶锋一怔,望向李音,只见她神情喜悦,正亲热地牵了杨依的手,让她坐在自已的身边。接触到叶锋目光时,还对他微微一笑。叶锋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又瞥了在旁服侍的兰儿、云儿、青儿三女一眼。

    当日兰儿、云儿、青儿三女被赵白赠于叶锋时,叶锋也曾叫三女一起落座同膳,但她们总是严守主仆之防,坚持不肯和他们一起同座共餐,接连几次,叶锋知道浮云大陆习俗就是如此,等级森严。对于她们来说,现在叶锋和花怡是她们的主人,主仆一起同膳,实为大不敬。连着叫了几次后,叶锋也知道观念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只好由着她们。

    众人坐定后,花怡便给众人盛饭,林素也一起帮忙,诸人道谢后,便纷纷用起膳来。

    “好!色香味俱全,怡姐的厨艺真是一流!”

    李音拔了一口碗中晶莹的大米饭,又夹了一块红椒炒玉兰片,一边咀嚼着一边道:“以后小妹可要来经常叨唠姐姐了。”

    在座诸人也是吃得非常香甜,味道十足,闻言也是纷纷点头。

    花怡笑道:“只要大家喜欢,随时都可以来。”

    孙眉吃了几口面,道:“妹妹这面真是炒得好,但为什么我每次都炒糊了呢?”

    赵白闻言望了孙眉一眼。

    花怡笑道:“这可能是火候和面的选材上的问题。炒面最好用带碱的面,煮时尝尝不要过心,这样就不容易糊了。”

    孙眉听得若有所思,众人也不住地点头。

    李音哈哈一笑,举杯对众人道:“各位,喝酒。”众人纷纷举杯,干了几杯。

    赵白饮了一杯,又喝了一口金针木耳蘑菇汤,对叶锋叹道:“痛快!好久没有吃得这么舒服了。贤弟真是有福气,能娶得弟妹这么贤惠的妻子。”

    叶锋满足地笑了笑。花怡脸一红,道:“大哥过奖了。”

    孙眉几杯酒下肚,白净妩媚的俏脸是娇艳欲滴,赛若桃花。闻言一双风骚性感的大眼睛瞥向赵白:“赵郎如此说是怪妾身不懂厨艺,不是一个贤惠的妻子了?”

    她薄怒嗔嗲,饱满高耸的胸脯不住地起伏着,李音的眼睛不由一亮。赵白见妻子向他撒娇,笑道:“为夫可没如此说,是你自己这样想,呵呵。”

    叶锋见孙眉性感妩媚,也不由得心跳了几下,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哈哈笑道:“古有云:不会做饭,操持家务的女人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此乃圣人之言,此言妄虚也。”

    孙眉嗔道:“好啊,连锋弟你也来说我,看姐姐我不撕烂你的嘴。”叶锋见她杏眼含春,眼波流转,心中更是猛跳了一下,哈哈一笑而过。

    杨依一张小脸望望这个,望望那个,这时也怯怯地道:“奴……奴家也听别人说过,女人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在家是主妇,出门是贵妇。才是好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望向叶锋。

    叶锋赞许地瞧了她一眼。

    杨依眼中露出喜色,又道:“奴还听说,喝酒不会脸红,特别是越喝脸色越青的人是很阴险的。”

    众人皆听得一怔,李音吃吃地笑道:“好啊,依妹子这话不是在说我吗。我也不会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而且我喝酒也不会脸红。呵呵,妹子的屁股又痒痒了。”

    此言一出,在座的众人皆是神情尴尬,几个女子立时脸上飞红,花怡只是含笑摇头,而孙眉、如青、林素三女则忙低头吃菜。杨依更是小脸飞红,白了李音一眼,又偷瞥了叶锋一眼。

    叶锋瞪了李音一眼,李音只是吃吃地笑着。一干随从侍女也是偷嘴而笑。

    花怡夹了一块油焖香葱豆腐放在李音的碗上,道:“妹妹,尝尝这个。”

    李音喜道:“好,好!”停杯举箸。

    花怡又夹了一块兰度鸽脯放在杨依的碗中,柔声道:“依妹妹,尝尝这个。”对抬起头望她的杨依微微一笑,然后对叶锋道:“锋郎,妾身有一事相商。”

    ※※※

    叶锋见花怡在众人面前对他如此软言细语,不禁心中大为受用,微笑道:“贤妻有话请说。”

    花怡见叶锋那神情,不禁略为好笑,望了众人一眼,见大家的眼中也皆含着笑意,略微摇了摇头,柔声道:“适才在厨房和素妹聊天时,素妹说城东有一家育林书塾需要一位教书先生,妾身在想,在家里也是闲着,不如出去做点事。一则妾身喜欢孩子,二则也可略微为社会尽点自己绵薄之力。不知郎君意下如何?”

    叶锋还没有说话,李音已赞道:“教书育人,教化民众,怡姐姐的思想真是崇高啊。”

    花怡的脸一红,低声道:“妾身可没有那么高尚,我只是想略尽自己的一点心力而以。再说,我也喜欢这个。”

    李音不以为然道:“教化万民,本就是圣人之言。再说,育林书塾乃我大月有名的书塾。在此地谋事,确是不错。小妹当全力支持姐姐。”

    孙眉也道:“好啊,好啊,出去做事好啊。姐姐我也支持妹妹。”又转头对赵白道:“赵郎,我也要出去做事,要不,城南那家分店交给我打理?”

    赵白脸一沉,道:“胡闹,女子无才便是德。一个女人家出去抛头露面的成何体统?”

    孙眉哼了一声。

    李音道:“赵兄此言差矣。男人能做的事女儿家也一样可以做。我就是个例子。”

    嘻嘻一笑,对孙眉道:“眉姐,我支持你。”

    孙眉露出感激的神情。赵白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叶锋望向花怡,见她一双妙目正凝视着自己,寻思道:“自从怡姐跟了自己,全心全意对待自己,此情何报?现在她想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自己当然是大力支持,再说,夫妻间要想保持长久的柔情,也需给对方一定的私人空间,距离产生美嘛。只是……”

    他沉吟了一下,道:“怡姐有这份心我当然是全力赞同,只是此处到城东尚有一段路程,这安全问题……”

    李音一直在旁仔细地听着,这时她热情地道:“安全问题阿锋和怡姐姐不用担心,有小妹在,决对没有人敢动姐姐一下。”

    言语间便露出了强大的自信。

    杨依在旁崇慕地道:“音姐好有本事啊!”

    李音胸部一挺,得意道:“这是当然,我李音是何等人物?谁要是敢动怡姐姐一下,我就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她神情傲然,一股卓然的气势油然而生,看得众人敬意油生。

    叶锋缓缓地道:“这样吧,明日我和怡姐先到那家书塾看看,以后第天早上我送怡姐去,傍晚再去接怡姐回家。”

    又转头对李音道:“其它的时间就要拜托阿音命人照看怡姐了。”

    李音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之情,柔声道:“阿锋放心,我会以我的生命来保护姐姐,不会让她受到一丝的伤害。”

    语气斩钉截铁,非常真诚,花怡不由露出感动的神情。

    叶锋凝视着李音,道:“谢谢!有阿音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

    他望向李音:“某些不必要的事情,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能做。”

    众人皆听出叶锋话中的异样情调,互视一眼。花怡脸一红,低下头去。李音“嗯”了一声。

    叶锋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又转头对林素道:“多谢林姑娘引信之情。”

    林素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她微微一笑,那张平淡无奇的脸看起来颇有些勾魂夺魄。

    叶锋看得一怔,心中不由产生了错觉,有这样笑容的女子应该是花容月貌才对呀。可她偏偏姿容朴实无华,鼻子就是鼻子,眼睛就是眼睛,毫无一丝出众的地方,但一笑起来就媚态横生,极有风情,这……真是奇怪。

    他沉吟着,目光盯在林素的脸上,林素被他这样看着,神情有些不自然,一抹桃红又飞上了粉嫩双颊,更增妩媚。瞥了叶锋一眼,把头转了开去。

    叶锋猛然回醒过来,连忙把目光从林素脸上挪开,望了众人一眼,发现花怡正含笑地望着他,目光中隐隐有些嗔怪。而李音的眼睛却盯在林素的脸上,眼神异样。

    叶锋心中一动,正要说话,这时赵白道:“来来来,大家喝酒。”众人纷纷响应,举杯而饮。李音喝了一口,眼睛一转,对叶锋笑道:“阿锋,你真是好福气啊,不过还美中不足。”

    “哦。”

    众人不由被她引出了好奇之心。叶锋也笑道:“愿闻其详。”

    李音用手指着众人道:“你看,在座的诸人不是你的爱人就是你的义兄义姐,在如此短的时间,能得到如此多的亲近之人你说你是不是有福气?”

    叶锋不由点头,想自己来此地的时间并不长,先是遇到李大爷,然后是杨依李音,然后是花怡,接着又因孙眉的缘故而与孙眉及如青赵白结义,与李音的关系也是亲密,人生境遇,确是奇特,自己也确是有福气。

    他叹道:“人生在世,皆离不开一个缘字,我能与诸位兄长义姐相遇,也是一个缘字。”众人也皆不住点头。

    叶锋又问道:“那美中不足的又是什么?”

    李音笑道:“你难道没看出来?”

    她用手指了指林素,道:“就是素妹子啊。”

    她望了满脸红晕的林素一眼,继道:“在座的哪一个不是阿锋的亲近之人?除了素妹妹外。这何尝不是个遗憾?这样吧,今天我就做个见证人,让你和素妹子结为兄妹,你看可好?”

    又是用众人道:“诸位以为意下如何?”

    花怡首先笑道:“好啊,妾身早就想要有素妹这样一个义妹了,我赞同。”

    孙眉如青也纷纷叫好。赵白也点了点头。叶锋望向满脸绯红的林素,也是心中喜悦,对于坚强自立,极有原则和骨气的林素,他也是早就心怀敬意,能有她这样的一个义妹,当是一件兴事,他笑道:“我同意。”

    众人的目光皆望向林素,林素默默地思考了一会儿,盈盈起立,离座向叶锋拜倒:“大哥。”

    “素妹请起。”

    叶锋连忙离座把她扶了起来。花怡也起身牵了林素的手,把她扶到座位上。众人纷纷贺喜。最后,在孙眉的提议下,林素也与花怡、赵白、孙眉、如青、杨依现结为了义兄义妹。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

    众人纷纷举杯庆祝,杯来盏往,饮到浓处时。叶锋想起一事,问赵白道:“大哥,您的那个家具困境有没有缓和一点?”

    赵白立时脸上蒙上一阵阴暗,摇了摇头,叹道:“新款式一直没有设计出来,相关的设计人员不好找啊。虽价钱一直压低,然购买之人却越来越少。”

    “哦。”

    叶锋点了点头,沉吟道:“大哥何不张出榜文,重金何利,天下之大,处处皆有奇人异士,总会有这方面的人才的。”

    赵白叹了口气,道:“早已张出榜文,近期前来应聘之人虽络绎不绝,然却无一合心意之人,生意是越来越萧条啊。唉,难道我赵氏产业就要衰亡在我的手上吗?如果这样,那赵某可就无颜去见我赵家祖先了。”

    孙眉嗔道:“男子汉大丈夫越挫越勇,拿得起放得下,如果遇到点挫折就唉声叹气,那岂是我孙眉的夫君所为?”

    赵白皱眉道:“妇道人家,懂得什么?真是坐着说话不知腰疼。”

    孙眉哼了一声,撅了撅嘴,转过头去。

    叶锋安慰道:“大哥不必过于焦虑,想大哥事业发展至今,定也曾经历过无数的风雨,不也一样过来了?且,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

    又对孙眉道:“眉姐勿需责怪大哥,其实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在这个非常时期,眉姐更是要理解和支持大哥,风雨同舟。”

    花怡也柔声劝解孙眉。

    “另!”

    叶锋道:“小弟也略懂家具设计,定助大哥一臂之力!”

    赵白望向叶锋,点头道:“多谢贤弟!”

    孙眉脸色放晴,道:“还是锋弟会说话。其实妾身也懂得这个道理。不是有句话说的吗: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在支持吗。”

    嘻嘻一笑,拉住赵白的胳膊不住地摇晃着,道:“好相公,好夫君,别生气了,啊……”

    见孙眉如此,众人的眼睛都不由现出了难以控制的笑意。而赵白被她这样拉着,脸上略现尴尬,道:“有话好好说,别拉拉扯扯的……说句实在话,我们男人在外拼死拼活的,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家?方才你还说那种话,你说我会不会生气?”

    孙眉勾着赵白的胳膊,拉长声音嗲声道:“妾身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啊。哦,我可怜的白白,眉眉疼你……”

    “啊哈哈哈……”

    众人不禁笑得直打跌,厅内一片嘻笑声。方才郁闷的气息立时烟消云散。

    赵白不由老脸一红,道:“都老夫老妻了,还这样,也不怕旁人笑话。”

    孙眉嘻嘻地笑着,道:“都是自家人,有什么打紧。”

    如青随众人笑了一会儿,却叹气道:“近期也不知是否流年不利,赵大哥是家具经营上遇到困境,小妹则是在服装进货上遇到难题。唉,我和赵大哥是同病相怜啊!”

    众人停住了笑,皆关切地问她遇到什么难题。

    如青道:“小妹店内的布匹向来是在金月城的一家布店进的货,但近期却不知为何,此店却突然大大抬高了进货价格,且小妹进的货还在途中遭遇马贼洗劫,损失巨大啊。”

    言罢又叹了口气,眉目如画的俏脸上颇有忧色。

    孙眉“啊”了一声,牵着她的手道:“青妹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那为什么以前没有跟姐姐说过呢?”

    如青道:“这是小妹自家的事情,又岂敢让姐姐操心?”

    叶锋沉吟道:“如姐有和此店签过合约吗?如有,可上官府告他违约。”

    如青道:“曾有签过……”

    她眼神迷离,顿了顿,又道:“只是巧合的是,三日前,鄙府遭遇窃贼,金钱无一遗失,只是被窃去了合约,小妹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窃贼窃合约何用?”

    赵白沉吟道:“此事确是蹊跷,或许……跟此次进货事情有关。”

    孙眉道:“那青妹何不考虑换一家进货商呢?”

    如表苦笑道:“此家店货源最足,价格最廉。三年了,小妹一直是在此家店进的货,一直合作非非愉快。如果换了,在感情和实利上皆是一大损失……小妹正在考虑近期到金月城走一趟,实地了解一下情况。”

    孙眉劝道:“青妹伤势未愈,身体还很虚弱,岂能经得起长途跋涉?还是另派人去吧。”

    如青摇头道:“老父老迈,几个弟弟又还年幼,且此事事关重大。不亲自前往,又岂能安心?”

    她的语调很平静,只是眉宇间却现出了一股坚毅。

    叶锋静静地看着如青,心中生出了敬佩之意。他早就从孙眉赵白那儿得知了如青的身世,知道如青乃玉月如家中人。婚后五年便孀居在家。虽为女流,但却坚强独立,巾帼不让须眉。其不仅貌美如花,还拥有非常大的事业,以一女流撑起了宠大的家业,确是让人叹服。

    此时她的伤势还未全愈,身体还很虚弱。但一身白绫袄儿,衬着她那略为苍白脸色,却让她看起来更为楚楚动人。

    李音一直在旁静静地听着,她瞥了如青那那风姿动人的面庞一眼,却没有说话。

    这时坐在李音身旁的杨依道:“如姐姐好倒霉哦。”

    又对李音道:“音姐这么有本事,何不帮帮如姐姐呢?”

    李音呷着酒,沉吟道:“和青姐合作的那家布店叫什么名字?”

    如青道:“玉虎布行。”

    李音凝视着如青那饱满而又性感的双唇,一本正经地道:“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此事非同小可,这样吧,如姐今晚到我府中来,我们俩好好研究研究。”

    如青望着李音那异样的眼神,白晰的脸上顿时飞起了一抹陀红,想是想到了李音语中“好好研究研究”的含义。

    众人皆听出了李音语中的含义,皆摇了摇头,这个李音,唉……叶锋狠狠地盯了李音一眼,李音却好似没看见。

    如青静静地凝视着李音,眼中现出了羞恼的神情,道:“今晚我还有要事在身,改日再上门拜访妹子吧。”

    李音望着她那如花娇颜,呆了一呆,还想说话。这时花怡插口道:“音妹。”语气颇为不悦。

    李音一震,望了花怡一眼,陪笑道:“怡姐误会了,小妹这只是为了和青姐好好商议出一个妥善的办法。”

    她猛地拍了拍手,道:“你瞧我这记性,我大哥现在不是在京公干吗?今晚我就飞鸽传书,让他命人在京中好好调查此事,相信不久就会有好消息传来。”

    又对花怡道:“这下怡姐可满意了?”

    花怡嫣然一笑:“这才是我的好妹妹。”

    眼波流转,脸颊晕红,如明珠,似美玉,李音不由看痴了。

    ※※※

    叶锋咳嗽了一声,李音回醒过来,望了众人一眼,又对叶锋抛了个媚眼,又问如青:“如姐的货物是在哪个地方被马贼洗劫的?”

    如青道:“开县。”

    李音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些马贼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流窜到我管辖的境内闹事。”又问如青道:“如姐可知洗劫你货物的是哪一个?”

    如青道:“据我手下押送的伙计说,好象是一个姓王的。叫王什么的?”

    李音冷冷地道:“又是这个王大胡子。”

    “对,就是王大胡子”如青拍了一下腿,问李音道:“音妹也知道这个王大胡子?”

    李音淡淡道:“我掌握着一个宠大的情报网,如何会不知?哼,这王大胡子是最近兴起的一股马贼,专门洗劫过往客商,并绑架勒索,无恶不作。最近更是占山为王,还打出了”替天行道“”劫富济贫“的旗号,妖言惑众,公然与官府分庭抗礼,扰乱治安,哼,本官迟早要领军将其剿灭!”

    叶锋心中一动:“这‘替天行道‘‘劫富济贫‘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啊。”

    杨依崇敬地道:“音姐好威风哦。”

    李音笑道:“到时我领军剿灭他们的时候,依妹子要不要做我的马前卒,让姐姐也带你去威风威风?”

    杨依慌忙摇了摇手:“奴身无缚鸡毛之力,还是不要了。还有,奴最怕血了,好怕哦。”李音“咯咯”地笑了起来。

    叶锋这时却想起初到异地时李大爷对他说过,近年来,国内连继不断有民众暴动,国内更是盗匪马贼四起,局势一片混乱。终其原因都是由于国内奸臣当道,平民食不果腹,才造成上下尖锐对立,自己到此地时间虽不长,但感觉也确是如此。

    当下叹了口气道:“谁不想安安心心过日子呢?正所谓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为什么现在到处都是暴动和马贼,阿音可有想过其中原因?”

    众人听得一呆,赵白沉呤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此句确是揭开现在社会现象的一些成因。想我大月国开国早期,政局稳定,国家欣欣向荣。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大月威名,播于四海,可如今……唉!”

    李音皱起了眉头,望了众人一眼,眼中寒光一闪,良久,却叹了口气,道:“二位说的话虽不中听,然却是实情。现今我大月国确是风雨飘摇。国势堪忧啊。”

    花怡一直静静地望着众人,此时她问李音道:“妾身听闻月北府又发生了大规模的平民暴动,不知可有此事?”

    叶锋曾听李大爷说过,知道这月北府在大月国北部,与冬寒国接壤。是大月国与冬寒国交接的咽喉地带,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且盛产各种矿藏和农作物。

    当下凝神细听。

    李音犹豫了一下,道:“是的。就在这个月初,为首的贼寇叫朱光,此人一身武艺不俗,加上处事颇有谋略,事先又进行了大量的宣传,并利用了宗教进行蛊惑和组织下层百姓。导致此次暴动范围极广,月北府的大部分地区都已被贼寇所占领。现朝庭已调集大军,前往剿灭。”

    叶锋问道:“此次月北府大规模平民暴动的原因是什么?”

    李音默然半响,沉声道:“此次暴动的成因复杂多样,据我和我兄分析,成因可远遁至前五年,也就是大陆历1600年,当时我大月国君王为了缓和国内危机,召以前废黜的左臣相李顺元复出,对当政进行更化,恢复了废黜多年的科举制度,开马禁,减少盐额,免积欠的赋税;这些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国内危机。只是至次年,由于当时由于国库空虚,为了解决财政上的危机,变更钞法,铸至正通宝,印交钞。这便造成钞法混乱。”

    “自至大陆历1603年后,月北府的月北河又连年泛滥成灾。李顺元复相后,其手下李处被任命治河。至大陆历1604年,月北河决口。大月为了修河,曾发动民工五十万,命李处以工部尚书充河防使,开凿新河道280里引月北河入海。经过一年多,河复故道。但由于连年的灾荒,平民流离失所,再加上修河的官吏从中舞弊,政治上的危机加深。所以月北河开凿之日,便成了大暴动爆发之祸。”

    众人皆叹息不已。

    花怡叹道:“时局混乱,苦的也只是平民百姓吧。”

    林素也道:“自从大陆历1445年后,我大月的国势就一落千丈,天灾**不断,国家情况更是一年不如一年,加上现今强敌环视,我大月国危矣!”

    厅内气氛有些沉闷,叶锋忽然道:“阿音久居上位,对形式比较了解,不知对当前局势和天下大势有何看法?”

    李音对叶锋扬了扬眉,笑了笑,道:“问得好,好男儿就是要放眼天下!”

    沉呤半响,却又叹了口气,沉声道:“现今局势只可用山雨欲来风满楼来形容。当今大陆有四大强国,分别为大月国、兰花国、冬寒国、烟梦国。另这四国之间还有数个小国。”

    “冬寒国自和与我一战后,仍旧还保持着敌视我国的政策,其经过一百多年的休生养息后,国力又日渐强盛。特别是其现时君主冬乌用人唯才,其下的文臣武将各司其职,并启用了具有大月族血统的孙坚为相,国力更为强盛,又开始对诸国虎视眈眈。”

    厅内众人皆听得入神,李音呷了一口酒继道:“再看我国西部的兰花国,形式也不容乐观,兰花国一直以对我国对兵为国策。自大陆历1550年的战争后,兰人并未改变其狼子野心,一直未改变敌视我国政策,两国之虽无大规模的战争,然小规模冲突仍持续不断。十年前兰花国君主花猛上台后,一直厉兵秣马,积蓄力量,四处扩张,十年灭五国。近年又把目标投向我国,累累挑衅我属国春水国和秋韵国,其终是我国的心腹大患。”

    “而南部与我一直交好的烟梦国,其现任君王近年来也一直厉兵秣马,暗中积蓄力量,积累了强大的经济基础,也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惕。”

    说到这里,李音脸上现出悲愤之色,继道:“反观我大月国却是内忧外患,内有暴乱不断发生,朝庭纷争不断,外有周围各国,特别是冬寒国铁骑一直对我大月国虎视眈眈。加上我大月国力日渐衰弱,还遇到一些次等国家的侵扰,这……真是岂有此理!”

    李音越说越气,细眉倒耸,“啪”的一掌拍在旁边的案几上。厅内众人面面相觰,花怡握住了李音的手,柔声道:“音妹,你没事吧?”

    李音回醒过来,反握住花怡的手,道:“对不起姐姐,我失态了。”

    花怡摇了摇头,柔声道:“不要紧的,我理解妹妹的心情。”缓缓地将手从李音手中抽了出来。

    叶锋望了花怡一眼,默默地呷了一口酒,转移话题道:“在下曾听说过大陆历1445年那场战争,但具体情况并不了解,另在下对冬寒国此国详细情形也颇感好奇,不知阿音能否给我解惑?”

    林素皱了皱眉,不过却没有说话,赵白也是欲言又止。

    李音凝视了叶锋一会,缓缓道:“冬寒国位于大陆西北,自古为苦寒之地,因此国民彪悍,生性好战。冬寒国于大陆历1330年由冬寒人冬虎一手建立,立国后,就一直四处侵略,对他们来说,作战就是最大的快乐,那是一些真正的野蛮人,不知文明为何物。”

    “史载:他们是魔鬼,只会劫掠、焚烧、屠杀!他们就象成群的煌虫一样,不论经过哪里,那里总是一片废墟。他们野蛮残忍,象对待牲口一样虐待俘虏。他们酷爱喝血,撕吞狗肉人肉,他们烧杀抢掠,使每个人胆战心惊,无比恐惧。”

    杨依“啊”的一声,吓得叫了出来,厅内一片沉默。叶锋也感到一阵心寒,没想到冬寒国是如此可怕的一个国家。

    花怡望了杨依一眼,对她道:“妹子,别怕。”

    招手让杨依过来,把她搂到怀里。杨依静静地靠在花怡的怀里,现出陶醉的神情。赵白等人含笑地互视了一眼。

    李音羡慕地望了杨依一眼,笑道:“当然,这只是史载,史书总是夸大了的,或许,实情也非是如此。”

    赵白点头道:“史载确是夸大了点,不过冬寒国人骁勇善战、残忍好杀也确是实情。”

    叶锋呼了一口气,道:“那大陆历1445年那场战争呢?”

    李音斟了一杯酒,慢慢地呷了一口,叹道:“那是场惨烈的战争,不仅给两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而且成为两国由强转弱的转折点。大陆历1445年,冬寒国君王冬豹率25万大军南下,当时,海内承平日久,百姓多年未见战乱,突然听说战争爆发,都震骇异常。冬寒人所到之处,没有能抵抗者。”

    “寒军势如破竹,在短短的半年之内,我富饶而肥沃的大月国竟然有一大半土地沦落于凶残暴虐的冬寒人之手,在冬寒国凶悍的铁骑下,我们的人民遭到了空前的浩劫。甚至出现了千里萧条,人烟断绝的惨景。直到半年后,我国的不世名将李铁的出现,才扭转了败局……”

    说到此处,李音一改先前惨然的神情,眼睛亮了起来:“李将军出身于将门之家。其精通兵法,能征善战,乃我大月国第一好汉。当年,李将军率五千铁骑,从马府出发,趁寒人不防备,连夜进军,大败寒军,斩首万余,一战震动天下,大王闻之龙颜大悦。此后将军又联合其它诸将,十战十胜,终将寒人赶出我大月国。以后,在将军戍边的数十年内,寒人不敢踏入我大月国一步。”

    叶锋听得悠然神往,叹道:“果真千古第一人!”

    如青提议:“大家为李铁将军干一杯!”

    孙眉首先响应,当下众人一齐站起,举杯干了一杯。

    坐下后,李音道:“前辈风范,引人神往。特别是他们的忠义,更是令人敬重。现今年我们国家风雨飘摇,内忧外患,国势令人忧虑。我们作为臣子的,更要恪尽职守,尽忠报国,才不示我们作臣子的本分。”

    李音款款而谈,此时她的神情看起来颇为庄重,叶锋怎么也把她和那个好色、冷艳的李音联系不起来。只见她又转首对赵白和叶锋道:“二位兄长一表人才,才气不俗,正是国家需要的人才,如果能在此次比赛中脱颖而出,小妹自当尽我本能,以全两位报国之心!”

    赵白大喜,站起来道:“赵某自定竭当全力,以报国家。”叶锋也谢了一声,不过他始终不是此世界之人,对于此地的忠君思想始终感触不深。说白了,他想在此次比赛中脱颖而出,也只是为了自已和心爱的人罢了。

    李音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对叶锋道:“阿锋,此次玉月城全城比武大赛,从我手中掌握的资料看来,能人倍出,高手云集,形式对阿锋并不乐观,阿锋要有心理准备。”

    叶锋静静道:“愿闻其详。”

    李音道:“具我统计,预计此次参加比赛的人数将会非常多,由于此次大赛有经过大王的同意,影响非常大,虽说我们只说是玉月府全府比赛,但如果有全国其它地方的人来参加,我们也不会拒绝。这些人估且不算。在玉月城有实力角逐冠军宝座的就有以下几人:刘家的刘重,陈家的陈剑民,李家的李谈,个个都有不俗的实力。”

    听到这里,花怡偷瞥了叶锋一眼,见叶锋凝神细听,才暗呼了一口气。

    叶锋却入了沉思,当日在“玉杨布行”和李谈冲突时的情景又历历在目,没想到两人是冤家路窄,终有一战。他心中冷哼道:“李谈虽然厉害,但自己又岂是好惹的?”

    李音望了众人一眼,见大家皆注视着叶锋,脸有忧色,点点头,又继道:“除这几人外,另还有几人:擅长‘飞空剑‘剑法的章玉;擅长‘五旋斩‘刀法的中水云;擅长‘三十六枪‘的赵金盛;擅长‘乌金铁笔‘的沉铁笔;擅长‘天机棍‘的敬国,这几人在玉月府也是如日中天,不可小看。”

    “另我手下十虎将也是非同小可。”

    李音微笑道:“这十人,特别是杨冲、杨军兄弟更是有万夫不挡之勇。李氏孪生四兄弟,向是四人合手,如若出手,更是难有人能敌。不过这四人已经随我兄一起上京公干去了。且为了能把机会更大限度地让给民间人士,我已禁止我手下人士参赛。”

    “最重要的是要注意此人!”

    李音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道:“不过此人为人神秘,我手中有关他的档案卷宗记录之中,资料是少之又少,而且还都不尽可靠。汇集一下,也只有以下这麽一些简单的档案记录。阿锋先看一下。”

    说着李音就将手中的纸条递给叶锋。

    叶锋细细地看着。李音神情凝重地道:“此人叫周云,倨说其叔父乃当今的礼部侍郎,一身武功深不可测,出道二个月来,挑战了无数高手,十战十胜。倨闻和他交手的人,向来在他手下走不过三招!为人阴沉多智,城府其深。喜怒不形于色。不久前,才来到玉月城。其强大的背景,连我都要忌讳他三分。我敢肯定此人是阿锋最大的劲敌。”

    花怡也伸头和叶锋一起观看,望了叶锋一眼,脸有忧色。厅内其它人也相互传看着。

    赵白沉呤道:“此人确是不简单,贤弟要小心,放心吧,为兄定全力助你!”

    孙眉也道:“锋弟放心吧,我这个做姐姐的肯定会支持你的。”如青、林素等人也点了点头。

    叶锋心中温暖的同时,也雄心奋起,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不断迎接挑战,此次比武大赛,虽然困难重重。但自己又岂能畏缩不前,定要做出一个样子,让众人好好看看。

    李音微笑地对叶锋道:“阿锋,对此次的比赛有信心吗?”

    叶锋静静道:“阿音到时就等着瞧好了!”

    李音望了叶锋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沉声道:“此次大赛的目的是为了发掘民间人才,所以我和我兄不会偏袒任何人。且到时为了让各人尽施其才,比赛时将没有任何限制,各人有什么本领,只管使开,生死可安天命。阿锋小心为上。”

    叶锋点了点头。众人又谈论了几句,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厅中各人皆现出倦意。

    如青一直言谈较少,多是静静地望着众人,不过却经常地把眼睛投向叶锋,眼神异样。此时她看了看天色,道:“啊,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又瞥了叶锋一眼,微笑道:“锋弟,自上次你和怡妹妹到我店中后,可是以后就从来都没有来看过姐姐,你这个义弟可不称职哟!”

    叶锋见如青含笑地望着自己,风韵极佳。顿时心中砰的一跳,想道:“如姐不但有才,还如此的娇媚……”想到自己和她结识后,由于事情是一件接一件,确是从未去拜访过她,心中也确有歉意。正要说话,却听孙眉笑道:“是啊,我们这个义弟是不称职,如妹罚他几杯。”

    花怡望了如青一眼,微笑道:“锋郎自和姐姐相识后,就一直事情不断,改日我和锋郎定会抽空上门拜访姐姐。”李音也笑道:“放心吧如姐,到时我和怡姐、阿锋一定会上门去拜访你的。”杨依也道:“到时我也要去。”孙眉哟了一声,对叶锋道:“锋弟,你好幸福,你还没说话,就这么多人帮你。”

    叶锋哈哈一笑,对如青道:“实在是近期事情太多,改日一定去访如姐姐。”

    如青展颜笑道:“那就好。”她嫣然一笑,楚楚动人的面庞更是现出无比的妖娆。

    当下众人尽欢而散。众人还皆约定了明日和花怡一起去城东的育林书塾。李音临行时,更是眼神怪异地看了叶锋和杨依一阵,才施施然而去。

    杨依望了叶锋一眼,俏脸红了起来,进了内堂。花怡望了杨依的背影一眼,笑道:“今晚是依妹子大喜日子,锋郎去陪她吧。”

    叶锋道:“怡姐……”花怡柔声道:“锋郎别说了,妾身明白的。”在叶锋嘴上轻吻了一下,脸一红,也进了内室。

    叶锋凝视着花怡绝美的背影,心中泛起了柔情。同时,心下也沉呤起来:“对于他来说,杨依就是刘烟的化身,代表他内心深处一个极美的梦!他怎么舍得就这样轻易地得了她的身子?”

    最后决定在三个月后的比赛后再娶她为妻,然后再洞房花烛夜。到时,还要和花怡再风风光光地再举办一场婚礼。

    主意打定,也进得内室去了……

    〓〓〓〓※〓〓〓〓※〓〓〓〓※〓〓〓〓

    ps:如果你觉得本书合你口胃,请点击右键收藏和推荐本书^_^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